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九十一章 成都风云(五)
    重生之红星传奇第九十一章成都风云(五

    记者见面会后。★中文网更新迅paoshu8,小说齐全★刘一民心想到成都后还没有上过街呢。应看看这个时代的成都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听听川剧。泡泡茶馆。吃吃火锅。彻底放松一下。

    刘一民毕竟来自21世纪中国繁荣展的时代。有休闲受的经验。这放松自己的念头一起。就遏制住了。和蔡中。达飞打了个招呼。交待他们坐镇卫戍司令部后。就带着李成毅悄悄地走出了卫戍司令部大门。

    出门不久。刘一民就感觉身后有。回头一看。警卫一连一个排的战士远远的跟在身后不用想就知道是蔡中和警卫营长张海涛派来的。

    刘一民停住脚步。李成毅去让战士们回去。

    李成毅老大不愿意。囔说:“成都这么大。天又要黑了。还是让战士们跟着安全。”

    刘一民心想。老子想休闲放松。又不是去打仗。要什么警卫么?要不是怕蔡中他们不放心。我连你都不想带。就对李成毅说:“满街都是我们执勤的战士。怕|么?去。让们回去。不要打扰我的兴致。不然。你也回去。”

    李成毅只好跑过去命令战士们回卫戍司令部。回来的时候。却带回了跟在警卫排后面的唐星樱和赵小曼。刘一民想火。但是看见唐星撅起的嘴巴和赵小曼脸上的笑意。想想就算了。让她们也跟着逛逛吧!

    几个人也没有向导。在街上随便。一会儿就拐进了胡同里。走不远。就见一队人挑着木桶往各家各户送水。

    刘一民一看。送水人都是赤脚。就感觉非常可怜。这大冷的天连鞋子都不穿。那还不把脚冻坏啊?忙拦住一个送完水的工人。让李成毅拿点钱给他。要他去买双鞋子。哪怕是草鞋也行莫把脚冻坏了。

    那送水工脸有愠色。不接李成毅的钱。匆匆地走了。弄的刘一民几个面面相觑。不知道是么回事。

    路边一个男的说:“这位红军长官莫怪。你们不是成都人。不知道这里的风俗。我们成都城里光是挑水送水地就有一两千人个一年四季都是赤脚。不是买不起鞋子。是行规。他们天天给人送水都是到锦江江心里挑水。赤脚表明他们挑的水都是走到江心里挑的。不是打的井水。也不是在江边挑的。让用水地人家放心。实际上挑水虽然出力。但收入还是稳定的。他们送一担水。就在用户的水缸上用粉笔或木炭化一道。一一结账。方便的很。”

    刘一民这才知道自己闹笑话了。

    正要在问成都还有什么风俗。远远地就闻见一股臭味唐星樱和赵小曼都捂住了嘴。

    刘一民想起来了。此时的成都还有自来水。这一定是公共厕所的臭味。谁知却是几个人拉着车在收粪。边走边喊。只见胡同里走出一个个都捂着鼻子提着马桶地妇女。来到拉粪车旁。交给收粪的农民。倒入粪车后。又捂着鼻子匆忙离去。

    刘一民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景啊。穿越前家里的厕所学校地厕所都是很干净的水冲式厕所。甚至北京上的厕所都修成了五星级可以住人了。穿越后部队无论到什么地方。都要挖茅坑。走时还要填上。这一看见女人们提着马桶的样子。就感觉很好笑。想想再漂亮的女人。如果天天端着个屎尿盆子。恐怕也会让人避之不及。想着就忍不住往唐星赵小曼脸上直瞅。

    唐星被刘一民看不好意思。过脸去不理他。赵小曼不一样了。一感觉刘一民带着笑在瞧她。就知道军团长准想到了提马桶的妇女在联想自己。恼地“哼”一声。

    刘一民也感觉自己有点过分。就转移视线。问那路人:“不是有厕所么?怎么还有收大粪的啊?”

    都人都爱摆龙门阵。而且口才极好。那路人见军长官问他。马上就很热络地介绍开了:“长官有所不知。我们成都有三多。茶馆多厕所多闲人多。还有个语说头顶晴天少。眼前茶馆多。起因还是大家没处财。闲人太多。这闲一多茶馆就多。茶听戏摆龙门阵。茶馆多了。厕所自然就多。因喝茶太多总是要方便的么。所以。都有516条街道。茶馆就56o家。不过茶馆也好。公厕吧。方便的都是在外面活动地人。这家里可是没有厕所的都是马桶。怎么办呢?正好附近乡下的农民种地需要肥料。就来城里拉粪。时间长了。拉粪的也划分固定区域。每天早晚两趟。主要是早上。晚上这趟是补漏。就是早上没来的及送马桶的人家晚上还有个机会。一年下来。长期拉粪的还要给住户一点好处。就是这样了。”

    刘一民觉的自己简都过傻了。想想么。没有自来水的时候。别说是平民百姓了。皇宫内院不是也的有人送粪拉粪么?多繁华的城市。也有市民阶层的俗生活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老是想着自己穿越前地生活。会误判许多事情的!

    离开那善于摆龙门阵的路人时。小曼说似笑非笑地看了看刘一民。说:“想不到名震天下的红军大英雄也是一个俗人!”

    刘一民反口就说:“雄也是人。也要娶老婆生孩子过日子。”想了想不对。又问:“胡说的吧。我有那么有名么?”

    赵小曼往刘一民脸上瞅了瞅。看样子不象是装的。说不定他真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大名气!就说:“可能军团长自己还不知道吧。你现在可是老百姓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红军英雄。要是不相信。看看明天成都的报纸就知道了。顺便说一句。不要骄傲!”

    刘一民然一笑:“且。忽悠三岁小孩的吧!”

    赵小曼问:“切是什么意思?忽悠是什么意思!”

    刘一民不理他。这头连忽悠都不理解。还要跟着我晃悠。小心把你忽悠瘸!

    一路走来。街上做小生意的很多什么补碗地。磨刀的。修理旧家具的。连竹篮子竹椅子

    都有人修。真地是各行各业分工清晰。

    走到一个豆花担子前的时候。几个人已经是饥肠辘辘了。刘一民一看。这简直是小吃一条街么。卖子的。卖子混沌的。卖鸡片锅魁牛肉锅魁蒸肉锅魁肺片锅魁素菜锅魁的卖牛肉焦饼地。但是没有担担面。刘一民这才意识到这个时候后世著名的担担面还没有诞生。再想想一路上都没有见到火锅店。就知道是自己搞错了。火锅正式登上台面是抗战以后的事情了。这个时候也只是在家里吃吃。还没有营业的火锅店呢!算了。先吃点垫垫饥。

    正在吃饭的时候。就听唐星樱“咦”了一声。刘一民抬头一看原来是王大湖带着一个连的战士走了过来。

    看见军团长在这里吃饭。王大湖一声命令。战士们马上就持枪站成了两排。把刘一民几个围地严严实实。吓的一溜卖小吃的老板不知道生了什麽事情。有几个扭身就跑。

    王大湖跑过来就要敬礼。刘一民摆摆手制止了他。问他是不是带战士们来吃风味小吃的?大湖说是政部后勤处布置下来地任务。一定要战士们品尝一下成都的名吃。这搞象过年一样。士们高兴地都快疯了。

    刘一民开心地笑了。吴征和蔡中总算是开窍了。这就对了么。革命是要搞滴打仗是要滴。有好东西也是要吃滴么!

    刘一民让王大湖安战士们吃饭。不要警戒。别吓着做生意的群众。

    吃完饭。刘一民想去喝茶。谁知。大湖派了一个排的战士一步不离地跟着他。刘一民气的不的了。直接王大湖过来。告诉他不要让战士们跟着他。

    王大湖瞪着眼睛说万一遇见敌人怎么办?

    刘一民拍拍他的肩膀。要是能遇见敌人就好了。多长时间都没有亲自动手了想敌人想的都快有病了。

    王大湖想想也是。大股敌人不可能有。十个八个的哪够军团长收拾啊。就带着战士们去吃饭了。

    刘一民领着几个人进了一家名“银记茶馆”的茶馆。

    看见红军进了茶馆。茶客们都停止了说话。默地打量着这四个红军。

    刘一民一看。茶馆规模很大。都是方桌竹椅子。好像还有帘子隔开的雅间。

    茶博士慌忙把几个引到洗脸洗手地地方。用开水把洗脸盆和毛巾烫了。招呼他们洗脸手。

    老板见是红军来了。不敢怠慢。亲自出来招呼。殷勤地为刘一民引路。到一个靠窗户的桌跟前坐下。

    李成毅问一碗茶多少钱?老板说o个铜板。李成毅向刘一民看去。见刘一民没有表情。李成毅就说上四碗。话音刚。那边就有人喊道:“茶钱我给了!”

    刘一民抬头向喊话方向看去。就见一个戴礼帽穿黑色棉袍的汉子向抱拳致意。刘一民忙点点头。说声:“谢谢!”

    老板问喝什么茶?刘一民说上碧螺春吧。老板转身喊道碧螺春四碗!

    茶博士随手撒下四铜茶船子。放上四个瓷茶碗。然后就用铜壶倒水。铜壶看上去很有年代了。很干净。嘴稍长。不像后世表演茶艺的铜壶壶嘴那么长。

    李成毅一看。这茶碗都很陈旧。四个茶碗全有豁口。有点不愿意。要求老板换碗。

    老板说:“红军同志。这就是你不懂了。这四个茶碗可是小店的镇店之宝。轻易不拿出来。你看有豁口。显陈旧。但是你不晓这是明代的瓷器。历经几百年沧桑。火气都消磨完了。用来盛茶再好不过的。”

    看几个人好像不相

    老板就说:“红军同志。你们来我的茶馆算是来对了。小店地特色一是水质清。二是茶具精。”

    刘一民问老板:“茶具已经见识过了。水质清有什么讲究啊?”

    老板说:“说起这。就的说说清朝的乾隆老儿。

    传说乾隆老儿搞了个洗水法。他了个银斗。来鉴别天下好水。水重量轻的为好结是北京玉泉山的水最轻。评为第一。扬子江的江心水第二。惠泉第三。虎跑泉第四。于是这老儿就把玉泉山的水定为宫中用水。但是玉泉山的水用水放时间长了。水质会变。怎么办呢?乾隆老儿就命人把其他泉水或湖水倒入瓮中使劲搅拌。搅拌完了。玉泉山地水轻就会浮到上面。其他水。自然沉在下这就是洗水。”

    看几个红军听的有有味。老板就摆开了龙门阵:“小店也是用的洗水法。我弄了四个沙第一个沙缸上下四层。缸中放入半缸卵石。鹅卵石上铺沱江洞子口乌龟滩一带又白又粗地白眼沙。白眼沙面上-铺一层棕树皮。江水从缸口倒下去。缸下有个小孔。插了根竹管。水从竹管流入石阶下的第二个水缸。第二个水缸地底部放了七个拳头大小的七棱八窍。周身都是洞洞眼眼的麻子“鹅卵石”然后又放三十来个核桃大小的“小|子石”。麻石上面再铺上白眼沙棕树皮。流入第三口沙缸。第三口沙缸的底部放的是厚约一尺地“|麻子”鹅卵石。石头上放一层用青杠树烧结而成的杠炭。杠炭上又放一层有清火作用的“炭精”。然后。又在炭精上面铺河沙和棕树皮。使水流入第四口水缸。这样。本来已经很好地锦江心水。再经过四口沙缸的层层过。就非常的清纯泡茶自然就好。红军同志。你们品一品。”

    刘一民听的云天雾地的。喝个茶都这么讲究啊!看来成都人的休闲天性由来已久。这要是在别的地方是万万不行的。

    端起茶碗。用碗盖拨了一下茶。抿了一口。味道确实不错。比后世喝的自来水泡地茶好多了。抬起头看看唐星和赵小。都在细细地品味。再看看其他茶客都还在注视他们。刘一民知道。自己几人的闯入。打扰了这些茶客。就对老板说:“好茶。水好。茶好。很纯正。”

    听刘一民大

    赞。茶客们好像遇到知音一样。马上就开始正常喝茶摆阵了。老板笑的脸上象开了一朵花一样。连说请慢用。后就去招呼生意了。

    当茶博士来续水的候。顺手端来了两碟炒花生炒胡豆。说是老板赠送的。刘一民一看。原来其他上都有。是自己几个不懂行。没有要。

    几个小贩脖子上挂着货箱。在茶客中穿梭。一支烟五粒十粒葵花的卖。看的刘一民大叹这生意做的真他娘的活!

    正在感叹的时候。一打扮的象道士一样地算命先生过来了。绕着刘一民前看看后看看。看看下|看。左看看右看看。惹的李成毅就想掏枪。

    刘一民伸手按住李成毅。就听那算命的说:“我看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天生贵相。与凡人不同。必能荣华富贵。金玉满堂。不过。我看你是多妻多子的相。近日便可能有媒婆上门。一娶双好。要不要让贫道替你掐算掐算。看官职能不能再?”

    刘一民笑道:“不必了。麻烦你找别人去算吧!我不相信这个。”

    那算命的看刘一民没戏。就绕到唐星樱和赵小曼跟前。端详了许久。叹了口气。

    赵小曼有点生气。大声说:“我们红军不搞迷信。你去找别人算吧!”

    命的也不生气。对着赵小曼看了又看。说:“三文钱八字照命算。小姐是护夫益主之命。你的先生然官运亨通飞黄腾达。”

    女人总是爱听别人说自己命运好。赵小曼来劲了。也不赶算命的走了。羞羞答答地问:“你算算我什么时候才能遇到我先生啊?”

    刘一民知道。如果不制止。赵小曼会让这家伙狠劲忽悠的。接下来就是唐星樱。所以。不等算命的再说。接就让李成掏了几个铜板。塞到他手里。赶他走了。

    赵小曼有点不乐意。看了看刘一民。见刘一民一脸庄重。不理她。只好喝茶了。

    天渐渐黑了。茶馆里的人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成都已经用电灯照明了。老板打开电灯。川剧演员开始登场了。

    先上台地是个表演口技的。学了几种鸟叫。然后是模仿几对男女的对话。惹的茶客们连连叫好。李成唐星樱赵小曼听的如醉如痴。刘一民瞥他们一眼。心里暗道没见过高水平演出。

    那个时候。成都的茶馆可以说是个多功能娱乐场所。不但能喝茶听戏谈生意。有时间还放电影。但竟不是正规剧院。演员们也只能选段表演了。

    说起来。这川剧诞生于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潮。那个时候。张献忠和清军在四川尽情屠戮。把四百万四川人杀的只剩下八万人。清政府任命的四川官员一看。就点人怎么生产怎么征税啊?就上奏朝廷要求从湖南广东江西等省向四川移民。移民们到了四川才现到处是人骨头到处是野兽到处是荒地。就按乡区域按族群开居住。时间长了。没有娱乐不|。开始是自己唱。后来请人唱。各类剧团应运而生。经过糅合展形成了戏剧奇川剧。

    台上的演员唱的很真。高腔的撼力撞击着茶客们的心灵。掌声好声四起。到了变脸演员上场。听戏的**也就到了。

    刘一民也被川剧陶醉了。感觉川剧让人有一种呐喊的冲动。

    看到变脸演员表演。一民心想。我也知道变脸的秘密。要不要将来成立个文工团。找几个川剧演员。把变脸的绝技传授给他们。让战士们经常能享受这艺术瑰宝呢?

    演出结束了。茶客'|开始点叫夜宵了。刘一民看了看李成毅和唐星赵小曼。现那三个还沉浸在刚才的演唱中。就茶博士要了四份混沌。喊那三个傻傻一起吃。

    出门的时候。老板又殷勤相送。再三邀请红军同志有空常来。

    走到街上。刘一民忍不住哼起了《茶馆小调》:“晚风吹来。天气凉哦!东街的茶馆真热闹!楼上楼下客满座。茶房开水叫声高。茶碗茶船儿叮叮当当。叮叮当当。叮叮当当响啊!瓜子壳儿劈哩啪啦。劈里啪啦满地抛。有的谈天。有的笑。的苦恼。有的吵。有的谈国事。有的就牢骚。只有那茶馆的老胆子小。走上前来。细声细语说妙。细声细语说的妙:“诸位先生。生意承关照。

    国事的意见千万少表。提起国事容易牢骚。惹上了麻烦你我都糟糕。说不定一个命令你那差事就撤掉。我这小小茶馆贴上大封条。撤了你差来不要紧。还要请你坐牢。请你坐监。最好还是今天天气哈哈!哈哈!喝完了茶就回去睡个闷头觉。睡个闷头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满座大笑。老板说话太蹊跷。闷头觉睡够了。越睡越糊涂。越睡越苦恼。倒不如干脆大家痛快快地说清楚。把那些压迫我们。剥削我们。不让我们自由说话的混蛋。从根铲掉!”

    听着刘一民学川腔唱的民谣。几个人逗的直笑。李成毅见的多了。知道军团长随时随地都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新玩意儿出现。见怪不怪。唐星参加红军早一点。虽然和刘一民单独相处并不多。但也清楚这家伙天纵奇才。随便弄出个东西都可能令人震惊。只是嗔怪了一句:“别人都睡了。不神经了!”

    赵小曼刚参加红军。道的都是刘一民的英雄事迹。哪里能想到军团长还会唱这种语小调啊!瞪着一双妙目不停地量这刘一民。似乎想看透这人的脑子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一会儿高雅的象诗人才子。一会儿威武的象战神临世。一会儿象纯情的时尚青年。一会儿又象茶馆的闲人茶客。不知道他还会给自己多少惊喜呢!

    各位书友大大。谢对山人和红星的票票支持!真诚地谢谢大家!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