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九十八章 波澜(二)
    在李成毅命令战士们散开形成保卫圈的时候,隐蔽在花溪之间竹林中的一个特务,透过围墙缺口用准星牢牢地锁定了刘一民。(**中文网*更新最新小说章节*)

    见警卫战士散开,这个特务知道百万银元的奖赏就在这一念之间,他果断地扣动了扳机。子弹旋转着狠狠地撞向了正浑浑噩噩的刘一民。

    听见枪响,李成毅直接就往刘一民身前扑去,想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军团长。但是人的动作怎么能有子弹快?李成毅亲眼看见军团长胸前迸出一团血花。

    子弹入体的撕裂感一下惊醒了正失魂落魄的刘一民,他拔枪上膛,看都不看,凭感觉抬手就是一枪,正中那个开枪的特务的头部,然后手一扬,手枪掉了下来,脑子里冒出一句“难道老子又挂了”?就直挺挺地往后摔倒。

    李成毅肝胆俱裂:“我日你妈,老子和你们拼了!”手中的冲锋枪就向前方围墙上射去。

    特务们看见目已被击中,哪里还敢停留,一声唿哨,借着树木竹林的掩护,沿着浣花溪四散逃逸。

    等驻守南门的工兵团部赶到,就见李成毅背着已经人事不省的军团长正从武侯祠里往外跑。知道来晚了的营长,赶紧截车把刘一民往军团野战医院送,命令给卫戍司令部打电话,报告军团长在武侯祠遇刺,生死不明,正往军团野战医院送。然后,就留下一个连守城门,自己带着两个连沿浣花溪分头追踪。这个营长对战士们的命令很简单:追上去,抓捕所有你认为可疑的人,击毙任何企图反抗的人!

    接到报告的蔡中一屁股坐到上。

    等警卫员把蔡中起来,略一思索,蔡中就命令全城立即戒严,骑兵营全体出动,以排为单位,以武侯祠、浣花溪为重点,分路追击,务必抓捕、击毙所有参与伏击军团长的特务,不得使一人漏网。命令特战队、警卫营、辎重团、工兵团、炮兵团步兵营立即在全城展开搜捕,捉拿所有可疑人员。命令军团野战医院立即准备,待军团长一到,就实施抢救,无论采取什么措施、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挽救军团长生命。

    下达完令,蔡中这才想起,得赶紧向总部报告,自己下令戒严越权了,有点莽撞。忙拿起电话,要求接红军总部。

    刘一民走后,***、周恩来、朱德、张闻天几个人都在思索刘一民的话,边思索边对着地图研究,比较几个方案的优劣。

    值班参谋跑了进来,大声喊报告。

    ***有点不悦,说道:“你这个同志张什么?”

    那参谋也顾不得长满意不满意,一脸惶急,大声报告:“报告、周副主席、朱总司令、洛甫同志,红七军团政治部主任蔡中报告,刚刚接到消息,红七军团军团长刘一民同志在武侯祠遇刺,生死不明,人正往军团野战医院送。蔡中已经下令全城戒严,并命令军团骑兵营出城追击逃逸的特务,命令七军团特务营、警卫营、工兵团、辎重团、炮兵团步兵营在全城搜捕可疑人员。”

    ***身子一,仰身就往后倒。

    几个忙扶住,扶坐到椅子上,喂了口水,才缓过劲来。

    周恩来命令参谋:“立即通知红军总医院傅连璋院长赶往七军团野战医院组织抢救。命令干部团分头行动,通知成都所有医院和华西医科大学专家在各医院待命,命令七军团保卫部长胡底全权负责野战医院安全保卫工作,不得再出任何纰漏。”

    ***缓过了劲,想了想,说:“请陈云同志放下手头工作,指挥抢救。辛苦一下老总,到七军团去,掌握部队,不要让干部们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做出不可收拾地事情。取消戒严令,停止全城搜捕,严把城门,内紧外松,让李克农指挥干部团和七军团特务营、警卫营,进行秘密搜捕。我们到医院去看看情况,但愿只是重伤!”

    朱德说:“润之,我不同意取消戒严令,也不同意停止搜捕。要把那些特务和坏全部抓起来,涉及参与伏击的,一律枪毙。”

    ***耐心地说:“如果刘一民同志醒过来,他也不同意戒严的。戒和搜捕容易引起人心恐慌,取消戒严和搜捕,把大规模抓捕和搜查改成保卫部门秘密抓捕。这样好一点。”

    周恩来说:“老总,主席说的有道理,按主席的意见办,我们赶快到医院去,看一下情况到底怎么样。”

    几个人鱼贯而出,带着警卫人员,骑马朝七军团野战医院赶去。

    红七军团野战医院此时已是乱作一团。

    看到神一样的军团长突然浑身是血、人事不省地送了回来,陈同一下子就懵了。还是战士们地催促提醒了他,简单一检查,子弹是从左胸口进去的,一个大血洞还在不停地往外流血,弹头留在体内,心脏虽然还在微弱跳动,但人已经深度昏迷。

    当务之急,是必须马上手术,稍有迟延,就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晚了。

    好在七军团野战医院现在器械比较全,刚配上一台x光机,一检查,弹头就在心脏的2米处。陈同让护士马上验血,量血压,做手术准备。自己就去找已经赶到的蔡中,要求请红军医院医生和成都有名的胸外科专家来配合手术。

    蔡中马上派部队去各医院请医生,无论什么医

    要能做胸外科手术的生一律请来,就是绑也要绑来

    很快红军医院院长傅连璋赶到了,看了情况直摇头,弹头离心脏太近了,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心脏血管破裂。

    ***、周恩来、朱德、张闻天、陈云到的时候,医生们正在组织抢救。一看见几个领导,蔡中感觉浑身都软了,想敬礼,手抬了几下都抬不起来,眼睛里的泪水再也憋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他这一哭,野战医院里马上就是一片哭声。

    朱老总气得脸色青,大声呵斥蔡中:“哭什么哭,人没死都让你哭死了。赶紧起来组织抢救!”

    ***问了傅连璋后,知道现在是和死神抢时间,一叠声地命令身边的警卫部队全部上街,拦截成都街上所有的汽车,用来运载医生和药品。然后又问傅连璋手术有几成把握,傅连璋摇摇头:“一成把握都没有。关键是弹头距离心脏太近,随时可能导致心脏停止跳动。”

    ***又问如手术,直接缝合伤口,能不能救命?

    傅连璋回答说那不可能,不是在一般地肌肉里,而是在心脏旁边,不手术估计很快就不行了。

    ***又叫过陈同来问,陈同换了别人他敢做,但军团长和他太熟悉,手直抖。如果实在没有其他医生,他就冒险一试。大不了手术失败,陪军团长一起去死就是了。

    周恩来是知道陈的本事的,见他这样说,心里登时哇凉。温文尔雅的风度不见了,眼睛直直地盯着满眼是泪地胡底。

    胡底此死地心都有了,见周副主席瞪着他直看,伸手掏出手枪对着太阳穴就要搂火。还是身边的钱壮英眼疾手快,夺下了他的手枪。

    毛东心烦的要死,看见胡底想自杀,直接就说:“不要再添乱了,好好布置警戒,别让特务再混进来了。”

    成都各医院的胸外科医生都被战们请来了,看过病情后,大多数医生都说没有手术价值。如果强行手术,很可能加伤员死亡。还是想法把伤员救醒,看有什么事情要交待没有。

    没有办法地陈同决定自己博上一博,死活都要把弹头取出来。军团长就是死,身体上也不能带敌子弹。

    这个时候,一个年轻地女医生说她在美国留学的时候,见过带她实习的老师做过类似的手术。她愿意做这个手术,成功几率应该有.o%。但伤员能否康复,不敢保证。

    惶急无奈的陈同直接就跪下去,个女医生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这个时候,根没有人关心这个女医生是什么来路,是哪个医院的,甚至连她到底是不是医生都没有人过问了。所有的人都在催促赶紧手术。

    简单准备后,手术开始了。

    听说有人能做这个手术,而且有1的成功机率。几个领导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朱老总直接去了卫戍司令部,***和周恩来、张闻天回总部去了,留下陈云在此坐镇指挥。

    此时,成都大街上已经是岗哨林立了,市民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只间一群群红军战士在街上盘查行人,一些有袍哥、帮会背景地茶馆、酒楼都被红战士封锁,战士们步枪上明晃晃的刺刀晃得人心里抖。不停地有人被红军抓走。

    市民们怎么都不理解,原来一直是亲如人地红军官兵,为什么眼睛都是血红,象恶狼一样,见人都要搜查。

    冯达飞是从教导队到消息赶回来的,一进司令部就接到了总部命令:“取消全城戒严令,各部队撤回驻地,七军团特务营、警卫营归李克农指挥,配合干部团实施秘密抓捕。”

    冯达飞忙向部队下达命令,要求辎重团、工兵团、炮兵团步兵营撤回驻地,特战大队李凌风和警卫营张海涛到总部向李克农同志报到,服从李克农同志指挥。不料各部队都以长不在、部队已经上街为借口,拒不执行命令。冯达飞无奈,只好重申是总部命令,是、朱总司令亲自下达地命令,必须坚决执行。

    这下七军团住成都各部队才解除了戒严。但是部队没有回驻地,而是分头出城,在城外展开了地毯式地搜查,用炮兵团长李昌地话说,他就是变成老鼠钻进地里,用锨挖、用水浇,用什么办法都要把他挖出来。吃了狗熊胆了,敢向军团长下手。

    冯达飞无奈,自己来七军团时间短,在部队没有威信,想凭一个参谋长的名头号令部队,显然是不行地。

    直到朱老总来到卫戍司令部,冯达飞才感觉肩上的担子轻了点。忙把情况向朱老总汇报,朱老总倒也开通。安慰冯达飞说没关系,部队出城搜索是好事,能迅捉拿特务。然后就命令冯达飞用电台和几个部队联系,询问进展。

    唐星樱知道刘一民遇刺的消息比较晚。上午,她随吴征去找曾照,了解招收军工人才的情况。在曾照那里停地时间比较长,因为曾照不但向吴征汇报了招手技术工人和工程师的情况,而且带着他们参观了正在研制的一些工具。

    成都毕竟有一定工业基础,刘湘虽然搬走了兵工厂地设备,但是其他民用工厂的设备是不能搬的。曾照就打算利用成都的工业基础,自己研制一些简单的修理工具,好方便修理武器。

    了曾照研制的工具很满意,正要开口表扬,曾照地了来,说是部队都上街了。吴征一愣,也顾不着表扬曾照了,带着唐星樱和警卫员就走了。

    到了街上,果然是七军团地部队在街上戒严。吴征忙问一个排长出了什么事。那排长看了看唐星樱,把吴征拉到一边小声报告去了。

    唐星樱隐隐约约地听见好像是在说什么军团长怎么了,再一看战士们都是双眼噙泪,脑子轰地一下就炸开了,难道是他出什么事情了?再也不管什么纪律不纪律、害羞不害羞了,上去就拉着那排长问军团长怎么了?

    吴征阴沉着脸说:“别问了,我们快走,去军团医院。”

    等几个人赶到医院,就见门口已经彻底戒严了,保卫部长胡底瞪着一双要吃人的眼睛在门口扫视着所有过往地行人。

    吴征一见胡底,问怎么样了,抢救过来没有?胡底说开始手术了。周副主席有令,所有人都不得进入医院,你们回卫戍司令部去吧。

    吴征听说是周副主席的,只好不甘心地往回走。唐星樱却不干了,虽然吴征不说,但她已经猜出来是刘一民出事了,而且生命垂危,马上就要往里冲。

    胡底叹了口气,把唐星樱拉到征身边,交待说:“你负责把他带回去,现在陈云同志在坐镇指挥抢救,就是进去也见不了人。回去吧。”

    看唐星樱嘴唇都哆嗦,可怜地不行,吴征就对胡底说:“你让她进去吧,抢救过来了可以帮助护理,万一不行了,好歹让见一面吧。”

    吴征这一说,唐星樱就再也忍不住了,哇哇地放声大哭。

    胡想了想,对唐星樱说:“现在正在抢救,最怕干扰,你如果能保证不哭,我可以让你进去,但是不能靠近手术室。实话告诉你,我刚才就已经后悔得自杀了一次,骂了我。现在如果你进去哭开了,影响了手术,那我就不活了。听清楚没有?”

    唐星樱拼命地点头,胡底才让战士放她。

    吴征对胡底说:“我也不回去了,就陪你在这里站岗吧!回去也干不成什么事情。”

    胡底点点头,两个人就象门一样戳在了野战医院的门口。

    唐星樱进到野战医院地院子里一看,道事情比自己想的还严重,别说见人了,连手术室的门口都到不了,一排红军战士端着枪把手术室门口封地严严实实。转眼就看见蔡中和一个长坐在那里,就走上去喊了声蔡主任。蔡中一扭头,看见是满脸泪痕的唐星樱,就小声地对陈云同志说了几句话。陈云点点头,蔡中走过来把唐星樱拉到一边说:“别担心,应该没问题,只要手术成功,军团长的身体那么好,很快就会的。”

    唐星樱抿着嘴,不说话,点点头,眼泪不住地往下掉。

    蔡中看再有一会儿这丫头就会放声大哭,忙吓唬道:“不许哭,惊动了医生,手就可能生危险。你是想害军团长不是?”

    唐星樱总算是硬憋着没出声,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等手术结束。

    戴笠派住成都的特务头子李开峰现在把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是这种结果,要什么一百万么!这倒好,钱没见着,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成了问题。

    接到手下报告目标出现地消息后,李开峰就指示跟踪目标。直到目标离开红军总部往武侯祠走去的时候,李开峰才知道老天竟然对自己如此照顾。这么快、这么轻松地就要逮住大鱼了,眼见一百万就要成为自己的了,说不定还有别的奖赏呢!李开峰不再犹豫,直接让一个小特务通知电台报,完成任务。自己带着所有的人手悄悄地在武侯祠周围埋伏了起来。

    看看目标离开了大殿,在院子里走动,李开峰就准备下令所有的枪手开枪,击毙目标和他的警卫。谁知不等他下令,一个枪手就开枪了。好在李开峰亲眼看见击中了目标胸膛,任务已经完成,对方地警卫也反应了过来。李开峰知道,是该下令撤退了。正要下令撤退,没有想到目标在临倒下前竟然能拼死一击,击毙了提前开枪的射手。当时李开峰就意识到戳了马蜂窝了,目标如此强悍,他的部下恐怕也不是弱受,被咬上就麻烦了!马上下令分散撤退。

    刚撤退不久,后面就有部队追上来了,李开峰再也顾不得其他人了,自己闷住头跑路。身后不停地响起一阵一阵的枪声,他知道那是被追上的弟兄企图反抗让红军击毙了。

    很快,红军的骑兵冲出了城门追上来了,李开峰知道人怎么也跑不过马,就马上躲到一个小村子一户人家地茅厕里,偷偷地用眼睛向外面的大路上观看。这一看,才现自己低估红军报复的决心了。有一个他拉来的袍哥弟兄,膀大腰圆地,见骑兵追上来,跑不掉了,就想站在那里骂几句场面话,然后束手就擒,这是江湖规矩。不料一个红军骑兵上来一刀就把他劈成了两半,根本就不打算俘虏他。

    李开峰感觉老在茅厕里呆着不是办法,臭味难闻不说,关键是怕主人上茅厕现他。没办法,扔掉了手枪,想着自己一身便装,在成都也有住址,只要混进城去,就如同鱼如大海了,等躲过了风头再说。红军再凶,总不能杀老百姓吧!

    李

    开茅厕,正要偷偷地溜出村子,一队红军士兵就包围令李开峰想不到的是,过去一直榜是工农队伍地红军,这次竟然逢门必进,连厕所、猪圈、柴草垛子都不放过,搜的是那么仔细,好像连只蚂蚁都不会放过。

    看看实在是藏不下去了,李开峰就准备冒充来村子里找朋友地商人,随机应变,混过去。反正自己身上除了一点钱,别的什么也没有,谅红军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滴?

    可惜李开峰把自己地智慧估计的太高了,他一露头,几支枪就同时对准了他。虽然他一脸从容,成都话说的滴溜溜顺,但是战士们没人相信他,押着他挨家挨户去认人,从南头到北头,把村子走遍了,也没有找到他的朋友。无奈他只好说可能不是这个村子的,怕是记错了地名,等他回去查查记录地地址再来找。

    不等他狡辩,接到报告的红军搜索部队的领导就赶到这里来了。先到的是一个长的有点象《三国演义》里描写的典韦一样的家伙,上去连问都不问,直接就把他提溜起来绑到了一根树杆上,然后就开始在石头上磨匕。李开峰想,在老子眼前玩这套吓人地把戏,不知道老子是干什么的么?心里想着嘴上却不停,不住的喊冤枉,还说要去找红军市长刘伯承告状。

    那个红军把匕磨了一会儿,上来刺溜一下就把李开峰的腰带割断了,裤子一下就掉到了地上。李开峰急的想伸手去捂下体,这才想起自己被绑起来了,手不能动。正准备开口大骂,就听那个红军说道:“同志们,我今天给大家上一堂人体解剖课。先要讲的是人体内的排泄系统,就是撒尿的东西。为了方便大家观察和理解,我先把这个特务的割下来,然后在从中间划开,一层一层解剖,让大家看仔细。”

    说完,看都不看峰,直接一把抓住他的生殖器,就用匕来割。

    李开峰大惊,这家伙还是军么?不会是什么喜欢吃人肉喝人血地山大王吧?可别弄得连子孙根都保不住,那样别说活着没意思,死了也不能瞑目啊?

    李开峰想,反正自己也没有直动手,红军不见得会杀自己,很大可能是关起来或拿自己和交换被俘人员。正犹豫着是不是招了算了,就感到一阵疼痛,低头一看,那家伙正拿这匕在轻轻地割自己的生殖器,鲜血已经流了出来。

    妈呀,这家伙是真:要割自己的小啊!李开峰再也忍不住了,大喊:“住手,快住手,我投降,我投降!”

    看那家丝毫没有住手地意思,李开峰越着急了,强忍着疼痛大喊:“我交待,我全部交待。我是复兴社住成都的西南站站长李开峰。我要见你们地长官。”

    那伙这才住了手,冷冷的说道:“说吧,把一切经过全部说出来,都哪些人参与了,是谁开的枪,是谁联络的,都给老子说清楚。有一点不对,我不但要解剖你的小,还要解剖你的心脏、头。”

    当骑兵营长胡老虎、工兵团长何明、辎重团长曹胜利赶到时,李开峰已经彻底交待清楚了,对比了一下人数,被击毙的和抓捕的总人数与李开峰交待的相符,就差在城里的一个电台报务员,一个负责联络的小特务。

    胡老虎说了声这家伙交给你们了,我去城里抓电台报务员和那个小特务,就策了。

    曹胜利对拿匕的红军干部说:“王队长,不是命令说让你们去向李克农同志报到么?你怎么到了这里啊?”

    王队长说:“扯淡,老子当红军就只认识军团长一个人。除了他,谁都别想指挥老子。这家伙交给你们了,我怕忍不住就杀了他。我走了。”

    说完带着自队伍就走了。

    何明亮|曹胜利说:“这王队长还真有一套,不服不行。一个胡老虎,一个王老虎,都厉害啊!”

    曹胜利说:“别嗦了,我们也赶快回城,不知道军团长现在怎么样了,赶紧回去看看。”

    队伍迅集合,排着队成都城赶去。

    手术终于结束了,同陪着那女医生走出了手术室。

    蔡中和陈云忙迎上去,不等陈云同志说话,蔡中就急切地问:“怎么样,醒过来没有?”

    陈同疲倦地说:“是这位专家救了军团长,手术很成功,不过伤势太重,能不能挺过去还要观察。

    现在不可能醒来,要醒也到下午或晚上了。”

    蔡中也不管对方是女人了,拉住女医生的手就说:“你是我们七军团的恩人,谢谢你,我代表七军团全体将士给你敬礼”说完啪地就是一个敬礼。

    转过身来,蔡中又命令院子里所有的红军干部战士:“听我口令,全体都有,向救命恩人敬礼!”

    院子里的干部战士齐刷刷地向女医生敬礼。那女医生有点不好意思了,娇笑一声,说道:“谢谢各位先生、女士,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这是我应该做的。”

    一听女医生说先生、女士,院子里的人一下子就愣住了。

    各位书友大大,谢谢支持,山人非常感谢。谢谢!投出你的票,和山人一起冲吧!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