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九十二章 成都风云(七)
    重生之红星传奇第九十二章成都风云(七

    二天早上起来。★中文网更新迅paoshu8,小说齐全★吴征就送来了一份昨天接收情的

    坐在办公桌前。翻着吴征的报告。一民就感到怪。这成都应该是很难见到这么好的|光的。不知道为什么。从红5日占领成都开始。连着几天都是阳光烂。今天早上太阳一大早就照进了屋子里。把冬天的寒意驱走了不少。

    看来老天爷都在启。饱经军阀战乱之苦的四川老百姓该翻身了。

    从吴征的报告上看。这些四川军阀横征暴敛的手段令人指。刘湘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以及那些小军阀们都是弄钱的高手。把各自的的田赋税最少也往后多征了四五十年。有一个家伙竟然把田赋税征到了oo年。

    放下报告。刘一民起来。背着手在房间里踱步。想心事。

    穿越前。刘一民既精研军史。然对蒋介石的**和的方军阀的历史也多有涉猎。想起历史上抗战时川军慷慨赴难。前赴后继。浴血奋战。就觉的消灭这样一支部队。心理负担很重。因此。入川以来。都以奇袭俘虏为主。基本没有对川军痛下杀手。占领成都后。考虑到可能与川军谈判。也没有对成都川军各路将领的宅邸和家人财产采取措施。

    原来还想着历史上的刘湘不抽大不赌博不不玩女人。又是川军出川抗日的领袖。是一个值的人尊敬的对四川和抗战有贡献的人物。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后又都起义有功。感觉除了杨森。其他几个四川军阀巨头还都有可取之处。毕竟人是复杂的。都要生存。都要维护自己的利益。虽然老夫子早就说过。乱世大富是可耻。世贫困是无能。但想想民国时社会如此黑暗这些军阀要生存展。维护军队开支。自然要掠夺。也有不已的衷。只要能做到外敌侵略面前共御外侮就不错了。再说国运如此。不全是这些军阀个人的责任。没有刘湘刘文辉。必然会有张湘杨文辉的。

    现在看来。事情很复杂。至少抗日战争爆前的四川各路军阀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民**祸民害。难怪二刘大战时。刘湘的一个师长王绪曾对欢迎刘湘部队的一个士绅说:“刘文辉不是好东西你以为刘湘就是好东西了?都是一根**日出的货。没有一个好东西!”

    这王绪和刘湘是四川“目堂”的同学。对刘湘可谓知之甚深。他说的话自然的之于他的观感。当然。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刘湘好歹还死的及时。的了个抗日英雄的名号。王绪起义后。于五十年代末曾想到深圳叛逃。结果被抓住后死在狱中。

    再说这刘文辉崛起时间虽然很短。但是手段却相当激烈。一抓扩军。一手抓赚钱。卖鸦片放高利贷。啥都干。不断参与四川军阀混战。在混战中坐大。捞足了好处。偏偏被他的子刘湘打败后偏安一隅。主政西康时。对西康的育又多有贡献。历史上。解后刘文辉还做过新中国的林业部长。太复杂了!特别是刘文辉的胞兄刘文彩。曾被塑造为的主阶级的代表形象虽然那是特殊时代特殊需求的产物。难免有大量不实之词。但是只要一看刘文彩既是刘文辉的禁烟主管又是刘文辉的贩卖鸦片的主管。就知道刘氏家族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了。

    看来。人的命运确实是随着时代展而生变化的。抗日战争没有全爆。刘湘就只是个军阀。川军也就只是军阀队没有丝光彩可言。只有抗战全面爆刘湘和川军才会放出光彩。按目前的情况。红军遇到这些阀的财产自然是该没收没收该分配分配。没有什么好商量的。可不能因为自己是穿越而来的。熟悉一些历史展情况。反而变的缩手缩脚。

    想清楚了。刘一民就不再犹豫。待吴征按照昨天早上的部署。清查各银行里各路军阀的存款予以没收。特别是对刘湘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等人的家产。要严格看管。等总部到了。再行请示处理。同时要把后勤处和辎重团通盘考虑分工。组成小工作队。在成都大规模收集物资。

    见吴征要走。刘

    想了想。还交待他刘文辉有个哥哥叫刘文彩。是刘文辉的钱袋子。他开有银行当铺。本金都是刘文辉刘文彩弟兄贩卖鸦片的收入。要特别注意彻查。

    吴征走后。刘一民想了想目前的态势和七军团可能承担的任务。

    现在中央军恐怕已齐聚仁怀的水河边了。如预料不错的话。刘湘的部队可能还在阻挡中央军进川。但能不能挡住就很难说了。川军南路主力估计已经州集结了。北路可能会收缩兵力。固守要点。现在的问题是红七军团下一步作行动怎么确定。是向西与一九军团夹击消灭刘文辉部队。还是向东与三五军团联手迎击刘湘南路主力。或者是出击川北。与四方面军联手夹击四川北路剿匪总指挥田颂尧指挥的各路川军。

    以刘一民的想法。应该迅集中中央红军主力。与四方面军联手。消灭川军北路部队。实现与四方面军汇合。解决张国涛问题。实现红军统一指挥。然后一面与刘湘谈判。一挥兵北上。解决陕西甘肃青海宁夏的各路军阀。建立坚实稳固的根据的。展壮大。迎击日军。

    无奈总部没有到达。这样的大战略必须通过中央会议才能确定。红七军团又急需整训部队。化战果。只能暂时等待了。

    门开了。蔡中拿着天的成都各报纸走了进来。

    看见蔡中笑眯眯的。刘一民就知道是昨天记者见面会的内容刊登出来了。

    拿过报纸一看。各纸基本都是全文刊登了红军各项政策。以大幅醒目标题完整记录刊载见面会内容。如《红军要做民族抗日先锋》《抗战必胜》《打红就是汉奸刘一民将军如是说》《国民政府应停止内战团结抗日》蒋委员长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必然破产》等。再配

    如《蒋委员长承认民不畏匪畏**》《抗日先锋|师红军军纪小故事》《英俊潇洒谈吐不俗红军卫戍司令刘一民将军印象》《智勇双全之红军英雄刘一民》《张汉卿应该羞愧上吊》等记者专访。

    最搞笑的是一家小。竟然以见面会主持人红军女战士唐星樱为题。写了一篇《巾帼奇访红军女英雄》把唐星樱写的是国色天香木兰再世。然后又编造了一段唐星被恶霸抢亲路遇红军的传奇经历。最后记者笔锋一转。竟然说象这样的美女都红军了。我们这些年轻王老五还犹豫|么?再不当红军的话。娶老婆就只能娶无才无貌胆小怕事的小脚女人了。

    刘一民看的直笑。问蔡中唐星樱看到报纸没有。蔡中也笑了。直接说估计没有。

    笑完了。刘一民告诉蔡中要抓紧做几件事一个是给曾照那里配干部。帮助他接受兵工厂的资产设备和技术人员;二是给陈同的野战医院配干部。到华西医科大学和成都各医院去做工作。争取多挖医生护士。多搞药品器械。争取给各师都设战的医院。各团设战的救护所。医护兵派到排。三是组织力量深入各部检查指导诉苦和三查活动开展情况。确保部队整训后能为一体。四是帮助冯达飞尽把教导队拉起来短期培训一批基层骨干。五是搞一次科技人才座谈会。把成都各行各业的尖端人才请来。我要亲自和他们座谈。

    蔡中走后。刘一民想想不放心。到曾照接管的工厂去了。

    四川兵工厂。最早是杨森办的。可以生产一些川造步枪。后来杨森战败后落到了刘文辉手里。刘文辉怕起各路军阀不满宣布不再武器。改成了24修理所。刘文辉为了解决兵工厂的钢材问题。专门在威远建了一座新式的钢铁厂。可惜刚生产了5o吨钢。二刘大战就爆了钢厂也被迫产了。

    刘一民到兵工厂的候。曾照正坐在厂区的一块石头上骂娘。

    看见军团长来了。曾照不骂了。但浑身仍然在颤抖。刘一民一问才知道。原来成都的兵工厂有两个厂区。汉阳兵工厂齐名。杨森撤退的时候把四川兵工厂也就是城外岷江北岸的厂区一把火烧了。只剩下城里的机器制造局厂区落到了刘文辉手里。开始造币了。结果去年刘湘打败了刘文辉把机器设备和材料全部运到重庆去了。光剩下一座空场区。本来这里可以生产步枪机枪老式山炮榴弹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刘一民也非常失望。赶慢赶还让刘湘抢先了。-知道这样。还不如去把重庆占了呢。现在已经不可能了。刘湘早有防备了。刚才还交待蔡中派干部帮助曾照来接受呢。忙活了半天。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看曾照仍在生气。刘一民就告诉他。不要失望。兵工厂一定会有的。设备一定会有的。现在把工作

    转向找人。找兵工厂留下的技术人员和工人。挨门上户。一家一家动员。尽量全部带走。

    曾照忙着去打听留下的人员情况了。刘一民灰扑扑的往回走。一路上直悔。看来还非去搞阎老西的工厂了。而且还的快一点。

    仁怀小河口渡口。现在是人喊马叫。中央军薛岳部万耀煌13主力全部抵达这里。正在架设浮桥。

    万耀煌最近感觉自己的好运气到了!洋坪镇后山主峰战斗。自己虽然损失惨重。但是红匪不好受。相比薛岳的中央嫡系部队。显然自己的13是出了彩的。这到了遵义。又是自己的部队率先现了红匪的踪迹。薛岳已经明令表彰了。看来。鄂军也好。中央军也吧。凭的都是实力和运气。只要打好了不怕委员长看不见。

    按照万耀煌的想法。好是等到委座和刘湘谈妥了。在挥兵入川。可是薛岳等不及了。严13由仁怀入川。控制古。万耀煌没有办法不不连夜进。一早就赶到了渡口。

    渡口的渡船在红军河时被用来架浮桥了。红军过河后又进行了破坏。13工兵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造了几只筏子。划过赤水河。在两岸拉绳造浮桥。

    没有办法。部队只能在河这边等。万耀煌边等边庆幸幸亏红匪主力早就走了。如果还在附近的话。全师暴露在渡口。那不是给人家树的靶子么?

    这边万耀煌正在庆幸。那边副官就报告。赤水河对岸来了川军。看样子是一个旅。

    万耀煌心道麻烦了。忙举起望远镜观看。果然对岸来了一支川军部队并开始占领对岸口附近要点。

    一会儿功夫。万耀的望远镜里就出现了约一个营的川军。正向渡口跑来。

    参谋长说:“师座。这帮川军要什么?”

    万耀煌说:“还能什么?一定是来阻止我们过河的。”

    参谋长说:“这群棒老二。红匪过河的时候他们怎么不堵截啊?轮到我们去帮助他们追击红匪了。他们开始堵截了。看来。这中央军还没有红匪面子大!”

    万耀煌也被逗笑了:“可能他们感觉我们比红匪更可怕吧!”

    参谋长嘿嘿一笑:“王家烈的效应啊!”

    两个人笑声刚停止。就见那一营川军把自己过河的工兵排给缴械了把他们押上了竹子。并随手砍断已绑好的绳子

    赤水河河面不是很宽。喊话声都能听到。一见自的工兵弟兄被赶了回来。河这边的中央军弟兄不愿意了。开始鼓噪起来。机枪和迫击炮也架了起来。

    万耀煌对参谋长说:“去看看问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不能打。”

    参谋长领着几个人跑到河边。用手攒成喇叭形。大声喊道:“对岸的弟兄们。我们是**13的。奉令过河追击红匪。请不要会!”

    对岸一个川军军官也大声喊道:“中央军的弟兄们我们刘总司令说了四川的问题由川人自个解决。就

    央军的弟兄们辛了。”

    参谋长又喊道:“我们是**你们也是**。我们都要服从国民政府和蒋委员长的命令。请让开道。我们要过去帮助你们剿匪!”

    那川军军官不耐烦了:“要是让你们过来。我们的脑壳就搬家了。你们还是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不给弟兄们惹麻烦!”

    参谋长想试试对方的底线。一挥手。一个排的士兵上了竹筏子。几只竹子一起向对岸划。

    那川军军官一点都不含糊。直接喊道:“别逼老子。老子认的你是中央军。可老子手里的伙不认的你龟儿子是中央军。我数一二三。马上划回去。不然。老子就开枪啦!一二三。打!”

    川军果然开枪了好在川军也不想把事情闹大。第一轮射击的子弹都是朝天飞去。吓的那一个排的士兵忙把竹子划回来。

    那川军军官命令停止射击后。又喊道:“中央军的弟兄们。这就对了。好我好大家兄弟伙都好。你们河那边巴适了。我们在河这边也就安逸了。不要想着过河。如果想酒。派一个竹子过来。我这里有好酒。管弟兄们喝够。”

    参谋长气极反笑:好。好。硬是要的。你们想喝酒了也过来。我们这里也管喝够!”说完。就走回了万耀煌身边。

    万耀煌叹了口气:“留下一个连视动静。其他部队后撤宿营。给薛长官报。对岸有川军一个旅阻。我军无法渡河。”

    参谋长说:“对岸也就一个旅。如果薛长官能派飞机助阵的话。我们还是有把握过去的。”

    万耀煌看了看参谋长。这家伙好像有病了。这样渡河。让川军半渡而击。那不是寻死么?再说了。即令是能过去。这13还能几个人啊?到时候。恐怕委座会象消灭了1万红匪那样开心的!傻瓜!

    参谋长说过后。就知道自己说错了不等万耀煌再说话。就快步疾走。前去报了。

    接到万耀煌的电报时。薛岳已经到了仁怀。

    此时的薛岳已经知道了红军占领成都的消息。而且也知道了红军在成都搞入城式和刘伯承|成都市长一民任成都卫戍司令的消息。

    正坐在临时指挥部里生闷气寻为什么红匪总能抢的先手。自己追来追去。距离红匪越来越远。这下好。红匪竟然占了成都。那可是四川的省会啊!虽然现刘湘要把省会设重庆。但他早晚还是要把省会设成都的。完了。想不到湘江战后元气打伤的红匪竟起死回生。而且更加强大了连高墙厚垒的成都都去攻占了。难道哪一天**心血来潮了。连南京也敢打不成?简直是反了!

    薛岳正在生闷气的候。参谋长就拿来了万耀煌来的电报。薛岳一看。怒火上涌。刘湘这个王八蛋到底想干什么?难道想投红匪不成?人家都把你的成都了。你不去追剿反击。反而派部队拦截入川剿匪的中央军。这四川到底还是中华民国的领土不是?你刘湘到底还是**将不是?王八蛋!棒老二!

    薛岳马上喊参谋长记录电文:“刘总司令甫澄兄:近闻红匪已陷成都举国震惊。职奉中华民**事委员会委员长命令。率军入川增贵部不意在仁怀小河口渡口遭贵部拦截。职不解。甫澄兄不督率大军平匪患。反而拦截友军增援。意欲为?职观今日之红匪非前时湘江边之红匪。战力激增。灵活机动仅贵部恐难平灭。况北有徐匪前与之呼应。若兄再疑。恐川北川西川中尽沦匪手。到时。甫澄兄将以何面目见国人'以何面目见委员长?望甫澄兄深思!现我大军齐聚赤水河畔。单等甫澄兄一言决之。若甫澄兄执意不允我军入川则红匪赤化全川之日。即是甫澄兄向国人谢罪之时。若甫澄兄愿意我军对贵部施以援手。请明令贵部遵令让路。请三思!追剿军前敌指挥贵州靖公署主任薛岳。”

    口述完电报。薛岳不解恨。对参谋长又吼道:记录。给委座报。我军已抵达赤水河渡口。遇川一个旅阻挡并开枪警告。职已给刘湘报陈述害。但恐刘湘不能采纳恳请委座再次谕令刘湘让开道路。若对方执意不允我军进川。则我大军势必不能顿于野外荒滩。请委员长明示处置办法。若委员长命令职部武力入川。职有绝对把握迅击溃当面之川。恳请回电。”

    参谋长完电报。薛岳还在生气。就劝解到:“司令官。我们是军人。这些政治上的事情。还是让那些政客去斡旋处理吧!我们谨奉命令就行了。现在红匪虽然占领了成都。但都是偷袭过去的。还没有和川军硬碰硬打。那帮专打内战的棒老二还不知道疼。一门心思不想做王家烈第二。等红匪抄了他们的家底。灭了他的主力。他就知道厉害了。会哭着喊着求我们去的。你不要着急么。时间会解决一切问题的!”

    薛岳摇摇头:“参谋长。你说的道理我何尝不懂'不过。你注意了没有。这一个来月时间。红匪好像脱胎换骨了一样。越来越能打了。胃口也越来越大。早已经不是从江西南逃时候的丧家犬了。现在他们已经成了吃人的老虎了。谁也不知道他们下一个目标是谁。成都都敢打。我想不出中国还有|么的方他们不敢打。原来我'|判断他们即便是潜入川南。也不过是在边远山区隐蔽潜行。谁能想到他们竟敢沿大路大摇大摆的去袭占成?这说明了什么?说明红匪根本就没有把川军看在眼里。别说刘湘没现。估计他就是提前知道了。也是挡不住的。不敢。越想越怕。假如现在遏制不住红匪的展势头。等他们在川西平原获的补充。站稳了脚。参谋长。你说凭我们手中的这些人马。还敢去追击么?”

    参谋长一言不。指挥部里一片死寂。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