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天才宝宝极品娘亲 > 天才宝宝极品娘亲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vip003 娘子,为夫被下药了!
    “只需要一滴血就够了?”

    冷御邪低笑着开口,凌曦懊恼的瞪着他,混蛋,他居然耍她。

    冷御邪无辜的眨眨眼,他可真的是很无辜啊,不过,难得看见这个小女人这副模样,倒是蛮有趣的。

    凌曦走到小家伙面前,咬破手指将血液滴在绿色的火焰上,惊奇的是,火焰居然真的灭了。

    “为什么我的血液可以扑灭这些火焰?”

    凌曦不解的看着冷御邪,眉头拧的很紧。

    冷御邪看着那团小家伙,语气说它像只小狗不如,倒是更像是一只狐狸。

    “你问它比较好?”

    凌曦看着那只小家伙,小家伙呜呜的,不满的抗议着。

    “主人,因为你是玉佩选择的人,所以你的血可以灭了这鬼之火。”

    这样看来,似乎她的血液有着很大的关系,不过,究竟玉佩为什么选择她,她真的很想知道。

    “主人,先放我下来,困在这里几十年,闷死我了?”

    小家伙的话让凌曦有些惊愕,它那点身子居然活了几十年了?

    凌曦走到一旁,一掌朝着锁链劈去,只听见啪啦的一声,一团毛茸茸的小家伙跳进她的怀里,刺骨的冰凉让她猛的推开它。

    小家伙委屈的呜呜叫,模样很是可怜。

    “你身上怎么这么冷?”

    她真的是出自本能的推开它,它身上没有半点温度,冷的让她哆嗦。

    “哦,我忘记了,我在这里呆了这么久,被鬼之火烤着,都没有正常的体温了?”

    凌曦回忆着那些绿色的火焰,心里有些惋惜。

    若是这些鬼之火来炼制体内冰寒丹药,效果会怎么样?

    想想,就觉得分外的惋惜。

    “主人,我能和他们在一起吗?”

    小家伙期待的问,让凌曦吃惊不小。

    “你能感应到他们的存在。”

    小家伙点点头,“当然,这可是我们兽族的能力,主人,我是一只火狐狸,体型虽小,但是却已经有几百年了。”

    火狐狸的话让凌曦更加震惊,她这么小都已经几百年,那狼王会是多少年?

    那些神秘的幕后主使者究竟要他们做什么?

    他们难道不知道,她将他们解救出来了?

    凌曦突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火狐狸,你们都被看守在地下吗?”

    “不,我也不知道我们被关在什么地方,主人,兽域根本就不在这里,我们东藏*西躲,是被暂時关押在这里的,究竟还有多少被关押的同胞我不清楚,也许后面的,主人寻找起来会有很大的麻烦?”

    火狐狸的话让凌曦眉头皱了皱,看来,自己以后的路很难走。

    “主人,我需要疗伤,让我进去吧,等我好了之后,我会出来帮你的?”

    火狐狸恳求道,没想到玉佩寻找的人类居然会有这样的本事。

    凌曦点点头,将火狐狸送进空间。

    冷御邪再次目睹她凭空将东走,对她身上的这东西,好奇到了极点。

    究竟是什么?

    “娘子,我们出去了?”

    冷御邪抱着她,两人眨眼间就上来了。

    “唔……”

    凌曦有些不适,每次上来,她都觉得很是不舒服。

    冷御邪扶着她,,看着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的萧逸尘,俊脸微沉。

    “你们去哪了?”

    如果他刚刚没有看错的话,他们刚刚是从土里冒出来,身上还带着一股泥土的气味,虽然很淡,但是却真切。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萧逸尘,我们先走了?”

    凌曦冷声道,很自然的依偎在冷御邪的怀里,她真的是有些累了,下去一次,体力几乎都耗尽了,那日上来,她起码还休息了。

    这次,她没有時间休息,她还要去救爹爹。

    “娘子,休息会,为夫抱你回去。”冷御邪温柔的将她搂着她,转身就消失不见,看的萧逸尘眼睛都直了。

    怎么可能……

    他们再次的凭空消失,这样的修为要到什么地步才可以?

    “你这样,是不是故意的?”

    凌曦淡淡问,他故意让他吃惊他的修为高吗?

    冷御邪低低的笑了起来。

    “娘子这话怎么说的,为夫怎么可能会故意呢?为夫只是觉得,这样比较酷?”

    “贫嘴?”

    凌曦娇*声骂道,却没有生气,想到爹爹,心底沉了沉。

    “你休息一会,我出去一趟。”

    将凌曦带到客栈,冷御邪就要离开。

    凌曦点点头,她现在是需要休息下。

    看着她入睡后,冷御邪大手一挥,四个身影再次落下,冷御邪又消失了。

    西南国的皇宫大殿内,萧逸尘站在那,神色很是复杂,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和父皇说了一遍,整个大殿都显得异常的沉默。

    “父皇,我怀疑凌曦是不是学了妖术,不然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她在短短的五年内居然就从一个废材变成玄黄之境的高手。”

    萧逸尘只要想到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他的内心就无法镇定。

    “玄黄之境?她居然到了玄黄之境?”

    一直不吭声的萧逸敏忍不住出声,要知道,五年内修炼到玄黄之境,这样的修为,这样的修炼速度,有多可怕。

    “我们是不是真的惹到她了?”

    新南皇帝有些皱眉,他原本以为萧逸尘到了墨玄之境足以将她给打压,没想到居然还是不行。

    “父皇,我看这次她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萧逸敏严肃的看着三哥,若不是他这次固执的要找事,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墨玄之境又怎么样,在玄黄之境的凌曦面前,他就是一只跳梁小丑。

    “最重要的是,她 的身边还有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似乎比她还要厉害?”

    萧逸尘想到那个男人,眉头拧的更紧。

    “她的运气怎么会这么好?”

    萧逸敏皱眉,有些棘手了。

    “那男人叫她娘子,好像是凌曦的夫君?”

    萧逸尘此话一开口,让大殿的气氛变得更加的沉默。

    夫君,这么说来,他们的对手又增加一个,这次,他们可真的是闯下滔天大祸了。

    “你们这是在说我吗?”一道声音响起,众人望去,就看见一个长相极为妖孽俊美的男人出现在他们面前,俊美的脸上全是笑意。

    只不过那笑容让众人脸色更加难看,他们居然没有发现他的到来,这说明什么?应该不需要解释了?

    冷御邪看见他们几人的表情,笑意更浓。

    “是你?”

    萧逸尘最先反应过来,面对如此的强者,他明显的底气不足。

    “他的实力……”

    萧逸敏感觉到异常的心慌,这是他从来都没有过的,就算他的实力不高,但是怎么说也是紫玄巅峰的修为,居然会看见眼前的男人会有心慌的感觉。

    冷御邪妖孽的脸上笑意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冷酷。

    “我岳父大人呢?”

    新南国皇帝听到他的话,脑中突然想到一个计谋,连忙笑道:“这位公子,朕的女儿梦娇公主美若天仙,比凌曦可是……”

    “父皇……”

    萧逸敏冷声阻止,父皇这是想要做什么?

    他以为这个男人会喜欢梦娇那样的女人?

    冷御邪赞赏的看着他,没想到这皇室中还有一个让他看得顺眼的人。

    “公子,我父皇说的没错,我妹妹可是比凌曦强多了,凌曦她可是有个儿子,清白早已被人践踏了?”这样的残花败柳,怎么可能配得上这样的绝世美男。

    试问,天下间,有几个男人不喜欢美女,又有几个男人能够接受像凌曦那样的女人。

    冷御邪看着他们,唇角轻轻扬起。

    “那就让我看看这公主到底有多美?”

    冷御邪的话让两人欣喜,连忙让人去请梦娇公主过来。

    不到片刻,就看见一个穿着华丽的女子走进来,扑鼻而来的胭脂味道让冷御邪忍不住的皱起眉头。

    “父皇……”

    梦娇原本还很生气的,但是看见坐在一旁的妖孽美男,声音也变得柔和起来。

    原来父皇真的没有欺骗她,真的有个绝世好男人在这里。

    梦娇看着冷御邪,眼里全是羞涩。

    “梦娇啊,来来,这位可是父皇替你物色的男人,公子,怎么称呼?”

    新南国皇帝开口问,对冷御邪还是挺有礼的。

    “冷御邪?”

    冷御邪简短有力的吐出三个字,他倒要看看,他们会怎么推销他们的女儿。

    “冷公子?”

    梦娇娇羞的喊道,眼睛偷偷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越看,就越是喜欢?

    冷御邪唇边一直都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

    “冷公子,你觉得朕的宝贝女儿比凌曦怎么样?”

    新南国皇帝大笑起来,口气狂妄。

    冷御邪淡淡的瞄了梦娇一眼,这样的女人,比比皆是,他怎么可能有感觉。

    “父皇,不如让妹妹陪他好好说说话吧?”

    萧逸尘开口道,神色欣喜,看来他对妹妹有感觉。

    “好,好,都是年轻人,还是独自相处的好?”

    冷御邪只是淡笑,没有度多余的表情。

    “梦娇,父皇打算将你许配给冷御邪,你可愿意?”

    梦娇看了冷御邪一眼,娇羞的点点头。

    “全由父皇做主。”

    这样的男人,不正是她心目中最理想的男人吗?

    眼睛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越看,就越是喜欢。

    “冷公子,我这宝贝女儿眼光可是很高,可是她对你却是一见钟情,朕想啊,不如就让你们早日完婚怎么样?”

    “哈哈哈……”

    冷御邪听到他的话,哈哈大笑起来,脸上全是讥讽。

    “她对我一见钟情,我可对她没有感觉,这成婚?她还不配?”

    冷御邪的话让梦娇脸色惨白,众人更甚,没想到他竟然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冷御邪,你不要太过分?”

    萧逸尘隐忍着,他居然耍他们

    冷御邪冷视着他,讥讽问道:“你觉得她能够配得上我?在我眼中,除了凌曦,谁也不能入我眼?”

    凌曦?

    梦娇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又是她。

    “凌曦有什么好的,她被人强*暴,又生下一个儿子,她这样的贱女人,怎么配得上你?”

    梦娇怒斥道,身子激动而颤抖。

    冷御邪俊脸阴沉的可怕,眸光凌厉的盯着眼前的女人,忽然笑了。

    梦娇看着他的笑容,被他迷住,泛起花痴。

    “就算她再不济,她也比你好,因为她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她的男人就只有我一个?”

    冷御邪的话让众人脸色惨白,五年前强*暴凌曦的男人是他……

    这个强大的男人……

    “现在,你们侮辱我的女人,你说我该怎么对你们好呢?”

    冷御邪的话让几人浑身都一颤。

    “冷御邪……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萧逸尘声音有些颤抖,他一个墨玄三品的强者在他面前居然会底气不足。

    “我的岳父大人呢?”

    冷御邪沉声问,神色变得很冷。

    新南国皇帝有些恼火,自己刚刚居然被他耍了一通,可是面对他,自己居然没有反击的能力。

    “父皇,放了凌云虎吧?”

    他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

    “敏王爷,你真的是太窝囊了,你居然叫父皇放了那反贼……”

    “啊……”

    一道无形的力量突然掐住她的脖子,让她喘气不过来。

    “你这个女人,真的该死?”

    冷御邪冷哼一声,力量更紧,梦娇瞪大眼睛,就要窒息了,吓坏了新南国皇帝。。

    “冷御邪,朕放人,你赶紧放了我的女儿?”

    冷御邪手一甩,梦娇跌入在地,猛的咳嗽起来。

    “萧逸尘,新南国皇帝,我只要你们放了凌云虎,以后,你们若是敢在伤害凌家一根毫毛,我冷御邪一定会将你萧家全部给斩杀,一个不留,别怀疑我说的话?”

    “你……”

    新南国皇帝气愤的想要发飙,却被萧逸尘阻止。

    “父皇……”

    梦娇跑了过去,一股扑鼻的香气让冷御邪皱眉,很不舒服。

    “父皇……”

    梦娇在他耳边小声呢喃着,笑意很冷,敢对她萧梦娇动手,他真的以为她那么好欺负么。

    冷御邪只觉得脑袋有些混沌,有些难受,身子也很不舒服。

    “怎么会有这样的 感觉?”

    冷御邪喃喃自语。

    梦娇看着他,笑容变得冷。

    “冷御邪,本公主看上你,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

    冷御邪眉头皱了皱,浑身变得无力,而且燥热……

    该死的女人,居然给他下*药。

    “你这个女人,你真的是活腻了?”

    冷御邪眼神凌厉一扫,梦娇还没有来的及尖叫,脖子处鲜血缓缓流出,身子缓缓倒了下去……“你……”

    “梦娇?”

    众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了,他居然真的杀了他的女儿,这也太大胆了。

    “敢对我下*药,她就该知道后果?“冷御邪无情道,压下自己的毒。

    “最后问你们一次,凌云虎呢?”再不说,他就要展开杀戒了?

    萧逸尘紧紧地握着拳头,他现在虽然中毒,但是却依旧这么的强悍,他和他动手,胜算有多少?

    想到这里,神情分外复杂。

    冷御邪大手一抓,只听见咔嚓一声,他们的父皇的脖子瞬间被拧断,身体无声滑落。

    “再不说,下一个就是你?”

    冷御邪盯着萧逸尘,眸光泛起幽冷的杀气。

    萧逸尘没想到他居然出手杀死父皇,虽然不甘心,但是他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来人,带凌云虎上来?”虽然很不想,但是萧逸尘还是开口,因为他相信,即使他现在中毒,但是他依旧可以随時杀死他。

    短短的瞬间,父皇的命和妹妹都被他杀死,这样的男人,可怕?

    不一会,凌云虎被带上来,冷御邪眸光上布上淡淡的红晕,显得很可怕,极力的掩饰着。

    “是你?”

    凌云虎看见凌曦惊愕不小,他还以为是曦儿,没想到会是他。

    “他们对你用刑了?”

    冷御邪眼睛落在他身上的血迹斑斑的伤口上,眸光泛起杀气。

    “回去再说,你好像中毒了?”

    凌云虎沉声道,冷御邪抓着他,身影消失在皇宫。

    “娘子?”

    冷御邪将凌云虎带回客栈,凌曦也被惊醒,看见他们,眉头皱的打紧,特别是冷御邪,面色酡*红,傻*子都知道是什么情况。

    “曦儿,是他救了爹?”

    凌云虎沉声道,听到他叫女儿娘子,心里有很多的疑惑,但是目前似乎不是问的時机。

    “爹,我带你去休息,你等我一下?”凌曦交代一声,带着爹爹去了冷御邪的房间,让他休息,这才回来。

    冷御邪坐在床*上,正在盘膝打坐,俊脸更加的红,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哗啦啦的落下。

    “你中了媚毒?”

    凌曦沉声道,语气里全是肯定。

    冷御邪点点头,却依旧笑脸相迎。

    “娘子,你现在可是为夫的解药,为夫就交给你了?”

    “要我给你找姑娘?”

    凌曦沉声问,挑了挑眉,看着他脸上一囧。

    “不要,娘子不愿意解毒,那就出去吧?”

    冷御邪脸上有些囧色,他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面对如花似玉的女人,而且还身重媚毒,不能碰女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手自己解决。

    凌曦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嗯,你好好休息,我在门外,有事叫我?”

    凌曦无情的转身,冷御邪直叹气。

    自找苦吃啊?

    大手握住自己的大鸟,来回抽*动,嘴里也跟着发出一声声声音,然后是咆哮声,他在发泄。

    凌曦站在门口,眉头微微皱起,没想到他还真的打算自己来,不过,今晚他可能都不会睡得着了。

    一个天玄之境的高手居然会被人下*药,这真的是太好笑了。

    凌曦站在外面,淡定自若的当着保护神。

    半个多時辰后,里面传来虚弱的声音。

    “娘子?”

    要命的,他已经解决了半个多時辰,为什么药效还这么强,他的手都要断了。

    凌曦推开门,扑鼻而来的味道让她皱起眉头。

    情*欲的气息,浓郁的很。

    冷御邪躺在床*上,面色酡*红,满头大汗,没有解开衣服,大手却放在腿*间,那里,依旧高高隆*起。

    凌曦虽然没有看见他的身体,但是看见他现在这样,脸上还是很不自在,微微发热。

    “我帮你针灸吧?”

    “针灸可以解除媚毒?”

    他不想强迫她,更不想找其他的女人,他对这个,还是很介意的。

    “当然,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凌曦认真道,从储物空间拿出银针,准备针灸。

    “要吗?”

    冷御邪坏坏的看着凌曦,虽然不能碰她,但是看见她脸上的神色,他也觉得很满足了。

    “脱掉外衣?”

    凌曦一脸认真,看着他脸上的坏笑,有些恼火。

    冷御邪三两下解开自己的衣服,露出结实的胸膛,脱下裤子,只剩下一条裘裤。

    凌曦这是第一次看男人的身体,虽然自己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但是面对男人的身体,她还是有些不自在,脸很自然的红了,火辣辣的难受。

    冷御邪隐忍着,看着她这样,他真的很想扑过去,将她给吃抹干净,但是他冷御邪从来都不会要求自己心爱的女人做不愿意的事,所以,他就算很难受,他也不会碰她。

    凌曦深吸一口气,心里安抚着自己。

    就当他是一个女人,这样的话就不会这么尴尬了。

    想到这里,心里也舒服许多,让他睡好,准备扎-针,其实这也是她第一次施针,其实也就是借着银针,让他发泄*出来。

    一针-扎下去,冷御邪立刻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感,让他忍不住的低吟出声,凌曦脸蛋刷的红了,手也停下来。

    “继续……”

    没想到这样也可以这么的舒服。

    凌曦咬着牙,一针针的下去,冷御邪的嘴里发出更多羞人的声音,让凌曦脸蛋爆红,眼睛不经意的看见他裤裆那东西鼓起,脸蛋火辣的难受,心也跳的好快。

    “哦……”

    冷御邪舒服的叫了出声,发泄着,凌曦脸蛋酡*红,从未见过男人这样,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一个多時辰后,冷御邪已经好了很多,浑身是汗,裘裤已经湿透了,房间内,情*欲的气息让房间显得异常的暧昧。

    冷御邪脸上的潮*红慢慢的褪去,但是凌曦的脸蛋却红的很。

    “娘子,辛苦了?”

    冷御邪笑着说,在她面前,他丝毫不介意。

    “你的修为这么高,怎么会被人下*药?”

    “还不都是那个梦娇公主,她看上为夫,居然想要用药逼我就范,我着了她的道,只好杀了她,未回来找娘子解毒?”

    冷御邪话毕就看见凌曦冷哼一声,绝色的脸蛋也跟着沉了下去。

    这个男人还真的以为她凌曦会因为他救了爹爹以身相许给他解毒吗?

    她会解毒的方式有很多,但是以身相许,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娘子,你生气了?”

    冷御邪小声的问,语气有些撒娇,经过这次的事情,他发现他们之间变得更亲密了。

    凌曦白了他一眼。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你被下*药,我想要解毒,办法多的是?”

    若不是看在他救了爹爹的份上,她才不会给他解毒。

    想到刚刚的一幕,脸蛋就发烫,真的是太尴尬了。

    冷御邪看着她,呵呵的笑了起来。

    “娘子,你害羞了?”

    凌曦狠狠地瞪着他,要不是她,她会这么的尴尬么?

    “闭嘴,我给你炼丹去?”

    不满的走到一旁,拿出丹炉,开始找药材。

    冷御邪躺在床*上,看着她专心的样子,心情非常的好,虽然刚刚自己释放药姓很辛苦,但是他还是精神不错。

    凌曦炼出丹药给他服下,天色早已大亮,凌曦被折腾一夜,又累又困,想要睡觉,床却被他霸占了,无奈的摇摇头,准备出去吃点东西。

    “听说了嘛,皇上突然驾崩,梦娇公主暴病而亡了?”

    凌曦才走到楼下,就听到人们议论纷纷的说着事,梦娇公主死了,她倒是知道,只是她没想到,冷御邪居然连皇上也给杀了,而且最意外的是,萧逸尘居然说是突然驾崩,暴病而亡来掩饰他们死亡的真*相。

    看来冷御邪昨天晚上做的事情让萧逸尘知道了苦头,所以父皇被杀这样的大事也只是草草两句话,不过,这样也好,让他们知道,她凌家不好惹。

    “当然知道了,你们还不知道吧,现在成王爷和敏王爷都想要做皇帝,斗的厉害呢?估计要打起来了?”

    “哎,老百姓的日子又要不好过了?”

    一声声议论的声音落入凌曦的耳中,让凌曦眉头微微皱起。

    萧逸尘和萧逸敏两人都要当皇帝,两人的野心还不小,父皇刚刚死,就想要争夺皇位,皇家,果然是让人心寒,果然很无情。

    随便吃了些东西,凌曦就准备去看看爹爹的伤势,这个時间,爹爹也该起床了。

    “爹……”

    凌曦拿着早餐敲门,得到允许后*进去。

    凌云虎刚刚起床,还是穿着昨日的衣服,衣衫上还有血迹。

    “爹,还好吗?”

    凌曦知道他们是动手了,只要不是太重,她都还能接受。

    “爹没事,一些皮肉伤。”

    冷御邪已经出手了,皇帝也死了,梦娇公主也死了,他还能追究什么。

    凌曦拿出一颗丹药给他服下,沉声道:“爹,这次的事情,曦儿疏忽了,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敢动你。”

    “这事不关你的事,曦儿,都是爹爹没用,几十岁的人,连墨玄之境都没有突破。没有保护你,连自己都无法自保?”

    想到凌家死去的那些佣人,他就觉得心寒。

    “爹,你别自责了,这事不能怪你。”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原本墨玄之境的高手都没有,但是自从她回来后,这里比墨玄之境还要高的人比比皆是。

    “曦儿,你大哥还好吗?”

    凌曦点点头,想到冷御邪把他们送去他的邪灵宫,到時候她还得去一趟邪灵宫。

    “爹爹放心吧,大哥没事,等你伤势好了,我们就去接大哥和小宝?”

    她也不想让他们呆在那里太久,毕竟,她和冷御邪只是有一夜的关系,最重要的是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离开之前,她要将爹爹和大哥安排好,让他们能够有个保障。

    “他们在哪?”

    “邪灵宫,冷御邪的宫中?”

    凌曦看着爹爹的反应,以为他会怎么样,没想到居然比她还要镇定。

    “曦儿,你和冷御邪成亲了?”

    许久,凌云虎才问出心中的疑惑。

    “没有,爹,你误会了,我和他只是有了小宝,是他自己这样叫的……”

    谈到冷御邪,凌曦的心里有些复杂,这个男人是小宝的爹,也帮了她不少忙,但是也给她带来不少的麻烦。

    “你喜欢他?”

    凌曦连忙摇头,爹爹这口吻怎么好像要把她嫁给冷御邪。

    光是想到他黏人的架势,她就觉得受不了。

    “他是小宝的爹,你打算真的不嫁给他吗?如果哪天喜欢上他,那就成亲吧,爹对他,没有什么意见?”

    凌云虎的话让凌曦郁闷到了极点,他居然这样就把爹爹给收买了?

    原本还想说什么的,但是爹爹的神色不太 好,轻应一声,也没有多说什么。

    休息两日,城中也没有太大的事情发生,萧逸尘和萧逸敏两人为了皇位争夺不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冷御邪的关系,他们也没有找他们的麻烦,反而是冷御邪,休息了好几日,而且还每天霸占凌曦的床,让凌曦咬牙切齿。

    “宫主,那边出现了一点问题?”

    风突然出现,俊脸阴沉的汇报。

    冷御邪听完后,俊脸瞬间沉了下去,双眸微微泛红,有着慑人的杀气。

    “那些混蛋,他们还真的以为本宫不敢把他们怎么样吗?你先回去,本宫立刻就回去?”

    “宫主,他们对小少主很是怀疑,我怕……”

    冷御邪听到他的话,神色更冷。

    “他们若是敢动我儿子,你直接废了他们,有什么事,我担着?”可恨的老匹夫,居然还给他来这一招,他党政以为他冷御邪怕了他们。

    “是?”

    风离开,冷御邪立刻找到凌曦和凌云虎,准备回宫。

    一路上,凌曦总算是见到了什么叫做神兽了。

    冷御邪带着他们乘坐在青龙上,一路直奔邪灵宫。

    “冷御邪,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总觉得他这次有些焦急的赶路。

    冷御邪摇摇头,但是这几日,笑容却没有出现在他脸上。

    似乎,他很烦恼。

    凌曦想问,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曦儿,等去了邪灵宫,你若看谁不顺眼,想怎么样都行,为夫会护着你?”

    冷御邪突然开口,让凌曦惊愕不已。

    邪灵宫她会看谁不顺眼?

    “冷御邪,你邪灵宫是不是很复杂?”

    她可不想置身其中,她这次只是想要带小宝和大哥回来,可不想和他邪灵宫有什么瓜葛,她还想着怎么去寻找那些被抓的兽族。

    “也不是,反正有点烦?”

    冷御邪颇为烦躁,越是靠近邪灵宫,他的心情就很烦躁,这让凌曦很好奇,这邪灵宫究竟是什么地方。

    传闻中的邪*教,究竟是什么样的?

    傍晚天黑的時候,凌曦总算到了传闻中的邪灵宫,令她震惊的是,邪灵宫居然人多的很,而且非常的大,就好像一个小国一般,谁一看见冷御邪立刻行礼,很是恭敬。

    “宫主,你总算回来了?”一个中年男人迎了上来,看见凌曦等人,眉头微蹙。

    宫主居然又带两个外人进来。

    凌曦自然感受到对方的敌意,神色也冷了下去,若不是为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她才不想来这里,而且冷御邪也说了看谁不顺眼,随她怎么样都行。

    “宫主,这女子是……”

    “他是本宫的娘子?”

    “宫主,这玩笑万万使不得啊?”

    男子听完后脸色大变,连忙阻拦。

    凌曦微微蹙眉,万万使不得?

    难道说,她凌曦还配不上冷御邪?

    冷御邪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声音冰冷。

    “四长老,本宫没有和你开玩笑,她是本宫孩子的娘*亲,自然是本宫的娘子,邪灵宫的女主人?”

    冷御邪冷嗤一声,看着他不满的皱眉,俊脸更阴沉。

    凌曦虽然不想做冷御邪的娘子,但是听见那老头的话,她倒是不想去反驳冷御邪的话,让他说下去。

    “宫主,她是……”

    “本宫知道,谁也不准反对?”

    冷御邪打断他的话,语气颇为愤怒,他最讨厌的就是他们这些死老头,烦都烦死了。

    “宫主,那你什么時候和选出的十大美人成亲?”

    四长老的话刚落,就看见冷御邪脚步顿止,回过头,双眸泛红,眼神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十大美人,什么十大美人?”

    他们这些老不死的,居然还敢给他选妃了?

    凌曦听到他的话,也不舒服的皱起眉头,他还说没有其他的女人,居然都选了十大美人,不过,她道想要看看,十大美人,究竟有多美,比她美多少?

    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很是不舒服。

    “宫主,我们也是为了你们好,你已经到了开枝散叶的年龄,是時候要……”

    “我已经有儿子了,我看十大美人还是赏给你们十大长老好了,若是本宫记得没错,你们十位长老到现在还未娶妻,儿子膝下无子……”

    “宫主……”男子脚下一软,跪在地上。

    “宫主,你这是要做什么啊,我们岂敢接受那些女子?”

    那可是万里挑一的绝世佳丽,而且每一个都是大有来头,专门为宫主挑选孕育后代的夫人。

    凌曦看着他,有些惊愕,十大长老配十大美人,这还真是绝配,不过,她倒是觉得很好奇,这十大美人,他们怎么不敢要。

    “娘子,我们不理会他,我们去看小宝?”

    冷御邪搂着凌曦,语气极为温柔,眼神尽是宠溺。

    “宫主……别走啊?”

    男子连忙爬起身追了上去。

    “冷御邪,他们给你选十个大美人,你觉得很好吗?”

    哪个男人不喜欢美人,而且还是十个。

    冷御邪不满的捏了下她的腰,反驳道:“为夫除了你,对谁都没有感觉,所以,这辈子你休想逃走?”

    略带霸道的话让凌曦心猛的一颤,她休想逃走?

    难道他真的觉得,她就是他要寻找陪伴终身的伴侣吗?

    “可是我不喜欢你?”

    凌曦沉声道,语气没有半点的玩笑意味。

    “娘子,我们五年前意外的纠缠在一起,生下小宝,五年后,我看见你第一眼就看上你,这就代表,我们之间的缘分早已注定,你就是我想要的那个女人,而你,我相信,迟早有一天,你也会爱上我的?”

    他并不任何一个男人差,所以,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让她爱上自己。

    “如果我一直都不爱你怎么办?”

    凌曦沉声问,她也不知道,也许,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动情,情,对于她来说,不需要。

    冷御邪看着她,思索一会,认真道:“若是有一天,你真的不爱我,我会放你离开?我不会在缠着你,但是,我想,不会有这一天的,我会一辈子呵护你?”他认定的那女人,绝对不会让他失望。

    凌曦没有吭声,心里却被他的话给震撼了。

    他们相处的時间不多,但是却一起经历不少,若是一直这样相处下去,她可能会遗失自己的心?

    冷御邪带着凌曦来到他的宫殿,原来在外界说的邪灵宫竟然会是这样的大,就好像一个皇宫一般,让她吃惊不已。

    “你们这些丑八怪,都给我滚开?”

    两人还没有进去就听见小宝的骂声,紧接着就是一阵霹雳啪啦的声音。

    “小宝?”

    凌曦连忙跑了进去,映入眼前的一幕让她脸色立刻沉了下去。

    一房间的美人居然和自己的儿子在叫板。

    儿子坐在那里,身后站着三个面无表情的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小宝?”

    小宝一看见娘*亲,立即扑进她的怀抱。

    “娘*亲,你来了?”

    “贱女人,这个就是你的野种?”rBJo。

    凌曦还没有来得及和儿子好好的说话,就看见一个长相妖*艳的女子出口教训她。

    “贱女人?野种?”

    凌曦冷眼盯着她,眸光里有着令人发寒的冷意。

    冷御邪原本想要进去教训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但是看见凌曦生气了,收住脚步,唇角微微勾起。

    “怎么,我说错了?”

    那女子挺了挺胸,一张妖*艳的脸蛋全是鄙夷。

    只是紫玄之境就在她面前叫板,敢骂她贱女人,骂她儿子野种,她会让她知道,这句话的代价是什么?

    “贱女人,你知道她是谁吗?她可是狐王的亲妹妹,你可要想清楚了,动她,后果不是你可以承受的起的?”

    一旁的女人冷声开口,相比这个妖*艳的女人,她倒是清纯许多。

    狐王的妹妹?

    不是人?

    三更,丫丫真的累死了,大家都不要潜水,丫丫要首定,要月票,要红包,什么都要,呜呜……太累了?】
读趣网 > 天才宝宝极品娘亲 > 天才宝宝极品娘亲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