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明朝伪君子 > 明朝伪君子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三章 秦氏族叔
    夜色降临,孤灯只影。

    秦堪坐在只有他一个人的秦家老宅里,手里把玩着一堆枣子和铜钱,正在思考人生。

    虎妞是个好孩子,她纯真,善良,而且既不懒也不笨……

    可惜这孩子还是严重低估了大人的世界,大人的世界很无耻,特别是某个穿越青年的世界,绝对比她想象的更无耻……

    是的,秦堪后来又把送虎妞的枣子和铜钱抢回来了……

    曾经的都市小白领比任何人都明白,既然落入穷困的境地,就必须开源节流。

    如何开源他还没想出具体的办法,但在节流方面他至少可以做到不该花的钱绝不能花,扔一把铜钱让孩子当时乐呵乐呵就可以了,怎么可能真的送她?不劳而获的东西要还的。

    昏暗的油灯下,秦堪的手指关节在破旧的八仙桌上无意识的敲击着,他的眉毛拧得紧紧的,眉宇间透出一股淡淡的愁意。

    刚才把手里的铜钱数了一遍又一遍,一共二十八文钱,不论数多少遍还是这个数。

    父母双亡,无兄无弟,孑然一身,只有一套乡间老旧的二进宅子,三亩不算好也不算差的水田,以及眼前在桌上摆得整整齐齐如同接受阅兵似的二十八文钱。

    这便是秦堪在这个陌生世界的所有财产。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秦堪的父母在他十四岁时双双亡故,亡故以前显然没来得及给他定一门亲事,以至于现在的秦堪年已十九,还是光棍一条。

    孑然一身,这便是秦堪目前的现状。

    十九岁的读书人,以前甚至还有着功名在身,这样的光棍在十里八乡简直比金龟婿更稀罕,哪怕是现在的秦庄,觊觎垂涎他美色的未婚姑娘亦不是个小数目,幸好以前的他埋首醉心于学业,倒是避免了被那些狂蜂浪蝶糟蹋的厄运。

    当然,从主观上来说,秦堪不介意被她们糟蹋。

    最迫在眉睫的问题已摆在他的面前,那就是生存。

    众所周知,钱这个东西,在任何朝代都是好东西,这么好的东西偏偏他秦堪很缺少。

    所以,穿越青年秦堪现在需要钱,迫切需要!

    明朝弘治年,是不是可以搞一下发明创造?飞机大炮蒸汽机什么的可能有点儿离谱,但是牙刷胸罩卫生巾之类的应该没问题吧……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窝在这么个小村庄里,无论多大的能力也无法展示,秦堪有很多赚钱的点子,可要他赚这些穷苦村民们的钱,说真的,秦相公没这个兴趣,不是善良,而是赚头太少,当然,抢虎妞的钱则毫无压力,那本就是他的钱。

    男人,终归还是要走出去的。

    大明弘治十七年,如今的天下是怎样一个天下?

    位处一隅而不见全貌,秦堪不甘心。

    人生,应该还有一个更大的舞台在等着他闪亮登场,不是在这个江南村郭中庸碌等死,他要做的,是迈开两脚,轻悄且安静的走出去。

    *********************************************************

    正门外的柴扉传来令人倒牙的吱呀声。

    秦堪打开门,屋外朦胧的月色下,一张老迈的脸庞出现在他眼前。

    秦堪认识这张老迈的脸。

    他是秦庄的现任统治者,秦氏族人的族长。

    不能小看古代宗族的影响力,在这个通讯基本靠吼的落后年代里,一个村子的族长身兼着村长,派出所所长,法院院长,农会会长以及妇联主席等等一系列的职务。

    事实上,大明的安定秩序之基础,便是宗族和乡绅了。

    村民邻里间小到偷鸡摸狗偷看寡妇洗澡,大到伤人抢劫公公扒灰小叔子通奸嫂子等等一切治安事件刑事案件,县里的衙门是没时间也不屑管的,一般都由当地的宗族族长处置了,而且量刑标准很随意,是砍手剁足还是轻描淡写骂几句,只看当时族长心情的好坏。

    真是一个人性化的时代,当然,主要看族长的人性。

    秦庄的族长当然也姓秦,具体叫什么名字秦堪不知道,初来乍到,他只见过秦族长一两次,每次匆忙打过招呼后便逃命般跑掉,生怕被秦族长发现前任秀才其实鬼上身了。

    对掌握着一村生杀予夺大权的族长,秦堪还是很尊敬的,至少在这个小乡村里,他确实是个狠角色。

    对狠角色必须要尊敬。

    黯淡的月色下,秦堪微微一楞,接着朝秦族长施了一个有模有样的长揖:“族叔有礼了。”

    秦老汉眯起了眼睛,如同被泡在澡盆子里一般,神情非常的舒坦。

    他很享受读书人给他施的礼,这让他觉得倍儿有面子,无形之中提高了自己的阶级档次。

    而且这种长揖礼,也只有读书人才施得这般行云流水,赏心悦目,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村民们,顶多只是随意而马虎的一拱手,嘻嘻哈哈没个正形。

    咳了两声,秦老汉慢条斯理道:“贤侄身子可好了些?”

    “族叔挂怀,堪感激不尽,身子已好多了。”秦堪的神情比给祖宗上坟更恭敬。

    秦老汉很享受被读书人恭敬的感觉,他眯着眼睛颇有威严的嗯了一声,缓缓道:“老汉我看着你长大,你自小读书是极厉害的,老汉做梦也想不到咱们秦氏宗族的子弟当中居然能出一位秀才公,委实百年不遇啊……”

    秦堪咧咧嘴。

    这话说得真没水平,百年不遇……是形容洪水吧?

    秦老汉接着喟叹道:“可惜呀,读书虽厉害,终究犯了糊涂,昨日上吊差点要了你的命……”

    秦堪只好唯唯点头。

    他其实很想说实话,昨日上吊已经要了秦相公的命,如今的秦相公正处于借尸还魂的状态,到底是活着,还是死去,这是一个问题……

    秦老汉唠叨了几句,忽然语声一顿,一脸浓郁的求知之色:“昨日被人救下后,你无端朝天竖了一下中指,此中指为何意?”

    秦堪面不改色:“死里逃生,谨以中指向老天邀买后福也。”

    秦老汉恍然咂嘴,崇敬莫名:“果然是读书人,门道颇多,老汉一看就隐约明白,这根中指好象很有内涵的样子。”

    秦堪不由赞道:“族叔却是极有悟性的通透之人。”

    秦老汉被奉承得脸上的褶子仿佛带了几分光采。

    光采很快消失不见,秦老汉的老脸忽然板了起来,缓缓道:“不知为何,老汉我总觉得你这回大病醒来之后性情大变,贤侄啊,此为何故?”

    秦堪一惊,额头顿时流下冷汗。

    绝对不能小看古代人的智商啊!他依稀仿佛看到自己被当成异端绑在柱子上,周围火光熊熊,火光之外,愚昧的秦老汉和村民们面露狞笑,冷漠地看着他在烈火中挣扎哭嚎……

    “族叔何出此言?”秦堪愕然中带着几许心虚。

    秦老汉老脸一肃,神态如同法官念判决书一般庄严神圣,而且不容置疑。

    “你堕落了!”

    “啊?”秦堪大惊失色。

    “虽然被开革了功名,但毕竟曾是秀才公,竟然抢小姑娘的钱,你说,你是不是堕落了?”秦老汉非常的痛心疾首。

    “我……好吧,我确实堕落了……”秦堪只好很无奈的伏法,尽管劫的是自己的钱,可是“道理”这东西,在一村之长这里不一定行得通,上辈子比猴儿还精的秦堪很清楚,绝对不能不拿村长当干部。

    “你承认自己堕落了?”秦老汉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你是村长,你是老大,你说什么我都认了。

    秦堪垂着头,苦笑不语。

    秦老汉眯着眼睛,神情很疑惑。

    “昔日的秀才公可是知书达理的后生,为何大病之后却无耻到抢小姑娘的钱?”

    “族叔为何知晓我抢了小姑娘?”秦堪只好顾左右而言他。

    “虎妞向我告状……”

    秦堪眨眨眼:“您相信小孩子的话?”

    “信。”

    “为何?”

    秦老汉奇怪地瞧了他一眼,慢吞吞道:“因为被抢的那个恰好是我的孙女儿,莫非你不知道?”

    秦堪只好摸着鼻子,摸得鼻子红通通一片。

    ***********************************************************

    族长是个做大事的人,显然不会特意为了孙女被抢上门找说法,不咸不淡带过此事后,秦老汉终于言归正传。

    “功名革便革了,哪怕成了白身,乡人终归不会忘记你曾是绍兴府的第一秀才,十八岁便高中府试第一,别说是秦庄,便是整个绍兴府也难得一见……”秦老汉眯着眼睛满是笑意,神情颇为自豪。

    秦堪瞠目,他知道自己曾经是秀才,只是没想到自己身体的前任主人居然有这般本事,不但十八岁考上了秀才,而且还是府试第一,这是什么?货真价实的才子啊!

    秦老汉唠叨了几句后,道:“如今你已是白身,你亡去的父母虽说给你留了三亩水田,但你自小埋头读书,怕是插秧锄土恳地这些农活一样都不会,对将来可有打算么?”

    秦堪点点头,老汉没说错,不论前世还是今生,农活他还真没干过,而且他也绝不可能将宝贵的韶华光阴浪费在乡野田间,此番际遇已是难得,若就这样庸碌而过,恐怕送他穿越过来的老天爷也会忍不住暴脾气,一道天雷劈死他。

    将来有什么打算?除了挣钱还能有什么打算?不论现代还是古代,钱这个东西都是很重要的。

    秦堪眨眨眼:“不知族叔可有指点?”

    “指点”二字让秦老汉满意得想呻吟。

    秦老汉捋了捋胡须,慢条斯理道:“秦氏一族在秦庄立足数百年,颇为不易,族中子弟皆纯善朴实之辈,老汉一直以我秦姓为傲,秦庄万事皆宜,唯独文运不昌,百年来只出了你这位唯一的秀才,村中学塾请的严夫子月前辞馆了,如今学塾无主,你若有意,不妨去学塾教秦姓子弟们读书,我秦庄学龄稚子数十,每年束脩之得,足够你吃喝不愁,将来成家生子,村中再予你两亩上好水田,届时你请三两个佃户,数载而还,搏个殷实之家不在话下,不知贤侄意下如何?”

    秦堪眨了半天眼睛,才渐渐消化了秦老汉这番半文半白的话。

    原来老头儿想让他在村里教学生读书,好让秦族子弟搏个功名光宗耀祖。

    说实话,这个建议委实跟秦堪的初衷大相迳庭,他想过经商,也想过削尖了脑袋当官,甚至想过剽窃中明之后的诗词佳句,冒充才子满大街招摇撞骗,唯独教书先生这个职业绝不在他的计划之中。

    且不说自打穿越后,身体前任主人曾经读过的经史子集早已忘得干干净净,仅自己这般外表斯文内心狂野的人品和性格,教出来的学生必然都是一帮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恶霸,那时自己有何面目见秦庄老少?

    将来秦老汉若一怒之下在秦家祖宗祠堂里立一尊秦堪跪像,那时秦堪,才叫真正的“情何以堪”。

    “族叔,此事恐怕不妥……”秦堪也顾不得族长的面子,急忙反对道。

    秦老汉闻言果然有些不满,花白的眉毛拧成了一团:“为何不妥?”

    “愚侄读圣人之书倒是过得去,可我只懂读书,却不懂教书,若误了我族中子弟的前程,怕是死了都无颜进祖坟。”

    秦老汉满不在乎的一挥手:“无妨,照本宣科而已。”

    秦堪有些急了:“愚侄年轻,少了威严,怕族中子弟不服管教……”

    秦老汉一瞪眼:“谁敢轻慢贤侄,贤侄只管拾掇之!”

    “族叔见谅,愚侄还是不敢从命,愚侄脾性易怒,生恐下手没个轻重,为搏功名搭上几条人命便不值当了……”

    秦老汉愕然:“人命?你打算怎生拾掇之?”

    秦堪腼腆一笑,俊脸甚至有些发红:“愚侄不才,擅使冷兵器……”

    **********************************************************

    PS:别忘了收藏入书架,更别忘了投推荐票,新书期间,这些数据很重要。。。
读趣网 > 明朝伪君子 > 明朝伪君子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