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高手寂寞2 > 高手寂寞2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章 消逝、重生
    (这是承接高手寂寞的新神话部,崭新的篇章,阅读本文,请忘记已废弃的旧神话部,谢谢。:)如果你有兴趣,可以阅读高手寂寞更多的了解本文中的人物,如果你没有兴趣,就把本文作为独立的新故事阅读。PS:本文背景为虚拟网游,然而,实际上是虚拟异世界天地,对背景有了解兴趣的书友请阅读序章。)

    飘渺峰顶,开启三届的钥匙之争尘埃落定,大决战刚刚结束。

    呼啸的烈风,逐渐变弱,渐渐、变成了清风,拂过决战之后的废墟,夹带起仍旧浓烈的血腥气味,还有飘扬的飞尘。

    一白,一红的空间之门,扭曲着凭空而现。一个温和的声音从白门传出:“象征自由,和平的人间强者,超越凡神的存在,紫衫大仙,小剑大仙;象征正义的可名上仙,象征真仁者的暮色大仙。即刻飞升,美丽的仙境世界——”

    小剑,可名,暮色,随着这声音,朝白色扭曲的空间之门缓缓高飞,三个人身上被七彩亮光完全覆盖。而紫衫却紧紧抱着依韵,身上闪耀着七彩亮光,象征的仙界大仙崇高的身份,然而,她却是怎也不肯松开手来。

    红色空间之门中,一个冰冷的声音:“象征杀戮之极,超越凡魔存在的人间杀戮之极,喜儿,依韵,被叛打入十八层地狱,永受无尽苦痛。杀戮之欲望者,超越凡魔存在,妖瞳,被叛打入十七层地狱,承载万年苦难,方得偿还罪恶。”

    “不要!不要这样,不要……”两股可怕的吸力,将依韵吸向红色扭曲的空间之门,喜儿如是。另一股,却把紫衫吸向白色的空间之门,紧抱着依韵的手,怎也不肯松开,红色空间之门的吸力,明显比之白色门更强,依韵和紫衫,缓缓朝着红色空间之门移动……

    喜儿突然借着吸力,朝依韵和紫衫瞬间飞至,一把抓着紫衫抱紧依韵的手,使将个手法——紫衫的双手,无法控制的突然失力,跟依韵的距离,瞬间拉开。喜儿一头撞在依韵身上,就势把头靠在他胸口上,侧头望向仍旧朝依韵极力伸手的紫衫。

    “呵呵呵呵……你们,都会后悔的……你,赢了,钥匙;输了,他……呵呵呵……”喜儿的语气,满是凄苦,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

    依韵全力运功,对抗着强大的吸力,身形仍旧,被缓缓吸向地狱之门。依韵抬头,注视着紫衫,轻轻摇了摇右手,手中的精巧紫色纱衣,在飘动,他轻声道“我答应过你,会一直戴着它,即使下地狱,也会……”

    紫衫急,紫衫急的哭泣,用尽全力的伸出双手,白皙的五指仍旧触碰不到越来越远的依韵……三界之门的强制吸力,即使是他们的实力,也根本无法抗拒……

    “宵云喜!我恨你,我恨你——”紫衫疯狂哭喊,直到她的内力耗尽,再不能对抗仙界之门的吸力,眨眼工夫,身形便被吞进了白色的仙境之门中,紫衫最后的声音,从门内传出:“依韵,上天入地,紫衫永远是你的女人……千年万年,甚至更久,我都会等你,你一定要来找我,你一定要……”

    “依韵,你明白了吗?我把你,毁了的,进了,十八层地狱,就再也、出不来了的。杀戮是罪,可是,我却害你,再也无法回头……”

    依韵收回望向白色仙境之门的目光,低头凝视着神态恢复本相的喜儿,仍旧是,那般,怯怯柔弱……

    “选择,是每个个体本身决定的。杀戮是罪,但我早已经,决定承载这罪。我依韵,绝不回头!怨天尤人的恨,倘若我执着于此,根本不可能有很多过去,更不可能,认识紫衫。因和果,是相对的,若没有踏入杀道,很多的一切,根本就没有、存在的经过。”

    依韵淡淡然说着,眺望着飘渺峰下方,壮丽的山河大地。“只是,想起钱庄的钱,真是心疼,多亏过去紫衫替我花了很多很多,否则,现在一定更心疼,还有好多钱,没来得及、花掉……紫衫用钱,确实,太节省了……”

    “如是我闻,爱本是恨的来处,一个输,一个哭。宁愿你恨的糊涂,中了爱的迷毒,一面满足,一面残酷。”喜儿轻声念叨着,紧紧抱着依韵的腰。

    我们一并从这个世界,逝去。

    我们一并在另一个世界,重生。

    没有你的世界,我会更加孤单寂寞,没有我的世界,你也会更加孤单寂寞。无论哪里,我都会陪你……

    喜儿,轻轻凑近依韵,两人,贴的,更紧几分。依韵眼神温柔的注视着喜儿,柔声道“可惜,若不是给你的承诺,比给紫衫的晚了,那么,我本可不去找她的。但是,世事,岂能如人意?尤其,你我,都不是被幸运包围的人儿呵……”

    唇合……

    天上地下,千年万年,甚至永远,紫衫都是你的女人,你一定要来找我……

    只要我不离开,你就永远不会丢下我。

    是,我答应你。

    我答应了你,所以,天上地下,我依韵,一定会来找你,除非你心不在,除非你心离去,否则,即使,千年万年,甚至永远,我都会来找你……

    依韵和喜儿,紧拥,深吻的身影,被红色的地狱之门,完全吞没。情衣和小龙女,悲声痛哭……群芳妒,从重生点匆忙赶回,却只见到,两人被红色地狱之门吞没的身影……

    江湖中,无数罪恶滔天的人,无论实力高低,纷纷被突然出现的地狱之门,带进层数不一的地狱,他们都将以漫长的时间去承载所犯下的无数罪恶。

    原血刀门弟子,这一日之间,无数过去欺善霸恶,奸淫弱女罪恶滔天者,尽数被突然出现的地狱之门吸去。原魔欲门弟子,长年累犯无数罪恶的人,同样没能逃过。

    江湖,各城市,各角落,有人哭泣,更多的人叫好。这些罪恶之源,终于、终于得到他们应该有的惩罚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了。事实,人们已经不得不相信。

    江湖中,无数的人,在欢呼。他们对自己的现在感到郁郁不得志,偏偏又前途渺茫无路。他们相信,在未来去到新的世界后,就一定能够有一番大作为,得到理想的新生活,成就理想的志愿,拥有现在所无法拥有的一切……

    江湖,终于彻底的改变,钥匙开启了三界。让江湖所有的人心中有了恐惧,有了向往,有了对事物价值和行为抉择的衡量标准。下地狱,很可怕;去仙境,很完美;对妖界,则是充满了向往和好奇……

    但江湖的传说,只有五个,神话传说紫衫,杀戮传说喜儿,不败传说小剑,正义传说依韵,无血传说暮色。他们的传说,他们奇迹般的实力,他们常人无法企及的一切,也许,成为江湖永远无法超越的存在,永远在江湖中流传。

    血红的地狱之门,在飘渺峰顶缓缓合拢、消失。

    杀戮是罪!无论任何理由和借口造就的杀戮,都是罪!除非,从一开始,就已经选择和决定,承载这罪……

    “杀戮是罪,但我们,早已经决定,承载这罪……”

    血色的世界,血色的空间,一个红色的身影,一个深紫的身影,一并如是说。

    他们在人间的江湖中消逝,而后,在血色的地狱中,重生。

    我们一并逝去……从人间~

    我们一并重生……在地狱~

    血色的空间中,相拥着自虚空坠落的两人耳畔,响彻着冰冷的声音“人间极度杀戮,身怀杀气带起冲天怨念。被叛打入阿鼻地狱,永不得脱离。”

    ‘种族人,内力性质转化完毕,属性无,无互克属性,无加成特性,内力性质变异后跳出无行,光,暗,定义为极。北落紫宵炎属性异变,攻防形态变异成功,性质阴极。’

    深紫色的亮光在依韵腰间骤然亮起,本已在飘渺峰与不败传说小剑战斗中粉碎的门派神兵北落紫宵剑,此时又流动着深紫的亮光,重新挂在了依韵腰间。依韵爱怜的轻手抚摸着拔出鞘的剑身,心定。

    ‘人间的杀戮之极,罪孽深重,杀气引动体质变异魔化,杀戮魔体质……二阶段提升,杀戮魔主侍……三阶段提升,杀戮魔主……四阶段提升,杀戮魔王……无间地狱,杀气异化,罪孽深重的人间杀戮之极依韵,被判背负罪恶之特殊称号:北落紫宵杀戮魔王。能量杀伤力大幅度提升,破坏力大幅度提升,耐命力提升。’

    “多久了……我们落下来多久了?”

    “好像一直在这么坠落,又好像,刚落下来不久……”

    依韵怀抱着喜儿,单手握住北落紫宵剑的剑柄。

    地狱,其实他们并不陌生,在人间江湖中的时候,就曾经一次次的被带进犹如真实般的幻境。杀戮是罪,一次次幻境的经历,早让他隐约意识到,也许,那就是杀戮最后必须承载的代价。

    虚空之后,还是虚空。

    血色的空间,血色的一切。

    不知道坠落了多久,喜儿在依韵怀里已经缓缓合上了眼睛。这里是让她恐惧无尽的地狱,却又从不后悔承载这罪。

    “快了。”

    依韵握剑的五指,稍稍用力。他已经看见,下方的陆地。

    他们的下方,明明存在陆地,却看不清楚陆地的颜色,因为陆地之上,站满了密密麻麻的欲望魔鬼!

    时间的洪流中,三界开启之前,不为人知的人间,不知道有多少消逝的罪恶生命被判进了十八层地狱。这些生命,不止有来自人间的人类,还有来自各界的野兽、妖怪、以及阴魂野鬼,甚至还有犯了罪的仙、佛……

    曾经幻境中的经历,让依韵清楚的知道,陆地上密密麻麻的欲望魔鬼跟他们不会有言语的交流,因为那些欲望魔鬼都是丧失了自我意识,被无穷无尽欲望主宰了意识的、只懂犯罪和破坏、杀戮和吞食其它活物为食。

    “怕吗?”

    喜儿问的时候,依韵的双足,重重,落地……喜儿,被依韵离地抱起。很沉重的压力,但对于依韵而言,其实,不算什么,当然也不可能伤着喜儿。喜儿双足,这才被依韵轻轻放落地面。

    依韵拔出腰间通体深紫色、燃烧着北落紫宵炎的门派神兵,他的目光,渐渐变的空洞。长剑扬起的时候,剑光斩杀一圈靠近过来的欲望魔鬼。剑身的火焰,在他的目光变的空洞无物时,蔓延着在他全身燃烧跳动。

    “如果这是罪,我早已决定承载。无论如何,我不会回头,也不会退缩,因为——我是依韵。”

    话音落的时候,北落紫宵剑舞出一片剑影,每一支深紫色的剑影,都精准无误的或割断欲望魔鬼的咽喉,或刺入欲望魔兽的心口。

    喜儿的面容在千面神功作用下,恢复如在人间江湖时的妖美模样,她戴紧了南极飘渺手套。“呵呵呵呵……杀吧……”

    晃动的紫影中,骤然混入喜儿身形急动的红影,两色的虚影忽前忽后、你左我右,直杀的周围欲望魔鬼根本不能靠近,只要扑到一定距离,必然身上多了个致命伤口,而后被其它残忍的欲望魔鬼撕碎、吞食……

    也正因为如此,虽然欲望魔鬼数量仿佛没有穷尽,却没有丝毫的配合可言,一些在抢夺吞食倒下的欲望魔鬼,另一些却杂乱无章的、一味飞扑攻击。每每杀得周围一圈尽是欲望魔鬼的尸体时,趁着它们争夺抢食的工夫,依韵便和喜儿争分夺秒的调息、恢复内力,务求能长久的保持内力的旺盛。

    “它们比幻境里的欲望魔好对付。”依韵内力恢复完胜状态,实际上这么片刻的战斗,内力的消耗本就微乎其微。他跟喜儿背贴背,头靠头,等待着欲望魔鬼们抢食完尸体后再度进攻,同时打量着远处的天空。

    相较于幻境中的欲望魔对他们疯狂专注的攻击,眼前总能得到恢复内力机会的情况,实在轻松的多。至于欲望魔的战斗力,对他们而言,没有区别,全都不过用上半成内劲、转瞬即可击杀之流。

    但是,路在何方?

    一无所知的迷茫,依韵许久未曾体会过,对地狱的未知,与初入江湖时候有什么区别?

    血色的天空中,突然想起一把冰冷的声音。

    “人间杀戮之极,依韵,喜儿,判入无间地狱,仍旧毫无忏悔之心,依旧杀伐屠戮,被判承受天网刑罚——”

    依韵觉得真荒唐,都被判落入永远不能离开的十八层地狱了,还忏悔什么?束手待毙任由欲望魔鬼杀死就算有忏悔之心?

    大地上,原本密密麻麻的欲望魔鬼们,突然间、大片大片的被一条条的东西绞成了粉碎!依韵和喜儿一跃而起时,他们原本立足的脚下,骤然飞出来无数根血红色的金属长链……

    偌大的地面,方圆千丈之内,转眼便伸出无数根一模一样的血红色金属长链,它们如蟒蛇般移走,如铁鞭般舞动,挥砸。血红色金属长链的目标十分明确,就是喜儿和依韵,它们钻出大地,飞起半空数百丈高的时候,链头纷纷瞄准了跃起的喜儿和依韵,四面八方的、一齐朝他们飞射过去!

    身在空中,依韵和喜儿眼看四面八方飞射过来的长链,双双默契的背贴背,反握对方的手掌,两股内力自体内催动,凭借内气产生的推力,带动身体一起旋转着移动。

    脚下飞射而起的长链顿时落空,四面八方过来的长链,接连上百条的挥击,都被他们从容避过。那些长链彼此相撞、交错后,却丝毫不见浑然,反而彼此以不足以容人的距离交叉、缠绕成网!无限伸长的链头仍旧追着空中飞旋着的紫红交杂的身影射去。

    如此不过片刻,千丈外的血红色长链也突然一起编织成网,顷刻间就在空中编织出来了一个直径千丈的血红色长链金属网球,长链之间的空隙,大小均匀,全不足以容人藏身。

    眼看如此景象,依韵和喜儿都心知肚明,能够穿越任何空隙的能力‘强制穿越’,在这张过于巨大的网球中,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强制穿越无法一举突破这么远的距离,其距离远近,取决于瞬间施展者轻功爆发力带动身体的距离,如果是在平地之上,也无法来得及突破,更何况是在半空、全凭内力催动身体移动的不利局面下?

    此刻的血红色长链,才应了天网之名。恍然间,依韵意识到,这天网,确实太像不败传说小剑的操纵人间万剑的唯我剑宗之威!

    依韵握剑,暗暗催动紫宵剑意。在喜儿默契的内力催动下,两个人的身体旋动速度更快,北落紫宵剑燃烧的紫宵炎更旺盛。深紫色的幽光,覆盖了依韵全身上下,无数把内劲实质化形成的剑影紧密衔接在一起,骤然化成一把巨大的深紫色长剑。

    依韵凭借与喜儿飞快旋飞的力量,凭借紫宵剑意催动的功力,照着前方飞快编织着的天网,挥剑!

    天网景象,引得地狱无数双眼睛或远或近的观望。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许些年未曾见过天网了。”

    地狱之南,一座漆黑、高达百丈的巨大宫殿之顶,一个一袭黑长袍的女人神色冷峻的眺望着远空的天网。她身边,站着一个白发苍苍,人面蛇身的老头,他的身体似乎因为过于苍老而显得松弛,浑然没有粗大蛇身应有的、充满强劲扫打力量的威猛,倒像松弛的肥肉,显得有些臃肿。

    他感叹,却带着欣喜在感叹。天网,轻易不现,自十八层地狱出现至今有数万年,天网也才出现过三十三次。而眼前如此巨大的天网,只是第六次见到。他知道,身边主上一直等待的人,来了。“主上以为,此人能否逃过天网之刑?”

    一袭黑长袍的女人神情纹丝不动,好似无动于衷的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此乃云中子耗费千年之功,苦觅开天辟地的黑石所制,任谁乍遇天网,倘若不知就里,都必成网中之鱼。”

    那人面蛇身的老头忙不迭的请命。“主上,我愿前去。”

    “不急。”一袭黑长袍的女人仍旧神情冷峻,态度自若。“不知雪之寒,焉知碳之暖。没有在雪中寒冷将死的绝望,如何能有对送碳之人的感恩?”

    老头恍然大悟,不由暗暗钦佩主上的高明。
读趣网 > 高手寂寞2 > 高手寂寞2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