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掳情,—夜成欢 > 掳情,—夜成欢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狗尾续貂】蓦然回首
    “太太,有船回来了!”海警突然大声喊了起来,声音里充满了激动的喜悦——一个年轻的女人,带着年幼的孩子,三年的等待,终于有结果了吗?

    安颜猛的抬起头,眸光里不期然的凝出一片莹亮,看着那年轻的海警,声音不禁微微颤抖了起来:“帮我查查,是哪里的回船!”

    “我这就去查!”那个看着安颜母女三年等待的年轻人,迅速叫来同事顶班,他飞快的跑进了控制室,查阅来航船只的入港资料。

    “大小姐,一定是南哥!”十五岁的萧霄低声说道。

    “如若不是,也不失望,总归还是会回来的!”安颜的声音很平静,可牵着女儿的手,却微微抖动着。

    “妈咪,你冷吗?”司安举起自己的小手,努力的摩挲着,用自己的小手温暖着妈咪微微抖动的大手——她以为,妈咪是因为太冷,所以手才会发抖的。

    “司安乖,妈咪不冷!”安颜轻轻蹲下身体,将女儿搂进怀里,眸光却一直具海尽头,那慢慢靠近的大船。

    “太太,回来的是前年由此港出发,去参与J国海上对抗的船!但由于成员是一级机密,所以此船不允许检查、不允许向外泄露任何信息,所以我现在也查不到船上有什么人!”刚刚跑开的海警又匆匆跑回来,看着安颜兴奋的说道。

    “谢谢!我等船靠港,就能知道了!”安颜轻声答着,她以为自己可以很镇定、以为自己可以很平静,可眼眶里那温热的泪,却不听话的迅速充满了整个眼眶。

    “让两个孩子进里面来坐吧,外面冷呢!”海警看着这三年来如一日,每周过来,平静的看着海的远方,又平静的离开的女子,第一次湿润了眼睛、第一次换去了平静,他也为她这样的执着、这样的激动而感动着——说话间,明亮的大眼睛里,已是一片朦胧!

    “不用,她们禁得住!”安颜微笑着看了他一眼,牵着女儿的手,与萧霄一起,缓缓的往更接近港口的地方走去——如果司南在船上,下船的第一眼,便能看到她们!

    当天色越来越暗、当雪下得越来越大、当大船越来越近,安颜和孩子们站在那三个雪人旁边,已经分不清哪一堆是真人、哪一堆是雪人!

    ——

    船刚刚靠近岸边,安颜便听到战士们兴奋的聊着这一令人兴奋的战果,还有离家三年,还能活着回来,马上就要见到亲人的激动与兴奋之情!

    “萧霄,你带着司安和司贝,我过去船上!”安颜低头对萧霄说道。

    “好!”萧霄点了点头,一手牵着司安、一手牵着司贝,往后退了一点,站在了雪人的旁边。

    “不许靠近!”安颜刚要跨过围栏跃到甲板上去,两个维持现场的海警严肃的拦住了她。

    “我的亲人在船上,我要上去找他!”安颜冷静的说道。

    “请安静的在岸上等,如果你的亲人看见你,他会过来的!”海警刻板的说着,貌似没有回转的余地。

    安颜一怒,伸手辟晕了这两个不知趣的海警,纵身一跃,便跳到了甲板上:“你们是从D岛回来的吗?你们认不认司南?知道现在哪里吗?”

    “是,司南是我们总司令呢,他不和我们在一起!”那海军战士客气的答道。

    “那,你们有听说过他吗?他是不是也回来了?”一听有人认识,安颜的精神立刻振奋了起来。

    “应该回来了,但首长们的行踪我们是不可以知道的!您再回家等等吧!”那海军战士因为没能为安颜提供确切的消息,话里满是报歉——离家三年,还是打仗,他们太能理解家属的这种心情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安颜知道他说的是实情,可等待三年,看到这样一艘与他关联如此大的船、看到这许多与他关联如此大的人——她不愿意离开,他不信就问不到一丁点儿关于他的消息!

    ——

    当船里的人都下了个干净,安颜仍不死心的跑到下一层,将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之后,这才死心的回到岸上,看着那船又缓缓的驶离岸边,这才缓缓的回过头去,找到刚才告诉他船只信息的海警,低声问道:“能查到,回来的一共有几艘船,有飞机吗?”

    “刚才的船,没有您要找的人吗?”那小海警低声问道——她眼底由希望到失望的变化,让他不忍再看!

    “没有!”安颜轻声说道。

    “您别急,肯定不止一趟的,我现在再去问问!”那小海警忙安慰着她,回头和同事交待几句,便又快速往调度室跑去。

    “大小姐,你看那边,还有船回来!”萧霄突然指着远处,果然——看起来是两艘比刚才更大的船!

    “一定在里面的!”安颜轻咬着下唇,往前快步走去。

    “恩,一定的!”萧霄紧紧牵着司安、司贝的手,目光看得老远老远。

    而接下来的两艘船的人也下光了,楼上楼下安颜全搜了个遍,仍然没有司南的影子,安颜不由得开始绝望起来!

    ——

    “颜颜!颜颜!”司南的车,在大院的门口猛然刹住,从驾驶室冲出来的,如一股离弦的箭一样,冲进了院子里、冲进了房间里!

    正是三年时光,有两年完全没有与颜颜联系,他的颜颜怎么样了?司安司贝怎么样了?

    “首长?”守卫的警卫还没看清楚人形,司南便已消失在他的眼前,只是听到那声音、那一声声喊着‘颜颜’的名字,才猜测是司南回来了!

    “首长,你可回来了!”王妈听到声音,也从下人房里冲了出来。

    “颜颜呢?司安、司贝呢?”司南从空荡荡的房间冲了出来,看见王妈疾声问道。

    “夫人和小姐去港口等你了!”王妈看见司南急切的样子,连忙说道。

    话还没说完,司南便又冲出了大院,开着车往港口疾驰而去!

    ——

    司南的越野车,在满是积雪的地上连续打了三个转,这才在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中停了下来。

    安颜蓦的回头,司南正拉开驾驶室的门跳下车来——当她的眼睛看到他的眼睛时,原本疯狂寻找着对方的两个人,却如老僧入定般的站在了原地,就这样痴痴的看着对方:似要看个清楚,眼前的她,是否就是自己苦苦思念了这三年的人!

    “颜颜!”司南终于从这样的不可思议的恍惚中回过神来,大步的朝着满身是雪的安颜走过去!

    “颜颜!”他张开双臂,将她紧紧的拥在了怀里!

    “司南,你怎么才回来!”安颜紧紧抱着他,三年来的等待,却从未留过一滴眼泪的她,在他阔别已久的怀抱里,却软弱的哭出了声。

    “对不起,对不起,一直没办法给你消息!对不起!”司南紧拥着哭个不停的她,连声道着歉,在看着她流泪中喜悦的笑颜后,再也忍不住的吻住了她……

    ——

    “司安,司贝,我们上车去!”萧霄看着紧紧拥抱的两个人,牵着司安司贝的手,上了司南刚下来的那国辆车里——现在,任何人和事,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多余的!哪怕是她们的亲生女儿!

    十五岁的萧霄低头看了一眼六岁的司安,似乎觉得,自己也能懂得这种感情——这种心目中只有彼此、再也容不下别人的感情!

    ——

    良久,哭着笑着、相拥热吻的两个人,终于可以好好儿说话的时候,才想起那一直在雪中等待的女儿!

    “司安、司贝!”安颜转身叫着。

    “大小姐,我们在车里!”萧霄将手伸出车窗,向安颜用力的挥了挥手。

    安颜将头靠在司南的肩上,放心的笑了。

    “这是你们堆的雪人?”司南侧头看她,却看见了立在港口的三个雪人。

    “是啊,你再不回来,我们都要变成三个雪人了!”安颜嗔怪着说道。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司南的大手,紧紧搂着她的腰,为她这三年来的等待、为她在这港口风雨无阻的凝望,而心疼着:“我们回家,这一次,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

    “这可是你说的!你再让我等三年,我就去嫁给楚函去!让你女儿认楚函做爸爸!”安颜威胁着说道。

    “安颜,你敢!小心我杀了楚函!”司南低吼一声,噙住她的唇就是一阵疯逛的撕咬……

    “爹地亲亲妈咪就好,干麻用力咬她?会痛的。”司贝看着司南疯狂的模样,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妈咪嘴上长泡了,要咬破了擦药才能好!”萧霄睁眼说瞎话着。

    “你以为我三岁呢!”司贝瞪了他一眼,满脸担心的看着外面的安颜。

    萧霄一愣,再转头看司安——六岁,已经懂事了吗?

    “萧霄一直以为我们三岁!而且以为他自己十八岁!”司安看着他轻挑起眉头,满脸不屑的说道。

    “我没有!”萧霄忍不住辩解着。

    “哼!”司安也不理他,同司贝一样,满脸担心的看着车外的安颜,生怕这个陌生的爹地会欺负她们心爱的妈咪。

    ——

    终于,司南再次松开了安颜——司安和司贝立刻冲了下来:“妈咪,痛不痛!”

    安颜的脸微微一红,蹲下来轻声说道:“爹地的被咬破了,所以妈咪不痛!”

    司安、司贝抬头看着司南,似乎在求证着安颜说的话,在看见他的唇的确有点儿流血的迹象后,这才满意的对安颜说道:“谁让他那么粗鲁,不知道心疼女生的!活该!”

    一番话,说得安颜大为尴尬,却让司南听了开怀大笑——这样的女儿,已经开始维护和保护自己的妈咪了!真不愧他司南的好女儿!

    司南一手一个,把两个宝贝报在怀里,大笑着说道:“宝贝说得对,爹地以后一定改正!要和司安司贝一样心疼妈咪!”

    “这才是好爹地!”司安司贝异口同声的说道。

    惹得安颜也笑了起来!

    在这雪夜的港口上空,这笑声,惊起一片低飞的海欧——那个看着她在苦等三年后,终于找到自己男人的小海警,看着这漂亮而温馨的一家人,也会心的笑了。

    ——

    一年后。

    “我要弟弟!”司安趴在安颜八个月大的肚子上,霸气十足的说道。

    “我要妹妹!”司贝也不示弱,不算瘦的身体,霸占了安颜肚子的另半边。

    “你们两个都给我站起来!把你妈咪给压着了!”司南一手一个,把两个胖丫头拎起来丢到了一边!

    “爹地,你说你想要什么?”司安看着司南扔开了她们姐妹,却趁机一个人霸占了妈咪的整个肚子,将耳朵贴在那里听着妈咪肚子里的动静,便狡猾的问道。

    “那还用问,爹地什么都不想要,因为,马上又多了两个和他抢你们妈咪的人了!”坐在一旁的苏妍笑着说道。

    “苏姐,你也和两个小鬼头一样了!真不知道这两个丫头,怎么会比你家小子还皮的!”安颜看着苏妍摇了摇头。

    “苏姨说得对,我爹地以后真可怜,分不到我妈咪的五分之一了!”司安人小鬼大的说道。

    司南听了,抬头看着安颜暖暖的笑了——连这两个丫头都看出来了,他的心里、他的眼里,只有安颜!

    “哎哟!”安颜突然感觉到子宫猛的一阵收缩,整个肚子就像被人撕扯一样的疼!

    “怎么啦?要生了?”司南忙站起来,抱着安颜就往车上跑。

    “萧霄,我妈咪要生了,快来呀!”司安理所当然的叫着。

    “来了!”萧霄沉声应着,快速的从书房走出来,一手一个牵起他们姐妹,快速的跟上了司南的车。

    苏妍则快速的从房间拿出准备好的行李,与檀玉一起开车跟在了后面!

    ——

    “恭喜太太,是两个小少爷!”这军医生当然知道安颜有一对双胞胎女儿了,只是没想到,这次又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这双胞胎的基因,真正是太强了!

    “谢谢!”安颜像个被解剖的青蛙一样躺在床上,看着一直守在她身边的司南虚弱的笑了笑。

    司南朝她暖暖的笑了笑,从医生手里接过剪刀,在医生的指导下,那双杀人无数的手,在剪向那两跟连着儿子和安颜生命的脐带时,竟微微发起抖来!

    “司南!”安颜知道他想起了司安和司贝的出生,他没能在身边的愧疚,缓缓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颜颜,谢谢你!”司南回眸看着她,在眸光里闪烁出一片莹光时,手里的剪刀喀嚓两声,婴儿的脐带应声而断。

    “颜颜,我曾经以为,因为我的错,我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司南紧紧握住安颜的手,眼里的喜悦而激动的泪水滴在了安颜的脸上。

    “我今天很开心!我们对彼此的诺言,全部实现了!”安颜伸手抹去他的眼泪,微笑着说道。

    “是!”司南点了点头,俯身在她的唇上印下一个温润的吻,便接过了医生手上的线,亲自为安颜缝合伤口——这方面的技术,他司南敢称第二,还没有人敢称第一的!

    “堂主,不好了,司贝被人掳走了!”司南刚刚缝好最后一针,耳边的联络器里传来萧霄急切的声音。

    司南看了安颜一眼,不动声色的轻应了一声,萧霄明白他的意思,继续说道:“是个八九岁大的男孩子,功夫十分的了得,檀叔和苏姨已经追过去了!”

    “恩。”司南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没让安颜看出一点点异常!

    ——

    “放下那孩子!”苏妍两根钢针射过去,却被那孩子巧妙的避了开去。

    “阿姨,想要这孩子,让姓安的来找我!”那孩子猛然回头,看着苏妍一笑,一向冷静机敏的苏妍,却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直到看着那孩子抱着司贝走远,仍没有回过神来。

    “苏妍,怎么回事?你认识他?”檀玉见苏妍不追,便也停了下来。

    “不认识!”苏妍伸手用力的抓住檀玉的手,这才稳住她那摇摇欲坠的身体。

    ——全文完——
读趣网 > 掳情,—夜成欢 > 掳情,—夜成欢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