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铸圣庭 > 铸圣庭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五十章 撕破脸皮
    “这么说来,你是打算向我们衡行帮宣战了?就凭你那数百军队?”

    截尘正迟疑间,拍案而起的任我行却是不屑冷笑着直视剑殇缓缓说道。

    事到如今,任我行似乎有点明白了,剑殇一开始就没打算跟他们和谈,甚至还有点咄咄逼人,逼怒自己好借题发挥的架势。

    让任我行疑惑的是,剑殇就那两百个手下,真不知哪来的底气和依仗?

    “咳、咳……大家是求财,不是求气!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谈谈不好吗?何必打打杀杀?损人不利己?”

    任我行话音刚落,白晨忽然轻咳数声,语气轻缓温柔劝解道。

    “截尘侄子和白晨侄女也看到了,我们诚心登门,谁知主人如此狂妄,如此目中无人,不是大叔欺负人,是人都受不了啊!”

    任我行心思剧转,颇为无奈又愤怒看向截尘和白晨忿忿不平说道,似乎受了极大冤枉、侮辱般。

    其实,主要是任我行还搞不清楚剑殇到底是何方人物,任我行不管是现实还是《铸圣庭》,都是家大业大,主要还是担忧剑殇是现实中某个惹不起的“太子”。

    剑殇越强势,任我行反而越忌惮了,这或许是每个家大业大,沧桑老练的“大人物”的通病,特别是任我行这种黑社会头子,更清楚踢到铁板的巨大代价!

    “废话不多说了!到底怎么回事,大家心照不宣!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立刻归还我军后勤物资并公开道歉;要么开战,就这么简单!”

    剑殇瞥了眼委屈、忿怒的任我行,摇了摇头,依旧强势说道。

    “嗯?”

    截尘和白晨对视一眼,暗自警惕,便是任我行也一时语塞。

    人家都把话说得这么白了,貌似再装糊涂也没意思了!

    只是,看对方之前倾巢而出,连个看门的都没留下,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是衡行帮袭击和掠夺?看来对方并没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纠结啊!

    “哈哈……原来是这事,看来剑殇小兄弟有点误会了。主要是徐会长不满剑殇小兄弟击杀其数百子弟,所以私自率人袭击。冤家宜解不宜结啊!此次我等前来,正是要说这事,谁知小兄弟咄咄逼人,根本不给我们开口的机会啊!”

    人老精,鬼老灵。任我行心思剧转间,双眼微眯瞥了截尘和白晨一眼,豪爽大笑说道。

    以任我行的脾性,自然没这么好说话,但是剑殇表现得这般强势,反而让任我行颇为忌惮,加上怀疑是伊利堂或白晨会告密,否则初来乍到的剑殇怎么可能刚回来就知道?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摸清剑殇的底,再算账也不迟。

    “什么时候徐家会成为衡行帮的人了?还真是天下奇闻!”

    剑殇冷笑一声冷笑道,顿了下,看任我行脸色微变又要出声,迅速大手一摆接道:

    “明人不说暗话!原本我以为任帮主既然是道上混的,应该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看来见面不如闻名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那些心照不宣的废话少说为妙,省得让人看不起!”

    “那你想怎么样?”

    伊利堂和白晨会的玩家面面相觑,任我行也装不下去了,顿时脸色一沉问道。

    “还是那两个选择,需要再重复吗?”

    剑殇脸露微笑,戏虐般看着任我行缓缓问道。

    “好胆!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任我行也不是好脾气的人,终于失去耐心,脸色阴沉缓缓说道,顿了下,大手一挥冷哼道:

    “看来此次来错了,你压根就没打算和谈。想拿我衡行帮立威吗?要战!便战!我衡行帮怕过谁?走!”

    话落,转身就要离开!

    “想走?晚了!”

    看着转身的衡行帮等人,剑殇冷笑讽刺道,顿了下,高声喝道:

    “关门……”

    语气拖长,声传数百米,故意停顿了下才又戏谑接道:“准备打狗!”

    “咯、咯、咯……”

    沉重的重物摩擦声起,显然是门外的黑狼骑缓缓推动军营大门,直接关闭了!

    “你什么意思?”

    任我行终于脸色大变,难以置信转头看向剑殇,声色俱厉脱口质问道。

    “什么意思?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后勤物资,看你们有点肉,就先当下酒菜裹腹吧!”

    剑殇右手一抄,手持梨花镔铁枪直指任我行等人,冷笑说道。

    “嗯?你不讲江湖道义!”

    衡行帮等人齐齐脸色大变,之前那中年人更是脸色大变,怒视剑殇质问道。

    “这什么人啊?竟然打算直接把任我行等人留下?那己方……”

    形势转变太快,伊利堂和白晨会的人惊骇对视一眼,心中惊诧、无语。

    “咳、咳……剑殇兄弟,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啊!”

    截尘干咳数声站起,脸色郑重,语气不悦看向剑殇说道。

    “第一,我不过是无名小卒一个,别给我戴那么大的帽子,何况衡行帮不过是个贼窝,跟‘国’一毛钱关系也谈不上;第二,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他们既然趁我军空虚,袭击军营,劫掠后勤,正好拿任大帮主来抵账;第三……任大帮主可不是使者,也明显不是来谈和……”

    剑殇瞥了眼截尘,煞有其事微笑缓缓解释道,顿了下,深深看了截尘和白晨一眼接道:“你们最好约束好手下!刀枪无眼,如果被当成衡行帮的帮凶,我可概不负责!”

    “呃……”

    一直保持娴静稳重姿态的白晨,终于花颜大变,不敢置信看着剑殇。

    说衡行帮是贼窝、流氓窝,那剑殇算什么?**?!无赖?!

    “哈哈……想把我留下,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

    “铿……”

    任我行仰天狂笑,伸手拿过侍从所拿宝刀,高声喝道。

    铿锵悦耳声回荡不绝,宝刀出鞘,寒光流转。

    还真有横刀立马,一夫当关的架势。

    “好刀!”

    剑殇眼皮一跳,暗自赞叹,看来这任我行,还真有几把刷子,好歹也是异人军营第一势力的帮主啊,至少功法秘籍肯定不缺!

    “刀枪无眼,两位帮主还是速速决定的好!”

    转移视线,剑殇看向截尘和白晨,好整以暇缓缓说道。

    “白晨会帮众听令,与衡行帮保持距离,保持中立,不要参与激战!”

    剑殇话音刚落,白晨反应较快,忽然俏声喝道,告诉在场帮众,也是通知门外帮众。

    白晨会本来就跟衡行帮不大对付,如今剑殇又是猛龙过江般强势,反正是坐山观虎斗,不管哪方胜出,对他们都是有益无害。

    “伊利堂……”

    听到白晨娇喝,截尘暗叹了声,迅速紧随下令。

    毕竟这本来就不关他们的事,就算看剑殇不爽,那也要秋后算账,如今在剑殇的地盘,再强也不可能以寡敌众吧?要是就这么被殃及池鱼,那他们多冤枉啊!

    让截尘意外的是,剑殇竟然这么不讲规矩,直接就要把登门拜访的任帮主留下。

    流氓碰上无赖!

    就看谁技高一筹吧!

    “杀出去!”

    任我行凶光毕露瞪了剑殇一眼,知道多说无益,暴喝一声,迅速朝议事厅大门冲去。

    至于伊利堂、白晨会等人,则是原地不动,静待事态发展。

    “留下!”

    剑殇暴喝一声,脚跟一瞪,身形蹿出、冲锋,手中梨花镔铁枪直刺任我行后背……

    *******

    纠结啊!纠结!一直以来,就一直卡在首页后一名,就差那么一名,就差那么一点点冲不上去!能否上首页,差别很大的……

    哭求收藏、推荐、点击!!!!
读趣网 > 铸圣庭 > 铸圣庭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