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官路红颜 > 官路红颜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十五章 双规
    当确信夏楚楚对叶鸣已经产生了好感之后,徐飞决定开一开他们俩的玩笑,试探试探夏楚楚的反应。【.kanz!ww.  看, 。 .中?文!网

    于是,他转过头,笑吟吟地看看夏楚楚,又看看坐在她身边的叶鸣,假装惊叹地说:“啧啧,楚楚,你和小叶这样坐在一起,一个英俊潇洒,一个貌美如花,看上去就像一对金童玉女啊!来来来,我给你们照一张相,正好可以回去让我爱人和女儿羡慕一下!”

    说着,就真的站起来,拿出自己那个苹果手机,准备给他们拍照了。

    真如他所预料的那样,自己开了这个露骨的玩笑后,夏楚楚非但没有生气,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欣喜和害羞的表情,转过头妩媚地看了一眼有点局促不安的叶鸣,并微微把头偏到了他的那一边,摆出了一幅拍合照的姿势——显然,她对徐飞的提议很赞成,也非常乐意。

    倒是叶鸣,一时间显得有点手足无措——毕竟,身边这位大美女,既是省电视台的明星主持,又是省地税局局长的女儿。徐飞当面开这种玩笑,还要给他们照合影,不知会不会惹得她生气?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夏楚楚不仅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欣喜和羞涩的表情,并主动把头靠了过来,让徐飞接连拍了好几张他们两个人几乎头并头的亲密照片……

    这一下,让叶鸣心里更是有点忐忑不安……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三个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就和谐和融洽起来。

    夏楚楚也忘记了开始见到徐飞时的那点不快,居然主动提出要喝一点红酒。

    在喝酒时,夏楚楚看着叶鸣,嘟着好看的小嘴说:“叶鸣,你得先罚三杯酒。下午在医院门口,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要骗我?徐处长,你说他该不该罚?”

    叶鸣微微一笑,说:“我没有骗你呀!我姓叶,李书记和徐处长他们平时都叫我小叶,所以我让你也喊我小叶,这没错呀!”

    夏楚楚一想,这才明白自己把“小叶”听成了“萧叶”,但一看叶鸣脸上那坏坏的笑容,就知道他肯定是故意让自己误会的,便笑着用小巧的拳头在他肩膀上轻轻地擂了一拳,又逼着他独自干了两杯酒。

    徐飞看着他们两个人互相斗嘴说笑,怎么看都像是两个热恋中的人在打情骂俏,不由得抿嘴微笑……

    不久,夏楚楚白腻如玉的脸盘上,开始泛出一丝丝晕红的水色,目光也有点迷迷蒙蒙,显然已经有几分酒意了。

    在又和叶鸣干了一杯之后,她忽然问道:“叶鸣,你说说: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武功?是不是因为你的父亲是个武林高手?”

    叶鸣一愣,神色立即黯淡下来,低头默默地喝了一口酒,这才用带点伤感的语气说:“徐处长,夏小姐,实不相瞒:我现在是一个孤儿了!我自小就没有爹,我妈妈是一个中学教师,含辛茹苦把我抚养大,供我读完了大学,并考进了地税系统。可是,我刚参加工作没多久,还没来及报答她的养育之恩,她就患病去世了……”

    说到这里时,他的声音开始哽咽起来,眼眶里也泛出了晶莹的泪花。

    夏楚楚本来一直在愣愣地听着,一听到他最后那句话,也不知什么原因,忽然觉得一阵心酸,眼泪立即如断线的珠子一般从脸颊上滚落下来……

    徐飞一直没听叶鸣说起过他的家庭情况,此刻听说他从小就没有父亲,几年前母亲又患病去世了,心里也是非常讶异,忙劝慰说:“老弟,你现在已经自立自强了。你母亲如果在九泉下知道你这么有出息,肯定也会很高兴的。今天是一个高兴的日子,你就不要沉浸在这种悲伤的情绪中了……对了,老兄冒昧地问一句:你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母亲和你说起过吗?”

    徐飞摇摇头,有点困惑地说:“对我来说,我父亲一直是一个谜。听我周围的邻居说,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父亲。我母亲是首都师范大学毕业的,在毕业分配时,是她主动申请回到我们家乡的农村中学来教书的。而且,她到学校几个月后就生下了我,为此,至今还有很多乡亲说我母亲当年是在学校未婚先孕,实在没有办法才躲到一个农村中学来的。”

    “那你为什么不问问你母亲:你父亲到底现在在哪里?”

    徐飞紧接着问道。

    叶鸣苦笑了一下,说:“我当然问过。可是,每次我母亲都回答:你现在不要问,我也不会告诉你。将来如果机缘到了,你是会见到你父亲的。如果机缘没到,你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他。她还叮嘱我:千万不要恨你的父亲。我这几十年的生活,是我自己心甘情愿选择的,和你的父亲没有任何关系。所以,直到我母亲去世,她一直没给我留下丝毫寻找我父亲的线索,只在临终前给了我一块佩玉,说这块玉是我父亲送给她的……”

    当他说到这里时,旁边的夏楚楚已经泣不成声了……

    就在这时,叶鸣的手机忽然响了,拿起一看,是新冷县局邹组长的号码。

    “叶鸣,你赶快连夜租一台的士回家,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叶鸣心里一惊,忙问道:“邹组长,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吗?”

    “你实话告诉我:你到省城是不是去省纪委或是信访办**了?”

    “没有啊,我去上什么访?我早跟您说过:这事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再提了。”

    邹组长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字斟句酌地说:“告诉你:前天市局监审室接到省局监察处的电话,说省纪委执法监察室打电话给监察处,要求他们关注一下你受处分的案子,看是不是存在处分过重或是处分依据不足的问题。市局领导为此非常恼怒,认为你是特意跑到省里去**的。李立听说后,特意到市局去找领导,要求对你重新立案调查。据我得到的消息,市局党组好像已经取得了一致意见,准备对你采取双规措施,再次调查你打人的问题,同时还准备深挖你在作风或是廉政建设方面的其他问题。所以,我建议你立即回来,不要再呆在省城。”

    叶鸣心里既惊又怒,也来不及和徐飞和夏楚楚解释什么,挂掉电话后,对他们两个人说了一声“对不起,我有急事要赶回新冷去”,便匆匆走出酒店,打了一台的士,连夜回到了新冷县局。

    果然如邹组长所言,第二天,叶鸣便被k市地税局监审室双规了。
读趣网 > 官路红颜 > 官路红颜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