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明朝伪君子 > 明朝伪君子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十九章 功成身退
    杜宏是个厚道人,当然不会做出赶尽杀绝的事,这并不符合他的利益。

    像石禄这样的小人,杜宏虽然恨不得用鞋底狂扇他的脸,但如果真把石禄逼上绝路,结局必然是两败俱伤,杜宏犯不着把自己搭上。

    大明像石禄这样的官儿太多了,杜宏觉得还是留着有用之身,以后不屈不挠跟他们做斗争吧,逮着一个跟他同归于尽,悲壮是悲壮了,方式有点蠢……

    所以杜宏非常大方的放过了石禄,并且一脸大义凛然的叫人把那对苦命的母子保护起来,语重心长的告诉石禄,你是御史,外面养个小老婆有损清誉,况且这个小老婆还被你抛弃过,传出去影响不好,咱们关系这么好,脏活累活我帮你干,小老婆我帮你养,以后你儿子就是我儿子,你老婆就是我老婆云云……

    石禄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那对被他“抛弃”的母子被杜宏派人送走,想翻盘的心思渐渐绝望,他知道,从此这个把柄算是死死抓在杜宏手上了,以后想招惹杜宏,除非自己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不想活了。

    巡按御史石禄收拾了包袱,连夜离开了山阴县,来时风光不可一世,走时凄凉垂头丧气。

    随后几天,驿卒送来了南京的公文,石禄给杜宏的考绩评语打了个“优”,在发送南京都察院的详表里,石禄把杜宏治下的山阴县吹嘘得天花乱坠,说阖县之内,老有所养,幼有所依,民风纯朴,路不拾遗,全托知县杜宏治理教化之功,功莫大焉云云,一篇公文看得连杜宏自己都老脸发红,石禄也不怕闪了舌头。

    杜宏自然懂得石禄这样做的用意,他在向杜宏示好,言下之意,我把你捧得高高的,你可要投桃报李,我那莫名其妙多出来的老婆孩子,你继续帮我养着吧,只是千万莫把她带到我面前吓我了……

    …………

    …………

    山阴县衙掀起了惊涛巨浪。

    上到县丞,下到杂役,谁都没想到这位铁定要被罢免的杜大人为何纹丝不动,不仅如此,南京都察院居然还给了他一个“优”级的考绩评语,这代表什么?代表杜大人不但不会被罢免,知县这个位置反而坐得愈发稳当,年后或许还会升官。

    县衙内的大小官吏们傻眼了。

    无声无息的,没人看出一丝征兆,杜大人到底怎样摆平那位跟他结过仇的御史大人?

    不懂啊,当官的学问太深奥了……

    尽管大家一头雾水,但并不妨碍他们使尽解数修复与县尊大人的关系。

    于是衙门又热闹起来,杜宏办公的厢房人来人往,请示的,汇报的,请客的,送礼的……走马观灯似的官吏们用最煽情最感动的字眼表达了对县尊大人的效忠态度以后,才各自惴惴不安的回了岗位办差。

    杜宏仍旧一派从容淡定,嘴角浮出一抹难以察觉的冷笑。

    短短几日,阅尽冷暖炎凉,人心是个很脆弱的东西,像豆腐,看着洁白光亮,麻绳一提,全碎了。

    杜宏眯起了眼,他忽然很想喝酒,想和那个帮他度过难关的人好好喝几杯,说一说这几日炎凉中领悟到的人生道理。

    **********************************************************

    秦堪也喜欢喝酒,不过他讨厌醉鬼。

    做人做事都应该有个尺度,过量就不好了。

    所以尽管给杜知县帮了一个天大的忙,秦堪却从没想过以此为进身之阶,去跟杜知县套近乎。

    当官的给你施恩,你可以在他面前感恩戴德,但你给当官的施恩,事后最好有多远闪多远,如果这位官爷心眼不大,你这个恩人的名字必然已成了他的忌讳,恨不得将你除之而后快。

    想一想曹操落难的时候吧,刺董失败仓皇逃到熟人家里,熟人不但大胆收留了他,还给他杀鸡宰羊,结果呢?曹操不但杀了别人全家,还恬着脸说什么“宁教我负天下人,莫使天下人负我”。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猴子!

    秦堪不知道杜宏的心眼大不大,反正躲着他总是没错的,只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令人揪心的是,杜嫣那小八婆事前答应的二百两银子到现在也没兑现,——小八婆不会也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吧?

    以后不要跟女人做生意,太没诚信了,上门讨债吧,又打不过她……

    …………

    …………

    唐伯虎又喝醉了。

    秦堪进他房间的时候,发现他正抱着便盆大吐特吐,吐得肝肠寸断,脸已差点埋进了便盆里。

    秦堪皱眉,肠胃泛酸,再看下去他也想吐了。

    毕竟是江南第一才子,秦堪只好忍着恶心扶他。

    “唐兄,酒色不要过量,对身体不好,就好比你花钱睡青楼的姑娘,难道一定要夜伐七八次才觉得物有所值么?”

    唐寅胡乱擦了一把嘴,傲然道:“我睡青楼姑娘从来不花钱的……”

    秦堪:“…………”

    死不要脸的老嫖客,他这是在显摆么?

    真想把他的脑袋摁进便盆里啊……

    “好吧,姑娘你可以免费睡,不过,酒这东西毕竟伤身,唐兄为何如此作贱自己?”

    这话戳中了唐大才子的痛处,醉醺醺的身子摇晃几下,接着四十五度仰望房梁,眼泪默默滑过脸庞。

    “江郎才尽,江郎才尽矣!”唐寅悲愤长叹。

    “啥意思?”

    唐寅流着泪,目注秦堪,凄然道:“贤弟曾说前些日子我大醉之下,文思如泉涌,一气写下诸多千古佳句,江南文士对我倾仰万分,可我如今日日酩酊大醉,搜肠刮肚也写不出一句拿得出手的诗句,愚兄才郎才尽矣!”

    从书案上摸出几张皱巴的纸,唐寅神情愈发悲怆绝望。

    “……贤弟且看,愚兄每每大醉,不但没写出诗句,却画下这许多莫名其妙的春宫,呜呼!这是何故耶?莫非我不是才子,而是淫棍乎?”

    你本来就是天生的淫棍,我才是才子。

    秦堪接过那几张春宫,两眼一亮。

    哎呀,唐寅的**在后世可是很有名的,好东西,收了它,拿出去卖钱……

    几张春宫以神奇的速度消失,纳入秦堪怀里。

    唐寅睁着朦胧的醉眼,打着酒嗝四下寻摸:“咦?我刚才拿出来的春宫呢?”

    秦堪茫然道:“唐兄,你是不是喝多了?哪里来的春宫?”

    唐寅呆了片刻,有些崩溃的捂住了脑袋,他觉得自己得了精神分裂症。

    “我不但不是才子,还是个疯子……”唐寅痛苦地喃喃自语。

    秦堪笑眯眯的扶住了唐寅摇摇欲坠的身躯。

    “唐疯子,想发财吗?愚弟有个想法……”

    唐寅通红的眼睛瞪着他:“你刚才叫我疯子?”

    秦堪大惊失色:“唐兄,你耳朵也有毛病了?我刚刚明明唤你唐兄呀……”

    唐寅又呆了许久,终于彻底崩溃。

    砰!

    使劲把脑袋朝书案上一撞,唐寅把自己撞晕了。

    *********************************************************

    PS:晚上还有一更。。

    求推荐票。。。这几天推荐榜上名次上上下下,搞得很揪心呀。。。
读趣网 > 明朝伪君子 > 明朝伪君子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