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仁心圣手 > 仁心圣手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998章 机会
    “井上先生,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只是一个生意人,领导们的会议不便参与呢!”

    寒心不假思索地回答。

    即使面对的是之前试图欺辱林温柔的井上先生,他依旧和颜悦色,不得不说,从走出大学校门到现在,他变得更加圆润了。

    与人相处,什么时候该喜,什么时候该怒,他拿捏的火候越发纯熟。

    “不便参与?”

    冷不防听了寒心这话,井上先生先是一愣,然后下意识地朝着身旁的助手打了一个眼色。

    年轻漂亮的女助手当即会意,她扶了扶耳边的黑色眼镜,然后含笑问道:“寒总,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你应该就是仁圣堂的老板吧?我们药监部门联合卫生部门召开的这次会议有邀请过你的哦,莫非千叶斋没有通知到你?”

    “嗯?”

    听了女助手这话,寒心越发犯迷糊了。

    这时候,柳叶心赶紧对井上先生和女助手说:“井上先生,你们别误会,兴许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吧,我们家寒心确实没有收到你们的通知!”

    说这话的同时,柳叶心忙又微微垫脚凑到寒心的耳边小声地说:“老公,我也是之前打电话给你的时候才知道千叶斋是故意没通知你的,所以我才会自作主张让你过来吃饭的哦,据我所知,井上他们这一次联合东京都的几个大药店召开会议,多半是为了禽流感,这是一个机会……”

    听了柳叶心的解释,寒心总算是缓过神来了。

    寒心很清楚,千叶斋是东京都药品行业协会的会长,上面有什么通知、政策就由他传达给其他药店。

    既然井上先生和他的助手都说了这次的会议有邀请到仁圣堂,可寒心却不知道这件事,很显然,千叶斋是有意撇开寒心的。

    因为清心润肺散的存在,寒心当然坚信,如果井上先生他们这次的会议真的是为了对抗禽流感,那么,正如柳叶心所说,仁圣堂在东京都站稳脚跟的机会来了!

    念头一起,寒心随即朝着井上先生和女助手抱歉一笑,说:“井上先生,实在是抱歉得很,我的的确确没有接到通知,当然,也未必就是千叶斋先生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

    这时候,井上先生等人已经走出电梯门,他点了点头,然后又说:“既然这样,寒总,那你赶紧和我们进去吧,会议已经开始很久了呢,要不是我临时有事出来,恐怕就遇不到你了,哈哈!”

    然而,井上先生的女助手却说:“井上先生,不管怎么说,仁圣堂都已经迟到了,现在进去恐怕不合适呢!”

    “……”

    寒心正准备欣然点头呢,冷不防听了女助手这话,满脸堆笑的他立刻就尴尬了。

    直觉告诉他,这一定是仁圣堂在东京都站稳脚跟、甚至还可以一举进军整个鸟国市场的机会。

    而且,他也的确有心救治那些感染了禽流感病毒的病人。

    可是,俗话说得好,道不亲传,医不叩门,这是行规。

    且不说千叶斋故意隐瞒,如果井上先生真的有心想要寒心参加这次会议,他既然在会场上没有看到寒心,怎么可能不让手下的助手们打个电话联系一下?

    换句话说,在寒心看来,井上先生刚才邀请寒心不过就是做做样子,而女助手的话才真正是井上先生想说的,否则的话,一个助手怎么敢违了井上先生的意?

    所以,淡淡一笑,寒心当即用客客气气的语气说:“井上先生,这位美女说的对,我既然已经迟到了,这时候再进去影响不好呢,所以,下次吧!”

    说着,寒心干脆伸手按了关闭电梯门的按键。

    “老公,这是一个机会呢,你为什么要拒绝井上的邀请呢?”

    电梯里,柳叶心有些不解地问道。

    “这的的确确是一个机会,不过,井上那只老乌龟显然不打算给我这种机会呢!”

    寒心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据我所知,井上先生和千叶斋的私交不错,千叶斋能够在东京都呼风唤雨这么多年,这其中自然免不了井上先生在暗中的推手!而井上先生又碍于和我之间有合同的关系,所以,他没法正面为难我,于是就只能间接给我下绊子了呢!他如果真的有心邀请我参加这次会议,千叶斋怎么可能会不通知我?”

    “这……”

    听了寒心的一番话,柳叶心终于知道了这其中的道道儿。

    面露不甘之色,她憋不住又说:“可是咱们仁圣堂的清心润肺散是禽流感的克星,在国内,这几乎是一个常识,如果仁圣堂能够争取到这次机会,一定可以省去好几年的苦功……”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寒心苦涩一笑,说:“防治禽流感是国家大事,可不是个人患病那么简单,既然井上有自己的打算,我就算是带着清心润肺散求着上门也是没有用的!”

    “可是……唉!真是可惜了呢……”

    柳叶心这时候也没有什么法子了。

    “别可惜了!”

    寒心笑着刮了刮她的小琼鼻,然后笑着说:“路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机会固然重要,可是,在与机会擦肩而过之后,我们更要仔细走自己的路!”

    “就你会安慰人,真是冤家,哼!”

    柳叶心气鼓鼓地敲了敲寒心的胸口,可俏脸之上已经满满的都是顾盼生辉的浅笑:“算了啦,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我们去买车吧!”

    ……

    “井上先生,据我所知,仁圣堂的清心润肺散似乎不仅仅只是治疗感冒的普通药,更是治疗禽流感的奇药呢!我调查过,之前华夏那边就爆发了禽流感,仁圣堂正是凭着清心润肺散一举成名的呢!”

    会议室门口,女助手压低了声音对井上先生说:“井上先生为什么要拒绝仁圣堂入场呢?”

    “我当然知道清心润肺散,不过,在我看来,清心润肺散未必就是治疗禽流感病毒的奇药,神崎小姐,你要知道,我们汉方医学半点也不比中医差!”

    井上先生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难掩的都是自信。

    “可是……”

    被称为“神崎小姐”的女助手还想说些什么。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

    井上先生用淡淡的语气打断了神崎小姐的话。

    似是想到了什么,紧接着,他又放缓了语气说:“对了,你一定要特别留意寒心!”

    井上先生和寒心、林温柔之间又一个合同,也因此,正如寒心所猜测的那样,井上先生不好直接与他为难。

    “特别留意?”

    神崎小姐显然不明白井上先生这话的意思。

    “……”

    井上先生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助手竟然如此不上道儿,于是就用更加直白的语气说:“怎么说寒心的仁圣堂也算是咱们东京都的外资企业,你平时应该多关心关心他。”

    井上先生寻思着,只要自己的助手神崎小姐能够主动接近甚至是亲近寒心,那么,寒心一定会误以为这是井上先生的意思,在井上先生看来,这就好比糖衣炮弹。

    “我……”

    神崎小姐这时候总算是明白井上先生的意思了,二十来岁的女孩子,恋爱经历为零,正是幻想白马王子的时代,要她去讨好一个男人,谈何容易?

    然而,神崎小姐深知工作的得来不易,所以就只能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这次的会议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才结束,参会人员就在东方大酒店用膳,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热闹不已。

    井山先生显然是没有什么食欲,于是就和千叶斋鬼鬼祟祟约到了一个单独的包间里。

    “哥,您有什么吩咐?”

    千叶斋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也最明智的事情就是娶了井上先生的妹妹做老婆。

    毫不夸张地说,这些年,若非井上先生暗中帮忙,千叶斋的连锁药店怎么可能轻易跻身东京都药品销售行业的前三甲?

    事实上,千叶斋连锁药店明面上的老板虽然是千叶斋,但是,真正做主的人却是井上先生,药店的收益,井上先生一个人就拿了六成,而剩下的四成则是千叶斋和其他几个投资人一起享受。

    不过,因为井上先生在药监部门的职位,他注定只能做一个幕后者,这也就是为什么外界普遍认为千叶斋连锁药店的老板是千叶斋的根本原因。

    “这次的禽流感非同小可,整个东京都有二十三家医院被指定为疫情防治定点医院,而在我的暗中操作下,你得到了向这二十三家定点医院专供禽流感病毒防治相关的几种药的资格……”

    说到这里的时候,井上先生刻意打了一个哑谜,放下手中的茶杯,他抬眼看向千叶斋,然后问道:“对了,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包括千叶斋在内,东京都综合实力排名前三甲的连锁药店都有自己的制药工厂,换句话说,三大连锁药店还是药品生产商。

    尤其以千叶斋的制药工厂的实力最为强大,拥有三百多种药品的生产、销售资格。

    单从这一点来看,千叶斋取代另外两家巨头药商成为魁首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正是因为千叶斋等三家药店拥有制药工厂,所以他们才能参加这次的会议,与其他药厂竞争。

    “我当然知道啊!”

    千叶斋不假思索地回答:“哥,你就放心吧,治疗禽流感所需要的十几种药我们的工厂都能够生产,这一次,咱们一定可以赚一个钵丰盆满,嘿嘿……”

    “八嘎!”

    不等千叶斋把话说完,井上先生当即恶狠狠地骂道:“你这个笨蛋,钵满盆满算个屁?想要赚钱,什么时候不可以?”

    “这……”

    冷不防被井上先生一顿臭骂,千叶斋顿时就语塞了,腆着老脸,他忙问道:“哥,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做吧,我全都听你的!”

    “废物!废物……”

    井上先生恨铁不成钢地骂了一阵,然后才强压着胸中的怒火说:“这次的禽流感波及范围很广,短短三天,近半个东京都已经被感染,对咱们千叶斋药店而言,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你能够拿出一种市面上没有的奇药制止禽流感,那么,东京都的另外两家巨头药店就会被彻底踩下去,非但如此,千叶斋甚至可以一举冲出东京都!”

    “这……这……这个……”

    听了井上先生的一番话,千叶斋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一阵紫,有心动,有紧张,当然,更多的是无奈。

    最终,安踏只能苦叹一声,然后说:“哥,我当然知道如果有一种专门克制禽流感的药咱们千叶斋就火了,可是,禽流感非同小可,甚至就连M国等西方医生发达的国家都没能研制出一种可以完全克制禽流感的药,我……我又从哪拿出这种药呢?”

    “你当然拿不出这种药!”

    井上先生冷冷一笑,说:“可是,仁圣堂却拿得出来,正是卖得最热的清心润肺散!”
读趣网 > 仁心圣手 > 仁心圣手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