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 > 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番外,然然轻枫——完结篇,终
    陆枫城优雅地转身,一字一顿,“现在,知道夏然在哪里了么?”

    秦秦愤怒地咬着银牙,不甘心,却又不得不说:“……我真不知道她在哪里,我没有问过陈洛梓,我只是让她带着夏然去安全的地方,我想……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现在应该是在路上。”

    “你是说她从这里离开的?”陆枫城五官霎时间冷了下来,刚刚夏然……在这里?

    “呵,陆枫城,你怕了?”秦秦现在唯一能够用来安慰自己的就是陆枫城慌张的样子,他也会慌张,哪怕不是为了自己又如何?她不好过,他也好过不到哪里去,“没错,刚刚她就在这里。”

    秦秦伸手,缓缓地指了指废弃工厂不远处的一间小房子里,嘴角一弯,“就在那个房间,他们在后面开了一个小门,刚刚我和你做的一切,夏然都在那个房间听着呢。”

    “陆枫城,就算你来得及救回夏然的一条贱命,你也要好好想一想,你应该要和她怎么解释——啊——额——”

    话音刚落的瞬间,陆枫城就已经猛然欺身上来,她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他的手就已经紧紧地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抵在了身后的铁棍上。

    此刻已经是夜幕降临时分,废弃工厂地光线并不是很好,秦秦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他一张脸上都是戾气。

    陆枫城背光而站,眼中似乎只有冷焰在跳动着。她可以感觉到,他现在掐着自己的力道比起刚刚更重,而且是越来越重,缺氧的恐惧让秦秦本能的慌乱拉扯着他的手臂,他却丝毫不为所动。

    江燕回,余乘风和冷锡宇三个人都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极快地吩咐了手下的人马上去追夏然。

    陆枫城看着秦秦一张脸颊涨得通红,嘴唇都开始发紫,反抗的力度最终都败在了自己的力道上,几乎是命悬一刻的时候,陆枫城手上陡然一用力,将她整个人往身后的铁棍上用力一摁。

    秦秦整个人被甩开在地上,膝盖磨破了一层皮,瞬间血流不止,但是她顾不上其他的,本能的护着自己的颈脖拼命地呼吸着。

    一双黑色的皮鞋渐渐地映入她的视野之中。

    这个男人落在地上的黑色阴影,将秦秦整个人都笼罩在黑暗之中。

    她本能的瑟缩了一下,因为惧怕——

    刚刚的他恨不得要吃掉自己……他很可怕,真的很可怕……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女儿的命是一条贱命?那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秦秦,我告诉你,你现在最应该拼命祈祷的是,夏然会平安无事,一根头发都不会少,否则,我陆枫城发誓,你一定会比刚刚的瞬间痛苦一百倍的方式生活着,而且,永远都不会要了你的命!”

    他朝着她蹲下来,捏起了她的脸,说:“我的手段有多狠,你知道么?现在我会让你先尝尝甜头。”

    话音落下的同时,冷冷地将她的脸往边上一撇,秦秦的脸颊狼狈的撇向另一边。

    陆枫城缓缓起身,手下却是打了一个响指,很快一条荧光绿地蛇就扭扭摆摆地从他的身后钻出来,他伸手,动作轻柔地抚着小青的吻部,声音无比轻柔,“小青,帮我好好招呼招呼这个女人。”

    小青像是听懂了主人的指示,嘶嘶地朝着秦秦游了过去。

    秦秦吓得面色苍白——

    她以前跟在陆枫城身边的时候也有见过他玩弄这些,其实她很怕他身边的那些冷血动物,可是他从来都不会当着她的面把这些东西放出来的,现在这条绿幽幽的蛇正朝着自己过来——

    她吓得整个人都在发抖,尖叫起来,却是没有地方可以跑,那蛇很快就钻进了她的裙摆里……

    “啊……啊……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陆枫城……啊……不要!!我怕——求求你——我知道错了……我错了……求你不要这样——你给我一个痛快吧……让我死了吧——啊!好恶心……”

    冷锡宇听着里面那个女人一惊一乍的声音,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啧啧两声,“我说阿城的心狠手辣可是出了名的,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陆枫城没什么心情和他开玩笑,不过是冷冷瞥了他一眼,“你懂得怜香惜玉,我不介意把她送给你,这个女人还是个处/女。”1d5Bt。

    冷锡宇浑身一抖,连连摆手,“你和我开玩笑么?我可受不起,更何况,我现在也是名草有主的人,我家小魔女知道了,我又得哄半天。”

    余乘风挑了挑眉,“床上哄吧?”

    冷锡宇恬不知耻地笑起来,“怎么?你羡慕么?追了那么多年都追不到你的那朵云,是不是羡慕嫉妒恨哥们有女人在身边的?”

    林飘云简直就是余乘风的死穴,一提到她,他脸色都变了。

    陆枫城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情听他们斗嘴,只对江燕回说:“那边的人有消息没有?”

    刚一问,江燕回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放心,你的女人不会死。你运气好,这次正好是聂峻玮过来A市,我之前才知道夏然出了事,我马上就联系了他,找人这种事情是他的强项,夏然现在人就在A市城北的郊区,而且已经被我们的人救下来了。”

    陆枫城却还是心惊胆战的,“她有没有怎么样?”

    “据说是受了点惊吓,现在送去医院了。”江燕回的话别有深意。

    陆枫城知道这所谓的“惊吓”是什么意思,如果刚刚她就在那个小房间里的话……那么,他哪怕是没有碰秦秦,她也不会相信的。

    他烦躁地扯了扯衣领,直接上了一辆车,“我先去医院,今天的事,谢谢你们。”

    ————————全剧终分割线————————

    夏然其实真没受什么伤害。

    不过是指身体上的伤害。

    秦秦说的不错,她当初的确是被关在那个小房间里,外面发生的一切她都一清二楚,她听到了他们在铁床上做/爱的声音,哪怕她很清楚的知道,陆枫城是为了自己……

    他是为了救自己才会去碰那个秦秦的,可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女人做/爱,夏然紧紧地咬着唇,她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圣女,她做不到无动于衷,她的心比死还要难受。

    后来事情结束了之后,很快就有人带着她离开。

    她失魂落魄的连挣扎都忘记了,当时只想着如果真的就这样死掉了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可是当车子开到半路的时候,她才想起陆枫城为了不让自己受到伤害做了多么低声下气的事情,她怎么可以因为他做了那样的事情而不要自己的命?

    她明明说过的,要陪着他一生一世,其实也就是一个女人而已,他以前也不可能没有其他的女人不是吗?

    她一个劲给自己催眠,最后终于确定自己绝对不能就这样被陈洛梓那个女人歼计得逞,所以才在半路中的时候找准了机会想要跳车。

    她运气很好,还没有跳车的时候,就已经有人上来救她。

    十几辆黑色的车子将她们的商务车给围住,陈洛梓和几个抓着她的彪悍大汉统统被抓住,而她好像是得救了——

    可是她却再也支撑不了,软趴趴的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现在了,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心如刀割。

    男人的粗喘声,女人娇媚的声音,像是魔咒一样,不断地在她的脑海里徘徊。

    医院里特有的味道,渐渐传入鼻腔,明明只是隐而不见的气体,却好像带了倒钩的利爪般,撕开她身体里所有的神经,她渐渐就开始浑身颤抖,忍不住伸手抱住自己的身体,还是觉得冷。

    怎么办?

    她应该怎么办才好……

    没有办法忘记,没有办法当成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推开,有凌乱地脚步声越来越近,夏然心头一惊,知道来人是谁,她伸手一把侧过了被子,几乎是本能地就将自己盖起来,侧着身子躺在了床上。

    枫知地她甘。陆枫城一进门,正好看到她这样的举动,他眼角轻轻一跳,确定了她是安全的,而且来之前他也问过给她检查的医生,确定了她的确是怀了,不过母子安全,他心头最大的那块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其他的一切,他有的是办法让她相信自己的清白。

    “然然……”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和刚刚在废弃工厂那个充满戾气的男人相比,现在的他小心翼翼,眸光亦是柔软的,“我知道你醒了,起来,别捂着被子。”

    被子下面的夏然咬着唇,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子,就是不吭声。

    陆枫城轻叹了一口气,起身,离开了床边。

    夏然心头一震,以为他就这样离开了,她害怕他会这样离开自己,条件反射的从床上爬起来,大叫了一声,“陆枫城,你去哪里?你连哄哄我都不肯吗?”

    陆枫城正好锁上了病房的门,一听到身后中气十足的女声,嘴角的笑意顿时放大了几分。

    他挑了挑眉,伸手就将自己身上那件已经成了黑色的白衬衫给脱了下来,然后一步一步走向病床。

    那样深沉的男人,连脱一件破衣服的动作都显得如此的优雅,夏然意识到他没有离开,心头一跳,又有些负气地背过身去。

    陆枫城直接赤/裸了上半身,然后开始伸手解皮带,他的脸上有着不太正常的红晕,慢慢地说:“宝贝,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只是我想对你说,刚刚我喝了药效很强的催情药,我现在不靠着你,根本就得不到解药,所以,委屈你一下了,宝贝,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让我折腾,那你就帮我把它给吸出来。”

    夏然一张脸一瞬间就涨得通红,拿起一旁的枕头就往他的身上丢过去,“陆枫城,你这个混蛋!混蛋!你刚刚明明——讨厌你!我不要,你走!”

    陆枫城顺手就接住了她丢过来的枕头,抓在手中轻叹了一口气,他从裤兜里拿出了刚刚江燕回给自己的那个手机,上面的录音是江燕回刚刚帮他录下来的,他丢在了床头柜上,然后按下了播放键——

    很快,里面就出现了他和秦秦的一段对话。

    那是他事后想到,夏然的个性是宁为玉碎的,所以逼着秦秦和自己再重复一次,当时的一切都是假象,他根本就没有碰她,他不过是撑着身子,自己帮自己动手解决而已。

    “然然,我就是这么为你守身如玉的,你的老公还是清清白白的,不过现在就需要……你好好安慰一下。”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一把抓住了夏然的手,就一个劲往自己的欲/望上送,她柔软的小手一碰到了他的分身,他顿时舒服地喟叹了一声,强迫她抓着让她上下套弄。

    “宝贝,我现在真的有点忍不住了,先帮我把这个解决了,我再和你好好解释解释……当时的情况……嗯,对,就是这样……”

    夏然只觉得手心一阵滚烫,可是她更多的思维却都是被手机里那段录音给带走了——

    他竟然,在那样的情况之下,还可以为自己守身如玉,他竟然真的没有碰秦秦,她感动,于是连带着他强迫自己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她都是热泪盈眶的,一把抱住了他,“阿城,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真没碰她,你……对不起,对不起……我太小心眼了,明明你是为了救我……我还要这样想……对不起。”

    陆枫城抽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他哪里有心情解释那些,他现在急切的只想发泄自己的欲/望,可是这个小女人难得这么听话,扑在自己的怀里又是道歉又是感动的样子,他要是还不求婚,到时候他的儿子就要成私生子了……

    “嗯宝贝……既然这么感动,答应嫁给我好么?”

    “我答应,我答应你!”

    “那结婚之后……额,用力一点,对……嗯,真舒服,老婆,结婚之后就暂时不要去上班了好么?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再去上班……嗯,老婆,用力一点,快出来了……”

    “我答应你,只要你好好的,我都答应你。”

    “嗯,老婆你真好,那明天我们就先去登记……嘶,该死——老婆,能不能用嘴帮我再弄两次……”

    “…………”

    “老婆,含着试试看,我受不了了……”

    “陆枫城!你——色狼!唔……”

    ………………

    ************

    半年之后,夏然以最大的股东身份正式接手了顾氏。

    顾盛秋还没有死,不过顾家所有的财产都到了夏然的名下,陈洛梓还在A市,只是昔日的贵妇人如今落魄的只能在餐厅洗盘子,顾盛秋每天都需要昂贵的医药费,她的病医院没有人给她治,却也不让她死。当然这一切,都是陆枫城亲自安排的。

    顾明凯离开了A市,夏然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是听陆枫城偶尔神神秘秘地说起过一次,他似乎是知道了自己当年护着的小三,这些年来一直都和外面的男人有染,估计是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一个人离开了。

    顾泽深对夏然有着深深的愧疚,陆枫城原本并不打算放过他。不过夏然知道他本性不坏,她并不想赶尽杀绝,其实顾家都已经七零八落了,所以她亲自开口,只是让陆枫城送顾泽深离开A市,从此都不让他回来。

    当然夏然并不知道的是,陆枫城这种瑕疵必报的个性,是绝对不会让顾泽深好过。

    两年之后的某一天,夏然带着儿子看新闻的时候,画面一闪,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她来不及仔细看,倒是发现那上面写着XX国煤矿员工。

    她隐约觉得那个男人有些眼熟,不过并不能确定。

    晚上陆枫城回家的时候,夏然就把儿子交给了吴阿姨。

    吴阿姨这两年来一直都照顾着他们一家人地饮食起居,现在夏然和她一起带带儿子,偶尔会去警局那边,如果有棘手的案子,她才会出手帮帮忙。

    陆枫城说,尸体毕竟戾气太重,为了儿子,都不让她再摸。

    夏然生下儿子之后,重心也都放在了儿子的身上,陆枫城说什么,她也就同意了。

    “儿子睡了吗?”看着倚在书房门口的小妻子,陆枫城冲她招了招手,放下了手中的钢笔。

    夏然走过去,陆枫城顺势就将她拥入怀里,抱着她就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今天怎么了?等我一起睡?”

    夏然双手捧着他的脸颊,他们结婚都已经两年多了,加上从七年前多的同居时间,他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了,可是结婚之后,他对自己却是越来越好,而且她发现,这个男人似乎是越长越帅了。

    她白希的手指轻轻地抚过他的眉毛,“老公,你知道七年之痒么?”

    “嗯?老婆怕我现在会痒?”

    “那你痒不痒?”

    陆枫城低低地笑起来,托住了她的臀部,就将她放在了自己的文件上,他分开了她的双腿,跻身在她的双腿之中,手指已经灵活地探入了她身体的敏感地带,一手伸下去,抽出了自己的皮带,直接丢在了地板上,他嘴角扬起一抹邪气的笑容,“我现在有点痒,不过我的痒,只有我的宝贝老婆能治好,给不给我治一治?”

    夏然的气息已经有些紊乱了,关键时刻还没有忘记问:“两年前,你……嗯,你到底把顾泽深……怎么样了?我今天……好像有看到他……在电视上,老公,那里别碰嘛,我有点麻……啊……”

    “老婆,运动的时候要专心。”陆枫城低头,一口含住了她胸前的柔软,含含糊糊地说:“至于其他的男人,你放心,你老公我不做违法的事情,不过欺负过你的人,我一定会让他们生不如死……老婆,我要进来了……”

    “……别……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把顾泽深……嗯……”

    “老婆不听话,不专心,我要惩罚你——”陆枫城扶着自己的欲/望进/入她的身体的瞬间,才舒服地低低叹了一声——

    顾泽深?

    他死不了,他发誓只要他身体健康就可以活到80岁,不过……怎么个活法,那就是他上辈子造的孽了。

    …………

    额额额额,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当当当,结局了,结局了,结局了!!!

    写的人都要抽了,大家可能会觉得这个结局有点仓促吧,其实我自己也觉得有点仓促。

    不过我觉得要交代的都差不多了吧,大家就将就点吧,哈哈,最近身体也不是很好,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再开新坑了!

    好了好了,感谢的话在留言板都说过了,想说,现在思思很幸福,然然更幸福,大家都幸福。

    所有看鸽子的文的宝贝们,你们也会幸福的!爱你们哟!
读趣网 > 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 > 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