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大圣传 > 大圣传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十八章 槐木饲鬼
    “那我和普通的习武之人好似也没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寻常人的体质,容易虚不受补,人参吃的过多,不但无益,反而有害。我一开始不告诉你,就是因为你身子尚虚,说了也没用。”

    “这些天来慢慢调养,你又练出了一丝精气,才算是达到要求,我正打算要你想办法筹钱,现在倒是可以省些麻烦,不过这些钱恐怕支撑不了太久。”

    李青山也就明白区别在哪里,他可以比普通人吃下更多的人参,而不用担心上火流鼻血,他的身体像是个鼎炉似的,借助神通法决,能将所有进入体内的精气炼化吸收,没有丝毫浪费。

    这同时也意味着,李青山要买很多很多的人参,而人参在玩意,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是价格不菲的贵重药材。

    他却要将人参当萝卜吃,那恐怕是再多的钱也不够花销。

    手头那一千多两银子,可以买多少人参呢?他不禁寻思起这个问题来!

    李青山在哀叹之后,不得不承认,这不是个坏消息,他力量增长的速度,将会踏上一个新的台阶。

    寻常人为了追求一次力量的突破,得去寻觅稀少的灵丹妙药,服用下去,还不一定有什么效果。而他只要吃这些最常见易得的东西,就能让力量不断的进步,说出去不知要羡煞多少人,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至于真金白银,总是有办法的。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还怕没有钱吗?

    “这小鬼倒有点意思。”青牛转到李青山身后,圆咕噜的牛眼盯着躲在李青山身后的小安。从始至终,小安一直躲在李青山的身后,悄悄探身好奇的望着青牛。

    小安吓得又躲到另一边,不敢直面这头会说话的牛。虽然青牛身上没有任何杀气煞气之类可怕的东西,但他近乎本能的不愿靠近。

    “你是说小安,他现在无处可去,我先照看一下,你不介意吧!”李青山随口一说,如果青牛介意的话,自然不会在小安面前开口说话。

    “只凭那一页残纸,竟然真的炼出了鬼奴,而且还是能够驱物的鬼奴,真是不可思议,要么那老女人是炼鬼之道的天才,要么就是这小鬼的灵质有些特异。不过看那老女人炼了这么多年,牺牲了这么多试验品,却只炼成了这么一个鬼奴,那定然是后者。

    李青山看看小安,不知他有什么特异之处?不过一个小鬼,本就是非常奇异的东西。

    青牛道:“说不定才是你最好的战利品,你还不快将他收为鬼奴,此子将来与你或有大用。”

    “什么鬼奴,他还不过是个孩子,我已答应过他给他自由了。”李青山纵然是在最困难的时候,也不肯违逆本心,卖了青牛筹盘缠,如今当然更加不肯这么做。

    青牛自觉说的太多,打了个哈欠:“那也随你,不过它失去了主从,没有人去饲育他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散尽灵气,魂飞魄散。”

    魂飞魄散!小安懵懂的眨眨眼睛。

    “阴鬼又不是家禽家畜,还需要饲育?”

    “亡者是不容于阳世的,连力量极强的阴鬼,也抵挡不住区区阳光的照射,甚至是一阵狂风就可以让他们消亡。若是没一个死去的人,都留下鬼魂在时间,那千万年时间,人世间不知堆积了多少鬼魂了。”

    “那要如何是好呢?”

    黄昏时分,李青山大踏步行走在山林间,肩头扛着一把斧子,一只若虚若实小鬼在他身边徘徊。

    时而远远的跑到溪边,好奇的打量一条游鱼,时而飞到树梢,触摸一只飞鸟。但不等李青山呼唤,就又风也似的回到他身旁,眼巴巴的望着他。

    李青山摇摇头,回之一笑,对于这个孩子,心中隐隐的多了一股责任。

    但在他们的身后,飞鸟僵直的从树梢跌落,游鱼翻着肚白在水面浮起,证明这并不只是个普通的孩子,而是危险的鬼怪。

    李青山仔细在林间搜寻,终于在一株十余人才能环抱的大槐树前站定,挥起斧头大砍大伐起来。

    他虽不懂斧法刀法,但《牛魔大力拳》之中,包含着最基本最奥妙的运力法门,任何武器到他手中,都能运用自如。

    每一斧子都势大力沉的砍在同一个位置。

    木屑纷飞,巨木倾倒。

    李青山不管其他,只伐出最中心的一小块木心,拿到小安的面前。

    小安伸手触碰那一小块木心,小脸上露出舒服的神情,到最后干脆化为一阵清风投入进去。

    李青山一笑,这是依青牛教授的方法,找一株百年之上的古槐,槐木天生有汇聚阴灵效用,对阴鬼之类大有益处,如今一试,果然如此。

    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小安会魂飞魄散了。

    回到茅屋,他坐在门前的大石上,将木心雕成一个木牌的形状,仔细打磨之后,刻上了“安”字,然后佩戴在腰间,他身上的生人阳气会慢慢滋养小安的魂魄。

    他也可以借助小安身上的阴气,来练习操纵身上的气。

    ※※※※※※※※※※

    小院中,李青山端坐在地,口中不停的呼喝着:“小安,脖子!”

    小安就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在阴气刺激下,李青山体内那丝真气被调动起来,流到脖子。

    “右臂!”

    小安赶紧转移方向,抱住他的手臂,俊秀的小脸虽然依旧苍白,但却满是童稚天真的笑容,仿佛将这当做极为好玩的游戏。

    直到月上梢头,李青山方才起身,小安依依不舍的退开,

    在小安的帮助下,李青山体内的那一丝真气驯服了许多,而小安的眼眸中也多了几分灵动,不像最初那样木讷。

    李青山想来,这恐怕不只是阳气滋养的缘故,就是再聪明伶俐的孩子,被人带离父母膝下看管起来,任意虐待责打,恐怕都会变成那副木讷的模样。

    而等到恢复自由,生活稍稍恢复正常,心中的灵气就开始萌芽。

    小安期盼的望着李青山,虽然仍不能开口,但眼眸中分明写着:“再玩一次!”

    “好了,这不是游戏,今天就到这里了,明晚再说!”

    小安乖乖点头,绝不会像寻常孩子那样撒娇耍赖,但却难掩失望之色。

    李青山对他这副模样最是无奈:“好吧,再玩一次!”

    小安腼腆一笑,却立刻竖起了耳朵。

    “左腿!后背!”
读趣网 > 大圣传 > 大圣传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