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九十五章 成都风云(九)
    在红七军团在成都大规模整训、薛岳追剿大军在赤水四川的时候,抵达乐山的红一、九军团在**、聂荣臻指挥下,五个主力师兵分五路,开始由乐山向西、向北横扫。一军团红一师经峨眉向经挺进,红二师由夹江向洪雅挺进,红三师直取丹棱。三个主力师三支箭头齐射雅安,吓得刘文辉一日三惊,慌忙把部队全线收缩,龟缩在雅安城内,坚守不出。红九军团红九师重占青神、眉山、彭山,红十师攻占井研、仁寿。五路大军所到之处,来不急逃跑的川军驻军、保安团纷纷缴械投降。

    红三、五军团在彭德、杨尚昆怀指挥下,五个主力师分两路由乐山向东、向北横扫,三军团红四师、五师、红六师攻占荣县、威远、自贡、内江,将企图在自贡、内江一线集中并建立防线的川军打得退回泸州、荣昌、大足一线与南路川军主力汇合固守,五军团红七师(原红13师)、红八师(原红34师)攻占资阳,并向资阳周围各县展开。

    中央红军主力所到之处,大规模动群众,开仓放粮,组织地方武装,贫苦农民欢欣鼓舞,土豪劣绅哭爹叫娘。一时间,到处是红旗飘飘,到处是分田分地真忙,一些老红军干部看着扩红点上排着的长队,直喊革命**到了。

    正在向成都行军的**、周恩来、朱德、张闻天、陈云等人,见到四个军团地战报后,并没有象红军干部们那样激动。到眉山后,政治局召开会议,专门研究了目前形势和红军政策,认为当前形势下,四川的军阀势力仍然很强大,中央军随时可能入川,红军仍处于敌围剿中。中央到成都后,将专门研究四川局势和我军对策。至于一军团对面的刘文辉集团,如固守不出,则暂时不考虑予以歼灭。

    三军团对面的潘文华集团,只要不主动追击红军,我军不主动攻击对方。我军当前应避免攻坚作战,中心任务是经略成都平原,休整主力,扩大力量,与四方面军会师。

    会后,红军总部即命令四方面军南下成都平原;命令红七军团分兵占领崇州、大邑、县、茂县、彭州、广汉,向西、向北建立防线;命令红一、九军团分兵占领浦江、、双流地区,三、五军团攻占遂宁、三江、中台地区。

    接到红军总部命令,刘一民立即命令红11师配属重机枪一营、75迫击炮营占领广汉、什、德阳,主力住德阳整训;红12师配属6o迫击炮营、重机枪二营占领县、灌县,彭州,主力住灌县整训;对北进行防御,主力住灌县整训;红13师配属重机枪三营,向西占领崇州、大邑,主力住大邑整训,特别要占领大邑的安仁镇,看管好刘湘、刘文辉家属,为和川军谈判做准备。三个师控制成都西、北防线,与一、九军团和三、五军团共同构成成都环形防线。成都防务交工兵团、辎重团、炮兵团的步兵营、重机枪团四营和骑兵营、警卫营负责。

    符竹亭将乐山防务交一军团直属部队后,组织大车、驮马和民工,带着乐山警备部队和在宜宾、乐山缴获的物资赶到了成都。将物资向后勤处移交后,让各部队归建,自己也到12师上任了。

    这下警卫营长张海涛总算松了口气,在乐山的时候,警卫三连留下担任乐山警备任务了。一到成都,警卫二连就调出去组建新部队了,手头只有一个警卫一连,连长李成毅还得天天跟着军团长。手头无兵心里慌,张海涛生怕一个疏忽出现窟窿,后悔不急。三连一回来,张海涛就去找军团长了,要求立即组建警卫二连。

    刘一民想了想,觉得警卫营的战士主要是从桂军手中营救回来的红军战士,虽然根红苗正,但战斗力很一般。就问张海涛最近部队训练地怎么样。

    张海涛也是个人精。见军团长问。就把他按照一营标准训练部队地情况详细汇报了一边。特别汇报了在洋坪镇战斗中部队地表现。

    刘一民知道洋坪镇战斗中警卫营打地很勇敢。可见。战士们经过训练。战术水平确实有所提高。再加上被桂军俘虏后地屈辱遭遇。战斗力应该上升很快地。当即就决定将警卫营扩大为五个连。平时担任军团部警卫任务。战斗时充当预备队。

    张海涛一听。高兴地差点跳起来。五个连啊。再经过一次大战。可能就是一个团了。武器装备倒不怕。缴获地武器多着呢。问题是这战士从哪里来。收新兵需要很长时间训练。补充俘虏吧。早都被其他部队抢完了。

    看张海涛默然无语。刘一民有点惊诧。难道这家伙对部队扩编不感兴趣?不可能吧!就说:“怎么了。有什么难处啊?”

    张海涛想了想。还是把自己地担心说了出来。刘一民一听。也确实是这样。不过。现在七军团这么多人。还怕没有战士?直接对张海涛说:“从九个步兵团和工兵团、炮兵团地步兵营各抽一个排。要他们抽调训练过硬、作风过硬地骨干排。这样地话。你地五个连还多出两个排。这两个排一个安排做军团长警卫员。一个排归胡部长指挥。你去找蔡主任。要他立即下命令抽调部队。另外。警卫营一直没有教导员。你告诉蔡主任。调参谋处地

    任警卫营教导员。调11师311团二营地李宗睿任警卫调三营地芦茂田任副教导员。调后勤处陈子虚到参谋处去。接替刘立志地工作。你可给我听好了。我地警卫营是要在关键时刻投入战场一锤定音地。是要当压倒敌人地最后一根稻草地。你要把它打造成尖刀、重锤。要是你把我地警卫营带成老爷兵、软蛋子。象原来地中央警卫师一样。我不说你也清楚会有什么后果。”

    张海涛立即站起来“啪”地一个敬礼:“请军团长放心,警卫营要做全军团的模范营,无论他是那路神仙,只要军团长一声令下,刀山火海,警卫营也要趟平了他!”

    刘一民点点头:“记得要配迫击炮和重机枪,按照训练手册的要求进行训练。去吧!”

    就这样,红七军团又一支威震敌胆地英雄部队诞生了!抽调各部队骨干组成的新的警卫营,与特战大队、六个老骨干营一样,被**和日军称为刘一民麾下八只虎,干地都是吃日寇肉、喝日寇血的活,令敌人闻风丧胆。当然,这是后话。

    巴中县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收到中革军委来地南下成都平原作战命令的四方军领导人正在商讨行动计划。

    1932年1,红四方面军由于张国涛大搞肃反和错误指挥,未能打破敌人对鄂豫苏区地第四次围剿。1c月1,张国焘在黄安县黄柴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留部分部队坚守鄂豫苏区,主力西进。11月11日,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率领111、12、73等四个主力师和少共国际团约2oooo余人,西越京汉铁路,向西转移。历经千难万险,减员5ooo余人,在川陕边界站住了脚,创建了川陕根据地。

    此时,红四方面军已粉碎了敌六路围攻,并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整训,全军扩大为5个军11个师32个团,约5万人。其中,红辖1、11师,o师辖28、3o、34、36团,11师辖311、32、33团;红九军辖25师、27师,25师辖73、74、75团,27师辖79、8o、811团;红3o军辖辖88师、89师、9o师,88师辖263265、268团,89师辖262、264、266团,9o师辖267、269、27o团;红311军辖911师、93师,911师辖272273、275团,93师辖2711、274、279团;红33军辖98师、99师,98师辖294、295团,99师辖296、297团。

    此时,川陕根据地以具雏形,成立有川陕省委、川陕省苏维埃政府。红军最高领导机构为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张国涛,副主席陈昌浩、徐向前。西北军政委员会统管红四方面军和川陕省内各种红军地方武装。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总指挥徐向前、副总指挥王树声、参谋长倪志亮。

    历史上,遵义会议后,为了摆脱敌人地围追堵截,1月22日,中央电令红四方面军西出嘉陵江,牵制敌人。考虑到中央红军压力过大,随行的又有许多领导人,为了避免革命出现更大损失,四方面军向广元方向进攻,动广昭战役,目地是到川甘边界建立根据地。遇阻后转向陕南,后回师动强渡嘉陵江战役,取得歼敌1万多人的大捷。后果断放弃川陕根据地,带着根据地撤退的干部,共1人,再次西征。

    由于刘一民的出现,这段历史已不可能重演。

    现在,接到中革军委电令,红四方面军领导人才知道中央红军已大举入川,而且占领了成都。

    看完电报,陈昌浩激动之极,马上就对总指挥徐向前说:“向前同志,中央红军占领成都,川西平原就是我们的了。我要马上向张主席汇报,你抓紧考虑作战计划。”

    徐向前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与热情四溢的陈昌浩恰成反比。他沉吟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当面的川军为什么这几天纷纷互相靠拢,抱成一团,原来是怕我们和中央红军两线夹击他们啊。要这样看,我们下成都平原,阻力不大了,川军很可能已成惊弓之鸟。若遇我军攻击,他们很可能固守不出。昌浩同志,你抓紧向张主席汇报,我们原来地作战计划现在看来已经不需要了。”

    陈昌浩去向张国涛报请示了,徐向前边看地图边思索:红七军团军团长刘一民率军占领成都?七军团不是已经不存在了么?刘一民,没听说过,我们红军什么时候出了个这么厉害地战将啊?敢从遵义奔袭成都,有胆色!有机会得认识认识他。

    贺国光已经到重庆了,令他万分郁闷的是,刘湘竟然躲着不见他。这个棒老二,眼下已经到了什么时候,红匪把成都都占了,眼看川西平原就是一片红了,你还有心思和中央玩躲迷藏?

    想想南京委座焦灼的眼神,再想想赤水河畔焦急等待的追剿大军,贺国光就气愤不已。国事到如此地步,就是因为有太多的刘湘这样的军阀,不听中央号令,鱼肉百姓,祸害地方。要不是想着红匪未灭,不能自相残杀,真应该让委座调动大军,灭了这群棒老二。

    干坐干等不是办法,贺国

    ,直闯刘湘的剿匪总司令部,堵住他,看他怎么说。

    还真让贺国光堵住了,刘湘这个时候就在剿匪总司令部,坐等英的消息。

    其实,刘湘此时正是喜怒交加。喜的是匪放弃了宜宾,潘文华部已经进驻,说明赣匪很可能是匆匆而过。看来,用谈判来解决问题还是有希望地。怒地是匪主力突然在乐山到成都之间展开,大规模地开仓放粮,分田分地,动员青壮年参加红军。要是这样展下去,匪岂不是很快就可以展壮大起来?到时候他们要是不走了,能拿他们怎么办呢?

    喜怒交加的刘湘,急盼英回话,赣匪到底是什么打算,得赶紧弄清楚。

    贺国光闯进来的时候,刘湘正在苦思冥想,听到警卫拦阻和贺国光的咆哮声,刘湘知道不见是不行了。

    见到贺国光,刘湘满脸堆笑,上前一把拉住贺国光地手,亲热地说:“元璋兄,别来无恙?来来来,坐下喝茶。老同学了,难得一见啊!”

    贺国光气得脸色铁青,开门见山,直奔主题:“甫澄,红匪已经占领了成都,川西平原一片烂,你还有心情躲起来喝茶?你直接告诉我,为什么拒绝薛岳部队入川剿匪?”

    刘湘脸上依旧是一片笑容:“元璋兄,先坐下喝茶,我慢慢告诉你。”

    等贺国光坐下,刘湘亲自给他沏上茶,才慢悠悠地说道:“重庆这地方,夏天热的象火炉,冬天雾大得出门就能撞上墙,真不是个好地方啊。元璋兄,一路辛苦了。来,喝杯茶,解解渴。”

    贺国光知道,自己地这个老同学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向下老土了,而是手握重兵、雄霸一方的军阀头子。虽然委座心情很急,但自己可要把握好了,得慢慢说,不能上火,把事情搞砸了就不好收场了。

    于是,贺国光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说道:“好茶,走遍全国那么多地方,论起喝茶,还是四川人喝地安逸啊!”

    刘湘一听,连说说的好,又殷勤地为贺国光续水。

    等刘湘续上水,贺国光说道:“甫澄啊,水是好水,茶是好茶,可惜现在不是你我弟兄品茗叙旧地时候啊。说来也奇怪,湘江战役的时候,红匪那是血流成河,满山遍野都是红匪的尸体。湘江下游的老百姓已经传出了十年不食湘江鱼的说法。看当时的情景,红匪最少损失一半,惶惶然如丧家之犬。掉队被俘地,逃跑被抓的比比皆是。可是到了通道以后,这红匪忽然如死人复活一样,突然间就有了灵气,消灭刘建绪部3个师,又袭占遵义,连薛岳也吃了亏。现在又袭占成都,气焰十分嚣张。

    如果不然真对待,等他们坐大,那就麻烦了,到时候恐怕你这新上任的四川省主席就坐不住了。很有可能不是陪我喝茶,而是被**、朱德叫去陪他们喝茶了。”

    刘湘呵呵一笑:“不会那么凄惨吧!我几十万大军还怕他们?”

    贺国光摇摇头:“甫澄啊,你没有和朱毛红匪交过手,不知道他们的厉害。这帮人,到了一个地方,就把钱多的、地多的、粮多的地主抓起来,开仓放粮,还给穷人分地主的地。你想一想,穷人们能不用户他们么?要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可以拉起很多队伍。看看川北地徐向前匪部吧,刚从鄂豫逃来的时候有多少人,现在有多少人,你就知道,将来他们会有多少人。你们剿了这么久,不是也没有剿出个什么名堂么?”

    “都怪这个刘文辉,打了一年内战,让徐向前匪部抓住机会站稳了脚跟。”刘湘恨恨地说。

    贺国光一听刘湘这样说,心里暗喜,接着说道:“对啊,要不是你们内斗不停,徐向前匪部哪里有今天这样地局面。当时,他们只有一万多人,你们几个军一起上去,不用开枪,用脚踩也把他们踩碎了。现在你看,徐向前匪部已经号称五个军是一个师了,队伍壮大了几倍,再想消灭他们,就得下大功夫了。”

    刘湘也叹了口气,端起茶杯说:“来,喝茶!”

    贺国光喝口茶,继续说道:“甫澄啊,你可能不了解**。咱们弟兄关住门说句话,我们天天喊他们是匪,共产共妻,那都是让那些老百姓听的。实际上,你也清楚,他们不但不是匪,而且是有信仰、有纲领、有组织、有军队的实力派政党。他们的目的就是和我们争天下。**本人就当过我党中央地代理宣传部长么!周恩来还是黄埔军校的政治部主任呢!那朱德、刘伯承、**、聂荣臻、彭德怀哪一个不是人物啊?要不是抱着和我们争天下地目地,他们会去当红匪么?这帮人志向远大啊,遇到他们,恐怕你地川军就被比下去了。”

    刘湘又叹口气:“红匪不好惹,你们的中央军也惹不起啊!”

    贺国光笑了笑:“甫澄是被王家烈吓破胆了吧?王家烈把贵州搞成了鸦片国,人民穷困之极,拿下他是完全正确地。你现在到贵州去看看,老百姓都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中央大军入后,一说要免他地职,他的部下竟然没有一个人替他说话。你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打倒!”

    见刘湘不吭声,贺国光喝口茶,说道:“你和王家烈不能比。自去年击败刘文辉

    心图治,安定四川,在民间和军队中都有很高声望你统一财政,禁止各军自行筹饷,为四川老百姓减轻了多大的负担啊!这一点,国民政府清楚,委员长更清楚,要不然他也不会支持你攻打刘文辉了。加上你手握重兵,川军的战斗力又极为强悍,委员长还要多多倚重,哪里可能会向处理贵州政局那样搞么!那是自毁长城,智者不为!”

    刘湘喝着茶,一声不吭。

    贺国光感觉今天很有成绩,但是也不能逼的太紧了,莫要烤肉的时候火太大把肉也烤焦了。就说:“甫澄啊,我们不急,你慢慢想想。想通了我们再聊。不过,有一点你要注意,千万别让徐向前部与朱毛红匪汇合,如果他们一旦汇合,两支大军融为一体,这成都平原就再也不是你我能够想去就去、想玩就玩的了。成都平原的粮仓和雄厚的兵员,会把他们滋润得强壮无比地。到时候,嘿嘿,恐怕不是我来找你,而是你逃到南京去找我了。说笑了,老同学再见,我随时恭候你传召。”

    见贺国光要告辞,刘湘忙说:“等等,元璋兄,红匪现在提出团结抗日、一致对外,并且欢迎蒋委员长领导全国抗战,这是明摆着想和中央和谈。不知委员长对此有何看法啊?”

    贺国光看了看刘湘,见刘湘竟然十分认真,就想,莫非这家伙是被红匪的宣传迷住了眼?就说:“甫澄,假如红匪真的愿意放弃他们的主张,接受国民政府领导,编遣部队,我个人感觉,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以共党的作为来看,这一定是他们的缓兵之计,害怕中央大军围剿,提出抗日口号,意图延长休整补充时间。不能相信的。”

    刘湘执拗地说:“据成都传回来的情报,红匪不但是对记者这样说,而且对老百姓也是这样说,甚至对他们的士兵都是这样说的,他们提出地口号就是北上抗日。现在全国各地的报纸电台上都说了,红军要北上抗日,谁敢阻拦、追击就是汉奸。这下麻烦了,全国人都知道他们要抗日,谁还敢去打他们啊!”

    贺国光一笑:“这种宣传伎俩谁不会啊?也就是骗骗老百姓而已。难道甫澄还会相信他们的宣传不成?”

    刘湘说:“谈不上什么相信不相信,我要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要北上抗日。”

    “那要是他们在成都不走了呢?”

    刘湘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打!”

    贺国光说:“甫澄,你有打的想法我就放心了。请记住我地提醒,千万莫让川北徐向前部与成都的朱毛红匪汇合。那样,即令他们是北上抗日,也会占着成都平原不走地。毕竟抗日也,流窜也罢,都是需要粮食和兵源的。”

    说完,贺国光就告辞了。

    贺国光走后,刘湘喊来傅常,把贺国光地意思通报了一遍。然后就问傅常占领乐山的红军走了没有。

    傅常说,占领乐山地红军没有撤,主力奔雅安去了。现在刘文辉一天几次电报要求增援,天天提心吊胆地,害怕红匪真的去打雅安。

    刘湘问:“你怎么看?”

    傅常说:“甫澄,我是这样想的,如果红匪集中力量打刘文辉,就说明他们想在川西坝子立足了,我们就得想办法了。如果他们不打刘文辉,说明他们无意占据川西坝子。为什么呢?因为现在我军主力救援不及,刘文辉等于是孤军,消灭它很容易。消灭刘文辉以后,就解除了西面的后顾之忧,可以集中兵力迎战我们。这一点粗浅的道理,红匪脑一定看的很清楚。”

    刘湘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告诉刘文辉,让他务必坚守雅安,我们就拿他来做个试金石,看红军是真的要北上抗日,还是来抢地盘的。另外,催促英,看他在磨叽什么,怎么还没有开始谈判啊?再等下去,红匪就把成都平原占完了。”

    傅常走后,刘湘感觉越来越心烦,就驱车回家了。

    元月9日下午,中央纵队经过连续几天行军,终于到达了成都。

    刘一民、蔡中、冯达飞率领骑兵营一直迎接到双流。

    见到中央领导,刘一民忙一个一个敬礼,一个一个握手,一个一个问好。

    **眼里满是激赏,直夸干得好。

    朱老总笑眯眯地说:“刘一民同志,孤军奔袭上千里,迭克名城,这也算是一个奇迹了,恐怕历史上也不多见。好像也只有南朝白衣将军陈庆之曾经做到过。

    ”

    刘一民忙向朱老总敬礼:“总司令别取笑我,我哪敢和陈庆之比。我只是你和**麾下的一员小将,指哪打哪是我的本分。完成任务、不辱使命我就满意了。要是完不成任务,恐怕总司令就要打我的板子了!”

    **也笑着说:“陈庆之也不是不可比的么,我们红军要建立新中国,就得创造人间奇迹。就需要比陈庆之更强、更能打的将军。”

    一行人说着笑着,上马向成都驰去。

    虽然有点晚,但还是得求票。没办法,上班的人身不由己。请大家见谅。谢谢大家的票票支持!真诚地谢谢各位书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