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醉枕江山 > 醉枕江山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五十章 郎情妾意
    楚狂歌将他们的对话都听在耳中,待那人走开后,马上靠近杨帆,安慰道:“你不用担心,这又不是一对一的挑战,我们来就只有五人上场,你虽不擅长击鞠,多你一个也不碍事,你只管骑在马上做做样子就,输赢全与你没有干系。”
    击鞠开始了。
    击鞠的球门分为单门和双门两种,单球门是在木板墙下方开一个一尺见方的洞,洞后结有囊,以各队入球多少计算胜负,一般子使单球门,因为单球门的球场运动量较,而双球门的打法则与现代相仿了,双方各立一个丈余高的球门,以球击过对方球门为胜。
    击鞠所用的球呈鲜红色,大如拳,是用硬木制成的,球杖则是一根长丈许,顶端呈半弦月形的击杖,杨帆也拿了一根球杖,翻身上了一匹马,王如风持球在中线,手中高举红球,睨着双方,突然向上一抛,那红球便先升后降,向地面落下。
    “喝!”
    红球尚未落地,楚狂歌和对方一个球员便大喝一声,双双策马急冲上去,手中弦月木杖“呼”地一声同时击向那枚朱红色的圆球……
    ……
    “家父与家兄去了扬州,当时我正患着风寒,所以没有随行,如今父兄迟迟不归,我一个人在洛阳闲闷,便在城中各处走动,散散心情,不想……未曾见识到多少中原风光,倒是见识到了真正的中原人物呢。”
    “夏侯樱”向柳君璠回眸一笑,脉脉含情地道。
    柳君璠被美人一赞,心中得意不胜,脸上却故作谦逊,连声道:“惭愧,惭愧,娘子真是谬赞了。”
    “夏侯樱”道:“才没有,这些天,洛阳城里我也是各处走过的,见识过一些风土人物,似柳郎这般风流倜傥、一表人材的,人家还是头一回见。”
    这“西域子”似乎丝毫不掩饰她对柳君璠的欣赏和感,如此的赞誉从这样一个娇俏、富有、高贵的孩儿家口中出来,简直就是仙子纶音呐。
    柳君璠心中飘飘然,脸上清淡淡,很潇洒地掸一掸衣衫,微笑道:“过奖,真的是过奖了,某听敦煌有**姓,其中便有夏侯氏,娘子可就是……”
    “夏侯樱”莞尔道:“郎君真是博学多才,竟连这也知道。其实,西域大姓可不只是十六家,千百年来,各大家族兴衰不定,有的人家败落了,有的人家崛起了,此起彼伏,从无定数。
    我家么,如今在敦煌一带勉强也算得上是一方大族吧,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亲族人口多一些,土地牛羊多一些罢了。”
    “果然是敦煌夏侯氏,难怪能一掷万金,二十万钱买一瓯酒。”
    柳君璠听了大为兴奋。
    那时商业发达,大唐商路主要就是丝绸之路,因此西域的风土人情是唐人最熟悉的。柳君璠曾听人过,敦煌有索氏、张氏、曹氏、李氏、殷氏、夏侯氏等十余大族,俱都是富可敌国的人家。
    这些人家牛羊成群、战马过万,仆从如云。他们拥有大量的牧场和牧人,间接也就拥有了大量的军队。他们也经商,但是同中原商贾地位低下不同,他们在那里简直就是一方土皇帝。
    朝廷对这些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大族,一向施以羁縻之策,恩威并用,因此这些家族在大唐也属于地位极高的上流阶层,享有崇高的政治地位,这位隐隐对自己萌了情愫的美貌少居然就是敦煌夏侯氏!
    柳君璠心中一热,兴奋地道:“某见娘子,兰心惠质,气质不凡,便知是非凡人物,却不想娘子竟是敦煌夏侯氏族人,娘子这般人物,如仙子谪凡,想必令尊大人在夏侯一族中,定也是个非同一般的大人物了。”
    “夏侯樱”掩口笑道:“郎君真是眼力,家父么,正是夏侯氏的族长。”
    柳君璠听了暗吃一惊,夏侯氏族长!换而言之,眼前这个美人儿在敦煌地区,就相当于一个国家的公主了,这等身份的人物,居然对自己青睐有加?柳君璠受宠若惊,愈发地注意起自己的风度举止来。
    柳君璠清咳一声,文质彬彬地道:“其实洛阳立于河洛之间,居于天下之中,北据邙山,南望伊阙,东据虎牢,西控函谷,群山环绕、雄关林立,素有八关都邑、山河拱戴,形势甲于天下之美称。
    洛阳东压江淮,西挟关陇,北通幽燕,南系荆襄,乃中原之龙脉,既禀中原大地敦厚磅礴之气,又具南国水乡妩媚风流之质,故而夺天地造化之大美,成天人共羡之神都。风景名胜,那是有很多的。
    娘子虽走过了几个地方,却未见什么名胜古迹,想必是没有向导,不知胜景所在的缘故,若是娘子不嫌弃的话,愿为娘子向导,伴同娘子同游洛阳,不知娘子意下如何呀?”
    “啊!固所愿,不敢请耳!”
    “夏侯樱”笑靥如花,欢欢喜喜地道:“儿在敦煌时,便常听人言,中原人杰地灵,可是自到中原以后,结识的尽是一些满身铜臭的人物,郎君是人家迄今所见,唯一入眼的青年俊彦。”
    夏侯樱到这儿,稍稍迟疑了一下,脸蛋儿红了一红,垂下头来,声问道:“只不知郎君你……可曾婚配了么?”
    柳君璠心头怦地一跳,一个不敢想象的念头顿时跳了出来,难道这位樱姑娘打算……
    柳君璠无暇多想,赶紧答道:“某自幼苦读,一心求取功名,醉心于学业,是以迄今尚不曾娶妻成家呢。”
    这句话一出口,夏侯姑娘的表情一下子就轻松下来,脸上漾出一种极为欢喜的表情,虽然她立即就扭头整理鬓边秀发,以此作为掩饰,那可闻而羞喜的神情已完全落入了柳君璠的眼中。
    柳君璠心头急跳,强做镇定地道:“请恕在下冒昧,娘子……咳!可曾婚配了么?”
    “还没呢……,敦煌男儿,尽是些粗俗之辈,人家……怎么得入眼去……”
    夏侯樱低低地着,含羞答答地抬头,柔声道:“人家喜欢的,是像柳郎这般温润如玉的谦谦公子。”
    这时候的子虽然泼辣豪放,也不至于过度直白,夏侯樱的话到这种程度,已经是相当清楚的告白了,柳君璠听了一颗心就像那球场上的马球,被一杆打到了半天空,晕晕乎乎、飘飘摇摇,半天都没着没落的。
    滩地上面,击鞠比赛正如火如荼,他哪有心去上一眼,他这一腔心思,全都扑到眼前这座千娇百媚的金山上了。
    柳未饮,已然大醉。
    ……
    杨帆的确不曾接触过马球,更不会骑马,所以他到了场上,便当起了摆设,勒马一停,一动不动,起了热闹。
    击鞠的主力是楚狂歌和他手下的四个兄弟,但是对方也出他是最弱的一环,同时就有心让他出丑,因此借助人多的优势,对其他人得甚紧,以人盯人、甚至两人盯一人的法子,只在杨帆一个方向露出一个空档,逼着他们把球传给杨帆。
    楚狂歌等人知道杨帆根不会打球,哪肯传球给他,以致连连失球,每失一球,双方便交换场地再战,无论怎么换,杨帆都不用动,因为他根就是骑着马在中线上。
    如此几个回合下来,双方比分已经变成了五比一,楚狂歌这一队大比分落后。弄得楚狂歌也急躁起来,当他再次得球,拍马直冲对方球门,却被四名对手联手截去路的时候,迫于无奈,他只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把球传给了杨帆。
    P:凌晨,诚求推荐票!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