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枭宠,特工主母嫁到 > 枭宠,特工主母嫁到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番外 2得夫如此夫复何求番外 完
    久别重逢,又是新婚当头,冷枭绝很不客气的,在新婚的第四天,也就是夜清悠终于能迈下床的那一天,将人给拐走度蜜月去了。

    可怜的俩娃,整整三天未能见到过夜清悠,这好不容易让金一从云阳阁将那把开锁的万能钥匙弄来后,却发现,父母的新房里早已人去楼空!

    俩娃那是气得不行,第n+1次在心中对冷枭绝加以鞭挞讨伐后,不得不跟随冷啸天和凌知夏去了古拉。

    而冷门,某首领撒手而去,四堂主自然得担起这个重担来。

    劳伦斯和雷天擎倒还好,冷枭绝不在,俩人顶多就是比平时忙一点儿,而闲暇之余,游戏花丛的依旧游戏花丛,孤家寡人的也依旧孤家寡人,俩人并不觉得日子有什么不同。

    而沐仓原本独守空床的日子,一下变得滋润起来。

    随着冷门的军火生意越做越大,几乎独霸整个军火市场,沐仓这几年来早已不再参与军火的运送,而是完全回归幕后,驻守在基地,坐镇后方统筹全局。

    如今,念于沐仓找回了妻子,夫妻生活不宜长期聚少离多,冷枭绝便不再让沐仓驻守基地,而是让其回归了冷门大本营,平日通过视频遥控的方式,打理基地军火的一切事宜,一星期只需去一次基地查看情况即可。

    冷枭绝和夜清悠大婚后,四护法也就都回了云阳阁,蓝夜希白天处理云阳阁的事务,傍晚则搭直升机回冷门大本营,和沐仓一起度过晚上的时间。

    沐仓小俩口的日子过得可谓是既充实又甜蜜,这让白允奕眼红羡慕不已。

    要知道,冷枭绝和夜清悠婚礼的第二天,夜乔墨就将冷盈玥拐走了,接着,冷枭绝和夜清悠也蜜月去了,少了冷枭绝和冷盈玥,冷氏的工作一下全落在了白允奕身上,这还不说,楚弯弯再次离开了,像上次一般,招呼都不打一声,一声不响不告而别的就那么走了!

    白允奕着实受伤,偏偏,还不知道云阳阁的具体地址在哪里!

    于是,悲催的白允奕,白天一人当三人用的打理着冷氏,忙得脚不沾地,晚上还不能休息,下了班就直奔洛城,企图找到云阳阁的所在,早日抱得媳妇儿归。

    只可惜,整整一个月,洛城都快被白允奕给翻过来了,云阳阁的总部在哪儿却依旧还是个秘密。

    实打实的努力不见成效,白允奕开始慌了,事实已经告诉他,如果楚弯弯蓄意要躲着他,也许这一辈子,他真的会再也见不到她。

    五年的相思和愁苦过后,陡然让白允奕有了莫大的念想,可谁知心上人再次消失,白允奕明知道她在哪儿,却愣是没有方法找到她……

    思念啃噬,加之多日不曾好好休息过,一夜之间,白允奕的一头黑发竟染上了刺目的银白。

    寻而不得,抱着微小的希望,白允奕向蓝夜希求救。

    不得不说,对于白允奕,楚弯弯还是很了解的,无论是夜清悠,还是蓝夜希,都曾受过楚弯弯的嘱托,不能向白允奕透露云阳阁的所在,于是,白允奕再次铩羽而归。

    看着白允奕失落离开的背影,沐仓很是心酸。

    想着大家都成双成对的,就白允奕一个人还在为情所困,甚至,短短一个月,为伊消得人憔悴,华发早生,沐仓于心不忍,于是,某日,偷偷从白允奕头上摘下了好几根白发,用透明的置物袋装好,拿给了蓝夜希。

    同床共枕多日,对于沐仓的想法,蓝夜希自然不会不明白。

    事实上,白允奕对楚弯弯的感情,这些日子以来为楚弯弯所做的努力,蓝夜希看在眼里,也是深有感触的,于是,回云阳阁时,蓝夜希将那放有白允奕白发的置物袋交给了楚弯弯,并简言了一番白允奕的作为。

    楚弯弯看着那几根白发,只觉心中酸胀得厉害。

    事实上,透过云阳阁的情报网,白允奕这一个月以来在洛城的所作所为,楚弯弯早已心知肚明,可,知道是一回事,当亲眼看到白允奕为情所累的证据时,楚弯弯才发现,她做不到淡然以对,心中的震惊和揪痛那么的明显,让她无法视若无睹。

    甚至,楚弯弯不得不怀疑,白允奕就是她今生最大的那一个劫,对他,她有多么的狠心,就会有多么的于心不忍。

    楚弯弯陷入了纠结和动摇之中。

    曾经,楚弯弯得知那孩子与白允奕无关时,她已然踏入婚姻,于是,她遵从了现实,选择了放弃对白允奕的爱。

    而在经历了与龙冥天的婚姻,以及龙冥天的死亡后,楚弯弯早已决定,以后的人生,一个人好好的过,让所有的情爱纠缠都随风散去。

    楚弯弯一向遵从现实,遵从自己的本心,只是,她以为料到了一切,她以为白允奕在得知她结婚后,会放手离去,她也以为,她对白允奕的那份心思早已随时光的流逝而变得平淡,只是,事到如今,她才发现,并不是这样的,她与他,哪怕相隔了时空,哪怕世事变迁,这些年来,他们对彼此的心,依旧不变。

    这个认知让楚弯弯愈发觉得对不起龙冥天,当初楚弯弯之所以会跟龙冥天结婚,既是出于报恩,亦是因为想借着这段婚姻彻底忘了白允奕。

    可是,没想到到头来,因为当初救她而落下的腿疾,冥天最终还是死了,而她,也依旧没能忘了白允奕。

    看着手中白允奕的白发,楚弯弯心中苦涩又酸楚,这一生,她亏欠冥天许多,可是,对于白允奕,她又何尝不曾亏欠呢?

    明明知道发生那样的事情并非他所愿,明明知道他很爱她,如若她离开,他一定会非常伤心难过,她还是义无反顾的走了,甚至还与冥天结了婚,以期能从那段无望的感情中解脱出来,留他一个人,五年来,痴守,苦等,画地为牢……

    那个男人,亦是个傻子,感情上彻彻底底的傻子。

    五年来不曾放弃过找寻她,就算知道了她有过婚姻,也依旧非她不可,她再次消失,他竟找她找到了头染霜白……

    夜希说短短一个月,那男人头上冒出了好多白发,他才34岁啊……这到底都是谁造的孽?

    白天,楚弯弯忙于工作倒还好,只是一到晚上,楚弯弯便不由自主的拿出白允奕的那几根白发,常常一看就是一个晚上。

    终于,半个月后,楚弯弯于龙冥天的墓碑前做了决定。

    她难以否认,对白允奕,她依旧是爱的,打从她想要接受白允奕开始,那个无赖的男人就已经在她心里深深扎了根,哪怕后来知道冥天没死,她对冥天的感情也已回不到过去了,只因,她的心里早已住进了另一个人。

    冥天的死,冥天的爱,这辈子,她注定是亏欠了,而白允奕……她还爱着他,所以,她不忍,也不愿他再继续那般为情所苦所累。

    ****

    楚弯弯出现在冷宅的那天,白允奕笑了,笑得前所未有的开心,一句“弯弯,你既然回来了,这辈子就别想再走了”,让楚弯弯也红了眼眶。

    半个月后,原本打算进行三个月蜜月之旅的冷枭绝夫妇提前回来了,只因,冷爷日也播种夜也播种,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冷爷再次闹出人命了!

    蜜月两个月,夜清悠已有一个月的身孕。

    得知这个消息,凌知夏直接撇下了国务缠身的冷啸天,带着俩娃回了芝城,可怜的国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婆就这么“跑”了。

    怀孕两个月后,夜清悠开始出现孕吐现象。

    话说那天早晨,夜清悠刚睁开眼就直冲洗手间,抱着马桶吐了个昏天黑地,冷枭绝哪里经历过这等阵仗,当即就白了脸,顾不得这才早上6点,一个电话就火急火燎的将白允奕从美人暖窝里叫了起来。

    想当然,楚弯弯也被惊醒了,听闻夜清悠孕吐得厉害,很是担心,当即便跟白允奕一起赶了过来。

    俩人到时,夜清悠还在吐,像是要把心肝脾胃脏全吐出来一般,让人看着胆颤心惊的,冷枭绝正揽着她的腰,一脸的心疼,面色比夜清悠还要白上几分。

    白允奕看着夜清悠的情况,当即也皱起了眉,赶紧到楼下厨房弄了一块生姜,切成薄片,让夜清悠含在嘴里,这才暂时止住了夜清悠的呕吐。

    冷枭绝拿了杯温开水给夜清悠漱了漱口后,才抱着夜清悠回了房里,看着夜清悠有些虚弱的面色,白允奕问道:“主母,之前的那胎,孕吐情况也是这么严重么?”

    冷枭绝和夜清悠大婚后,四堂主便对夜清悠改了口。

    夜清悠刚才一番狂吐,这会儿全身脱力,听言只能摇了摇头。

    楚弯弯在一旁帮着答道:“怀着俩娃的时候,悠悠可是从来没吐过。”

    那会儿楚弯弯可以说是近身照顾着夜清悠,对夜清悠的情况再为了解不过了。

    “从来没吐过?”白允奕挑了挑眉。

    夜清悠终于缓过了劲儿来,这才点了点头道:“是的,怀着不悔和思绝时,我并没有出现孕吐的情况,顶多清晨的时候会有些恶心,忍一忍也就好了,两三周以后,这种情况也就消失了。”

    白允奕点了点头,道:“主母现在的情况叫妊娠呕吐,比之头胎的妊娠反应要强烈许多,或许后续还会伴有持续性呕吐,甚至不能进食、食入即吐,头晕乏力以及喜食酸咸之物等现象。

    不过主母也不用太担心,这是妊娠早期常有的反应,属正常情况,一般怀孕三个月后,这种情况就会慢慢消失。

    也就是说,这未来的一两个月,主母可能会比较辛苦,请主母保持情绪的安定与舒畅,平日的饮食按照营养师开具的食谱来,另外,剧烈呕吐过后,最好能卧床休息。”

    见夜清悠点头,白允奕这才转向冷枭绝,交代道:“当家,房间里要避免异味的刺激,保持清洁、安静、舒适。

    另外,如果主母呕吐严重,当家可以让主母口含姜片,再按压主母的内关穴、足三里,每次3至5分钟,呕吐情况即可减缓。”

    白允奕的交代,冷枭绝极其认真的记了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夜清悠果然如白允奕所说的,开始持续性的呕吐,吃啥吐啥,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夜清悠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冷枭绝看着着实心疼坏了,每每夜清悠抱着马桶狂吐时,冷枭绝都恨不得十倍百倍的代她受了这份苦。

    终于,某一天早晨,夜清悠再次吐得昏天黑地时,冷枭绝揽着她瘦了一圈的身子,牙一咬,狠心道:“清儿,咱们不生了,不生了吧。”

    夜清悠听言气得都忘了吐了,看着冷枭绝,口气颇为阴森:“不生了?”

    没有察觉到夜清悠的怒火,冷枭绝瞪了一眼夜清悠尚未显怀的肚子,冷哼道:“这孩子这般折腾你,还生他干嘛?!”

    尼玛,听听这叫什么话?!

    孕妇脾气本就暴躁,夜清悠直接恼了,侧过身一把推开了冷枭绝:“是谁播种播得那么勤快的,这会儿说不生了,难道要塞回去?”

    “……”冷枭绝默。

    事实上,在冷枭绝看来,孩子什么的,真的没夜清悠十分之一重要,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愿夜清悠承受这等折磨和辛苦,可是,夜清悠显然并不介意腹中孩子对她的折腾,或者该说,女人母爱的天性让她就算孕期再辛苦,也甘之如饴。

    冷枭绝因为跟夜清悠离得近,原本蹲着的身子被夜清悠这么一推,跌坐在了浴室的地板上。

    男人心中委屈,薄唇微抿,垂下了眸子。

    他只是不想让清儿那么辛苦而已,难道清儿肚子里的孩子,比她的身体还重要么?

    而且,清儿怀孕以后,好像越来越不待见他了,他跟孩子相比,到底谁在清儿心里更重要呢?

    不得不说,冷枭绝在这一刻,跟肚子里尚未出世的孩子醋上了。

    于是,某首领二二的问了一个问题,一世英名自此毁于一旦。

    “清儿,你说,要是有一天,我跟孩子一起跌入了海里,你会先救谁?”

    夜清悠听言瞬间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眸子,整个人也顷刻间石化。

    这,这,这……这个臭男人,居然跟他的孩子吃醋?

    见夜清悠不说话,冷枭绝心中愈发觉得委屈了:“清儿自从怀孕后,都不怎么理会为夫了,清儿总是很温柔的摸着小腹,还笑得傻乎乎的,却不愿意让为夫好好抱一抱。”

    看着男人落寞的神色,夜清悠傻眼了。

    这男人,敢情她的善解人意竟被曲解成了重子轻夫?

    心中百般无奈,夜清悠只得解释道:“绝,你该知道,我现在情况特殊,让你因此忍上一年,对你而言已是相当不易了,不让你抱,是担心无意中撩拨到你,让你憋得太难受。”

    冷枭绝听言眼眸一亮,面上的阴郁瞬间消散。

    顿了顿,男人满怀希望的继续问道:“清儿,你还没回答我呢,要是我跟孩子一起跌入了海里,你会先救谁?”

    再次听得冷枭绝提及这个问题,夜清悠面色顿时扭曲,忍不住一声河东狮吼:“救孩子,淹死你!”

    这个臭男人,大醋缸,不用海水,一醋缸就能淹死他!

    说罢,夜清悠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留男人在浴室里,一脸的失落。

    看着夜清悠离去时怒气腾腾的背影,冷枭绝只能在心中酸酸的安慰着自己,没关系的,清儿肯定是知道他会游泳,所以才会选择救孩子……

    冷枭绝吃醋归吃醋,对夜清悠的身子依旧担心得不行,看着夜清悠每天吐得脸色发白,东西却没能吃进去多少,冷枭绝着急又心疼,最后干脆死马当活马医,衣袖一卷,亲自进厨房给夜清悠弄吃的。

    没想到,那一碗味道平平的面,夜清悠全给吃完了,而且,吃完后并没有吐!

    冷枭绝大喜过望,直呼“爱心料理”的伟大!

    自此,夜清悠的一日n餐就都包在了冷枭绝身上。

    冷枭绝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照着营养师开具的食谱,给夜清悠弄吃的。

    说来也怪,同样的食谱,由冷枭绝来弄,夜清悠吃完却什么事都没有,虽然冷枭绝做出来的东西比之冷宅的大厨那可是差远了。

    或许,这真是爱心料理的伟大吧!

    看着冷枭绝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夜清悠笑了。

    她想,她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没想到,她也矫情了一回。

    五年前,怀着俩娃时,她正遭遇人生的低潮,爱的男人是自己的仇人,俩人有了爱的结晶,却不能在一起。

    因为明白她没有依靠,没有娇气的资本,她必须坚强,所以,怀着俩娃时,孕期反倒不显辛苦。

    可是,如今不一样了。

    她爱的那个男人,原来并不是她的仇人,五年的时间,就算不在一起,他们对彼此的爱也不曾减少,他们结婚了,然后又有了爱的结晶。

    这一次,没有了心结,没有了思想包袱,饱尝爱情甜蜜的她打心底里敞开了自己的心,放任自己去娇气,去任性,因为她知道,她的身后,那个男人永远会给她依靠。

    这跟“富贵病”一个道理,一切皆因为有资本了,所以,才会挑剔,才会娇气,而那个正在厨房里给她做饭的男人,就是她娇气的最大资本!

    而打从夜清悠因为孕吐而被冷枭绝包揽了一日n餐后,冷宅里最靓丽的一道风景就是厨房里那个整日忙进忙出的高大身影,楚弯弯每次到冷宅的主宅来,都会忍不住啧啧有声的感叹一番——

    “洗衣做饭,忙前忙后照料,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任劳任怨的程度,24孝最佳老公典范绝对非冷枭绝莫属。”

    每当楚弯弯发出这样的感叹时,白允奕就会幽怨的看着楚弯弯,那小眼神儿醋得,常常让楚弯弯捧腹不已。

    “弯弯,相信我,我也会是24孝最佳老公的。”每当楚弯弯笑完后,白允奕就会适时说上这么一句,言下之意——嫁给我吧!

    话说楚弯弯如今算是和白允奕正式确立恋爱关系了,但是,还没有答应白允奕的求婚。

    每当这时,楚弯弯就会挑挑眉:“看你的表现再说。”

    楚弯弯说的次数多了,白允奕便忍不住怀疑,难道他的表现一直都不不合格吗?

    终于,在再一次隐晦求婚,惨遭楚弯弯委婉拒绝后,白允奕默了。

    或许,他该向当家讨教讨教,怎样才能抱得美人归?

    心中这般打算的白允奕,压根儿忘了,当初,是谁给冷枭绝当的爱情军师,侃侃而谈各种男追女“高招”的。

    如此可见,白允奕这“爱情军师”,委实是半路出家,不靠谱啊不靠谱,怨不得当初帘卷云舒谓之日“狗头”。

    ……

    在冷枭绝的悉心照料下,1个多月后,夜清悠安然的度过了孕吐期,腹中的孩子4个月大了。

    而夜清悠之前消瘦下去的身子,也给补了回来,甚至,整个人较之未怀孕前圆润了一圈。

    夜清悠看着自己走样的身材,常摸着肚皮感叹道:“孩子,为了你,妈咪可是牺牲良多啊,要知道身材走样可是女人的大忌,要是你们爹地嫌弃妈咪了可怎么办呀?”

    每当听得夜清悠的这句假意哀怨时,冷枭绝那才叫一个哀怨。

    同样的日子,冷枭绝过得那叫一个忙碌外加水深火热,相比,夜清悠就显得尤其清闲外加无聊了。

    冷枭绝知道,夜清悠之所以会那么说,那绝对是因为她太过“无聊”了,而这无聊是他造成的,所以,夜清悠这是在“报复”他。

    事实上,冷枭绝如今的生活到底有多“水深火热”,夜清悠又哪能不知?

    试想,一个饿了五年的男人,只不过尝了两个月的腥荤,又被勒令再度吃素,每天夜里冷枭绝有多“激动”,夜清悠完全体会得到,如此,这所谓“嫌弃”一说,可不就是纯粹为了膈应冷枭绝嘛。

    话说夜清悠自显怀后,冷枭绝就摇身一变,由24孝老公变成了管家公,对夜清悠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许——

    不能陪俩娃太久,因为会累。

    不能摸电脑,不能玩手机,其他的电子产品也不能碰,因为会被辐射。

    甚至,就连看本书,冷枭绝也限制了时间,不准超过俩小时,电视最多也只能看一个小时,因为,会伤眼睛……

    每日,夜清悠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睡觉,因为——无聊。

    而冷枭绝则挑夜清悠白天睡觉的两个小时,到书房里处理工作,然后,剩余的时间,便全都是围着夜清悠转。

    夜清悠睡醒了,跟她一起陪孩子,给她做吃的,陪她看书看电视,陪她散步,练产妇瑜伽、孕妇保健操。

    夜清悠睡着时,冷枭绝便抱着夜清悠画的那一箱子素描,细细的一张一张看过,每当那时,冷枭绝那痴痴傻笑的模样,总会让躲在暗处偷偷观望的俩娃直呼“惨不忍睹”,直想上前提醒一番——老爹,形象啊形象!

    事实上,夜清悠在云阳阁的那一箱子冷枭绝的素描,是俩娃送给冷枭绝的新婚礼物。--75600103028175621-->
读趣网 > 枭宠,特工主母嫁到 > 枭宠,特工主母嫁到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