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嫡冠群芳 > 嫡冠群芳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113章 罪证
    马嬷嬷从盘子里的点心上取出一根银针举到周王妃眼前,“事已至此,郡王妃还怪老奴不给您府上留面子吗?”

    刚从点心中取出来的银针,底部雪亮顶端却是乌黑中闪着青绿色的光芒。马嬷嬷又从袖子中取出几根雪亮的银针,依次插在点心中,再取出来递到周王妃眼前。雪亮的银行无一例外都变得乌黑。任谁一看都明白,这是从点心里验出毒来了,而且毒性极强!

    先前引走碧秋的莫邪猛地跪在众人面前,呜呜哭道:“六夫人陪秦王妃在梅林中赏梅,王妃说梅花虽好却易凋零,六夫人马上说可以做成梅花饼。王妃一时兴起,六夫人便吩咐她的贴身侍女去做。梅花饼送上来的时候,王妃不疑有它,拈了一块就要用,奴婢想着终究是外人进上来的吃食,一时多心便用银针验了一下,谁知……”

    莫邪说着竟转脸指着若瑶嚎啕大哭,边哭边骂道:“六夫人您好狠的心肠,竟然要谋害我家王妃。我家王妃念在以前旧交的份上,才特意避开外人劝您一句‘女子以德为本,不要烟视媚行’,纵然言词犀利些,可也是为您好,您怎么能以怨报德?您做出这种阴毒的事儿,就不怕天理昭彰,因果报应吗?就不怕拉着郡王府上下几百口人给您陪葬吗?

    或许您就是打的险中求胜的主意,若我家王妃吃了点心,当场毒发您再找机会杀了奴婢灭口,奴婢一死还有谁知道这点心是您主动进给王妃的?

    万一事情败露,您往身边的婢女身上推脱,或是抵死不肯认罪,武安郡王和赵将军为了宗族脸面也会尽力保您?我们王妃向来明白事理,肯定不会为了你这个歹毒妇人牵连无辜,你是不是打的这个如意算盘?算计着我们家王妃性情仁厚,不会眼见着武安郡王府受您一人牵连,才故意这么做的?”

    莫邪这翻话说的又急又快,声调亦是尖锐异常,不但暖阁内的人听得清清楚楚,暖阁外的贵妇们亦听得一个字不漏。听见外间众人嗡嗡的议论声,原本颓然坐在椅子中,面如死灰的周王妃突然坐直了身子,两眼怨毒地盯着若瑶,刚要说话却被一旁的武安郡王冷眼制止。

    若瑶面上极力保持着平静,可拢在袖子里的指甲已嵌进掌心,好!好一个伶牙俐齿,心思敏捷的奴婢!几句话便将她的做案动机,做案过程端到众人面前。自已一句话还没说,她已将自已所有的退路全封上了。更暗示武安郡王府众人,只要把自已舍出来,下毒之事便跟武安郡王府无关!

    把这些话说在前面,倘若武安郡王一时糊涂,一句‘家门不幸’把罪认下来,她哪还有辩驳的机会?

    先是自甘下贱安排秦王毁自已名节,这会又演这出苦肉计,自已到底哪里得罪顾书玥了?她非要杀之而后快?

    “你这个毒蝎子妇人还不跪下?从实招来也免得连累郡王府上下人等!”看到若瑶脸上闪过的嘲讽,马嬷嬷突然厉声喝道。

    同来的几名宫女得了马嬷嬷的眼色,齐齐扑上来抓住若瑶的胳膊要按着她跪下。几个人的手刚触到若瑶的衣裳,就听见一直站在若瑶身后的赵凌冷哼道,“不想死的就滚开!”

    有门外那个嬷嬷的前车之鉴,几个宫女齐齐收手,却又不敢违抗马嬷嬷的命令,一脸为难地扭头看着马嬷嬷。马嬷嬷登时大怒,“辅国将军自重!您不要再被这个妖妇蒙蔽,替她说话,人证物证俱在,岂是能蒙混过去的?再纠缠下去,怕是武安郡王府也脱了不干系!”

    “凭你不配来问话!”赵凌瞥了马嬷嬷一眼,伸手从腰间扯下一块玉佩,慢慢系在若瑶衣带上,又握紧她的手柔声道:“若累了就回去歇着!此事让我来处理!”

    瞧见赵凌的举止,武安郡王夫妇齐齐变色,马嬷嬷更是面无血色,只有顾书玥直直地盯着俩人,眸色晦暗不明似是羡慕又似是不甘。

    “逆子!你为了这个孽障……”周王妃拍案而起却被武安郡王一把按住。

    若瑶低头,瞧见赵凌系在她身上的是那枚他从不离身的墨玉团龙佩。罕见的墨玉上浅浅几笔雕刻,便因形就势成就了一条团龙。无始无终的浑圆里,暗藏着涌动日月的雷霆气势。

    她原本以为不过是件表明赵凌宗室身份的物件,前些日子才知道这是太祖刚登基时,发妻南宫皇后亲手刻的贺礼。当年赵凌俘获西夏部落首领返京,诚元帝给他摆庆功宴时从身上解下这块玉佩赏他,还当着文武百官道:‘持此玉佩,若非谋逆,卿永无死罪!’

    虽是酒后醉话,可君无戏言!

    赵凌横行无忌一方面是军功赫赫,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这枚玉佩护身。

    如今他把这枚玉佩系到自已身上,便是表明护着自已的决心!更是警告态度暧昧的武安郡王!

    若瑶眸底水意涌动,用力睁大眼睛才没让那份混着感激与幸福的泪水落下来。伸手把墨玉团龙佩攥在手心里,抬眸朝赵凌微笑摇头。纵然有玉佩护她不死,谋害皇子妃的罪名她也担不起!更不能让男人为她背这个黑锅!

    暗吸了口气,若瑶走到门边,伸手拽开暖阁的房门,对门外支楞着耳朵细听的贵妇们视而不见,转身冷声对马嬷嬷道:“母妃寿诞郡王府厨房里人来人往,若是我挑这个时候在吃食中下毒,会没人察觉?我会蠢笨至此吗?仅凭你们一面之词就定我的罪名未免可笑!”

    不待马嬷嬷说话,若瑶又转脸盯着地上跪着的莫邪问道:“梅花饼自厨房到宴席,不知经了多少人的手,你怎么就断定是我一时兴起,以怨恨报德暗中投毒?”

    莫邪抬头目光直直地看着若瑶,“我们王妃的一应吃食,素来由信得过的下人伺候,从不经外人的手……”

    若瑶蓦地厉声喝道:“就不可能是秦王府的下人被人胁迫利用投毒谋害秦王妃,又借机栽赃武安郡王府?”不待莫邪辩解,她又追问道:“这点心上来时秦王妃已用过午膳,席面上的菜品,你也用银针一一试过了?若没有,为何偏要试这盘点心?难道你未卜先知,事先就知道点心里有毒?”

    莫邪张口结舌,她的确没验过菜品!可是……哪有在宗亲府中验膳的规矩?

    武安郡王捧着茶碗的手不经意地抖了一下,事发突然,他不是没想到有人要一箭双雕,可眼下除掉自已对那个人来说并没有好处,所以暂时放下了这个猜测。听若瑶一个内宅妇人能说出这种话,倒让他刮目相看。

    再往下听若瑶暗指秦王妃施苦肉计,武安郡王又感叹不已,徐贵妃的人来的异常迅速,片刻间便人证物证搜齐了,显然是有备而来。轩哥儿媳妇虽然聪慧,只怕……也难逃一劫!

    马嬷嬷暗骂莫邪废物,上前一步道:“人证物证俱全纵然六夫人伶牙俐齿,也不能颠倒黑白!”

    若瑶冷笑一声,“你口口声声说人证物证俱全,试问我毒从何来?又是什么时候下在梅花饼里的?外人给秦王妃做吃食,你们王府就没有可靠的人在一旁看着?任由别人乱动手脚?”

    “哼!死到临头还嘴硬!”马嬷嬷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一挥手已有两个粗壮的妇人把美玉架了进来。

    马嬷嬷指着梅花饼问美玉道:“这梅花饼可是你亲手做的?”

    美玉茫然地点了点头,眼睛愣愣地盯着前面,俊秀的脸庞竟有些扭曲。

    看着衣裳整齐的美玉,若瑶残留的一线希望瞬间消散。马嬷嬷等人即没对美玉动刑,又敢把她带出来当堂跟自已对质,看来她们早把此事谋划的天衣无缝了!

    美玉眸光涣散地往若瑶脸上瞧了一眼,猛地一个头磕在地上,“奴婢该死,这梅花饼是奴婢亲手做的!毒也是奴婢按着夫人的吩咐亲手放的……奴婢……”

    若瑶脑袋‘嗡’地一声,果然被这贱婢算计了,难怪顾书玥知道梅花饼,难怪美玉不听自已吩咐要亲手做点心!可是……如果美玉是秦王的人,她怎么会到了西宁候夫人跟前?

    “恶妇你还有何话说?”马嬷嬷恶狠狠地走到若瑶跟前,“你自已陪嫁过来的贴身婢女都招认了,你再抵赖有何意义?非要关进暴室,你才肯说实话?”

    若瑶唇色发白,盯着美玉问道:“我自认对你不薄,为什么要陷害我?”

    美玉抬头瞧着若瑶,突然捂着脸放声痛哭,“奴婢虽不敢害人,可夫人您拿我失散多年刚刚团聚的父母兄弟相要挟,奴婢不敢不从……”

    若瑶冷笑,“投毒谋害皇子妃是诛九族的大罪,若我用你父母兄弟的性命要挟你投毒,无论成败,你们全族都是一死,你会蠢到这个份上吗?”候夫人把美玉和如意的卖身契给她时曾说,这俩人俱无父无母最好操控。真是好操控……居然不动声色地把她置于死地!

    “夫人!奴婢此生有负夫人,这份债来世再还……”瘫软在地上的美玉突然跃起来,伸手就去抓面前的梅花饼。

    赵凌手疾,一掌打落美玉手中的梅花饼,反手点了她几处穴道,咬牙怒道:“栽赃陷害还妄想死无对证?”

    马嬷嬷抢步挡在美玉身前,阴沉着脸道:“这是帮凶亦是人证,老奴还要带进宫交给贵妃娘娘处置!将军要不想牵连郡王府其他人就不要再生事端!”

    赵凌眸色阴沉地盯着马嬷嬷,“我若横生事端,你奈我何?”

    马嬷嬷下意识地退了一步,许久不曾言语的顾书玥却突然冷笑道:“那就让武安郡王府上下给林四那个贱人陪葬!”

    赵凌闻声转头,“就凭你?”

    顾书玥抬起头寸步不让地道:“将军大可一试!”

    “轩哥儿!”看着额头青筋爆起的赵凌,武安郡王低声唤道。语声中满是哀求,往后的话却没说。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缓缓把眼睛闭上。秦王妃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些人是非要轩哥儿媳妇性命不可阿!此时,他纵然有心相救也无力回天了,王府上下几百口人命皆在赵凌一念之间!

    若瑶微微扭开脸,不去看静默不语的赵凌。整个武安郡王府和她一个人相比,孰轻孰重?她不愿亲眼看着男人在煎熬中选择!亲耳听见男人做出舍弃她的决定!
读趣网 > 嫡冠群芳 > 嫡冠群芳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