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总裁,我要离婚 > 总裁,我要离婚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066章:她照亮了我的生命(终)
    几日后。

    明媚的阳光透过病房内偌大的落地窗倾洒了进来,许久没有聚在一起的三个姐妹不知道说起了什么话题,笑声时不时的传来。

    林盛夏将糖糖和小黄豆都带了来,真真诠释了什么叫做成双的好事。

    慕惜之看起来好了很多,看看糖糖又看看小黄豆,眼神里带着真切的羡慕,叶以宁倚靠在窗边,整个人被镀上了层柔和的颜色,她的表情很恬静,不过多少有些强撑,疲惫隐藏的很深。昨晚沈晟勋没什么节制的要了她几乎一夜,直到天际蒙蒙亮的时候才放开她,此时时不时的会打个哈欠。

    林盛夏同慕惜之了然于心的对视窃笑着,惹来叶以宁的白眼,温致远进来一下下就离开了,而林盛夏怀中的小黄豆适时咯咯的笑了起来。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聊着过去,直到温致远再次进来,手里还拿着药和温水,此时糖糖揪着林盛夏的衣服下摆示意想要去厕所,看护小黄豆的工作自然就落在了叶以宁的身上。

    “你和沈晟勋这么多年了,没想过要个孩子吗?”慕惜之看着叶以宁逗弄小黄豆的模样,自然也没有错过她眼神里的遗憾。

    “我想要啊,可他总是顾虑这个顾虑那个……”叶以宁伸着手勾着小黄豆的下巴,被他肉乎乎的小手一把攥住,暖暖热热的。

    她本来就是喜欢孩子的人,只是一直没机会做母亲,前几年是因为同沈晟勋的关系不好,而现在……因为他常年吃药的关系,恐怕也不适合要孩子!这样的想着,叶以宁的眸光有些暗淡……

    “以宁,什么时候开始,你变得这么不果断起来?还记得我们三个人里,你和盛夏永远都是最强势的存在,有的时候我觉得你甚至比盛夏还要像是妈妈,照顾我们两个人,在我们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候陪伴在我们身边。想要什么就去争取什么,只有得到了,心里那些不安才真正的能够消失。”慕惜之削瘦的手指落在她手背上,暖暖的,就像是今天的阳光。

    叶以宁怔怔的看着她,怀中的小黄豆依旧在自娱自乐的玩耍着……

    ************* ************* ************

    医院的院长室内,沈晟勋正在接受杂志的采访。

    叶以宁推开门的瞬间,正好是在采访休息的时间,见到有记者在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要转身离开,却被沈晟勋叫住。

    “这位是……”记者将视线落在叶以宁的身上。

    “这位是我的太太,也是这么多年来一直相信我支持我的女人。”沈晟勋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自然是幸福的,叶以宁隔着一段距离与他互相对视着,这一幕自然也被相机分毫不差的拍摄了下来。

    “原来是沈太太,不介意一起做个采访吧?沈院长能够这么成功肯定同您的支持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这么重要的人物,自然不能总隐藏在幕后吧!”采访的记者很会说话,沈晟勋招着手示意她过来,叶以宁依旧有迟疑,只是最后还是妥协了。

    “请问沈太太,沈院长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子的男人?”几个很常规的问题依次抛出,而现在这个算是最中规中矩的了。

    “嗯……是一个有些严肃,经常把工作带回家,偶尔会有些凶的男人。”原本以为叶以宁会为丈夫说些好话,没想到一开口竟是这样。

    沈晟勋啼笑皆非的看着她,没有丝毫生气的表现,只是伸手将她的头发抚顺。

    “不过做饭很好吃,肩膀很温暖,也是个很可靠的男人。”可紧接着叶以宁又再度开口,这些话她算是第一次当着他的面说的,表情有些不太好意思,两个人之间有种浓浓的温情传递着,就连坐在他们对面的记者都可以感觉的到。

    “那沈院长,沈太太对于你来说,又是个怎样的女人呢?”记者乘胜追击,这次的专题如何去写心里已经有了大概。

    沈晟勋有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握住了叶以宁的手,明明是一个很普通的动作,经由他演绎起来竟是这样的缠绵。

    “她照亮了我的生命。”

    ************* ************* ************

    记者走后,沈晟勋依旧温温的笑着,看着哭的不顾形象的叶以宁,有些无奈的抽出纸巾帮她擦拭着,动作很生硬,似乎是真的拿她没办法。

    “还能不能出息点了?”叶以宁听到他这样说着,唰一下将他手里的纸巾抢过去,将眼泪擦干净。

    “晚上去爷爷那吃个饭,我把要手术的事情告诉了他。”沈晟勋坐在她旁边,声音低沉。

    “手术的时间定下来了吗?”之前他只是跟她提出了一个大概的时间段,看他现在的样子,应该是已经确定了日期。

    “嗯,过几天就手术,医院的事情会先暂时交给我父亲来帮忙处理,等到康复了之后我在回来。”

    叶以宁半响没有说话,沈晟勋不过一眼就看出她眼底隐藏着的担心。

    “没事的,这手术没什么危险,就算是失败了顶多继续坐轮椅而已,倒是手术后的康复工作,还要麻烦你了,沈太太!”

    沈晟勋如是的开口,恢复期是件很漫长的事情,他心疼叶以宁接下来的劳累。

    “沈晟勋,不管手术有没有成功,我都会让你在睁开眼睛的第一刻,看到我的存在。”

    叶以宁淡淡的开口……

    ************* ************* ************

    夜里,军区大院。

    沈司令命令厨房做了一大桌子的菜,虽然连上柏林这才四个人而已。

    柏林比之前削瘦许多,下午接到爷爷电话的时候还有些不敢相信,在自己印象里爷爷更喜欢大哥一些。

    四个人坐在餐桌前面,经历了之前的种种,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了些许改变,可这样的改变不能说是不好的。

    “以宁,这个给你。”刚开饭,沈司令将一个红色的绒盒推到她的面前,叶以宁下意识的看向身旁的沈晟勋,后者却笑了笑帮她打开。

    只见一个祖母绿的翡翠戒指安静的躺在里面,一看便知价格不菲。

    “这是我奶奶要传给孙媳妇儿的,本来以前就应该给你,拖到了现在。”沈晟勋啪的一声阖上,随后示意她收起来。

    “我……”叶以宁的动作很迟蓕钼疑,反倒是柏林笑着让沈晟勋帮她戴上。

    “以后晟勋这臭小子要是再敢欺负你,你告诉爷爷,爷爷帮你做主。”难得的,沈司令的笑容褪去了严肃。

    叶以宁偷偷用得意的眼神看向沈晟勋,似乎是在警告他以后不能再欺负自己,只是瞪着瞪着就忍不住的轻笑起来。

    餐桌下,沈晟勋的手慢慢握住她的,眼角眉梢都透着暖。

    ************* ************* ************

    手术当天。

    从来都穿着白大褂的沈晟勋今日却换上了手术服,躺在病床上等待着被推进手术室内。

    叶以宁站在旁边陪伴着他,看的出沈晟勋是真的很平静,甚至还反过来要安慰叶以宁,甚至还要骗她说其实就跟阑尾手术一样简单。

    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不过就是在安慰自己?握住他的手指反反复复的张开收紧,直到护士进来通知他们要进手术室了。

    “我很快就会出来,别忘了你说过的,不管手术有没有成功,你都会让我在睁开眼睛的第一刻,看到你的存在!”

    沈晟勋低沉开口,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表情迟疑了下。

    “手术结束后全麻的效果可能没那么快消,到时候兴许会很难看,可别嫌弃我。”

    沈晟勋勾着她的小指,轻声的说着,沈司令沈柏林等人都在旁边站着,听到他这样说,多少有些忍俊不禁。

    “沈晟勋,你最糟糕的样子我都已经见过了,还有什么是不能看的?”叶以宁反问他,当初他状况最糟糕的时候,胡子拉碴连着好几天不洗澡,身上都已经臭了她都没有嫌弃过他,更何况是现在。

    护工走了进来,沈晟勋将没说完的话咽了下去,叶以宁慢慢跟在他旁边向着手术室走去,两个人的手指握在一起,在进去手术室的前一刻,叶以宁用手指了指外面的长椅,示意她就等在这里,哪里也不会去。

    沈晟勋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手术室的门口,叶以宁强压着胃部的不适,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洗手间内,干呕过一阵后她的脸颊有些晕红,漆黑的瞳孔莹亮着。

    从随身的包内拿出之前买来的验孕棒,前几天开始她就觉得身体有些异样,本来并没有往这方面想的,可是当自己的状况越来越像是怀孕时,叶以宁终于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将验孕棒买了回来。

    沉思了许久,她向着里间走去……

    ************* ************* ************

    当沈晟勋从手术室被推出来时,事实上还处于昏睡的状态,一路被推到病房里,安静的躺在床上,面色有些苍白。

    手术进行的很成功,医生是这样告诉他们的。

    叶以宁坐在床边眼眶泛红,像是刚刚哭过的样子,她在等待着沈晟勋醒来,将他的手握的很紧,尽管此时这个男人的手掌还是略显冰凉的。

    不知就这样过去了几个小时,就连窗外的阳光都慢慢消退成橘红色,沈晟勋的眼睛终于微颤颤的张开。

    “沈晟勋……”她惊喜的抬起头来看着他,将手指抓的更紧,表情里透着激动,说不出的激动。

    此时沈晟勋的麻药似乎还没全过,眼神看起来有些许的迷离,只是看到叶以宁真的在他身边,微微的笑着,却也说不出话来。

    “晟勋,我怀孕了……”叶以宁慢慢凑到他耳边说着,听到这话的沈晟勋倏然的凝了眼神。

    原本被叶以宁握着的无力手指有了轻微的动作,眼眶……却先一步的红了……

    “我怀孕了……真的……我们两个人的孩子……”她高兴的像是个孩子似的,可比她更高兴的却是沈晟勋。

    叶以宁哇的一声趴在病床旁边哭了起来,沈晟勋的手缓慢落在她头顶上,有泪渍顺着眼角滑落……

    他的视线落在叶以宁的身上,这个女人就像是夜晚的星子指引他走出了黑暗,明亮的耀眼,幸福的让他落泪……

    叶以宁,遇到你,是我沈晟勋这辈子赊来的福气,不论下辈子的我会付出怎样的代价,与你的相遇相爱,都不枉我偏执一场。

    叶以宁,你听到了吗?

    我爱你!

    以宁and晟勋番外,END

    ——————————————以上3557字———————————

    敲下END时大央是带着不舍的,从13年的3月15号发文至今,很感谢大家对本文的喜爱与支持,谢谢你们陪伴了我一直走到现在。

    当然这篇文里有很多的缺点与不足,大央只能说争取在下篇文里能够将更好的故事呈现给大家。

    因为身体原因本文的番外就连载到这里,接下来大央将进入休息期,希望回来后依旧还能看到大家熟悉的面孔。

    至于大家关心的出版问题,上市的时间到时一定会通知大家,现如今暂定名为《相爱恨晚》。

    喜欢顾氏夫妻的所有读者们,我们新文再见。

    PS:想要感谢的亲们有太多太多,就不一一列举了,只要大家知道大央心里感谢你们记挂着你们就可以了,祝大家平安喜乐,一世无忧。

    ——纳兰雪央·2014-2-23(废话部分老习惯依旧不算收费内滴~咳咳,本文最后一次这么说了。)

    ..
读趣网 > 总裁,我要离婚 > 总裁,我要离婚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