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天才宝宝极品娘亲 > 天才宝宝极品娘亲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vip001 你敢占我便宜!(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是你搞的鬼?”

    冷御邪俊脸瞬间沉了下去,双眸里全是愤怒。

    男子冷冷一笑。

    “在你眼中我就是这样的人?冷御邪,你别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你跟这个人类有什么好结果?”

    “什么样的人难道还需要我说清楚么?”

    冷御邪冷声叱喝,俊脸上不厌其烦?

    男子看了床~上的女人一眼,冷笑道:“那我就拭目以待,看看你看上的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冷御邪,别忘记你的身份?”

    男子丢下一句话,身影便消失在房中。

    冷御邪盯着他离去的背影,气的直咬牙,他居然还缠着他,到底要怎么做,他才可以滚开他的世界?

    走到床边,掀开被单,映入眼前的一幕让他皱起眉头,伤口一直这样,难道是他搞得鬼?

    冷御邪不敢多想,从怀中拿出一瓶透明的瓶子,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蓝色液体。

    “试试吧?”

    滴出一滴在伤口,扬起手在她的后背运功疗伤。

    原本还血肉模糊的伤口慢慢的愈合,若是有人看见,定然不相信?

    “没想到,他还真是舍得救那个女人?”

    男子站在窗外,纵声离去。

    “娘~亲?”

    小宝跑进房间,看见冷御邪趴在床边睡觉,不由得皱起眉头。

    “喂,你怎么睡这里,累了就回房间去睡?”

    小宝冷漠道,虽然他帮忙救娘~亲,但是娘~亲说过,爹爹不是好人,不顾他们的混蛋?

    冷御邪睁开眼,一脸疲惫。

    “你就是这样对爹爹说话的?”

    冷御邪有些不爽,怎么自己也是他爹,救他娘~亲的人,他居然这口吻?

    小宝白了他一眼。

    “我什么時候承认过你是我爹?想要做我爹,慢慢的接受考验吧?”

    就这样,他是不会承认的?

    “……”

    冷御邪听到他的话,觉得这女人真没有把儿子教好。

    “你~娘应该没事了,你守着吧?我出去了?”

    冷御邪站起身,几日不休息,体力透支的厉害,让他有些脚软。

    小宝目送他离去,这才坐在娘~亲的身边,小手握着娘~亲的手。

    “娘~亲,你说我说话会不会太过分了?他这几日对娘~亲真的很费心费力,而且他似乎真的很喜欢娘~亲啊?”

    凌曦躺在床~上,手动了动。

    “娘~亲?”

    小宝惊喜的喊道,看着娘~亲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前的就是儿子那双带着欣喜泪光的眼眸。

    “小宝?”

    凌曦抱着他,擦干~他眼角滑落的眼泪。

    “娘~亲,你总算醒了,小宝吓坏了?”

    小宝呜呜的哭了起来,抱着娘~亲,委屈的很。

    凌曦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想到那日的事情,她真的是有些意外,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她玄黄之境的修为居然会被那人饮下的药剂给打败,那药剂到底是什么?

    想到这个,眉头不由得拧紧?

    “小宝,娘~亲现在没事了?”

    凌曦环视着周围,这里应该是苏睿的家吧?

    “娘~亲,这几天都是那个混蛋在照顾你?”

    小宝撇撇嘴,不太愿意说,但是他内心还是渴望一份父爱的?

    凌曦点点头,她记得,晕过去的時候,他在她的身边。

    “苏睿现在怎么样?”

    小宝听到娘~亲说起睿叔叔,一下子就开心了。

    “娘~亲,我和你说睿叔叔可棒了,他现在已经是皇帝了,他真的是好厉害,所有的人对他都是心服口服”小宝赞赏的说了一大堆。

    凌曦默默的听完,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看来,她看的果真没错。

    “我们去看看?”

    凌曦坐了起身,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居然被解开,肌肤裸~露一大~片,脑袋嗡的一声,想到儿子的话,脑海中一片空白。

    “小宝,娘~亲的衣服是谁换的?”

    小宝看着娘~亲,小声道:“是他?”

    “什么?”

    凌曦眸中泛着熊熊怒火,他居然大胆的将她的衣服解开,难道这里没有女人吗?rBJo。

    “他说,娘~亲和他都有小宝了,娘~亲的身体早就看过了……”

    “混蛋?”

    无耻的家伙,居然当着儿子的面这样说,她可不记得她看过他的身体,她一点记忆都没有?

    “娘~亲,不生气了?”小宝不知道娘~亲怎么这么恼火,他混蛋爹爹说的没错啊?

    凌曦穿好衣服,动了动,身体居然没事了。

    “出去吧?”

    凌曦拉着小宝走出去,迎面就看见苏睿走过来,看见她醒了,眼神里全是惊愕,接着就是欣喜,大步迎过来。

    “凌曦?”

    苏睿看着她,双手握着她的手臂,激动的喊道。

    凌曦有些尴尬,看着他如此关心自己,脸上露出一抹淡笑。

    “苏睿,一切顺利么?”

    苏睿点点头,松开她的手臂。

    “一切都好,凌曦,这次真的很谢谢你,我真的觉得很对不住你,让你受伤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她居然会为了他,推开他,保护他。

    凌曦呵呵笑了起来,绝色的脸上有着令人着迷的韵味。

    “你说什么,其实我当時只是想要保护小宝,你也只是巧合?”

    凌曦想到那日,她真的没有想要救他,只是因为他身后的是小宝,所以,猛的推开他。

    “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救命恩人?”

    苏睿不介意,若是不是这样,他早就死了?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宫殿?”

    苏睿邀请道,笑意更浓。

    凌曦牵着小宝,两人跟着他来到前殿,皇宫奢华的宫殿,让凌曦和小宝打开眼界。

    “凌曦,我有件事,想要问问你的意见?”

    苏睿带着他们来到御花园坐下,欣赏着鲜花怒放,闻着淡淡的花香,心情也跟着舒服起来。

    “什么事?”

    凌曦搂着小宝,看着他撒娇的坐在她的腿上,有些淘气。

    苏睿看着小宝,俊脸微微笑道:“就是小宝,我想收他做我的义子?”

    “义子?”凌曦皱眉,他怎么好好的想要收小宝做义子?

    是因为自己吗?

    还是说,想要拉拢她?

    苏睿看着凌曦复杂变幻的神色,连忙解释。

    “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喜欢小宝,仅此而已,对你,我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苏睿说完,俊脸已经红了一大~片。

    凌曦低低的笑了。

    他这是不打自招么?

    “好……”

    “不行?”

    一个沉而有力的声音响起,打破了眼前温馨的一幕。

    冷御邪疾步走过来,看着他们,眼里全是怒火。

    “小宝是我的儿子,不能给你做义子?”

    冷御邪霸道的说,眼睛盯着苏睿,神色颇冷?

    凌曦看见他,想到他给自己换的衣服,气就不打一处来。

    “小宝是我的儿子,我答应就可以,你有什么权利阻止?”只是给了一颗种子就想霸占她的儿子么?

    就算她让苏睿当小宝的亲爹,他也没有反对的权利。

    冷御邪回眸盯着凌曦,眼神很是复杂。

    “他是我的儿子,没有我,你哪来的儿子,你别忘记,那夜是你……”

    “闭嘴?”

    凌曦冷漠打断,这男人,非得提醒她吗?

    她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冷御邪,小宝是我生的,我说了,小宝给苏睿当义子,你没有反对的权利?”

    凌曦的话让冷御邪生气了,他的儿子,不能给别人做义子,这个男人对凌曦就有特别的心思,若是小宝做他的义子,哪天就成了小宝的亲爹了,那他这个亲爹……

    想到这个,他就不能接受。

    “娘~亲,不要吵了?”

    小宝撇撇嘴,他都没有答应,他们答应有什么用?

    一点都不尊重他。

    苏睿也很尴尬,没想到自己的要求竟然让他们吵架。

    “你跟我来?”

    冷御邪抓着凌曦的手,拉着她就要走?

    “松手?”

    凌曦怒斥道,不懂他怎么就粘着她了?

    两人走到花园对面停下来,四目相对,谁也不吭声。

    “曦儿,我说过的,我会娶你?”

    “我也说过,我不要?”

    五年前他要是站出来,也许她会很乐意,但是现在,她一个人带着小宝活的多好,要他这个多余的干什么?

    “你必须和我在一起?”

    他不能让她离开他身边,那个人会不会对她动手,他不清楚,但是,他一定要做好周全的准备。

    “我说了不,小宝的事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和你在一起,门都没有?”

    凌曦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去,她也该是時候离开了。

    冷御邪看着她,想到上次发生的事情,眉头皱的更紧。

    “娘子,别丢下为夫,为夫都已经是你的人了?”

    冷御邪突然一脸笑容的追了上去,拉着凌曦的手臂,让凌曦有种恶寒的感觉。这个男人,他怎么可以这样的无耻。

    “冷御邪?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真是受不了,他怎么可以变脸这么快。

    冷御邪搂着她,在她耳边轻轻道:“娘子,为夫想干什么,难道你不清楚吗?”

    凌曦愤怒的瞪着他,想要甩开他,却发现被他抱得更紧。

    “娘子,为夫不会对你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举动,你放心吧?”

    冷御邪的解释让凌曦想到自己醒来的一幕。

    “我昏迷的那几天,我的衣服……是不是你换的?”

    “当然,为夫不帮你换,难道要叫那个苏睿帮你换吗?”

    冷御邪说的理所当然,不等凌曦发话,笑意更浓。

    “曦儿,你的身材变得更好了?”

    “冷御邪?”

    凌曦怒吼道,一掌朝他打去……

    冷御邪轻轻一闪,抱着她,在唇边狠狠一吻,哈哈大笑起来?

    凌曦脸蛋红透了,气的直咬牙,不停地用手擦唇~瓣,可恶,他居然又偷吻了?

    休息两日,凌曦没有不舒服后,就离开了,并没有多做逗留。

    苏睿虽然很不舍,但是看见冷御邪那双冰冷带着警告的双眸,那一点点的残情也只能藏在心底了。

    “小宝,凌曦,有空就来这里,我永远欢迎你们?”

    凌曦笑着点头。

    “苏睿,记得你当初答应我的事?”

    她这次离开,会去继续游历,至于什么時候回来,她也不知道。

    苏睿郑重的点头。

    “你放心吧,我答应你的,绝对不会食言?”他一定会为她守护她的亲人,这是他唯一能够回报她的。

    “谢谢?”

    冷御邪看着他们依依不舍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走了?”

    小宝猛的甩开他的手,很不给面子。

    “娘~亲是我的,你不准碰?”

    那天他才知道,自己上当了,以后,他不能碰娘~亲?

    冷御邪瞪着小宝,小兔崽子,居然这么不给面子。

    凌曦拉着儿子上了马车,缓缓离去。

    “娘子,你打算去哪?”

    “不知道,你不会打算跟着我们?”

    凌曦皱眉,她似乎忘记了,这个家伙没有离开的意思。

    冷御邪凑到她身边,勾起一抹自认为很是迷人的笑容。

    “当然,娘子去哪,为夫就去哪?”

    “无耻?”

    “无耻?”

    母子俩同時开口,彻底的把他给鄙视了?

    “娘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为夫对你做了什么?你可别忘记,当初,受害者是我,若不是你把我……我怎么可能会失去宝贵的第一次,我的清白全毁了,你难道不该负责吗?”

    冷御邪委屈的挽着凌曦的手臂,嘴里说的话,让凌曦一阵恶寒。

    他的是第一次,难道她的就不是吗?

    再说了,强~暴他的是这具身体,又不是她的灵魂,关她屁事?

    “冷御邪,别缠着我,我们不同路。”

    凌曦的手覆在胸口的玉佩上,这是她来到这里在这具身体上发现的,拿着那块玉佩,谁也不知道她看见了什么?

    她透过玉佩看见了一群被困住的野兽,什么样的都有,眼里全是哀求,渴望自由的眼神,有种错觉,让她去解救它们,那种强烈的渴望,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

    最让她觉得难以置信的是,她看见它们被困住,有种想哭的冲动,心也特别的痛。

    现在想想,凌曦还是觉得很不真实。

    “娘子,你在想什么?”

    冷御邪看着她痛楚复杂的眼神,好奇的问。

    凌曦猛的抽回手,摇摇头。

    “没有什么?”

    她该去哪里解救它们,它们到底是真的,还是只是一种幻觉?

    她真的不敢在去看这块玉佩,真的很害怕,再次看见那幅画面。

    五年来,虽然只是一次,但是那幅画面却清晰的印刻在她的脑海中,每当她安静下来,就会想到那些可怜的野兽,心里就会好难受,有种撕扯的疼。

    “真的没事,你的手很冰凉?”

    冷御邪握着她的手,她居然还说没事,这分明就是有事。

    凌曦甩开他的手。

    “没事?”

    冷硬的拒绝他的询问,语气也变得凌厉许多。

    冷御邪看着她,眼睛落在她胸前,他若是个没有看错的话,她的手抚摸的地方一定有什么?

    一路上,摇摇晃晃,走了几天,进入一片树林。

    闭目调息的凌曦猛的睁开眼,脑海中闪过那副再也熟悉不过的画面,只不过,这次是一只也野兽,准确说,是一只狼,他哀嚎着,凌曦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它的呼唤?

    “你怎么了?”

    凌曦没有理会他,径自跳下马车,那种呼唤的感觉更加的明显,似乎在召唤她。

    “娘~亲?”

    小宝连忙跳下去,就看见娘~亲站在树林的入口,双眸寻视着什么?

    冷御邪走到凌曦面前,看着她惊慌的眼神,觉得很奇怪。

    “曦儿?”

    凌曦拿出胸前的那块玉佩,那副熟悉的画面再次出现,让她有种窒息的感觉。

    “冷御邪,你帮我看着小宝?”

    凌曦丢下一句话,身影一窜就进了树林。

    冷御邪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拉着小宝跟了进去。

    “娘~亲?”

    小宝大声的喊道,很害怕娘~亲会不会丢下他。

    “小宝,你~娘~亲有没有这样过?”冷御邪神色很是复杂,刚刚他若是没有看错,曦儿手中的那块玉佩应该就是让她失控的原因,但是到底是什么,他也不清楚?

    “没有,娘~亲从来都没有这样过,她会不会不要我了?”小宝连忙追上去,小小的身子如风般在树林里寻找娘~亲的身影。

    冷御邪连忙追逐着小宝的身影,将手放在口中吹了一记口哨,天空中顿時落下数道人影。

    。“宫主?”

    “你们保护少主,千万不能让他有半点事,否则提头来见?”

    冷御邪冷冷的命令,几人身影一闪,追了上去。

    “曦儿?”

    冷御邪连忙拔腿,朝另一个方向追去。

    凌曦一路狂奔,身影如风拂过树林,惊吓了小动物。

    “你在哪?”

    凌曦在心里唤道,脚步也跟着放慢了不少。

    “主人,救我?”

    哀嚎的声音让凌曦身子微微一颤。

    主人,它居然唤自己是主人,这是怎么回事?

    “你在哪?”

    “我在你脚下,我被困在石洞里?”

    说着又是一声哀嚎的声音,无限的凄凉。

    凌曦眉头微微拧起,看着自己脚下的一片土地,地上全是树叶,她该怎么才能进去救它。

    “地是封印的,我进不去?”

    凌曦试图和它交流,发现它再也没有声音了。

    “怎么会这样?”

    凌曦喃喃自语,丝毫没有发现身边有人来了。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让凌曦回头看着眼前的粗~壮男子,戒备的退后两步。

    她居然没有发现他的出现,看来这人的修为比她高出很多。

    “你又是谁?”

    凌曦感觉到对方发出的气息,让她皱起眉。

    不像人类?

    “主人,杀了他?”

    声音再次响起,声音里全是愤怒,让凌曦更加好奇,眼前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那人要他杀了他?

    “狼王,你以为就凭她可以杀得了我吗?”

    狼王,难道说,眼前的这个人是看守下面的狼王的守卫?

    凌曦眉头微微皱起,自己玄黄之境的修为,会是他的对手吗?

    “主人,你放心吧,你可以杀得了他的?”

    声音再次传来,让凌曦皱眉,她可以杀死眼前的人?

    “曦儿?”

    冷御邪身形一闪来到她身边,看见她面前的男人,眉头微微拧起,这……居然不是人?

    冷御邪的出现,让那人也震惊不已,盯着他的目光有沉了几分?

    “你想要杀她?”冷御邪站在凌曦身边,大手搂着她的腰,神情显得分外的慵懒。

    那人身子猛的一颤,打从心底对这个男人感到恐惧。

    “你怎么来了?小宝呢?”

    凌曦惊愕的看着他,不是叫他跟着小宝吗?

    “你放心吧,小宝没事,为夫担心娘子,所以就来了?”

    冷御邪淡笑道,语气里全是宠溺。

    “没事?小宝在哪?”

    叫他跟着小宝,他居然跑来了,就凭这点,他就没有资格做小宝的爹爹?

    “我让人保护他了?”

    冷御邪叹了口气,他看起来就这么没有安全感吗?

    凌曦还是不相信,眼前的男人除了是那夜的男子之外,自己对他一点都不了解,凌曦现在真的是后悔死了?

    怎么会让他照顾小宝呢?

    “等我回来?”

    凌曦在心里丢下一句话,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冷御邪无奈的皱皱眉,她也太不信任他了。

    眼神冷冷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冷厉的警告道:“别给我使坏,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起的?”

    男子愣了一下,再看,他已经离开了。

    “娘子……”

    冷御邪连忙追上她的脚步,大手一捞,将她搂在怀里。

    凌曦厌烦的想要挥开他的手,他这人怎么可以这样无耻。

    “小宝呢?”

    “跟我来?”

    冷御邪搂着她,一记口哨,就看见‘嗖嗖嗖’的几声,从天而降几个黑衣美男,一个个神情冰冷,其中一个抱着的正是她的宝贝儿子?

    “娘*亲,救命?”

    小宝挣扎着,他娘*亲没有找到,居然被人抓了。

    “少主……”四人眉头微皱,他们没有要绑架他,怎么喊救命?

    “我才不是你们的少主,你们不要以为我长得好看,就叫我少主,你们这些混蛋……”

    小宝挣扎着,张开口,狠狠地咬了下去。

    那人吃痛的皱起眉头,并没有松手。

    “风,放了他?”

    冷御邪缓缓开口,那么俊男松开小宝,一脸恭敬。

    “他们都是你的护卫?”

    凌曦看着他们四人,实力居然在她之上,真是让她震惊不小。

    若是她早知道,也就不用赶过来了。

    “他们是风雨雷电,是我的四大护法,你别小看他们,他们可是实力高过你?”

    冷御邪的话让凌曦心里微微颤抖,这个混蛋,居然有四哥这么厉害的护法,而且实力这么恐怖,那他自己又到了什么样的修为。

    “娘子,有他们保护小宝,绝对不会有事的?”

    凌曦看着儿子,小宝立刻跑到娘*亲的身边,紧紧地抓着娘*亲的衣服。

    “娘*亲,小宝不要和他们在一起。”

    “去修炼吧?”

    凌曦手一挥,小宝消失在他们面前,这下,冷御邪也傻眼了。

    “小宝呢?”

    这也太震惊了。

    凌曦没有回答,转身回到刚刚的位置,脑海中全是刚刚狼王的话,她不知道,自己和那只狼王什么关系,为什么它会称呼自己是主人?

    这个世界上,能够修炼可以说人话的野兽,应该有几百年了吧?

    想到这里,凌曦的心沉了沉,努力的搜索这具身体的信息,却没有半点的发现。

    “娘子?”冷御邪追了上来,一脸的嬉皮笑脸,那四个护法已经离去。

    “你可以离开了?”

    凌曦无情的打发他,不想这件事情被他知道。

    刚刚那个守护者已经离去,现在她只要想想,怎么进去救狼王。

    “狼王,听得见吗?”

    凌曦唤道,希望它可以给她一些线索。

    “主人,我听得见,但是你想要的答案我不知道。”

    微弱的声音响起,不如刚刚的清晰了。

    “狼王,你出事了?”

    凌曦内心焦急的很,有种不祥的感觉。

    “主人,我被打入了地下的第九层,你想要救我,恐怕现在的修为不够,你先去救其他的同伴吧?”

    狼王的声音带着哀伤,让凌曦皱眉。

    地下第九层?

    这是什么意思,地下还有第九层?

    “狼王,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凌曦焦急的喊道,可是,再也没有声音了。

    “想要下去么?”

    冷御邪沉声开口,看着她焦急的神色,刚刚的话,他可是听的清楚。

    “下去哪?”

    凌曦被他这样一问,有些不懂。

    “地下第九层,我可以带你进去?”

    冷御邪的话让凌曦有些惊愕,对他戒备起来。

    “你怎么会知道?”

    冷御邪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他的娘子太单纯了,她还不知道,她和狼王的话,他都听见了?

    “你想救它么?”

    凌曦看着他,沉默一会,点点头。

    “想进去很容易,不过,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冷御邪沉声道,眼睛落在她胸前。

    凌曦脸蛋爆红,瞪着他。

    “冷御邪,你无耻?”

    冷御邪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她又气又红的脸蛋,真是心情大好。

    “娘子,为夫可没有你想的这么龌龊,为夫只是想要看看你胸前的那块玉佩?”

    “你……”

    凌曦看着他得意的样子,气的直咬牙。

    原本还以为他是那样想的,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自己想歪了。

    冷哼一声,绝色的脸蛋沉了下去。

    冷御邪搂过她的腰,在她耳边呢喃:“如果娘子想要,为夫自然会满足你?”

    凌曦咬牙切齿,狠狠地在他脚上狠狠地踩下去,痛得冷御邪直皱眉。

    “滚开,无耻?”

    真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可以和他这样的人相处下去。

    冷御邪心情大好,放开她。

    “娘子,要不要进去?”

    冷御邪笑着道,妖孽般的俊脸怎么看就怎么的迷人,但是凌曦却没有半点的被迷惑?

    “主人,千万不要冒险?”

    狼王沉声道,它不知主人身旁的男人底细,想要测探,却被狠狠地打回去,只能说,这个男人深不可测。

    “你不相信我,你就永无出头之日?”

    冷御邪唇角微勾,肯定道。

    狼王沉默,他说的没错,想要等主人进入地下第九层,她如今的实力,真的还太难了?

    “好,我答应你?”

    凌曦看着他,眼神坚定。

    反正他也已经知道玉佩的存在,想要藏着是不可能了,而且她有很多的疑惑需要狼王来告诉她。

    “那好,走吧?”

    冷御邪牵着她的手,身体突然的往下沉了下去,整个人没入土地,凌曦惊愕的想要开口,却被冷御邪捂住嘴?

    两人的身体沉入地下,一直的往下沉,光线慢慢的暗了下去,直到最后,变成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主人,不要怕,这是进入地底下的正常现象?”

    这地下是没有光线的,主人恐惧疑惑也很正常。

    凌曦点点头,大手将她的头按倒一毒结实的肉墙上,凌曦清晰的可以听见一阵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到了?”

    冷御邪缓缓开口,大手移到她的腰间,很自然的搂着她。

    凌曦这次没有挣扎,如今,她在这里不熟,还是不要乱来的好。

    “这里是第九层?”

    凌曦拿出火折子点亮,发现这里居然是一个很大的黑洞空间,除了泥土墙壁,什么都没有,漆黑的一片。

    “哪有这么快,这只是地下,第九层在这下面?”

    凌曦看着他手指的地方,分明是一道漩涡。

    “你说这就是入口?”

    没想到这地底下还有这样的玄机?

    “恩,第九层,需要一点時间,而且,这里会呼吸困难?”

    “你是说没有空气?”

    凌曦心一紧,没有空气,那她能走到第九层么?

    冷御邪摇摇头,宠溺的捏捏她的鼻子。

    “不是没有,而是比较少,我们可以这样进去?”

    冷御邪抱着她,低头覆上她的红唇,红唇相贴,异样的感觉让两人浑身一颤。

    凌曦懊恼的推开他,脸上布上一层淡淡的红晕,显得愈发的迷人。

    “冷御邪,你不要随便就吻我?”

    凌曦气恼的瞪着他,感觉自己的心居然还跳的厉害。

    真是太丢人了

    “好吧,我等会不会随便的吻你了?”

    凌曦看着他,总觉得这话有哪不对劲。

    “走吧?”

    冷御邪拉着她,两人的身影没入漩涡,凌曦立刻就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得紧蹙,这是缺氧的征兆,没想到这里面会这么的少空气。

    “受的了吗?”

    冷御邪轻声问。

    凌曦只是轻轻点头,并没有开口,慢慢的走着,感受到空气缺少,那种呼吸困难的感觉,很是不好受。

    “如果不行就不要勉强自己?”

    冷御邪拉着她,速度加快许多,凌曦跟着有些吃力。

    “等你的实力提升到天玄之境之后,你就可以在这里行动自如。”

    冷御邪的解释让凌曦心微微一颤。

    天玄之境?看他行动自如,难道他已经是天玄之境的修为了?

    凌曦不敢置信,她玄黄之境已经非常惊人了,他比她大不了多少,他可能是天玄之境吗?

    冷御邪唇角微微勾起,被女人这样盯着,心情是非常不错的。

    “娘子,有没有觉得为夫长得非常的俊美,很迷人?”

    “无聊?”

    凌曦收回眼神,继续跟着前行。

    “这是第二个入口?”

    冷御邪拉着她进入第二个漩涡,凌曦只觉得心猛的抽紧,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空气会比刚刚更少些?”

    凌曦经过刚刚的适应,已经好了很多,虽然空气不多,但是她也可以支撑着。

    “第九层有空气吗?”

    才第二层,就是这样,第九层会是什么样子?

    凌曦真的不敢去想象。

    冷御邪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没有去过?”

    “那你怎么知道你就一定能下去?”

    凌曦有些恼火,他自己都不知道下面的情况,若是下去,他不行,那怎么救狼?

    “相信我?”

    冷御邪沉声道,握着凌曦的手加重了些力道,让凌曦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竟然选择的去相信他。

    两人一路无言,走到第五个入口,凌曦已经有些喘气了。

    怎么会空气这么少?

    “还受的了吗?”

    冷御邪开口,眼睛落在她的脸上,微微蹙眉,这女人,还真能撑。

    “可以?”

    咬着牙吐出两个字,凌曦紧紧地握着拳头,她一定可以下去。

    到了第六层,只要每走一步,空气就会感觉到稀少,凌曦喘气已经很厉害,上气不接下气。

    “第七层了?”

    冷御邪缓缓道,看着她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不由得有些心疼,她怎么就这么死撑着呢?

    “我可以坚持的住?”

    凌曦说完一句话,喘气更加厉害,她一定可以走到底。

    “过来?”

    冷御邪一把拉住她,抱着她,低头就吻了上去,这次,不是亲吻,而是过气,没错,就是过气,凌曦发现她的呼吸变得舒畅许多,有空气的感觉真好。

    “等你受不了和我说一声?”

    冷御邪拉着她继续往前走,刚刚的亲吻,只是给他一些自己体内的玄气,让她可以在这里自由的呼吸。

    凌曦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第七层走到一半,凌曦又感觉到那种缺氧的感觉了,喘气也厉害。

    “冷御邪……”

    凌曦难受的喊道,抱着他,凑上自己的唇*瓣,冷御邪微微笑笑,很享受的给她一些玄气,当然,也没有忘记好好的吸取下这美好的芬香。

    凌曦挣扎着,这怎么和刚才不一样,他居然勾住她的舌头,挑逗她,那只手居然还爬进她的内衣……

    “冷御邪?”

    凌曦猛的推开他,脸蛋红的厉害,这个混蛋,他居然想要……

    无耻,下*流……

    “我只是给你多过点气?”

    冷御邪笑着解释,看着凌曦气红的绝色小*脸,笑意更浓。

    “你刚刚分明就是占我的便宜?”

    什么叫做多过点气,手都爬进她里面了

    要不是她反应快,他可能会把她怎么样也不一定?

    冷御邪看着她气呼呼的样子,认真道:“生气会浪费很多空气?”

    凌曦听到他的话,立即调好心态,在心里骂他禽兽。

    冷御邪笑意浓浓,拉着她继续往前走。

    第八层走到头,凌曦这次真的没有刚刚的难受,开始疑惑,他刚刚是不是真的给她多过气了?

    到了第九层,空气一切都正常,凌曦觉得自己浑身都舒畅,根本没有半点的喘气不来的感觉。

    “这里不缺空气?”

    凌曦努力的吸了几口,真的没有刚刚的感觉。

    “娘子的意思是需要为夫亲*亲?”

    冷御邪笑的很迷人,却没想到被凌曦一拳朝他俊脸挥去,冷御邪硬生生的被打中,俊脸上浮起一抹淤青。

    “娘子,下手怎么这么重?”

    冷御邪摸了下,还真痛。

    “谁叫你口不择言?”

    刚刚还占她便宜,活该?

    凌曦环视周围,这里就是第九层,为什么没有看见狼王?

    “狼王?”

    凌曦呼唤道,周围一片安静。

    “冷御邪,不是说这里是第九层么?怎么没有看见狼王?”

    凌曦有些恼火,她该不是被他耍了吧?

    “那不是么?”

    冷御邪指着某处的角落,那里趴着一只狼,身形巨大无比,一双鬼绿色的眼珠分外的耀眼。

    “主人?”

    狼王虚弱的喊道,动了动,铁链的声音响起。

    “你被锁在这里了?”

    凌曦刚走两步,就被冷御邪拉住。

    “你不要命了?”

    冷御邪怒斥道,吓了凌曦一大跳,他干嘛这么凶。

    “你以为这里这么简单吗?每一步都可能将你捏碎,你这个傻女人?”

    冷御邪恼火的骂道,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凌曦被他吼得无辜,她根本就没有看见哪有危险。

    “主人,他说的没错,这里每一步都可能会要了你的命?”

    “那我要怎么救你?”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

    冷御邪沉声道,身形突然消失,来到狼王的面前,速度让凌曦惊愕,更让狼王迷惑。

    “你……”

    “不该知道的不要知道,你只要记住,我不会伤害她就可以了?”

    冷御邪的话让狼王更加迷惑,他身上的气息……

    “不要怀疑我,也不要探测我,因为你不可能知道?”冷御邪的话让狼王心里震惊不已,要知道他都探视不出来,那会是什么?

    “千万不要伤害主人?”

    狼王语气诚恳。

    “放心吧,我冷御邪说到做到?”

    “冷御邪……”

    狼王喃喃的念着,却怎么都想不到这个名字有什么区别。

    冷御邪扬起手,在铁链上一掌劈去,铁链哗啦的落下,狼王身体突然猛的变大,比原来打大了好几倍。

    凌曦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睛都直了?

    一更,今日三万更新,大家都出来冒泡订阅,丫丫需要你们的支持,有钱打赏,撒花,留言推荐,首定好,天天万更的日子不是问题哦?】
读趣网 > 天才宝宝极品娘亲 > 天才宝宝极品娘亲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