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天才宝宝极品娘亲 > 天才宝宝极品娘亲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vip017 今夜,你逃不掉了!
    狼王带着凌曦来到城郊的树林,将她丢进冰冷的潭水中,凌曦整个人立刻就沉到了水底,冰冷的水让凌曦整个人都清醒许多,身体的燥热也得到缓解,身体也有些力气了。

    “主人,你没事吗?”狼王很担心,看着主人沉到水底,很是担心。

    凌曦深吸一口气,感受到自己的体内舒服许多,嘴里呻※吟出声,舒服许多。

    “暂時是没事,但是我不能解毒?”

    凌曦语气有些不稳,这潭水真的很冷,但是依旧不能把她体内的媚毒给散发开来,而自己想要给自己施针,以她现在的情况,恐怕是不行,唯有,最古老,最不伤身的办法,那就是男女的结合?

    一想到这个情况,凌曦美眸皱的厉害,她真的要因为媚毒和冷御邪结合在一起吗?

    “主人,需要找冷御邪过来吗?”

    狼王沉声开口,虽然他不太懂人间的情爱,但是主人的心思他还是能感觉到。

    凌曦缓缓闭上眼。

    “暂時不要,我先试试?”她一定要破解这个媚毒的解毒之法,她不要这样原始的办法,她一定还能有其他的办法的。

    狼王安静的等待着主人,看着她站在水潭中,自动给她护法。

    冷御邪一路追踪,终于在城郊外感受到她的气息,连忙追了过去。

    “娘子?”冷御邪追到凌曦所在的那个水潭,看见狼王蹲在那里,这才松了口气。

    “主人在那里?”狼王看见冷御邪出现,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冷御邪看着站在水潭中央的女人,俊眉紧拧,她居然想用这样的办法解决身上的毒,难道她不知道今夜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吗?她没有必要这样的委屈自己,让自己受苦。

    难道她不想要给自己,冷御邪想到这个,俊眉微微皱起。

    “她说了什么没有?”

    冷御邪沉声开口,眼睛依旧紧随着水中的女人。

    “主人说让她试试,她希望可以解开身上的毒?”

    狼王的话让冷御邪俊眉更加紧皱,她到底还是没有打算将身心交给他,既然她这样决定了,他也只能尊重她了。

    刚刚席间喝了不少酒,如今在冷风中吹了下,酒意已经消去,整个人也跟着清醒了。

    水中,凌曦隐忍着,身体越来越不舒服了,刚刚退下去的燥热又渐渐地起来,让她控制不住。

    “噗……”

    凌曦忍不住的喷出一口鲜血,身子一软,滑入水底。

    “娘子?”

    冷御邪大手一捞,将她抱在怀里,立刻被她身上炽※热的温度给惊愕了。

    她居然难受成这样也没有投降,她难道不知道这样会伤了她的身体吗?

    “冷御邪,你来了?”

    凌曦疲惫的睁开眼,看见他,不知道怎么的,心安了?

    冷御邪俊脸上全是怒火。

    “娘子,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宁愿自毁也不愿意将身体交给为夫吗?”看着她这样,他真的很生气。

    凌曦苦涩的摇摇头。

    “冷御邪,我只想不被药物控制,这不是我想要的?”

    五年前,她被药物控制失※身于他,五年后,她不希望在重复五年前的事情。

    冷御邪俊眉紧拧,大掌拂过她脸上的发丝,眼里全是疼楚。

    “娘子,现在和五年前不一样,五年前,我们彼此不认识,不相爱,但是现在,起码为夫是爱你的,一心一意对你的,所以,即使你不爱我,我对你的心意也不变,但是不管怎么样,为夫都不会让你这样的去损害自己的身体。”

    冷御邪的话让凌曦好感动,新婚夜,自己不打算将身体交给他,而他也答应。

    如今不想他不想让她受到伤害,所以,现在他想要帮她解毒?

    凌曦看着他,低声道:“御邪,我想要靠着自己的医术解了这毒,你可以答应我吗?”

    她不希望这样的情况下和他发生关系。

    冷御邪看着她,心情很复杂,但是听见她喊他御邪,这也让他激动不已。

    “你能坚持的住?”

    凌曦点点头,迟疑一会,看着他。

    “若是我不能坚持下去,你就给我解毒?”

    凌曦的话让冷御邪松了口气,看着她,又好气又好笑。

    “娘子,我现在真的很希望你不能自己解毒,这样的话,为夫就可以洞房花烛了?”

    若是解毒了,他的洞房花烛,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

    凌曦听到他的话,脸色微微泛红。

    “我会努力,不会让你得逞?”

    嘴里虽然这样说,但是她心里却知道,自己成功的机会有多么的渺小,刚刚在水里她已经控制不住了,幸好吐出那口鲜血,不然……

    冷御邪低低的笑着,这个傻女人,居然也有这么俏皮的一面。

    凌曦闭目,开始调息打坐,希望可以将自己的毒素排出,可是,媚毒的反应就是让她从里到外,包括血液都沸腾,浑身都热血沸腾,那种燥热是无法言喻的。

    冷御邪坐在一旁,看着她额头密密麻麻的汗珠,眉头微微拧起,她这样还想要坚持下去吗?

    “噗通……”

    冷御邪抱着她突然跳进水里,大手一扯,将她的衣服全部解开,而他的也被解开,两人在月光下,坦诚相见?

    “你……”

    凌曦瞪大眼睛,看着他,眼眸变得炽※热。

    他这是要勾引她吗?

    她现在的情况,看见他这样,她觉得自己和他似乎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个夜晚。

    。“我做你的解药?”冷御邪沉声开口,喉咙滚动着,压抑着自己内心的冲动。

    刚刚看见她隐忍的痛苦,他真的不想她受伤,若是要受伤,就让他来吧?

    凌曦脸蛋一红,他这是想要和她……

    “娘子,除了最原始的办法,我们还可以这样……”

    冷御邪抱着她,冰冷的肌肤触碰,让凌曦脸蛋更加红。

    “狼王在呢?”

    凌曦娇羞的看着岸边的狼王,却没想到,他居然识相的走远了。

    “狼王知道,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他还是觉得退避三舍?”

    冷御邪调侃的话让凌曦脸蛋更红,抱着他的感觉真的舒服很多,以至于她都想要呻※吟。

    凌曦以为他会有下一步的动作,没想到,他就这样一直抱着她,并没有其他动作,让她很是狐疑。

    “怎么,娘子想要为夫的触碰?”

    一直隐忍着的冷御邪突然开口,让凌曦脸蛋刷的红了。

    “没有?”被他识破自己心中所想,凌曦觉得很丢人。

    冷御邪低低的笑着,小腹处膨※胀的厉害。

    “娘子?”冷御邪的手突然握住她的,让她抚摸着他的膨※胀,凌曦手才碰到,立刻缩了回来,心跳的更厉害,他那里居然这么的热?

    “娘子,你单是你难受,为夫也难受的很?”

    冷御邪的话让凌曦脸蛋更好,有些恼火的瞪着他:“你又没有中毒,你难受什么?”

    冷御邪抱着她,在她耳边低声问:“娘子,我们洞房吧?”

    凌曦身子微微一颤,觉得头都晕了,洞房?

    “啊?”

    下一秒,凌曦整个人被冷御邪抱了起来,大手一挥,两人消失在原地,等凌曦在睁开眼,他们已经来到一处奢华的房间。

    “这里是哪?”

    凌曦看着他,惊愕的看着眼前的房间,比凌家气派多了。

    “这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我们现在在岸边,不会有人打扰我们的?”

    原本他还打算回去凌家,但是想想,那里现在应该站满了人,他还是在这里比较好。

    “城郊?”

    凌曦看着他,此刻,房间内的蜡烛让她看清楚两人此刻的情况,冷御邪抱着她,她的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而两人都没有穿衣服,姿势很是暧昧。

    “是的,城郊,这是我储物戒指?”冷御邪沉声开口,将她放在大床※上,感受到她身体再次燥热起来,唇角微微勾起。

    凌曦看着他俊美妖孽的俊脸,心跳的更快。

    冷御邪身子压了下来,看着她因中毒而泛起红晕的脸蛋,唇角微微勾起。

    “娘子,洞房了?”

    “冷御邪,你真的要和我洞房?”

    凌曦看着他,心跳的厉害,似乎比中毒更甚一层。

    冷御邪点点头,笑的很是迷人,低头看着她姣好的胴※体,目光变得炽※热。

    凌曦脸蛋红的很厉害,她怎么都没想到,强悍的自己居然也会有现在窘态。

    “娘子,你真的很迷人?”

    冷御邪沙哑着声音,低头吻上她诱人的红唇,今夜,她逃不掉了?

    两片红唇相碰,激起两人内心一阵火花,两人肌肤接触,异样席卷全身。

    冷御邪身子压在她身上,细细地亲吻着她,感受到她隐忍的辛苦,动作也变得快了些。

    凌曦紧张的抓着他的后背,明明已经有了一次经验,却觉得自己身心紧张。

    他的每一次触碰,每一下亲吻,都让她颤抖,期待中带着害怕。

    “娘子,还紧张吗?”

    冷御邪抬起头,看着身下的人,看着她紧张的模样,内心被撩※拨的更厉害些,她都不知道她此刻有多么的迷人。

    凌曦点点头,她怎么可能不紧张,她是很害怕。

    冷御邪低低的笑了起来,俯身含※住她的小草莓,凌曦浑身一颤,脸蛋更红,心,跳的更厉害。

    “嗯……”

    凌曦忍不住的呻※吟出声,他居然吸※允她的丰盈,这种感觉……

    好奇怪。

    冷御邪满意的享受着她的销※魂的声音,大手滑落到她腿※间,摩擦着,惹来她更多的呻※吟和惊颤……

    “冷御邪……别……”

    感受到他的膨※胀靠近,凌曦娇※喘道,既期待又害怕。

    “别怕,只是一会……”

    冷御邪话毕,腰身一挺,贯穿她的身体,凌曦只觉得一股硬※物强行闯入,一抹痛楚席卷全身,让她更加紧张,痛得冒冷汗。

    冷御邪皱着眉,她居然这么紧……

    “冷御邪,出去?”

    凌曦口不择言的推着他,但是伴随他的抽*送,她感受到无法言喻的快*感,又抓紧他的手臂,隐忍着。

    “娘子,晚了”

    他好不容易才进来,出去,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冷御邪擦拭着她额头上的汗珠,身子缓缓地抽*动,看着她享受的样子,笑意更浓。

    凌曦懊恼的瞪着他,可是却因为他,唇内发出细碎的呻*吟,然冷御邪更加加快动作,原本想要说的话全部变成了呻*吟,瞬间淹没在情*欲之中……

    夜很漫长,树林内,春色无边。

    嘿嘿,肉肉不多,都不知道会不会被和谐,将就着吧?】

    整夜的缠*绵让凌曦体内的媚毒全部褪去,此刻的她浑身酸痛不已,难受的很。rBDD。

    “娘子,很痛吗?”

    冷御邪皱了皱眉,看着她恼火的瞪着他,俊眉紧拧,他也不知道会痛,他也是和她一样,他是越做越精神。

    凌曦没好气的瞪着他。

    “冷御邪,你居然做了一夜?”

    前世什么一夜七次郎,一夜八次郎,她还不相信,现在她可是亲眼见证,亲身体会了,这个男人,简直就是色*鬼投胎,居然和她做了八*九次,若不是她制止,他还想要。

    冷御邪无辜至极,看着她愤怒的脸蛋,很是郁闷。

    他才是受害者好不好,昨夜,他可是当她的解药,究竟谁才吃亏,他记得几次都是她主动的?

    “娘子,我们分别五年,昨晚又是洞房花烛夜,为夫自然是要补回来?”

    再说了,今夜之后,不知道要等多久才有第二次,想到他们前面的路,他还真的是没有半点把握。

    凌曦瞪着他,恼火的起身。

    “该回去了?”

    不管怎么样,他们之间昨天新婚,而且,他又帮她解毒,怪他,似乎有些过分了,但是,他也不能这么粗*鲁,弄疼她吧?

    动了动,浑身酸痛无比,身上,密密麻麻的吻痕,可见昨晚战况有多激烈。

    冷御邪连忙起身,帮忙更衣。

    “娘子,你不打算沐浴在回去吗?”

    她身上的*靡气息这么浓郁,这样回去的话,谁都知道她昨夜大战了。

    凌曦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脸蛋刷的红了。

    冷御邪抱着她,带着她走出去,跳入温泉中。

    “娘子,这是为夫为你准备的,以后,我们不用担心沐浴的问题,随時都可以沐浴了?”

    冷御邪温柔道,细心的给她擦拭着身子。

    凌曦惊愕的看着周围,没想到他的储物戒指居然是这样的,一座房子,有山有水,和她的空间很是类似,而且还有温泉。

    “冷御邪,若是你,你会怎么处置厉彦?”

    想到他对自己做的事,凌曦神色就冷了下来。

    冷御邪看着她,知道她对昨夜的事情很介怀,但是,对他来说,厉彦却给他制造了一个机会,起码,昨夜的洞房花烛,没有他,他还真的不能完成。

    “为夫该感谢他?”

    凌曦没好气的瞪着他,他就不能正经些吗?

    “娘子,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冷御邪收起嬉皮笑脸,严肃问。

    “先回去在说?”

    凌曦起身,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套衣服穿上,和冷御邪出了他的戒指。

    “主人,你没事了?”

    凌曦一出来就看见狼王蹲在岸边,看见他们出来,连忙起身。

    “嗯,没事了,谢谢你,狼王?”

    昨夜他应该守在这里吧,想到这个,心特别的暖。

    “主人客气了,我该回去了,我不能呆太久,不然被那些人知道会有麻烦?”

    毕竟他是逃出来的,他该隐蔽自己的行踪。

    凌曦点点头,送他回到空间,这才和冷御邪回凌家。

    “怎么还没有回来?”

    凌清宇有些担心的开口,他们都等了一夜。

    凌云虎看着儿子,欲言又止。

    这小子怎么那么不懂事,中了媚毒,不解毒哪能回来,他们应该没有那么快。

    苏睿的脸色有些难看,本来受伤脸色就无血色,如今听见凌清宇的话,自然想到昨夜的情况,只要想想,就知道他们昨夜会发生什么事?

    虽然这是必然的,但是,如今,心还是很难受。

    “爹,大哥?”

    凌曦和冷御邪突然出现,看着房中站满了人,眉头微蹙,昨夜的事让爹和大哥整夜未眠吧?

    “曦儿,你回来了?没事了吧?”

    凌云虎一脸关心,眼睛落在女儿和冷御邪的身上。

    凌曦脸色微微有些红晕,爹爹这话让她想到昨夜的欢*爱,有些羞涩?

    “岳父,有我在,娘子不会有事?”冷御邪神采奕奕的回答,凌云虎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

    “曦儿,你没事就好?”

    凌清宇似乎也明白什么,神情有些尴尬。

    苏睿脸色更加苍白,忍不住的咳嗽几声,伤势不轻。

    凌曦拿出一颗丹药交给苏睿,让他服下,昨夜,真的很感激他。

    苏睿服下丹药后,整个人都好了很多,眼睛落在凌曦身上,神情很是复杂。

    “曦儿,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冷御邪看着困住的厉彦,眸光泛起杀意。

    凌曦制止他,沉声道:“让他走吧,你已经废了他,我想这个教训已经很应该够他受了,况且,他还是北城国的殿下。”得饶人处且饶人,给自己积点德吧?

    “凌曦,你以为我会要你的施舍吗?我厉彦就算死,也不会被你这样的羞辱?”

    厉彦从怀里摸出一道符猛的打进体内,一股强大的玄气飞进他的体内,凌曦和冷御邪脸色皆是大变,他居然可以……

    二更,肉肉给了,不知道能不能过去,哎,请求自保吧?呜呜?】
读趣网 > 天才宝宝极品娘亲 > 天才宝宝极品娘亲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