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高手寂寞2 > 高手寂寞2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五章 众神的欢笑
    妲己深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平静下来内心的激动。一个被囚禁在地狱,锁了漫长岁月的狐妖,早已绝望之后,突然看见了一点希望,尽管那点希望的光芒仍旧渺茫,却已经让绝望的漆黑中增添了一点色彩。

    激动不过片刻,漫长岁月磨砺的绝望如海般深沉,而那点希望如叶,在浪涛中如此渺渺……

    “谁来救救我啊——蚩尤,我霸天愿意永远为你效力……地藏王菩萨大发慈悲,我霸天洗心革面,一心修佛……”寂静的锁魔场,又响起霸天的叫喊声。

    妲己和孔宣听了二十多年,早已听惯。自从霸天知道锁魔场内外的消息都只能来自送饭的地藏王弟子之口传达时,每天到了吃东西的时候,霸天就开始放声大喊。不过喊了这么多年,霸天自己其实都已经绝望,喊叫的声音有气无力,木然没有情绪。

    最初妲己不屑一顾的斥责让他安静。“你这种没有本领的人,蚩尤根本看不上眼;地藏王何等法眼,岂能被虚伪之徒蒙骗?早早安静些吧!”

    霸天早知道妲己被锁魔链贯穿身体,任何本事都用不出来,因此浑然不理,到了吃饭时候,仍旧自顾喊叫。

    送饭来的,是一个白骨精。她曾经在唐三藏西天取经的路上试图吃唐僧肉,后来在这无间地狱的锁魔场呆了三十七年,终于真心反省,拜在地藏王座下。

    这时候的她就一副白骨森森的模样,如副骨架般,用两条细弱的骨头胳膊,拎着盛装小米粥的大桶,一步一咔嚓作响的走过来。地藏王法力有限,一人之法力滋养的谷物供养着地狱三十多万活物,食物根本不多。每个人每天只有一盆米粥食用,地狱中的妖精如非妲己那般修为深厚的,都不会浪费法力、精力的变化成人形。

    她从一座座空荡荡的锁魔架前走过,径直停在妲己面前,盛了碗小米粥,端到妲己嘴边,十分耐心的喂着她吃。她那颗眼窝黑洞洞的骷髅头,则吱吱轻响着转动,瞄向依韵。“还没放弃呢?”

    白骨精的语气里没有一点惊讶的情绪,这么多年了,她这句话早就说习惯了。最初她相信依韵和喜儿很快就会放弃,后来,她觉得这两个人如果哪天放弃了才算惊奇。

    依韵和喜儿早已经是名人,地藏王座下的弟子,人人都知道有两个新来的,一个红衣服的女子,一个紫衣服的男人,二十多年了,还没有放弃的在尝试挣脱锁魔链。

    妲己一口气喝干碗里的米粥,舒服的长舒口气。“大约是不会放弃了。”

    “姐姐你呢?还没能放下仇恨?”白骨精扭头,黑洞洞的眼睛望着妲己,语气里多少有些关切之情。妲己是妖精,她也是妖精,自然是亲近些的。

    “谢过地藏王好意了,只是我心中的仇恨,永远都放不下!”妲己说时,愤恨不已,杏牙紧咬,果真是仇恨刻骨铭心,一刻都不能淡然相对。

    “那……蚩尤呢?蛇老前不久还托过我来着,说蚩尤大人一直期盼你能相助。”白骨精边说边盛了第二碗米粥,递到妲己面前时,见她疑惑,忙解释说“我在练净身咒,一些日子不进五谷,这份本是我自己的,给姐姐。”

    妲己怔了怔,道了声谢,刚张嘴要喝的时候,突然又停住,侧目瞟了眼一旁的喜儿。“好妹子,给她吧。”

    “姐姐吃吧,红狐也在练净身咒,把她的那份指明了要给她。红狐也是妖精,虽然我们决心不再作恶害人了,可说四大皆空的佛法,至今还没有修得一二,当初我们都在这锁魔架上挣扎过,至多也没挣扎超过三年的,大家伙的心里头,个个都佩服他们两个。”

    妲己摇头,仍旧坚持。“还是给她吧,她是人类,比我们妖精更依赖食物。”

    白骨精不再劝阻,端了过去,一连喂喜儿喝下了三碗。

    “呵呵……多谢。”喜儿一口气喝完,果真有种许久不曾有过的饱足感。

    白骨精如常说了几句话,转而又去喂孔宣。“地藏王又问你了。”

    孔宣自顾喝干了米粥,摇了摇头,轻轻道了句。“请代孔宣谢过地藏王。”他说罢,又如往常般眺望地狱的天空,额头上的那只美丽的孔雀眼睛,缓缓流淌下来一行泪水。

    白骨精不再多劝,转而又去喂依韵。妲己放不下仇恨,无法归依我佛,她又不知为何,不肯为蚩尤效力,宁愿一直在锁魔架上。而孔宣素来骄傲,又厌恶蚩尤的为人手段,根本不可能为其下属。他虽然一向对地藏王心怀敬佩、感激之情,却一次次明示,不能精心修佛。过去从未曾流过泪的孔宣,来到地狱后,深感无间地狱的悲苦,因而时常眺望地狱远空,为此而流下怜悯之泪。

    “你也多喝一碗,也是练净身咒的石头精要让的。”白骨精喂罢一碗,又盛了碗,却见依韵淡淡然摇头。“请给她。”白骨精回头望了眼喜儿,见她也在摇头,不禁把细弱、光骨头的左手一摊,摆出一副无奈又苦恼的姿态。

    半晌,她还是端着碗,递到喜儿嘴边,劝她说“难得有情共患难,人类男人都爱保护心爱的女人,他要给你,你就不要推辞啦。”

    喜儿眼望着依韵,小口小口的喝干了米粥。

    白骨精默不作声的喂完霸天,提起木桶就走,对于一直叫嚷不停的霸天,她完全充耳不闻。因为,每个送饭的人都习惯了,不搭理霸天是最简单直接又省事的方法。

    眼看白骨精走远,霸天没了再喊的力气,低垂着头脸。

    一切,又归于寂静。孔宣依旧眺望着地狱没有日月的血红色天空,妲己依旧低垂着头脸,任由凌乱的长发遮挡着容颜。依韵与喜儿便自默默的修炼着武功,同时不断把恢复的内力灌入缓缓旋转着自行修炼的北落紫霄剑中……

    一天天、一年年,就这么流淌着而过。除了妲己,其他人都没有计算过时日,也不知道她为何总要清楚的计算时日……

    仙界,云雾飘渺,偏偏朵朵白云构筑成形态各异的建筑物。

    自三界开启后,人间江湖中许多一直潜心修炼各种技艺的神级技能高手纷纷‘被迫’飞升。原本他们都是对于江湖争杀打斗没兴趣的人,所以从来不练武功,只练技能。对于仙界他们只是好奇,并不愿意离开熟悉的环境和朋友,飞升到仙界。

    可是却被不由分说的仙界之门带到云雾飘渺的仙境天地。

    小琳便是其中之一,她哭的泪眼迷蒙,一次次哀求引路的白须白袍老仙人,太白金星。“老爷爷仙人,让我回人间好吗?求求你了,我丈夫蓝太阳在人间,我不想当神仙……”

    太白金星神色慈和的呵呵直笑,只对小琳这类技能师的话回以一句“一些小娃儿,不知成仙之难,尽说趣话。”便不再理会的只管施展仙法,乘着一片洁白的云带着一众人飞往梦幻仙境。

    梦幻仙境为仙界中心,天庭便设在这里。

    迷梦的淡淡云雾,让整个梦幻仙境添上了神秘色彩。

    天庭,一样是由白洁的云拟化的房屋、地板,走廊,桌椅。太白金星领着技能师们穿过天兵战列两排之间的道路时,正听见王母的声音说“紫衫大仙心怀大慈悲,感念人间疾苦,开启三界,功德无量,从今以后就在桃园仙境随我修习仙法吧。”

    太白金星这时上前,满面欢笑的作礼道“小老儿恭贺王母娘娘喜得爱徒!”

    大殿上,玉帝和王母的神座之前,紫衫拜礼谢过,轻轻退开一旁,面含微笑,静静立在小剑身旁。

    王母见到是他,不由慈和的笑开了颜。“太白金星,小剑大仙早早被西天如来点名要去,仙界欲留不能;紫衫大仙已被敕封为人间战法无匹智美无双大圣仙人;这暮色大仙该当如何封赏为好啊?”

    太白金星脑子飞快转动,顷刻间就把握住了王母的真实心意。他太白金星并非负责这种职务的仙人,王母偏偏问他,自然是因为知道他太白金星能够揣摸得真实心意,需要借他太白金星之口说出来而已。

    “小老儿以为,暮色大仙一生剑不沾血,弘扬真武仁者之心,实在可敬可佩!当敕封为西暮仙云山仁者无双大法仙人之号,赐西暮仙云山为其修炼之地。”

    一些与会的天上仙人,大多意外,不禁哄的一阵纷纷议论。那西暮仙云山建成不久,仙灵之气充盈,地域广阔,本来是要作为玉帝西游时的临时行宫的,太白金星竟敢提议封赏了给一个人间刚飞升而至的大仙?

    王母微笑点头,转而询问玉帝。

    “玉帝以为如何?”

    玉帝神情无动于衷,不见喜怒,也不开口,只是点了点头。

    太白金星见王母十分高兴,连忙又道“启禀娘娘,小老儿此行得知一些人间情况,人间灵鹫宫一门上下,百余年来一直在江湖中兴风作浪,滥杀无辜。这灵鹫宫本是那天山童姥邪魔所创门派,其弟子霄云喜、也便是坠入无间地狱的人间杀戮传说,其邪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人间江湖诸多杀戮,皆因灵鹫宫而起。偏偏灵鹫宫中出了个异人,竟然创出了与紫衫大仙一样的万法全通大神通,如今天极泄露,人间诸多人等皆知玩法全通即可飞升仙界……”

    王母眉头微皱,大为不悦,沉吟片刻,眼望玉帝。

    玉帝目视那群太白金星带回来的技能师,漠然开口询问。“灵鹫宫一门果真如此?”

    一众人间飞升仙界的技能师都是那种从不参与江湖斗争之人,个个心思单纯,所以才得此殊荣。他们过去也常听说情形如此,被玉帝问起,个个点头说是。

    “既然如此,灵鹫宫一门邪魔,不容位列仙班,凡人妖精但可杀之除恶,可计功德。”

    众神仙天将,纷纷领命,称颂玉帝英明。

    一干神级技能师,个个面面相觑,都没想到会有这种结果……灵鹫宫自然可怕,但他们并非江湖中人,从不以为一个门派里只有滥杀无辜的恶人而没有好人。他们接触各门各派的江湖人物,与之买卖做生意,无论哪派都有恶人,但大多都是和气好相与的顾客。

    听到玉帝如此裁决,一干人,个个心中不安,只觉得做错了事情,却又都不敢开口。

    一条身影越众而出,跪地拜礼着道“灵鹫宫虽然有滥杀无辜的人,可是大多都很好,江湖争斗,各门各派都杀来杀去,怎么灵鹫宫就变的没有了好人呢……”

    话还没说完,太白金星已然挡在面前。小琳错愕的抬头,只能看见太白金星微微弯腰的背影。

    “这女娃儿不知人间事情,心地单纯善良,把什么人都视为好人,实在是童言无忌啊!呵呵……”

    众神仙天将,发出一阵看待婴孩胡说的哄笑。

    小琳还想开口,却发觉,她的声音完全淹没在了众神仙的笑声之中,她想起紫衫,用求助的目光望过去,却发现紫衫正在跟小剑耳语,根本没有看见她的求助……

    地狱。

    锁魔场,腥风依旧,时烈时轻。一座座锁魔架上锁着的妖物,都垂着头脸,周围单调的风景早已看厌,他们什么也不想,回忆早已遗忘,所有的过去只会让他们越来越痛苦悲伤……

    霸天时常竭斯底里的胡乱叫喊,一时嚷着让妲己孔宣跟他说说话,一时对依韵和喜儿破口大骂或极尽挖苦之能。但是,这些都没有换来回应。正因为如此,他更觉得痛苦。这样被捆绑束缚的日子,没有尽头,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哪怕是争吵、唾骂,总归会有些情绪,总归不会那么死寂……可是,没有……
读趣网 > 高手寂寞2 > 高手寂寞2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