读趣网 > 头号猎物,厉少的第一新妻 > 头号猎物,厉少的第一新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196章 只是……嗯……似乎小了一点……
    “哎?手机……”被他这一系列训练有素仿佛已经做过几百遍的举动弄得云里雾里的伊依,听到手机破碎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身子向着车窗外倾了倾想要查看一下自己的手机究竟被分尸成了什么样子,而就在这时远处飞驰一辆轿车以最大车速飞驰而来,可想而知如果当两车擦身而过的瞬间,将脑袋伸出车窗外的伊依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看到这一幕的苏风起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变得冰冷起来,想要伸手去拽她,中枪的身体却在那一刻产生了遍布全身的麻痹撄。

    不要——

    回来!

    他想要喊,可是话就在嘴边,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下一刻会是血溅三尺吗?

    然而转变就在一瞬之间,快到令所有人都目不暇接——

    将脑袋伸出车窗的伊依仿佛是察觉到了危险一般,在轿车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时候,迅捷敏快的将身体退了回来。

    下一秒——

    轿车飞快的驶过偿。

    竟然是——

    堪堪避过!

    刚刚逃过惊魂的伊依安全坐回车里的瞬间被人紧紧地抱在了怀中,坚实的臂膀尤带着轻颤,那是惊惧过后残留下的反应。

    手轻轻地放在他的后背,安抚的拍打着,“我没事的。”

    仿佛是重新得到的至宝,他不舍得一刻的放手,将头压在她的肩膀处,“为什么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如果……如果刚才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声音闷闷的,责备中带着柔软的味道。

    “不会的……”下一刻想起了罪魁祸首之后,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下手指着他的鼻子娇斥,“为什要扔掉我的手机?!”

    她还在跟厉先生保持童话中好吗?!

    “扔掉就扔掉了,一会儿给你买个更好的。”毫不在意中带着宠溺。

    再买一个?

    不同的吧,因为这个是厉先生亲手送给她的,她很爱惜的,才用了两个月而已。然而对着这个刚刚替她挨了一枪的男人,她告诫自己不可以对他产生不友好的情绪,可是却抵不住内心的失落。

    精致的眉眼染上了愁思,小脸变得萎靡。

    对她的表情一直看的细致入微的苏风起当即察觉到了她情绪的低落,为了引起她的关注,故意扯痛了身上的伤口,顿时那叫一个酸爽,“唔……”

    不过显然这一下还是很值得的,因为苏大教官却是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目的,伊依的注意力却是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来,虽然对于他扔掉自己手机的行为有些郁闷但是终究不能做到视而不见,谁让他是为了自己受的伤呐,人情债什么的最是烦人了。

    “还好吗?很疼?”

    苏风起皱起眉头,反手朝着自己的后背摸了一下,将手缓缓地伸到伊依的眼前,慢慢地展开——

    上面满是红色的鲜血。

    显然这一枪伤的并不轻。

    而他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的对着她嬉笑,还两次将她抱在怀里。

    嫣红的血液深深刺激着她的眼眸,心跳渐渐变得缓慢,她听见自己的声音飘忽的仿佛来自天际,“去医院吧。”

    然而苏风起却是惨然一笑,“小丫头我是从部队偷偷跑出来看你的,一旦去医院就会惊动部队,到时候你就只能从军事法庭看到我了。”

    “怎么……会这样?”她轻声的咛喃,“偷跑出来?……你还在执行任务是不是?”

    微不可知的点头,验证了她的说法。

    “那怎么办?……你想怎么办?”既然他知道不能去医院,在军队待了这么多年,被誉为最可能成功的年青一代将军人选,他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

    看着她宛若黑葡萄一般的晶莹剔透的眸子染上焦急,他知道这是她在担忧他,让他自始至终魂牵梦萦的女孩啊……

    大手抚摸上她的脸,而她并没有闪开,苏风起的眼中带上了笑意,“不要担心,小丫头,我有办法。”

    “真的?”圆滚滚的视线聚焦在他的身上,被她这样深深地注视着,就好像是他是她的全世界。

    “放心。”

    对着驾车的男人简短的吩咐了几句,男人会意,戴上蓝牙耳机打通了电话,伊依知道他们一定是有相熟的或者说是私人医生之类的人物存在,这也就稍稍安下了心。

    “我来给你抱在一下吧,这样应该……或许有一些帮助。”虽然她不是专业的一声,但是简单的包扎还是懂一些的。

    “有急救箱吗?消炎药和纱布?”

    苏风起看了驾车的男人一眼后,两人齐齐摇头,开玩笑好不容易找到了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又不是被一枪打傻了,怎么会这么容易的就让伤情控制住,所以——

    没有!

    绝对没有。

    呐,有也说没有。

    直觉告诉伊依,有人在说谎,不过出于人道主义她并不想就这样轻易的揭穿,稍稍思索了一下之后,瞥到了自己穿着的衬衫然后又看了两眼苏风起身上穿着的衣服以及前面开车的男人。

    苏风起的衣服差不多沾满了血迹和尘土,驾车的男人虽然不是太狼狈却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两人简直就像是刚从前线下来的一样。

    无奈之下,只好咬咬牙,“刺啦”贡献了自己的衣服,只是……嗯……似乎小了一点……

    这个,似乎不太好……撕呐,真是的,衣服的质量竟然该死的好。

    水眸转动了一下,指着正在开车的男人说道,“你……把车停到一边,然后过来帮我把衣服撕开。”

    哈?

    啥?

    驾车的男人手一抖差点造成了一场车祸。

    “傻愣着干什么,听不懂吗?”

    苍天作证,他绝对是——听得懂的。

    只是,我主阿拉啊,你难道没有看到老大想要杀人的眼光吗?他毫不怀疑,如果他敢听从她的指令真的撕了她的衣服,虽然是为了老大,但是老大还是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他——咔嚓掉。

    “这个……”驾车的男人僵住了,机械的驾驶着吉普车。

    看着像是没有听见的男人,伊依有些急促的催促,“快点呐。”

    男人将求救的目光透过后视镜望向苏风起——老大,救命啊……

    “不用。”苏风起摇摇头直言拒绝,大山一般的健硕身体朝着伊依倒了过去,就好像是禁受不住疼痛体力不支的模样。

    伊依连忙将人接住,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在一位精神病态者的眼中,男人和女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或者可以说是同类的人种。

    “教官很疼吗?”

    “嗯……让我靠一会儿就好……”气若游丝的将脑袋靠在伊依的肩头,浅浅的喘息声扑在伊依的脖颈上,因为军队训练有素的原因调控自己的气息就变得轻而易举了,紧紧皱起的眉头,任谁都能感受得到他的痛苦。

    “不会死的,对不对?”浓黑漆密的卷翘睫毛垂下淡淡的剪影,一股子名为悲伤的气息蔓延,死亡——明明已经屡见不鲜了,明明已经习以为常了,为什么还会这样的感到难过,这种感觉究竟是来自一个叫做池小旭的以亡灵魂还是本体伊依的感受,她分不清楚,这种感觉在靠近厉爵之后产生的越来越频繁。

    她不知道,也无法预见再过一段时间,自己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会不会池小旭会再一次的消失?

    因为早已经被抹掉的不属于池小旭的善良与柔情正在与日俱增着,以后的事情谁又能知道呢。

    无力感袭来,伊依伸出手,轻轻的覆上他的面颊,“坚持住……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不知道究竟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抚他。

    “唰……”将她衬衫下摆处的布条撕扯下来,仿佛讨好一般的递到她面前用来转移她低气压的情绪,“给我包扎,小丫头。”

    开车的男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老大这一点枪伤对你来说不是小菜一碟的事情吗?想当初身中数弹都可以凭借毅力击敌数人的铁血教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娇弱了?曾经枪林弹雨不皱一下眉头的怪物体质今天这是——消失了是吗?

    他能不怕死的问上一句吗?

    呵呵……开玩笑,常年活在老大的淫威下,他——已经怂好久了。

    怎么敢啊喂!

    苏老大可是对于下属积威深重呐。

    通常被惦记上的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不是被他假公济私的给操练死,就是光明正大的玩死,恶寒……

    而就在伊依为他进行简单包扎的时候,苏风起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认真的的模样,看着她将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他的伤口上。两个人的距离非常之近,他甚至可以清晰地嗅到她身上清新却足以摄人神魂的暗暗幽香。

    她的味道一如曾经的令他神迷,始终都可以轻易地牵动他的神经。

    分开两年又两年,每一次见面都会惊奇地发现她的身上又多了让他深陷其中的特质,真的很奇怪,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的人,每一次都让他的心不住地跳动。

    四年前的青春,纯净,率真,动人。

    两年前的迷茫,坚韧,妩媚,迷人。

    而今——如同罂粟一般,让人明知道会上瘾疯魔却难以抗拒。

    四年,他终于有了足够站在她面前许诺守护的权势,也终于有了可以与那个商界不败神话一争的本事。

    他苏风起终于——回来了。

    伸手情不自禁的环住她纤细的腰肢,真的很舒服,让人就此想要沉沦其中,再不放开。只是这种占有从来都被一个男人强势的占有着,那个该死的占有了她第一次纯洁之身的男人,那个自始至终都不放手的男人。

    嫉妒……

    嫉妒那个叫做厉爵的男人能够光明正大的拥有她,嫉妒那个男人能够成为她的丈夫,嫉妒那个男人明明在自己后面遇见她却该死的后来居上。

    真想就这样一辈子的搂着,再也不松开。

    对于他突如其来的举动伊依没有防备的在短时间内表现出了转瞬即逝的肢体僵硬,却依旧没有挣扎开,或许在她的潜意识里清楚这个男人并没有什么恶意。也不会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吧。

    不知道这一个姿势被他抱了多久,伊依有些僵硬的想要舒展一下肢体,但是却被沉浸其中的苏风起错误的解读为是要推开他。

    轻声的哼唧了一声,“疼……”

    虽然内心很不齿自己这样矫情造作的行为,但是为了达到最终的目的苏大教官充分的发挥了什么叫做“大丈夫能屈能伸”的精神,像是一个渴望被疼爱的孩子一般对着她低声诉苦,“疼……”

    一个钢铁般的军人向一个女人示弱,这样大的反差萌任何一个女人都拒绝不了吧?虽然她是个精神病态者。

    伊依的心在这一瞬间柔软的不可思议,抚着他顺顺滑滑的短发,安慰道:“教官要乖呐……一会就好了……不疼不疼哦……”

    从来没有人敢于在虎口拔牙,狼口夺食,所以自然也不会有人在苏大教官成年后不怕死的抚摸他的头发,然而——

    ---题外话---还有三千,上午更新,么么哒……

    ps:这是很纯洁的一章,想歪的自己面壁净化心灵哈……咳,如果你不懂斯人在说什么的话,说明你还时纯洁的好孩纸,哈哈……
读趣网 > 头号猎物,厉少的第一新妻 > 头号猎物,厉少的第一新妻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