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醉枕江山 > 醉枕江山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四十五章 山水有相逢
    天爱奴被人这样说着,不免有些羞涩,两腮羞红起来,好似初绽的桃花两瓣,说不出的娇俏可爱,可她那双明丽妩媚的眼睛,却火辣辣地看着柳君璠,仿佛真的对他有了几分情意。

    柳君璠情知再饮她这杯酒,姚氏夫人那里势必更加不悦,可是美人情意绵绵,四下里男人们的羡慕赞叹声更令他心里头飘飘然的,这拒而不饮的话实在是说不出口,当下便把心一横,接过酒杯,欠身道:“多谢小娘子。”

    说罢一仰头,将一杯葡萄酿一饮而尽。

    天爱奴嫣然笑道:“郎君真是好酒量,性情也真爽快,奴家……很是欢喜!”

    这句话飞快地说完,又向他灿然一笑,好像羞不可抑似的,天爱奴提起石榴裙儿,竟然返身跑了回去。

    柳君璠听见那样动人的话语,再瞧着这般动人的身姿,心中便是一荡,不由暗想:“我大唐女子素来爽直,敦煌女子却是犹胜三分了,这样的小女子,当真是太有味道了!”

    余香袅袅,倩影在目,柳君璠心中痴痴,不舍地转过身去,一眼瞧见姚氏夫人,那酒意顿醒,不由暗叫一声:“苦也!”

    此时,姚夫人那张脸,已然黑得像是一块烤糊了的锅盔。

    ……

    轻车上,天爱奴倚在靠垫上,微微阖起了双目。

    那瓯酒着实很烈。

    她的身份很特殊,以前,她有心事也无人可诉,可是在杨帆这个一旦分手,很可能今生再会无期的陌生少年面前,她不需要把所有的心事都埋在心里,只要不会暴露她现在身份的便可以说。

    她更不需要把所有的本性全都埋藏起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这让她很放松,久久压抑的情怀便有些放纵。她还是头一回喝这么多酒,再经过一番热舞,此时酒力起来,她真的有了几分醉意,可是,这微醺的感觉,真的很好。

    杨帆看着她酡红的脸颊,将自己的靠垫从腰后拿出来,轻轻一搭她的肩头,也给她垫到背后,让她坐得更舒服些,这才轻声责怪道:“你想接近他,佯醉即可,何必真的喝这么多。”

    天爱奴闭着眼睛,让窗外轻轻吹进的风吹着她的脸颊,丝丝垂下的秀发在她颊上轻轻地拂动着,元宝似的耳朵时隐时现。听了杨帆的话,天爱奴也不睁眼,只是轻声道:“我喝酒,不是因为他。”

    杨帆问道:“那是因为什么?”

    天爱奴似有若无地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车轮辘辘,听在耳中有些沉闷,见天爱奴倚在车角,似乎已经睡着了,杨帆便没有再问她,他轻轻靠在座背上,闭上眼睛假寐。

    过了半晌,天爱奴轻轻的声音才低低传来:“我喝酒,我快乐,我学做最好的美食,学裁最好的衣裳,要让自己住的地方尽量的舒适,一切的一切,都只因为……,我不想让自己受委屈……”

    杨帆轻轻张开眼睛,看向她。

    天爱奴倚在车角,仿佛睡熟了一般,她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声音喃喃如梦呓,在她眼角,挂着隐隐的泪痕,她轻声地说:“因为,我把每一天,都当成自己的最后一天过!”

    杨帆凝视着她,许久许久。一个如花少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慨,为什么会这样的想法?在她心里,到底藏了什么秘密,她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压力?杨帆很想问她,当年那个从饥民口中救出她的人到底是什么人,但他只是看着,终究没有问出口。

    辘辘声渐渐轻微,轻车离开了青砖平石的十字大街,驶入了幽仄狭长的黄土小巷……

    ……

    山水有相逢。

    山不去就水,水便去就山。

    只要有心,总会碰头的。

    柳君璠忍气吞声,再三讨好,撒娇卖乖,最后少不得又在榻上使尽浑身解数,总算哄得姚夫人转怒为喜,不再怨怼,柳君璠这才放下心来。

    为了哄得姚夫人开心,几天以后,他又张罗请姚夫人与她私交甚笃的几位贵妇人出游,出游的地点并不太远,就在洛水边上。

    消息很快就被楚狂歌手下那些城狐社鼠打听到了,于是,“夏侯樱”也来了。

    洛水悠悠,伴随着许多神奇的传说。

    诸如河图洛书的传说,诸如秦始皇巡幸洛阳,祭祀洛水,忽有“黑头公”自水中出,向他大喊“来受天之宝”,激动的秦始皇手舞之,足蹈之,放声高歌:“洛阳之水,其色苍苍。祭祀大泽,倏忽南临……”

    武则天怎么能让始皇帝专美于前呢?

    于是,去年洛水中突然有人打捞出一块石头,上面刻着“圣母临人,永昌帝业”四个大字,洛水又出吉兆了!

    武则天大喜,立即封此石为“天授圣图”,封洛水之神为“显圣侯”,封洛水为“永昌洛水”,国号也就随之改为永昌元年了。

    貌似从这个故事开始,大家已经听到过很多元年了,难道已经过了很多年么?

    非也。

    只因为武则天喜欢改年号。

    女人嘛,就算是从古到今,独一无二的女皇帝,既然是女人,也难免有情绪化的一面。

    今天的星星比较亮,武后很开心,要改个年号;明天的暴雨比较大,武后很不开心,她也要改个年号;后天武后长了一颗新牙,武后又开心了,她还要改个年号。

    如此下来,在武后掌握政权期间,一年要改两次甚至三次年号,以致元年无数,光从年号上论的话,许多唐人想要说起某年某月的某件事,也要推算半天,才知道那年到底是距今的哪一年。

    老天爷是否相中了武媚娘,让洛水之神显现神迹,以支持武媚延续秦始皇的丰功伟业,对老百姓们来说并不重要,他们在乎的只是自己的肚皮能否吃饱。

    而洛水出现了“神迹”,武后一高兴,投桃报李之下,便下旨禁止在洛水里渔钓,这可苦了居住在洛河左右的渔家,他们要么放弃祖祖辈辈从事的捕鱼之业,要么就得迁离洛河,到他处捕鱼为生。

    渔户大量迁走,或者改从其它行业,倒使得洛水两岸一片清幽,成为达官贵人们踏秋散心的一个好地方。

    这时候的洛水,还是浩渺无际的一条大泽,漕船络绎,驶于河心,帆樯林立,遮天蔽日。河边则岸柳成荫,芳草萋萋。

    直通皇宫正门的一道长桥横亘于洛水之上,桥上人车熙攘。这座桥叫“天津桥”,因为接连着皇城的正门,每天清晨,晓月尚高挂空中,桥上便车水马龙,因此成为洛阳一景,被称为“天津晓月”。

    洛水边上,清静安闲。

    一片空旷的河岸空地上,用竹竿插地,紧挨着河水围了一圈布围子,只放出临河的一面以观风景,布围子里边吹着筚篥,拨着箜篌,隐隐传出歌乐之声,看起来是个大户人家在此踏秋。

    百丈之外另一处地方,也围了一圈布围子,不过距河岸还有数十步距离,一些家仆下人正在布围子外面蒸煮烹炙,调制各种美味,肉香迎风飘散,而布围子正面的空地上,则有两个力士正在相扑,帐围之中,就是姚夫人一行人马。

    这时,又有一群人来了,鲜衣怒马,一看就是非富即贵。

    伴当的壮汉们一个个粗犷威风,中间簇拥着一双少年男女,胯下也是雄骏的大食马。

    这双少年男女都头戴锦绣浑脱帽,身穿翻领窄袖袍,脚下蹬一双黑色鹿皮小靴,紧腰修背,风度翩翩。

    少年身材修长,细腰猿臂,朗目如星,鼻如悬胆,只是一笑时颊上便有两个酒涡儿,俏则俏矣,却不免减了几分男儿的俊朗豪气。

    少女比他要矮一些,身材娇小,明眸皓齿,因为身着男装,反而显得更加俊俏。

    这双少年,正是杨帆和天爱奴。

    在他们旁边还有一匹高头大马,马背上却伏着一头金钱豹,驯兽师紧紧随在豹子旁边。

    他们在洛水边停下,一副也要在此观赏风景,聚会野餐的样子。

    他们选择的地点好巧不巧的,正在那两处帐围子中间的位置。

    p:注,唐代驯豹,随主人出猎游玩时,常伏于马背携之同行。
读趣网 > 醉枕江山 > 醉枕江山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