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黑色交易,总裁只婚不爱 > 黑色交易,总裁只婚不爱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番外后续(5)之那些传闻(全剧终)
    两年之后——

    清早的时光,安逸而美好。瞙苤璨午

    忙碌了一个星期,好不容易迎来了周末,顾敏补眠睡了个懒觉。

    公寓的楼下,厨房里那九岁的少年,黑发如墨,他的身形颀长偏瘦,但是很是鹤立鸡群的挺拔。那张俊脸,依稀之间是谁的模样,那样的醒目俊美。

    客厅里边,张姐在打扫着。

    这样的早晨,清静而且安然。

    只是,张姐还是忍不住会嘀咕几句,“向宸,还是让我来吧!”

    向宸背对着她,他熟练的握着煎锅,将锅子里的荷包蛋翻了个身,“张奶奶,我来就可以了。妈妈上个星期工作很忙,今天难得周末,就让她好好睡一觉吧。”

    “可是,你是个男孩子,男孩子怎么能下厨做这些呢?”张姐一直都是照料唐仁修和唐默雨的,所以她的观念也有些陈旧,对于男人下厨,在张姐侍奉唐家这几十年来,这一理论都是没有过的。

    在唐家里,男人就该是顶天立地去做大事业的,就算是夫人小姐,也是鲜少会下厨。

    唐家多的是厨师和佣人,什么都不会缺。

    所以,根深蒂固的观念让张姐不时就会如此。

    向宸将煎好的荷包蛋盛入盘子里,又开始煎香肠,“张奶奶,上个星期数学我考了年级第一,所以为了庆祝今天我下厨。”

    “可是……”

    张姐还是觉得不妥,向宸却是立刻转移了话题,“张奶奶,衣服好像洗好了,洗衣机没声音了!”

    “哎呀,我要赶紧去晾起来!”张姐匆忙奔向阳台。

    顾敏这一觉,虽说是在睡懒觉,但也没有起的太晚,十点也就醒了。下了楼来,就瞧见餐桌上摆好了丰盛的晚餐。

    她的儿子,刚刚解下围裙,那侧影让她有一瞬的晃神。

    差点以为是他。

    “妈,今天周六,我和可可要去纪阿姨那里学画,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过去了。”向宸将围裙放下,他回头说道。

    顾敏点了个头,微笑着回道,“去吧,下午妈妈去接你。”

    向宸取过了外套穿上,背包甩过肩头,朝她挥了挥手,他便出门了。

    九岁的向宸,他的个子长高了不少,长得极快,以她没有想象过的速度在生长着,就连学校里的老师也时常夸他,长得真是好看。

    顾敏想,再过几年,一定是不得了。

    清闲的周末,顾敏去超市采购了一些东西,而后下午看了会书,再午休一会儿,瞧了瞧时间差不多,她就开车去纪微冉的画廊接两个孩子。

    那家画廊还是老样子,纪微冉是名家,所以生意很不错。那些膜拜她的客人瞧见周末的时候,有孩子来向她学习画画,便也有意将自己的孩子送来。只是都被纪微冉一一拒绝了,她说她只收这两个学生。

    顾敏也是这家画廊的老顾客了,所以她一来,店员也是熟悉的和她打招呼。

    顾敏静静在一旁,直到纪微冉下了楼来,两人也就看见了各自。

    一切都没有变,一壶咖啡,捧在手中,聊聊近况。

    只是这日的最后,纪微冉却是忽然说,“顾敏,我要走了。”

    顾敏一怔,“去哪里?”

    纪微冉的目光望着窗外,那视线变得很遥远,那样的遥远,“去别的国家走走。”

    她又回头微笑,望着她道,“学习,也散散心,在港城待了两年,我也想出去走走。”

    每个人的相逢,恐怕就是一场而又一场离别早就的,所以顾敏没有挽留,也没有多说什么,她只知道要走的人留不住,要回来的人挡不了。

    顾敏微笑,“微冉,外面走累了,就回来吧。”

    纪微冉应了一声,“好。”

    这日离开,顾敏让向宸和可可好好告别纪微冉,因为下一周,他们就不会到来了。

    走出画廊,顾敏带着两个孩子上车。

    却是在这个时候,她看见前方停靠了一辆车子。而那车子里,坐着一个男人。他仿佛已经等候了很久,但是迟迟都没有进去。

    男人回看过来,他的目光和顾敏撞了个正着。

    耳畔,向宸在喊,“是大伯!”

    顾敏朝他微微颌首,她发动引擎踩下油门而去。

    车子擦身而过,向宸问道,“妈妈,我们不和大伯打招呼吗?”

    “大伯还有事,今天就不用了。”

    “大伯知道纪阿姨要走,所以他也是来和纪阿姨告别的吗?”

    “大概是吧。”

    是告别前的问候,还是其他,谁又能得知。

    只是最终,纪微冉还是走了。

    就在下一周,她远行而去。

    这一年,纪微冉远走,这一年唐韩琛默默无闻没有音讯。

    这一年,五洲骤变,引起了圈内轰动,顾敏自然也有知晓。唐家三少唐允笙,现任五洲副总,他被揭发一系列的罪证,现在更是被拘捕监禁了。而唐允笙的询问被捕,也起了一连串的效应,比如说当年泰和一按,圈内传言有人揭发了他。

    顾敏在听闻这些传闻的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陶思甜。

    这两年来,陶思甜一直由唐允笙照顾陪伴,他们形影相随,虽然没有一纸婚书,却无疑于就是夫妻一般。也是在唐允笙的悉心照顾下,陶思甜越来越好,她甚至是可以外出工作。那也是唐允笙怕她太过于无聊,所以给她安排了一个闲差。

    只是如今唐允笙被抓,那么思甜呢?

    顾敏立刻电话了陶思甜,陶思甜却是在那头平静道,“小敏,我们晚上见面了聊吧。”

    当天晚上,顾敏赶去和陶思甜会合碰头。

    是在一家小馆子,顾敏见到了陶思甜。但是没有预期中所该有的慌张和不安,陶思甜看上去那样的镇定,镇定到几乎好像是没有事情发生一样。

    陶思甜是唐允笙最亲近的人,她一定知道详情,但是现状却也让顾敏疑虑,这样镇静的陶思甜,这太不符合她该有的情绪……

    陶思甜瞧着她,她的手中握着勺子,轻轻搅拌着咖啡。

    一阵沉默,她抬眸说道,“我都知道,不过这是他罪有应得。”

    顾敏眼中满是愕然,但是她淡淡微笑着,某种想法在脑海里盘旋升起,她好似明白过来这一切,她突然感到难过,不知是因为唐三是否罪有应得,还是因为这一场孽缘让他们走到了如此地步。

    陶思甜的目光却是清清冷冷的,她那样乐观阳光的一个女孩子,但是果决起来却是无比坚决。

    顾敏沉默着,缓缓说道,“思甜,你这又是何苦。”

    陶思甜只是笑着,那笑虚无而飘渺,她轻声说,“都结束了。”

    世间万物是否都有一个结束,顾敏想,也许是的。因为有开始,所以才有结尾。因为有痛,所以才有快乐。任何事物,都有着正反两面,快乐越多,那么痛也越多,结束的也就会更加难舍。

    只是说结束,哪有那么简单容易。

    这一年的尾声,一切都是凌乱的,仿佛面临着一场又一场的分别。

    五洲依旧大乱,唐三的案子未曾落定,陶思甜从他的公寓里搬了出去,唐洛焕这里却也是烦乱。

    顾敏去探望过他,提出如果需要,她可以过来帮他。

    唐洛焕却是拒绝了。

    离开的时候,他让秘书送她离开。

    就在电梯里面,他的秘书,那个叫夏雪的女子,突然对她说,“唐夫人,你如果爱他,那就不要让他一个人!你如果不爱他,那就放他自由!”

    顾敏震惊了,她说不出话来。只是看到她一脸的认真,那眸底紧锁的深沉和坚毅,让人瞧的心惊。

    顾敏却是读懂了一个讯息,那是曾经就有所狐疑的可能,此刻却是落实——

    她,他的秘书……

    夏雪,她爱着洛涣。

    只是夏雪,太多的事情,是她所不知情的,而太多的隐情,也是她所不为人知的。顾敏却也是高兴的,因为洛涣的身边,终于也有了一位如此真心对待的女孩儿。顾敏思量着,她应该找个时间和洛涣谈谈这场从一开始就名存实亡的婚姻,又该如何结束。

    然而,唐洛焕却是先找上了她。

    他是那样愧疚,他来道歉,为了自己,也为了他的秘书夏雪。

    唐洛焕说了许多,顾敏默默听着,只听到最后他说,“顾敏,你不要在意她说的话,那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一厢情愿,顾敏听到这四个字,莫名的,她感觉到心里有些疼痛。

    面前是缕缕飘散的白雾,那是茶的香气,顾敏抬眸开口,“洛涣,就算是她一厢情愿,但她待你的心不是假的。”

    这一句话出了口,唐洛焕僵了下。

    他的眉宇,愈发紧皱,那仿佛是在抵抗,抵抗一些什么。

    港城依旧是风波不断,五洲虽是大乱,却还是往前进行着,这么庞大的一家集团公司,决计是不会就这样倒塌的。

    港城一月,迎来了一阵回暖空气,正式拉开了春的序曲,为这个城市迎来了新的季节。

    只是虽是回暖,但是天气依然寒冷。

    近期的报道里,关于五洲唐家三少的风波,暂时得以平息,只是另一桩新闻又传开了。

    “两年前,由蓝天建筑主建的摩天轮大厦,将于本月竣工,次月投入运营使用。此次的大厦,是港城第一座摩天轮大厦,将会成为港城的建筑型建设标志之一……”

    摩天轮大厦的建成,为这一年开辟了一个开端。

    顾敏想起,先前听说要建造的时候,那仿佛已经是许久许久以前的事情了。

    然而,顾敏却是有兴趣想要去看一看。所以,她开车前往。那大厦还未对外开放,只有前方的广场,已经建设完成开放。广场上已有了人群驻足,他们在纷纷拍照留念合影。

    顾敏站在前方,她抬头一瞧,只见面前矗立的建筑物,高耸入云,巨大的转盘,定格在眼中。

    那是摩天轮大厦。

    两年了。

    竟然有两年了。

    两年时间,七百三十天,一万七千五百二十个小时,一百零五万一千又两百分钟。

    此时此刻,顾敏站在已经竣工的摩天轮大厦前,眼前浮现起唐仁修的笑颜,想起了当年她央求他陪她去玩耍。等玩到了天黑时,他取笑她说:一天里边,你要玩这么东西,不累也是稀奇了。

    那也是一个冬夜,很森凉,他将外套脱下给她,她瞬间温暖。

    她说:只是可惜了,港城没有摩天轮,不然我还想去坐坐。

    他听候叹息摇头: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小女生思想。

    她不服气,便和他争辩起来:什么小女生思想!每个女孩子,都会想要去坐啊!等到摩天轮升到了最高处,在晚上的时候很漂亮的!港城要是有摩天轮就好了!

    仁修,你看,你看啊,港城有了摩天轮。

    摩天轮已经建好了。

    可是……

    可是,你还没有回来。

    这年五月,又是一年的五洲董事会,五洲再次横生波折。顾敏没有出席那会议,所以不得而知。只是随即却是五洲易主的新闻,相继扑来,让圈内更是震惊无比!

    这是唐仁修离开的第三年。

    唐允笙入狱,唐洛焕下位,唐紫陌上位,自此五洲内斗得以暂时终结。

    唐紫陌成为了唐家第一个坐上总经理宝座的女人,一时间众说风云,真相更是扑朔迷离。

    而董事长唐正则,传闻他身体欠安,已经送去疗养院静休。

    疗养院的房间里,唐正则坐在轮椅上,他痴痴望着面前的男人,那目光里交织着无数的情绪。

    男人道,“爸,以后你就好好住在这里吧。”

    ……

    多年后听闻,北城近郊一处村子里,出了个极有名气的律师。那律师开办了一个事务所,但是他打官司有三个原则。

    一,离开北城的案子不接。

    二,不能让他每晚回家的案子不接。

    三,太太不认可的案子不接。

    但是律师的妻子,是个极其好说话的女人,很安静也很爱笑,那些前来求律师接官司的贫民们就爱求助于她,所以律师总是很忙。只是因为如此,律师虽然很忙,却也没有赚多少的钱,一直都住在那村里的小房子。

    你若有案子要申诉,可去北城找他们,千万要记得,别去求律师,只求他的太太便好。

    一日,一个从千里之外的人赶来寻求帮助,却是茫然的找不到方向感。

    沿路碰见了一个少年,长得很是夺目非凡!

    那少年瞧了瞧他道,“你是来找律师的吗?”

    那人应道,“是,我是来找律师的……”

    “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不然你找不到路的……”那少年飞扬一笑,顿时顾盼神飞。

    那人只觉得有些眼熟,他低头一瞧,手里握着自己千方百计从别人那里得来的律师本人照片。

    眉宇之间,正和那少年长得一模一样。
读趣网 > 黑色交易,总裁只婚不爱 > 黑色交易,总裁只婚不爱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