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限时婚爱,阔少请止步 > 限时婚爱,阔少请止步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特辑番外2:你的余生交给我
    四年前,他在英国那家医院的走廊上见到了坐在走廊上等待的女子,他拿着报告单,面无表情地问了她一句。

    “真的不要?”

    而她在抬头时眼睛里闪过的震惊伴着随即而来的奇光异彩险些让他微微怔住,当时的他自认为不会被除了顾清颜以外的其他女人而侧目,但他莫名其妙地多看了她一眼,却不料她仰头看着自己,朝着自己拼命地点头,“我要,我要!”

    他当时不明白,明明已经签字要动手术的人会突然反悔!

    原来不是因为人的正常的心理反应,而是因为,她看到他!

    陆浅行低着头,被山风吹得脸一阵阵的发凉,他多希望此时的她会像四年前一样,抬起脸来对他说那四个字。

    我要!我要!

    但她蹲在地上什么话都不说,让他心里的凄凉感再次狂涌而出,垂直放在裤腿边的手不由得捏紧,忍不住地苦涩一笑,陆浅行,你还有什么资格要求她要你?

    陆浅行捏得发紧的手抖了一下,脸色苍白的他垂眸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韩露,将心里的千言万语都化成了一句话,“对不起!”

    对不起,那些年带给你的伤害!

    对不起,我不知道该如何来补偿你!

    对不起,我知道我错过了什么,在年少轻狂的日子里挥霍掉了你的真心,将你的真心一点点地踏踩进泥里。

    但是,我,我只是,控制不住地想着你,念着你!

    陆浅行咬着唇低头看着蹲在地上的韩露,微红的眼睛慢慢地闭上,脚步微动时被一只手紧紧抓住了裤腿,他心里一惊,便听见她哽咽的声音。

    “我堕过胎,还在夜场跳过舞--”

    对着她那双胀红的双眼,陆浅行心里一阵抽疼,凝着她的泪眼轻轻点头,“我知道!”

    那是因为你为了我,要赚取更多的钱来凑齐我母亲的医药费。

    “我不能--”

    蹲着的韩露被一股大力一把拉了起来,身体直接被高大的他一把紧紧地箍住了,力气之大将她整个人都要箍碎了。

    “只要你想,没有不能!”陆浅行一把抱紧她,低头就封住她的唇,肆意疯狂地入侵进她的领地,怀里的女子就像被扯掉了根的浮萍,在他那双有力的双臂中,身体像在水中漂浮了起来,被禁锢住的唇被他大口大口地吸允掉身体里的空气,汲取时是那么的迫切而用力,她是根本抵抗不了他的强硬,缺失了氧气呼吸不畅的她小脸涨的通红,脑子因为缺氧而出现了一阵眩晕,胶合在一起的唇舌就像凝在一起,她躲他追,不放过一点空隙见缝插针地将她避得无路可退。

    山风阵阵,层层叠叠的枫叶发出连绵不绝的簌簌声,水泥石梯上那一对接吻的男女就像一道靓丽的风景,给这样的美景又增添了一抹温馨感!

    。。。。。。

    “老杨啊,你不是说你家闺女没有男朋友吗?怎么就突然冒出来一个老公了?”此时的小区里围坐在一团的老大爷们看着外出归来的杨爸爸和庄妈妈。

    两人怔了一下,什么,老公?

    “就是有个个子高高的,长得蛮帅气的男的,跟在你家闺女身后跑!你家闺女往后山那边跑了!”

    “哎呀,什么啊,那孩子我们很多人都见过的,上次带着一大帮的医生过来帮我们义检,叫浅行,老杨,前阵子中秋节他不是过来给你送月饼了吗?就是那个孩子拉!”

    杨爸爸这才恍然大悟,庄妈妈脸上也闪过一抹惊喜,急忙跟左邻右舍解释着,“对对对,他们是在交往,劳烦各位叔伯婶婶费心了!”

    ----------浅行爱露露分割线--------

    山间枫叶林,太阳已经照到了半山腰。

    “丝--”低低的倒吸气声传了出来,传进了下阶梯的男人耳朵里,陆浅行脚步一停,“还疼?”

    韩露眉头蹙起,忍不住地低声嘀咕,“不疼?你来试试?”

    陆浅行挑眉,嘶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轻笑,“我又没用多大力!”

    “你--”伏在他肩膀上的韩露忍不住扬起手啪了一下他的肩膀,还用手朝他腰间掐了一下,听到陆浅行那低沉的闷哼声,问,“疼不疼?”

    陆浅行腰间一阵疼,抖嘴角的时候眼睛微眯,这小妮子也真下得了手,不就是刚才手太用力箍着她的腰,她喊疼了,他一时没拿捏住力道而已!

    他眼睛动了动,侧脸鼻子里哼了一声,“不疼!”说着眼睛里冒着邪光,“男人的最舒服最要命的地方,韩医生难道不知道?要不要,再往下一点?”

    伏在他背上的韩露脸一阵爆红,被他的余光看得直磨牙,陆浅行,你个流/氓!

    庄妈妈和杨爸爸急着赶过来时正见到了这样的一幕,陆浅行背着韩露从水泥石梯上下来,两人也不知道是在说些什么,好似在争吵,但谁都感觉不到那种紧张的气氛,反倒是陆浅行脸上挂着笑容,而韩露的脸红得像番茄。

    庄妈妈拉着杨爸爸藏到了一边,看着两人从山上下来,便从另外的一条路回家去,杨爸爸是格外的高兴,本来杨爸爸是想回去就忙着做午饭了,但庄妈妈说不放心要过来看一下,万一两个孩子不如他们想的那样和好如初,他们有的急的。

    “我就说露露是舍不得浅行的!”杨爸爸低声说着,笑了!

    其实韩露离开的这段日子陆浅行逢年过节都会过来的,所以很多邻居也都见过他,加上上次他带了些医生过来给小区里的老人门做免费检查,见过他的人已经不少了。

    “回去做饭吧,等俩孩子回来吃饭!”

    --------浅行爱露露分割线--------

    “你怎么这么熟悉这里?”一路被陆浅行说得脸红得到现在都还恢复正常的韩露一抬头就看到自己的家所在的楼层,她都没说往哪儿走,他就找到地方了。

    还有,刚才她明明跑得那么快,结果他却跑到她前面去了?他是飞过去的不成?

    这话韩露是没问,因为一问起她就会想到刚才两人在山间接吻的场景,场面是激烈的,火热,不过,她也是倒霉的,闪腰还崴脚了!

    陆浅行刚才在给她揉脚的时候还毫不客气地说她该锻炼了,她当时羞愤地想用额头撞他,他又不是不知道他手的力道,她的腰哪里经得住他那么用力地一抱,感觉是骨头都错位了!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刚才我跑到你前面?”陆浅行挑眉问,在韩露脸色发红时,低笑出声,“我恐怕比你对这里还要熟悉十倍,古人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这些功课我没白做!”

    “你--”韩露心里微惊,对他的说辞引起她心里的疑惑,难道他经常来?可是,没听爸妈说啊?

    只不过,昨天晚上她在睡觉的时候发现床头摆着三只小熊,是羊毛做得,很柔软,她平时就喜欢玩这种毛绒玩具,所以看见了就喜欢得不得了,当时庄妈妈说了一句,什么,他就知道你会喜欢,她正沉浸在喜悦中,也没有留心庄妈妈说的是谁,当她再次询问时,庄妈妈才笑着说是一个朋友送的,她就想着,妈妈的朋友都是中年女性的,难道也有喜欢这种卡哇伊毛绒玩具的?

    而且很奇怪,她昨晚上抱着一只熊睡着了,居然也梦到了他!

    “浅行?哟,露露!”楼下,买菜回来的大妈叫住了陆浅行,陆浅行大方地应答,“尹阿姨,你的风湿好些了吗?”

    “哎好多了,浅行啊,亏得你有心还记得我,昨儿个下雨都手关节都没有以前那么疼了,相信以后会慢慢缓解的,谢谢你了!今儿个去我家吃饭吧,你每次来都没时间,这次一定要去我家里坐坐!”

    “谢谢尹阿姨,我有时间一定会来的!”陆浅行含笑着应答,尹阿姨边走边说,“浅行,你这是要去老杨家吧,待会记得上来啊!说定了!”

    陆浅行嗯嗯点头,等到了杨爸爸家门口时,见门已经开着了,庄妈妈站在门口笑着跟邻居打招呼,还赶紧招呼陆浅行进去,而伏在陆浅行悲伤的韩露差点大叫出声,急忙要从陆浅行的背上跳下来,被背着她的陆浅行在庄妈妈进去倒茶时朝她屁/股上轻轻一拍,“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到了,有什么好躲的?”

    韩露是被陆浅行和邻居的友好关系而怔得忘记了要从他背上下来,被陆浅行的手一拍,她的脸又红了,怎么不难为情?被爸妈看到了啊!

    陆浅行进屋就把韩露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向庄妈妈讨要了跌打酒,在韩露直缩脚的时候一把抓住她的脚蹲在她面前给认真地给她擦脚,韩露是被庄妈妈那笑容看得心里直发毛,脸又忍不住地发烫发热,他的手心贴在她的脚背上,轻揉时揉搓起来的热度让她的思绪又飞到了刚才两人接吻的时候,神经不由得一紧,好不容易等他擦完了,见他进了厨房,韩露才松了口气。

    “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庄妈妈坐过来轻声说道:“露露,只是我们没告诉你而已,你还记不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两年前你杨叔叔突然在家晕倒,我吓得六神无主,当时又是大半夜的,我怕吵了邻居,在拨了120之后我不放心,又给浅行打了电话,他是连夜赶了过来的,把你爸爸接到陆氏调养了大半个月,从那以后他几乎每个月都会过来一次,给你爸爸检查身体,还给小区里的老人们定期做免费检查,露露,一个男人对你家人的态度如何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他对你的真心如何?妈妈不知道该如何说,但他这些年一直单身着,不就是为了等你回来么?”

    韩露听完母亲的话,表情有些动容,此时厨房那边响起了两个男人的讨论声,好像是在说糖醋排骨的糖醋要放的比例到底是多少才是最合口味的话题,那低哑的声线从厨房那边传出来穿进她的耳朵,她的心也跟着那空气里飘散出来的糖香一样,变得,甜了!!

    吃午饭时又有几家人过来敲门,见陆浅行已经坐下吃饭了只好叹息着出门,隔几分钟便有人端了什么菜过来了,都是些比较清淡的,韩露坐在那边目瞪口呆,但杨爸爸和庄妈妈像是习以为常了,把菜留下全堆在了陆浅行的面前,这家的清水鸡,那家的清炖排骨,反正都是陆浅行喜欢吃的,看得韩露那是一个劲地瞪眼珠子。

    饭后,陆浅行便挨家挨户地去拜访,当然韩露崴脚了是不能跟过去了,陆浅行走的时候还挑眉用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吃人家的嘴短,你也吃了,不做点贡献?”

    窝在床上看电视的韩露连续换了好几个台都不中意,想着陆浅行临走时说的那句话,不由得抖嘴角了。

    陆浅行一个下午都在小区里转悠,受欢迎的程度简直是超出了韩露的想象,晚饭的时候都没见他回来,一问才得知是被小区里的一家人挽留着一起吃晚饭了,庄妈妈问杨爸爸是哪一家,杨爸爸一时嘴快说是那次硬要把孙女撮合给陆浅行的那一家,正扒饭的韩露眉头一跳,感觉吃下去的东西有些堵心了。

    陆浅行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本来韩露以为他会离开,结果在他敲门索要睡衣的时候,韩露才知道,原来在她不在的这段日子,这件卧室是他住的。

    天啊,难怪她觉得挂在衣柜里的睡衣有些眼熟!

    当晚,陆浅行睡的客厅,庄妈妈有些过意不起,打算跟女儿挤一下,让杨爸爸跟他睡,但陆浅行直接就睡的沙发,让庄妈妈也没辙了。

    第二天一早,正在懒床的韩露被戚天心的电话给吵醒,戚天心要她做伴娘,说看来看去就她做伴娘最合适不过了,韩露还睡得迷迷糊糊的,趴在床上嗯嗯应着,也没留意门口的门已经被推开了,站在门口的陆浅行看着都快直接滚下床的女子,眉头微微动了动,走进来见她接电话都是眯着眼睛的,除了嗯嗯两声,也不知道她还是不是醒的。

    见她手里的电话都快掉床下了,他伸手从她手里夺过了电话,拿在耳边,正好听到戚天心说伴娘的礼服已经准备好了,让她下午就过去试试,陆浅行眼睛一眯,冷声说道:“戚天心,你确定你要得起她这个伴娘?”

    床上的韩露被这句话一惊,径直就睁大了眼睛,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站在自己床边的男人吓得险些尖叫出声,而电话那边的戚天心也惊讶了一番,随即郁闷出声,“靠,陆浅行,哪儿都有你?我就要韩露做我伴娘,你能咋滴!”

    陆浅行拿着电话幽幽地看了床上拉着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的韩露,嘴角一勾,“可以,但是伴郎必须是我!而且,红包小了,不干!”

    电话那边的戚天心哎呀一声,这混蛋可真会讨价还价啊!

    韩露看着站在床边的男人应对自如,电话那边的戚天心是恨得咬牙切齿,等挂了电话,韩露看着穿着睡衣的陆浅行还不打算出去,便张了张口,“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其实她刚才接电话都是迷迷糊糊的,也根本不知道戚天心说的是什么,不过陆浅行的出现倒是让她睡意全无了。

    陆浅行把手机放在床边,看了她一眼,晨起的她有着一股慵懒的美,这让他想到了很多年前,她睡在他怀里被他吵醒时的模样。

    他静静的站在床边,这一幕似曾相识,竟让他看得有些失神。

    韩露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低着头,轻声说着,“你先出去,把门带上好吗?”

    陆浅行看着她,转身往门口走,脚步声远去,但是,却没有跟她关门,韩露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一阵抓狂,他怎么不给她关门啊,她从床上下来,连鞋子都没穿就往门边走,手刚碰到门,正要关过去就被门外的人一把拉住像扯风筝似地抓了过去,她一时没注意,才知道他就站在门外面,身体被他一拉直接就贴了过去,穿着睡裙的她被他直接抱起来就抵在了门上面。

    “陆浅行,你干什么?”韩露低叫出声,不由得朝父母的那个房间紧张地看过去,她的蕾丝睡裙被他大手一捞就险些曝/光了,她拉衣服都拉不及。又气又羞地伸手去锤他的肩膀,干什么啊?爸爸妈妈还在呢?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窘迫,抱着她的陆浅行笑着说道:“爸妈一大早就走了,去D市姑姑家了,你不知道?”说着把她丝滑般的睡衣一角撩开,手已经探进了大腿/间。

    她是不知道啊,韩露躲不开他的手,被他按在门上肆意挑/逗起来,她羞得满脸通红,他的手邪恶地在她身上到处煽风点火,听到她忍不住地嘤咛出声时,一把抱住她关上的卧室的门。

    “陆浅行,可不可以不要?”她在床上本来就不是他的对手,加上这几年虽然没有再有床第之欢,但身体的敏感却让她忍不住地呻/吟起来,对他的渴望超出了她的想象!

    “我要!”伏在她身上的男人重喘一声,吻住她的小嘴,手已经灵活地解开了她的睡衣带子,手指在她的身体上点火般地画着圈,引得身下的她一阵娇喘,他一个挺身,沉进她的身体里,享受着两人结合在一起的愉悦感和熟悉感。

    “浅行,是你吗?真的是你吗?”被拥进怀里的韩露伏在他健硕的胸膛上,双手紧紧地箍住他的颈脖。

    “是我,露露,是我!”他重喘着追逐着她的小嘴,攫住她胸前的饱/满,大力地揉搓在手里,用指尖挑动着那最尖端上的红缨,引得她身体一个哆嗦颤抖。

    他们是如此熟悉对方的身体,大汗淋漓地纠缠在一起,在她听到那一句‘我爱你’亲口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时,她全身都抖动了起来。

    他说他爱她,他说,他爱她--

    ----------浅行爱露露分割线------------

    “嗯?”

    裴家!

    裴少宇看着册子上写着的人名朝戚天心身边靠了过去,“伴娘是韩露,伴郎怎么成了陆浅行了?不是景家的二少爷景京吗?”

    裴少宇是知道戚天心是有意想将韩露介绍给景京,景京是个很漂亮的男人,都用上了漂亮了,一定是非池中之物,用在伴郎上一定是吸引目光的主要人物。

    戚天心叹息一声,“你觉得,景京做了伴郎,站在韩露身边,陆浅行会安静地坐在台下?他那人,得了吧,不拿把手术刀一刀捅死景京就不错了,我还真怕他把景京那张漂亮的脸蛋给毁了!”

    裴少宇忍不住笑出了声,点头,“我觉得老婆的主意还是不错的!”

    戚天心笑了笑,挽着裴少宇的颈脖,“下午我们一起去试婚纱,还有最后的一次彩排,要不?就省了中间的那些繁琐的步骤吧?”

    裴少宇眨了眨眼睛,“迫不及待地要嫁给我了?”

    戚天心紧了紧小鼻子,“我是怕你嫌麻烦!”

    裴少宇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怎么会烦?一生就这一次,当日少辰娶清颜的时候可是按着老家风俗来的,凌晨一点娶新娘,能有他那么麻烦?”

    戚天心被裴少宇这句‘一生就这一次’给说得心里发软,是啊,一生就一次!

    --------浅行爱露露分割线----------

    “露露,这件不错啊,真的很适合你的,顾清颜亲自选的,她的眼光你总该相信吧?”戚天心指着一件礼服对韩露一个劲儿的推荐,顾清颜都说了,这裙子韩露穿起来一定好看,结果韩露一来直摇头,还死活不让她脱衣服来换,连试一试都不干,这让戚天心是纳闷透顶了,索性往床上一坐,“你说吧,你到底要咋滴?”

    韩露也觉得这样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见房间里还有其他工作人员,有些难为情,戚天心便让那些人先出去,穿着婚纱的她拉着韩露的手轻声说道:“露露,你答应过的!你该不会又不反悔了吧?”

    韩露心里一阵叫屈,等那些工作人员出去了,她才低着头轻声说着,“有没有不露肩背的,稍微保守一点的礼服?”

    不是她不想啊,是,是因为--

    她捏着衣领口,戚天心看着她那微红的脸,挑眉,站起来拉了她的手一把,拉开她的衣领一看,顿时忍不住地瞪大了眼睛,靠,真禽兽啊!

    她把韩露往一边一拉,皱着一张脸,手哆嗦地指着韩露的鼻子,“我说你,你怎么这么容易就原谅他了,这混蛋不吃点苦是不知道珍惜的,哎呀,露露,你怎么就这么心软,不成,伴郎我不要他了,开门放景京!”

    韩露被戚天心说得脸色发红,而此时门却被站在门外的换上了礼服的男人堵了个正着,戚天心一手撩着婚纱一见到门口站着的男人就忍不住地抖嘴角。

    “你确定你要找什么景京?”陆浅行挑眉低笑。

    戚天心叉腰,“对,找个比你好看的比你年轻的!”

    比他好看,比他年轻?

    陆浅行眼睛一眯,朝韩露看了一眼,“戚天心,你是不是不想嫁人了?”

    戚天心表情一噎,艾玛,陆浅行,你想干嘛呢?

    陆浅行淡淡一笑,侧脸看着走到门口的裴少宇,“看你面子上就不跟她一般计较,露露,你穿任何一件都比她好看。”他说着,朝戚天心看了一眼,邪肆一笑,“因为你,比她年轻!”

    戚天心这个婚礼之前,险些被气得吐血三升

    以至于在神父在婚礼时额外问她有什么愿望时,她脑海里闪过一阵血雨腥风,迸出几个字来,捏死他陆浅行!

    不过这话戚天心是不会说出来的,只是眼刀子刷刷刷地往陆浅行那边飞过去,导致在开席之时,坐在下面的顾清颜拉着她就问道,“你的表情怎么那么奇怪?前一秒柔情绵绵,后一秒的眼神像母夜叉似的!”

    让戚天心是心里大震,啊,那也是因为前一秒她看到的是裴少宇,后一秒看到的是作为伴郎的陆浅行。

    前一秒是要糊蜜糖,后一秒是恨不得泼硫酸!

    这能比吗?

    戚天心和裴少宇的婚礼也是很热闹,裴家喜事的规模自然不会小。

    喜宴开始,座位伴郎的陆浅行在戚天心的恶整下替裴少宇挡了不少的酒,而伴娘韩露看着陆浅行一杯又一杯地喝下去,急得是要跳脚了,前天晚上他才醉得不省人事,这又被灌了这么多的酒,他的身体怎么受得了?韩露着急着去拉戚天心的胳膊,示意他们不要再灌陆浅行的酒了,戚天心拽着韩露拽到一边,有些微醉的她豪情万丈地一拍胸脯,“露露,别怕,今儿个我就替你讨回公道,就让陆浅行醉死在你的石榴裙下!”说完不顾惊在原地的韩露,大步地朝那边走。

    啊??

    韩露拽着裙子,看着那边已经闹做一团的宴席上,陆浅行被围着灌酒,心疼得冲上去替他解围,从人群里进去出的韩露被他伸手一抱,握着酒杯的他就把脸靠在她的肩膀上,一脸坏笑的出声,“我就知道你舍不得!”

    “哦--”人群里有人起哄了,一起打着拍子大叫出声,“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韩露被陆浅行熏出来的酒气熏得满脸通红,再加上周边人的起哄声,她更是恨不得把自己给藏起来。

    而抱着她的陆浅行伸手抓着她突然不由分说地拉着她就往酒店中心的礼台上大步地走去,伸手拿起司仪手里的话筒,在韩露震惊的目光中对着话筒说了一声,“请大家静一静!”

    他这是要干什么啊?韩露的手被他拽得紧紧的,又挣脱不开,看着他脸色微红,他喝了不少的酒,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啊?

    “浅行,我们先下去吧!别闹了啊!”这是天心和裴少宇的婚礼啊!韩露拉着他的手晃了晃,感受到来自周边宴席上的人朝这边看过来的目光,台上的聚光灯也朝他们两人身上打了过来,她伸手挡住太刺眼的光,是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陆浅行的话让整个宴会厅的人的目光都聚在了礼台上,今天来参加酒宴的还有不少媒体,有闪光灯开始在闪动着。

    “三年前,我很想很想娶一个女人,想得我提前好几周开始偷偷地一个人准备喜糖,准备请柬,偷偷地在外地买了求婚戒指,就连求婚用的玫瑰花,我都藏在行李箱里,我很想,很想给她一个,另类的求婚仪式,当她为了整理归来的行李箱时,打开箱子看见玫瑰花和戒指,我很想告诉她,我很爱她,可是我,最终却做了伤害她的事情----”

    寂静无声的宴会大厅里,响起了陆浅行苦涩而低沉的声音。

    捏着韩露的手不由得紧了紧,握着话筒的陆浅行转过身来看着眼眶泛红的韩露,缓缓地从自己的西装衣袋里掏出一只锦盒,翻开来是一只钻石戒指,低着头凝着韩露的眼睛,低声说道:“我知道我很混蛋,但能收留我的,也只有你了!韩露,你嫁给我吧!我承诺为你不断的改变自己,无论你今天,明天,未来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丈夫,我都会满足你的要求!”

    台下的戚天心挑眉,这是什么求婚台词,混蛋的求婚台词??

    不过这台词也太取悦女性了!

    妈呀,从来都不会说甜言蜜语的家伙一开口就雷死人了!

    聚光灯下,那枚款式简单的钻石戒指散发着夺目的光芒,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看着单膝跪地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韩露除了紧张就是震惊,他说他三年前就准备了喜糖,三年前就买了结婚戒指,,是他回来的那一晚吗?是他们决裂的那一晚吗?她本以为伤心绝望的只有她而已,那怀揣着求婚的钻石戒指藏着玫瑰花要给她惊喜求婚的男人呢?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她的声音变得哽咽起来,被他抓着的手不由得抖了起来。

    跪在她面前的陆浅行轻轻摇头,“你没有错过,但我怕错过,露露,你的余生交给我!”

    她忍不住地哭了起来,捂着脸蹲在地上,蹲在陆浅行的身边大哭了起来,被陆浅行紧紧地抱着,台下响起了一阵欢呼声,敬酒的戚天心忙从另一个伴郎手里掏出一张的请柬,“来来来,陆大少爷的婚礼也少不了你们,请多多捧场,人越多越好!”

    作为新郎的裴少宇看着妻子开始发请柬了,无奈一笑,这妞刚才还恨不得掐死陆浅行,这一转眼功夫就开始替他张罗起来了,真是一对冤家!

    --------浅行爱露露--------

    入冬的天气有些冷,医院已经开了中央空调,办公室里的办公桌上座机电话线被拖得老长,温柔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嗯,毛毛今天乖不乖啊,有听老师的话吗?哦,这么乖啊,待会妈妈来接你一起吃大餐好不好?”坐在办公椅上的女子对着电话轻柔出声,紧接着又蹙了一下眉头,有些遗憾地说道:“爸爸今天有些忙哦,待会只有妈妈陪你一起吃饭拉!爸爸保证了的,这周周末会陪毛毛去看动画片的,他要不去的话,妈妈就揪他耳朵!好不好?”

    此时办公室的门已经开了,从外面走进来的人熟练地轻轻关上门,听见女子接电话的声音,挑眉,等电话一挂,他往那边一站,“你好歹在我儿子面前给我留点面子啊!”动不动就揪耳朵,儿子会被带坏的!

    放下电话的韩露看着进来的陆浅行,没好气地说道:“你已经说了第四次要陪毛毛去看电影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替你圆谎了!浅行,毛毛都四岁了,有自己的想法了!”

    陆浅行听了微叹一声,“你也应该知道现在的工作有多忙?”说着他靠过去揉着妻子的双肩轻声说道,“等过了这段时间好吗?”

    又是这样,度蜜月的时间都没补回来啊,韩露郁闷地要抓狂了,想想当时结婚的时候多浪漫啊!

    陆浅行在韩露的办公室也没待多久,下了班的韩露先去幼儿园接儿子,准备带着儿子去吃饭,一大一小手牵手地到了步行街那边,刚走到喷泉那边,就见那道熟悉的身影站在那边朝她们招手,韩露以为自己的是眼花,儿子毛毛已经挣脱她的手大叫着往那边跑去,被陆浅行一把接住抛了起来。

    “你不是说晚上要做手术的吗?”韩露跑过去没好气地问,不过却伸手替陆浅行整理了一下衣领。

    “嗯,做完了!”陆浅行说着,逗着儿子玩闹,韩露蹙眉,就听陆浅行凑过来低声说道,“行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怕我不尽职对吗?你还这么记仇呢?都七年前的事情还记得这么清楚?”

    韩露挽着他的手,“我不记住心里哪里平衡啊?不是那个医生给的检查报告,毛毛现在不是四岁而是六岁了!”

    抱着毛毛的陆浅行忍不住笑了,“你就这么肯定我的能力?不过也是,我的能力自然是最棒的!”

    “我--”韩露一听,噎,这话怎么有些不对呢?

    韩露正要说什么,抬眼就见到那边买棉花糖的,而毛毛也挣脱掉父亲的手往那边跑,陆浅行浑身一轻松,儿子跑了,媳妇儿也往那边跑,结果儿子是跑的气球那边,而媳妇跑得是棉花糖那边,儿子腿短,陆浅行看着他跑得太快险些摔倒,赶紧追到了儿子那边扶着他,而站在棉花糖那边的韩露,瞪了瞪眼睛。

    看看,典型的有了儿子忘了媳妇儿啊!

    ----------阿勒勒,我想这个结局应该可以了吧,么么,此文,全文大结局了,后面,莫有了,美女们,咱们新文见------
读趣网 > 限时婚爱,阔少请止步 > 限时婚爱,阔少请止步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