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泪倾城,暴君的孽宠 > 泪倾城,暴君的孽宠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番外 篇 :愿我如星君如月——最暖之春 完
    见得这番郎情妾意的情景,宿冷离眼梢一挑,眸色鄙薄的冷哼了一记,“虽然你并未完成我所交予的任务,但念在你为我挡上一刀的情分之上,我也不会将你怎样。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眼眸一转,他猛的提起胸中的内力,将掌心抵上了韩霜的背脊。霎时,那从女子身后而来的强袭之力,便猛的将那柄长剑打出了她的体内,而那利刃划过的力道,几欲割裂她的掌心禾。

    下一秒,温玉便教这突如其来的掌风震得后退了数步之远。而那倏然坠地的长剑更是伴随着他倾吐而出的鲜血,悄然而落。

    不曾顾及胸中的隐痛,温玉即刻便抬眼看向了那个已然倒在宿冷离怀中的女子。

    此时,她已是轻阖上眼,没了生息。而她掌心凝结而出的灼红与那胸膛及裙下沾染满衣的血色更是深暗了几许。

    看得前方男人此刻沉戾暗灼的眉眼,宿冷离轻扬了下颌,“怎样?心痛吗?”。

    “可惜她至始至终,都不会属于你。”手腕一扬,男人将怀中女子推给了身旁护卫。

    轻移视线,宿冷离看向了那个悉心环护着清浅的男人。看得他怀中女子那数年来不曾改变的容颜,宿冷离清冷的眸中竟是闪过了一丝转瞬即逝的浅波之动。

    只是,这男人瞬闪而过的眼波之绪,却是没能逃过连澈的眼睛。瞥了眼身旁神色凛然的温玉,他沉了嗓音开口道:“这些年来,你算天算地算尽了一切。却始终棋差一招。”

    “温玉随朕征战多年,又岂会真的教你的人策反了去。这一切,不过他陪你演的一场戏而已。妲”

    眉间微微一皱,宿冷离看向了口含鲜血的男人,冷冷一笑,“不想,神策将军竟是这般冷硬,却是枉费了韩霜的一番深情。”

    “只不过,她在被红云国王后送来苍玄之时,便已服下了断魂草来表决心。但可惜的是,她还没从我这拿到那解药,便先于死在了你的剑下。”

    言语间,他尽是戳痛着温玉的伤处,并不曾考虑过他此刻的懊悔之意。轻转眉眼,温玉不再看向那个已垂目苍白的女子,而是紧拧了眉,怒道。

    “哼,或许你并不知道。早前衣沐白在雪地中救下的那名身负重伤的男子,便是皇上差成泰秘密派去月风国调查的死士。”

    “只是那次在众人追杀中,他教衣沐白所救,侥幸的活了下来。而皇上亦是从他口中得知了你们的一切计划。”

    凝眼看向连澈,宿冷离轻轻一笑,“可即便如此,但此地除却你的官兵,便皆是我的死士,谁能战到最后,还指不定。”

    言语间,他眼梢缓缓挑向了露台之上。此刻,那里蛰伏的满是身着黑衣的带刀死士。

    看了眼男人似有快意的模样,连澈冷冷道:“莫要以为朕不知道,你便是那宇文心萝的府邸面首,且也正是你操控着月风国的政权,并联合了连皓旧部,前来实行此番计划。”

    “出于种种考量,朕便暗自吩咐温玉假意顺从了韩霜的提议,策反与朕。”

    目光落向教芙映护在身旁的女子,宿冷离不紧不慢的开口道:“你可知我为何今日还能站在这里同你一战?”

    “若能问问你身后的林诗乔,便能知晓。”

    听得男人如此一说,清浅神色微惊的转头看向了那个看似轻弱无害的女子。虽然她对这女子的身份有过多番揣测,但却也从未想过她竟会出卖连澈。

    眼见清浅满脸惊异的神色,宿冷离眸光竟是轻凝了几许。视线微微一转,他睇了眼连澈,继续道:“如若不是这个女子向我讲述你的种种过往之事,我又怎会联合连皓旧部,与之一同围杀于你。”

    待他话音一落,清浅竟是将小手死死的攥上了身旁男人的衣袖。莫非这女子很早之前便与连澈相识?

    而此番,连澈却只是用温热的大掌轻拢上她的小手,随之淡淡道:“自这女子被疑为谋杀成泰的凶手之时,朕便觉她存了些许古怪。”

    “但朕当时并未有所行动,而是任之继续实行你们的计划。直到家宴后的第二日,连彦来见朕之时,朕便全然笃定了心中的揣测。”

    凤眸微挑,男人凝了眼一旁小脸微皱的林诗乔,“以她对连彦的了解程度来看,这女子才是那生在苏相之府的苏清浅。”

    “虽然朕也并不全然明了,究竟何以会这般。但能详尽道出朕与连皓纠葛之事的人,就属是她。”

    多年前,正是那苏清浅助以连澈一道谋害了当年的太子连皓,而二人却各存心思。

    苏清浅之所以助了连澈,是为让他创造一些自己能与连彦相处的机会。她自知连彦从小便敬仰七哥,也事事都跟随与他。如此,那女子才有了这番作为。

    而连澈则是通过苏清浅借以苏柏年在朝中的势力,亲手谋划了太子暴毙一案,从而最终获得了新任太子之位。

    只是,在他皇权并不稳固的那些年,苏清浅却常常以此来要挟于他以达自己的目的。因此,连澈对她是万分憎恶,以至在相府家宴那日,他竟是要不顾一切的杀了她。

    听完连澈的一番言语,清浅竟是下意识的抽了抽那教他裹在掌心的小手。原来,他已知道自己并非是那当年的苏清浅。可就如他的性子,她又何德何能被他这般不问身世的爱着。

    见那握在自己的小手的力道竟是再度收紧了几分,女子微垂了眼眸,轻声道:“如若今日我们能安然离开此处,我会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我…”

    不等女子将话说话,男人沉然的嗓音便缓缓在她头顶响起,“浅浅,不管你是谁,你都是我此生不离不忘之人。”

    眼眶瞬间轻红了几许,清浅强压下鼻尖的酸涩,将那环在男人腰间的手臂紧了又紧。

    看得身前二人这般情深似海的相携之景,林诗乔紧咬唇瓣,倏然打破了这份静美,“不错,我便是真正的苏清浅。而你,则是那个强占我身子的宵小之人。”

    小手猛的一扬,她直直的指向了那个教连澈护在怀中的女子。

    冷然的笑了笑,林诗乔眸含鄙夷的望着苏清浅继续道:“自那日我在相府木屋身死之后,便莫名的进入了那林家三小姐的身子。”

    “只是,即便那年我才九岁,可我却无时无刻不在谋划着如何回到帝都。从新寻回属于我的人生轨迹。”

    嗓音中含了一抹妒恨之意,她继续道:“原本,我只是想从清洛手中抢夺我多年来一直恋慕着的男人连彦。可自那日在长乐坊的门口,瞧见占了我身的你,与连澈竟是那般恩爱后,我便有了愤恨之心。”

    “你何以竟是用了我身子,我的容貌,却来和这个对我厌恶至极的男人相爱相携。”

    “你可知这是多么讽刺?在我有生之年未曾完成之事,竟是教你捡了便宜去。如此,我怎能咽下这口气。”

    越是道出更多的心绪所想,林诗乔的言行便愈是有那激怒癫狂之势。眉间一皱,她趁人不备之时猛的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朝那清浅迈步而去,“如今,唯有你死,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可是,待她寒凉的匕首还未触及女子的腰身,便有一枚小刀直直的朝她飞射而来。

    只听得一记闷顿的声响而来,林诗乔已是微缩了身子缓缓弯下了腰身。而那枚教她紧握在手的匕首,亦是倏然落地。

    抬眼看向了朝自己飞射暗器之人,女子咬牙道:“为什么?若不是我,你可曾有今日这般局面。”

    “莫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已暗中投靠了连澈。至此,如你这般虚妄之人,又怎能及得上她分毫。”

    眉眼轻轻一定,宿冷离看向了那个眉间凝着淡淡愁绪,容色却依旧倾世无双的女子。

    这一次,他的眼中已是轻漾出了多年来都不曾有过的点点暗凝。

    可就在女子苦痛得就要倒地之时,连澈竟是一手扶上了她。看得男人忧心紧张的神色,清浅亦是同他一道搀上了女子。

    虽然她至此也不明白,连澈为何要如此护得这女子,可她却仍是向林诗乔伸出了援手。

    重重的喘息了几口,女子的嘴角已淌出了些许鲜红之血。一把攥过她的手腕,连澈开始朝女子传输着内力,以来缓和她的伤势。

    看得男人这般虔心的护救自己,林诗乔竟是急喘着自嘲一笑。顷刻间,她猛的伸手抜出了插在自己心口的小刀,而后一字一顿的开口道:“没用的连澈,若我死了,她也不会活。”

    “你便…等着承受那…分离之痛吧…”

    霎时,女子胸口的鲜血便如潮水般喷涌而出,染红了她的一身浅紫衣裙。

    见得此番情景,连澈一手拢上了清浅的手臂,紧紧的将之揽入了怀中。

    如今,于他权谋天下的至尊之位而言,已不会再被林诗乔以当年之事所胁。但自这女子与他说起此事后,他便一直小心翼翼的保全着那女子的安危。只因他不敢,也不能去拿她的性命当作儿戏。

    如若真如那女子所言,她们是同命魂相连,那他怎能去让林诗乔有任何的闪失与伤痛,又怎能看着清浅因那女子而受累消亡。

    见身旁女子已是没了生息,连澈那抱拥之力竟是几欲将清浅折骨束断。轻轻的闷哼一记,她用小手捶打着男人的背脊。

    “连澈?”

    听得女子浅唤自己的清音,连澈微急的呼吸竟是瞬间平缓了几许。稍稍拉开些许距离,男人眉目灼灼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姿容娇俏,却凝了抹担忧之色的女子。

    大掌忽的抚上她的眉眼发丝,连澈竟如释重负般的在她耳畔低语了几个字,“幸好,你还在。”

    尽管男人轻薄暖热的气息让她微微窘迫了几分,可清浅仍没忘记此刻的险要之情。

    看得眼前这番之景,宿冷离轻挑了唇角,“这些年来,我们的瑞景帝仍是深情不寿。如此,我便成全了你。”

    大掌猛的一挥,那露台之上蛰伏的死士便刷刷的落了下地,而周崇光所带的兵士亦是冲破了楼外的官兵防守,一并冲了进来。

    一时间,楼内的打斗竟是极其混乱惨烈,而那本就已悠悠燃烧而起的楼道火势更是将楼内铺陈出了漫天的烟霾。

    护着怀中的女子,连澈一路提气而跃,点踩与各楼层的雕花栏栅间,他以手中软剑抵挡着一波又一波朝自己强袭而来的攻势。

    不再念顾心中所忧,男人一面承袭着宿冷离的飞刀之势,一面欲往露台的顶端而去。

    此时,炽烈的大火已近蔓延至了整个楼内。而在不断的打斗中,已有楼层徐徐坍塌。

    紧抱着怀中女子示意温玉,芙映等人一面抵阻一面撤退,在连澈终是一跃而出挽晴楼的露台之时,这座曾在帝都盛极一时的华美楼宇,却永远埋葬在了烟土之下。

    *******

    数日后。

    待连澈将林诗乔与温玉一事,终是在朝堂之上向众臣说明之时,他亦恢复了衣沐白太师之位。

    可那日,衣沐白却以要回家照顾双亲为由,向连澈请辞了职务。至此,他虽平步青云的步入了朝堂,却也一身清廉的隐退而归。

    对于他的此番所为,清浅虽有挽留之意,却也并未强求。

    而对于林诗乔那女子,在太后知晓她在暴乱中意外身死后,却也吩咐连澈将她追封为将军夫人,与那成泰合葬在了一个墓冢之中。

    只是,一直在宫中抚子教女的清浅,也是在多年后才在宫外意外发现了那山岚雀的踪迹。

    可往昔那双双对对的鸟儿如今却只剩了一只,且它每日都会在日暮时分,来到皇宫的城墙之上,轻歇几许。

    也是那次之后,在她的追问之下,清浅才从连澈口中得知。那日挽晴楼崩塌之时,宿冷离亦是教他的暗卫生擒而住。

    而这男人则是教他挑断手脚之筋,用寒铁锁链囚禁在了重华殿的密室之中,永日不得动行分毫。

    至此,那已出落为偏偏少年的连祈,却也在他奏请为袁家一案平反之后,变得心思凝重。

    每每看得他这般模样之时,芳华依旧的清浅总会调笑他是以到了初遇情事的年岁。

    可那时的清浅,却并不知他心念之人,便是那往昔劳苦于浣衣局中的小丫头袁氏暮雪。

    而那之后,他在娶妃之事上的执拗之举,却也冥冥印证了那年花树夜影下的一场相遇,是他一生中最暖的流年之春……

    ——————————————————————————————————————————————————

    至此,泪倾城的连载就全部结束了。感谢你们一年多来的支持与喜爱。深深深鞠躬~待到春末夏初之时,那个不一样的故事里,希望还能见到你们的芳华姿影~
读趣网 > 泪倾城,暴君的孽宠 > 泪倾城,暴君的孽宠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