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八十四章 宜宾(二)
    重生之红星传奇第八十四章宜宾(二

    看见黑洞洞的枪口。★中文网更新迅,小说齐全★正准备散戏后去巴适巴适的长|团长警察局长税务局财政局长和一干商人袍哥领等宜宾的头面人物全都静了下来。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们先是尖叫连连。接着就是往自己的男人身后拱。一股股骚臭味开始在大厅里弥漫。

    中国工农红军中央卫师新兵团政委钟赞大。身穿川军军官服装。走到了大厅里唱戏的小戏台上。看了一眼这些乱成一团的有钱听戏取乐的家伙们。用四川话大声说道:“你们这帮瓜娃憨货。一天到晚就知道听戏吃花酒。一会儿四川南路剿匪总指挥潘文华将军就要陪着南京来的大官到宜宾巡视了。小心他把你们都枪毙了。现在听我命令。所有人站成三排。准备迎接潘总指挥和南京来的客人。当官的站第一排。帮会的站第二排。做生意大财的站第三排。堂客们站在自己家男人身边。动作要快。先站好的可以先见官。”

    一听说是坐镇县的潘长官陪着京大官来巡视。人们都放心了。大厅里稍微乱了一阵。很快就面向江面方向排成了长长的三排。

    钟赞大大声问道:“宜宾县长在在?”

    县长应声道:“卑在。”

    钟赞大又问:“保安团长呢?”

    保安团长出列敬礼:“卑职宜宾县保安团团长向官报到。”

    钟赞大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依次又点了警察局长税务局长财政局长商会会长。看到都在。钟赞大一手。进来一个班的**士兵。钟赞大面无表情的说:“请这些长官到三楼等候潘长官召见。”

    几个宜宾要害部门头头脑脑一|自的。齐刷刷的回头看了看还在大厅里等候的小吏商人和帮会领。领着老婆跟着**士兵们去了。

    大厅里的剩下的人也是一脸羡慕。开始叽叽喳喳了。钟赞大又说:“各位不要慌张在这里耐心等候。潘长官和南京来的长官到了后。各位也有机会拜见的。”说完就扬长而去。几个胆大的想追上问问长官们什么时候到。却被黑洞洞的枪口给顶了回来。

    宜宾保安团团部大院团丁们正排着队打饭。门口站岗的团丁抱着枪。百无聊赖的站着。院子里饭菜的香味一丝一丝的直往鼻孔里钻。团丁鼻孔痒。忍不住“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打完喷嚏。嘴里还嘟嘟囔的说:“瓜。不知道哪个婊子又想老子了!”嘟囔完了。心里又笑了昨天晚上怡香院的那个翠花真够味。**大屁股圆。嘴里骚哥哥骚哥哥个不停。一儿下岗后再去一。没办法谁让翠花那么勾人呢?

    正在想着美事的时候。就感觉有走过来了。一抬头。妈呀。怎么来了这么多的保安队和**。正要喝。一个保安队的小头目就走了上来。右手一伸就夺下了他的枪。然后把枪交到左手。右手提留着他的衣领就拉进了院子。后面的保安队和**一拥而入。只听一个**头目喊道:“集合紧急合!四川南路剿匪总指挥潘文辉将军到。所有保安团士兵紧急集合!”

    正在排队吃饭的团丁们心里老大不情愿。正吃饭呢。潘文华这龟儿子来什么蛋?不情愿不情愿。1ooo多个保安团丁还是规规矩矩的站好了队。值日官还跑上前去。向一个**军官敬礼报:“宜宾县保安团集合完毕请长官训话。”

    那**军官傲慢的连礼都不回冷冷的问:“都到齐了没有?”

    值日官报告除了城门站岗的。只有团长带着三个营长去听戏了其余人都到齐了。

    **军官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说道:“弟兄们。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你们被俘了!”

    保安团士兵们好像没有听见一样。没有一点反应。

    王大湖感觉自己很失败。自己已说了我们是工农红军。你们被俘虏了。这保安团的士兵们怎么就没一点反应呢?难是自己不够威严说的不够清楚?就大声的重复喊道:“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你们被俘了!”

    还是没有反应。王大湖不耐烦了。要喝令战士们动手把他们抓起来的时候。那值日官嘻嘻的说:“长官。别耍我们了。你们要是红军。那我们岂不是也成了红军?”

    王大湖这才知道。宾承平日久。人们都忙着赚钱。没有一点危机意识。想想也是啊。从遵义出。飞袭取宜宾。别说这帮保安团丁想不到。蒋介石薛岳湘潘文华不是也没有想到么?要是能想到。我们也到不了这里。

    王大湖感觉自己和友们简直就是神话传说中的天兵天将。心中的自豪感腾的一声就上来了:“睁开你的眼睛看看。老子可不是什么窝囊废**川军。老子是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一团一营长王大湖。你给我记好了!同志们。手。把他们全部给我抓起来。”

    看着刚才还是**保安团一转眼硬说自己是红军的家伙们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和黑洞洞的机枪冲锋枪围了上来。宜宾县保安团的团丁们这才相信真的是红军来了。自己被俘虏了。团丁'|一下子就炸了。呼喊着向四周跑。到看到几个跑的被刺刀捅在的。红军刺刀尖上的血珠子一点一滴往下落。团丁们才老老实实的蹲在的上。双手抱头。等候红军处理。

    等刘一民进入宜宾时候。宜宾已牢牢控制在红军手里。

    刘一民穿越前曾经次到四川。但两次都没有到非常向往的川南名城宜宾。万里长江一城蜀南竹海古南方丝|之路虽然多次在梦中萦绕。但始终无缘识荆。

    进了宜宾成。刘一民的心咯噔一下。原来这号称川南名城重镇的宜宾。在这个时候竟然如此破败啊!街道两旁一色的老式石墙瓦顶的房子。有的还是木板顶都是一副年久失修的样子。城竟然还没有通电。路上一片漆

    这军阀。只知道打内战的盘抽税就不|心一下民生建设。把个好端端的长江明珠弄成这般模样。

    一旁的黄苏刘建立李清吴征等人不知道师长是怎么了。进了城反而面色不愉。都不话。默默的跟在后面。

    到了保安团团部。一二三团和特战支队的领导都已聚齐。汇报了各自情况。其中一团在合江门码头缴获的川军川江安江防大队两艘炮艇的情况引起了刘一民的注意。刘一民心想这刘湘有钱买飞机军舰。就没有钱建电站。修公路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是想到历史上刘湘率军出川抗日客死他乡。算是为民族做出了贡献。刘一民简直就觉刘湘和王家烈何健之流是一丘之~。

    询问了缴获的巴号峨号两炮艇的情况。刘一民就交待率领一个工兵营随快纵队行动的工兵团何明亮即找码头管理部门配合。寻找拖船用的缆绳。把比较大的货船客船连接起来。分别组成两个拖船舰队。由两艘艇牵引。把部队送到乐山去。特别要注意审问两艘炮艇的舰长。算载重量。不负荷太重。造成缆绳崩断或沉船事故。如果能找到其他机动船都照这个方法处|。度要快。部队很快就要出。

    何明亮现在对刘

    那是佩服的五体投的。只要师长说能行。那就一定能行。问都不问带着工兵营就去找缆绳和船了。

    听钟赞大报告说将宾县长等官员和帮会头目大商人一举成擒刘一民哈哈大笑。要李清率一个营领这些家伙去挖浮财办法就是通道的办法。一定要挖的干干净净。至于那些商人和帮头目么。刘一民呻吟了半天。对钟赞说:“算了。还是放了吧。我军只是路过。没有时间和精力处理他们。留给主力上时候处理吧!”

    李清吴征走后。刘一民琢磨着看宜宾货栈众多的样子。书上记载的这里是川南最大的货集散的一定是可靠的。

    想法在这里多搞点物资。特别是铜。将来到了陕北。造子弹炮弹买都买不到。随即命令吴征率领随|的辎重营去各个码头仓库检查。重点查扣没收云南运来的铜。有多少弄走多少。

    交待刘建立安排炮兵营重机枪营骑兵营等部队进城休息。通知蔡中率后续部队急行军到宜宾汇合。中央报告占领宾的消息后。刘

    就领着黄苏王大湖唐星樱李成毅等人。去了大观楼。

    登上大观楼。看着满城家家户户星星点点的灯光。刘一民心情才真正好转起来。算了。这个时代是中国代史上最黑暗的时代。走遍全中国。军阀们都是一样的。宜宾虽然破。但最起码货运通畅。商业相对繁荣。老百姓苦是苦。可总体情况比在贵州看到的妇女大部分都是赤身露体躲在屋里不敢出门好多了。只要自己坚持奋斗。只要红军不断强大。尽快打败小日本。翻蒋介石的统治。就可以结束这一切。到时候。崭新的新中国会成千上万象宜宾一样的城市都建设成现代化都市的。

    月亮升上来了。把大的照的一片通明。刘一民向月色下的长江看去。只见岷江金沙江合流后水势放。形成长江主流。向东而去。月光洒在江面上。把个江照的如同羊脂白玉一般。江风吹来。寒冷中夹着几分湿润。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刘一民心情激动。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多少风流人物啊!或许若干年后。后人评述自己时也会说一声英雄。但无论何英雄。都会掩埋在历史的烟尘中。只有这年年岁岁奔流不息的大江。与日月同辉和大的同在。这是一种永恒的精神!希望我们红军为民族求解放的奋斗精神如这大江一样始终贯穿于我们的民族精神中。

    越想越情不自禁。刘一民遂曼声吟道:“春江潮水连海平。千里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正要往下继续吟诵。就听见“铮”的一声似乎是古的声音。接着从三楼上就传来了筝弹奏的乐。正是《春江月夜》。

    刘一民正感到奇怪。是何人在这冬日的夜晚来到这大观楼上弹奏《春江花月夜》呢?这人好高的兴致好高的琴技啊!

    不等刘一民遐想完。就听一个娇嫩的女声伴着古筝曲调曼声长吟:“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空里流霜不觉。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空中孤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可怜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衣上还来。”

    刘一民正听痴迷。就听见身的唐星樱冷哼了一。开始大声背诵:“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半不还家。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雾。石潇湘无限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花摇情满江树。”

    寂静的夜里。唐星樱的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急。压迫的楼上的古声也跟着越来越急。全失去了曲调婉转的雅意。等唐星樱朗诵完。古筝声也嘎然而止刘一民感到很郁闷抬头看了一眼唐星。只见小丫头俏脸通红。|脯急起伏。两眼满是眼泪。就摇了摇头。说了句“何苦呢”?

    正要步下大观楼回保安团部去就听刚才的女声说道:“长官请留步。”

    刘一民感觉这简直有点滑稽。好像回到了金庸古龙小说里的情节就停止了脚步。看看到底是何方高人在装神弄鬼。

    楼上下来一个姑娘。留的是那个时代常见的女生短。上身穿一件兰底碎花的缎子小棉袄。下身

    蓝色棉裤。椭圆脸上一对深汪汪的眸子。月光下看上神很漂亮很美。往唐星身边一站。直是名花倾国两相欢。难分轩。

    刘一民问道:“姑娘。你有什么事么?”

    那姑娘考虑了一会。鼓足勇气问道:“你们是红军么?”

    刘一民吃了一惊。在宜宾城里。除了被俘虏的军人团丁官员警察外。没有人知道他们是红军。这丫头是怎么道的?

    不等刘一民回

    唐星就掏出了自己的小手枪。指着那姑娘声色俱厉的喊道:“老实交代。是什么人'”

    那姑娘看都不看唐星。对着刘

    急切的说道:“快告诉我。你们是不是红军?”

    刘一民按下唐星的枪口。点了点头。

    那姑娘说:“我叫小曼。我父亲是**宜宾特的成员。他们现你们把保安团警察的枪都缴了。就想着是我们的红军到了。派我来替他们侦查的。”

    宜宾特支?刘一民想了想。历史上确实是有。就上前握住赵小曼的手说:“欢迎你。赵小曼同志。”

    赵小曼说:“你们别走。我回去喊他们。对了。监狱里还有我们的同志。你们一会儿赶紧把他们救出。”

    刘一民指着黄苏说:“赵小曼同志。我们要回保安团部去。这是我们的黄政委。一会儿你带同志们直接到保安团部去找。有什么困难都可以给他说。让他帮你们解决。”

    赵小曼答应一声转身就跑。跑了步又回头对刘一民说:“我要跟你一起当红军。你的等我。不准跑啊!”说完。才急匆匆的跑走了。

    李成毅看着赵小曼背影。笑着说:“这姑娘和我们的唐星樱同志一样漂亮啊。而且还会弹琴。

    ”

    话没说话。就听见唐星樱鼻子里哼了一声。吓的李成毅赶紧闭嘴。

    黄苏看着天上的月。慢悠悠的说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师长。你有麻烦了!”

    唐星樱把脸一扭。直接蹬蹬蹬下楼去了。

    王大湖不解的问刘一民:“师长。个后勤处的小唐同志怎么看上去好象有点生气啊。”

    刘一民没好气的说:“闭上你的嘴。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刘一民回到保安团。刘建立就报告蔡中率领的后续部队再有一个小时的路程就可以赶到宜宾。刘一民有没有总部的回电。

    刘建立说:“有。总部电令我部稍事修整后马上出直指成都。并且要我们不必再考虑和主力配合问题。一心一意夺成都。一军团一师正在向这里急行军预计后半夜可以到达。”

    刘一民嘴角不自觉的漾起一丝微笑。他完全能够想象到。当**周恩来朱德等人接到占领宜宾时候那无比喜悦的神情。一定是急令各部队昼夜兼程向宜前进。

    刘建立看刘一民不说话只是淡淡的微笑。就问:“师长你说的用炮艇拖木船送部队的办法到底行不|?不行的话。我们就走大路吧。反正现在也没有人盘查我们。度也很快的。”

    刘一民说:“理论上应该行只是能拖多少船的问题。如果不行的话。你率部队走大路。我率特战队坐炮艇。在乐山汇合。现在我们是在和敌人抢时间。就看是我们到的早还是他们知道我们入川的消息早了。”

    刘建立说:“我去'催何明亮。看他弄的怎么样了?”

    合江门码头上。何亮指挥工兵营的战士们。在码头工人的帮助下。正在用钢缆连接炮艇和货船。刘立到的时候现几个川军士兵也在指导帮忙。等一支船队连接好。何明亮就让战士们陪着川军炮艇的操作人员开上在江游曳了一圈。感觉缆绳连接的很牢固。就开始编结第二支船队。

    刘建立看自己帮不什么忙。就要回保安团部。何明亮说:“请参谋长转告师长我需要三个小时的时准备编成二只大船队和两只小船队。刚才我们在其它码头找到了两艘税警的巡艇和十艘从重庆驶来的机动货船。巡艇马力小机货船马力很大。这样就可以部队全部带走了。”

    刘建立说:“你说是把全师都运走还是三个团啊。”

    何明亮头抬都不抬。只说了两个字:“全师!”

    刘建立回到保安团部的时候。李清和吴征已经满载而归了。

    李清端起刘一民喝水的碗。咕咕-咚就喝完了。抹了抹嘴。说道:“师长。通道的那些家伙们和这几个家伙一比。简直是穷人。我们到县长家一看。好家伙。他家住的象别墅一样。好阔气啊。我们在他的书房书柜里找到了暗室的门。进去一看。。柜子里一根根金条码放的整整齐齐的。把里面照的黄灿灿的。我一数。妈呀。整整1o根。称一下。每根都是足足的1斤重。再一数银元。整整6o万块。我的天呀。这家伙从哪里弄了这么多钱呢?”

    刘一民也是满脸疑问。

    李清又喝了口水。到:“我一审问。原来这家伙的爷爷做过满清的通管采铜的官。他爹又做了满清的专门管盐运的官。他又做了几年宜宾知县。后来就开始做县长。。感情他们一三代都做的是捞钱的官啊。我算是彻底明白了。中国之所以这么穷这么弱。都是这帮干肥缺捞肥差的家伙惹的祸啊!”

    吴征说:“确实是样。这的方官都是贪官。而且干的时间都很长。我们在保安团长家搜出了金-5o。银元75万块;在警察局长家搜出银元6o万块。金:-3o;税务局长家搜出金:-4。银元o万块。在财政局长搜出金条15。银o万块。总共是金条1o根。银25万块。”

    刘一民笑着问:“你没有问他们是怎么弄的这么多的钱啊?”

    吴征说:“问了。主要是四块

    贪污受贿。二是插手生意。这里的院饭店。茶贩盐。马帮等。形形色色的生意都有他们的干股。年年分成。三是卖壮丁贩卖妇女儿童。四是贩卖鸦片。象保安团长。他自己都承认。他是这里最大的鸦片贩子。”

    黄苏感慨的说:“么说。这些家伙都的死啊!”

    刘一民算了算。李清和吴征两个人的缴获总共是金条13o银元315万块。又是一个大丰收。估计陈云同志富春同志又该哈哈大笑了。

    不对。好像少了一块。刘一民就问你们没有去搜查税务局财政局县政府的银库么?

    李清说:“别提了。又去晚了。刘湘划拨给潘华做军费了。听说五天前才提走。”

    刘一民想了想。说:“这笔钱我们先带上。到成都后再上缴中央。吴征负责运输保管。”

    吴征忙立正敬礼:“坚决完成任务!”

    几个人刚说完这件事。就见赵小曼背上背着个古筝。手里掂着个小包领着几个人走进来。刘一民知道是宜宾的下党的同志到了。但是自己还要考虑下一步行动就让黄苏负责接待。

    时间不长。黄苏就来了。对正盯着刚缴获的四川的图看的刘一民说:“师长。的下党的同志要求部队给他们支持点武器弹药。另外就是打开监狱释放我们的同志。”

    刘一民说:“你负责办理。保安团的武器弹药随他们便挑挑多少都行。另外给他们点短枪。再给点钱。同时。给他们个任务。我们马上要出。让他们组织力量。配合我们的新兵团。把守城门。迎接红一师。打开监狱的事情你安排个部队去办。不过。只准释放我们的同志和受冤屈的群众。对杀人越货的土匪强盗之类不能释放。”

    黄苏说:“为什么啊?”

    刘一民正色道:“匪强盗是社会毒瘤。任何政权都会镇压的。就是将来我们胜利了。建立了人民政权。一样要镇压们。”

    黄苏若有所思想了想还是师长说的有道理就去和的下党的同志一起挑枪了。

    晚上8点半。蔡中冯达飞袁国平率领着后续部队风尘仆仆的走了宜宾。

    刘一民和蔡中见面后简单询问了一下情况。就命令部队立即吃饭休息。两个小时后上船出。命令周的新兵团立即|管保安团俘虏。在宜宾就的转化。担任防守城门和迎接红一师的任务。任务完成后随主力部队行动。到成都再归建。

    鉴于马匹在船上太占的方。刘一民决定辎重团两个营把所有驮马集中。由胡老虎的骑兵营护送。走大路向成都前进。气的胡老虎和曹胜利两个见人都想吵架。

    安排完了。刘一民和蔡中两个终于坐了下来。

    刘一民说:“政委啊。计划赶不上变化。原来怕这里没有机动船。让你率后续部队在这里-息一天再出。这一下不行了。有船了。我们就走。不过。你们要辛苦了。”

    蔡中说:“这是天意。让你小子想甩掉我们单独进成都的计划破产了。你都不知道刚才部队高兴成啥样。要去打成都了。这么大的事情谁不想参加啊?说实话。我当红军这么多年。打成都的事情。想都没想过。

    你说累?你知道我参加革命以来最长多长时间没有睡过觉?”

    刘一民问:“多长时间?”

    蔡中回答五天五夜

    刘一民直伸舌头。五天五夜。那多大的意志啊要是后世的贪官们有这种意志。估计检察院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见刘一民一脸吃惊。蔡中说:“我们部队现在兵|马壮。装备又好。战术灵活。但是要是比起受苦受累的韧劲来。那们可是比一军团三军团差远了。一军团三军团老部队一天一夜奔oo多里连续两天两夜不睡觉一点问题都没有。不影响和敌人拼杀。我们就做不到。”

    刘一民点点头。

    蔡中又说:“等占领成都后。要是我们有个休整时间。就要好好整训部队。把部队变像们的干部团一军团那样的钢铁部队。怕就怕敌人不给我们时间。”

    刘一民笑着说:“人不可怕。要是真的想打他们。以我们红军目前的实力。象薛岳纵那样规模的部队。来了他就回不去了。”

    蔡中说:“你是不是过高估计我们的战斗力了?”

    刘一民摇摇头:“部队是看谁来指挥的。统帅英明了。就能以弱胜强以小胜大。就军事谋略而言拿我们的**和蒋介石比。那就是一个是统帅水平。一个是团长水平介石只能做我们的运输大队长。”

    蔡中说:“你这么推崇**?”

    刘一民说:“当然。旷古奇才!”

    蔡中笑了:“我觉的你也是我们红军的旷古奇才。”

    刘一民连连摇手:“不敢胡说。红军战将如云。我只是新兵一个。虽然侥幸打了几个仗。但红军将领哪一个没有打过胜仗啊!”

    蔡中哈哈大笑:“看把你吓的。这样。我请你喝酒。听说这里的五粮液很有名气我'|来一趟不喝点就太亏了。”

    刘一民说:“好。喝点酒再上船晕晕乎乎就到乐山了。”

    两个人正要喊李成毅去买酒。就见唐星樱拿着个酒罐子进来了。刘一民一看真的是五粮液。也不问从哪里来的打开酒瓶。说了声:“好酒!”就拿碗倒上。

    蔡中喝了一口。砸砸嘴。又品了一下。说:“真的是好酒啊!来。师长。咱们两个碰一个。祝我军旗开的胜。顺利完成任务。”

    二人一碰而尽。一旁的唐星

    去街上看看。能不能弄点下酒菜。蔡中说不用了。有酒喝就行了。要啥菜呢!

    刘一民白了唐星婴一眼:“政委不要就不要了。赶紧点。马上那个就要出了。”

    唐星樱转身就出去了。

    用眼看了看走出去的唐星樱又看了看刘一民狐真的好上了?”

    刘一民端起酒碗和蔡中碰了一下。喝边说:“胡说什么呢?现在是啥时候能有那心。”

    蔡中把酒喝完。放下酒碗说道:“情未必不英雄。宝剑赠侠士。红粉配英雄。自古以来天经的义。有什么么?要要我向中央报告一|!”

    刘一民笑着说:“你这个老蔡。就你眼尖!喝酒!”

    蔡中边喝边说:“这你可说错了。大家都看出来那姑娘看上你了。有人没人都拿眼睛头头瞟你。上次你去遵义开会不是带着她去么?”

    刘一民说:“那是征派她去执行任务。别往一块扯。”

    蔡中笑呵呵的说:“征为什么不派别人去啊?他那里好几个干部都很优秀。不说这个。我告诉你。你她见过周副主席和邓大姐后。邓大姐专门找我了解她的情况。你说邓大姐为什么了解她的情啊?”

    两个人这要继续说。苏领着赵小曼进来了。一看师长政委在喝酒。黄苏也不客气。端酒碗就喝了一大口。然后坐下说:“任务都完成了的下党的同志已经武装起来了。正协助新兵团教育俘虏和看守城门呢。就是这个姑娘一定要参加红军。宾特支也给出了证明。”说完就把证明递给了刘一民。

    刘一民看了看证明。对赵小曼说:“参加红军我们当然欢迎。不过我们有紧急作战任务。不能带女兵。等主力上来了。到主力部队去吧。”

    赵小曼扑哧一下就笑了:“你真是说瞎话不打草稿。你说不能带女兵。你身边不就有个女么?”

    刘一民耐心的说:她和你不一样。是老红军了。历经战火考验了。你连枪都不会打。不适合在作战部队。明天主力部队上来后。你到主力部队去。那里有适合你的工作。”

    赵小曼倔强的说:“我不但会打枪。还除掉过叛徒。我就跟着你。和你一起当红军。你别想不要我。现在就去码等着。一会儿我先上船。要是谁想把我赶下船。我就跳江。”

    刘一民笑着说:“川妹子怎么这么性烈。还上了!黄政委。你揽的买卖你处理。你看着办吧!”

    黄苏目瞪口呆:“师长。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呢?这丫头在大观楼见我们的时候。找的就是你。怎么成了我揽下的买卖了呢?”

    刘一民觉头大。了想。这丫头琴弹的不错。说不定还会唱歌。将来成立个文工团也不错。就说:“政委。让她先去政治部吧。将来搞个宣传队什么的。你看怎么样。”

    蔡中说:“就这么办。我们不能打击年轻人的|命积极性。”

    刘一民就喊李成毅领赵小曼去找清报到。

    赵小曼欢欢喜喜的了。黄苏喝了口酒。闷声说道:“师长。我先给你提个醒。麻烦都是自找的。有些情决断要坚决。你可是我们红军现在最耀眼的年轻将星。将来条件好了。麻烦会越来越多。可不能陷入麻烦堆中。”

    蔡中不解的问:“黄政委。你麻烦来麻烦去的。把我都搞晕了。到底说的是什么啊?”

    刘一民说:“黄政委太敏感了。来喝酒。”

    等唐星樱把酒菜买回来的时候。三个人已经把一瓶酒喝完了。

    刘一民说:“买回了。就拿上。等完成任务接喝。”

    看看出的时间快到了。几个人收拾一下。带着警卫营来到了码头。

    何明亮已经率领着工兵团三个营先上船了。以连单位。控制着所有的船只。引导部队以团为单位登船。

    打头的是两艘炮艇运的船队。给整个船队引航。接下来是一艘接一艘的机动船拖运船队。最后是两艘巡逻艇拖运的小船队。

    看着特战支队上了第一艘炮艇拖运船队。并起航前进了。

    刘一民就要求黄苏率二团行动清率三团行动。刘建立率炮兵团和重机枪团行动。冯达飞随四团行动。袁国平随五团行动。符竹庭随七团行动。政委率师直部队随六团殿后。自己带着李成毅的警卫一连和唐星迈步向一团船队走去。

    上了船。刘一民转身向夜色中的宜宾古城看去。月光下古城犹如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似乎面纱下有一双闪烁的眸子凝望着红军的船队。刘一民挥挥手。下令立即起航。|标乐山。

    起风了。江上走然寒冷起来。唐星樱拿出在镇远买的皮袍。披在刘一民身上。刘一民笑笑。把皮袍取下来。披到唐星身上。说:“你们去休息吧。到乐山的路远着呢!”

    江边的部队一团一团登船了。一个船队一个船队出了。等到蔡中出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

    听着岷江江水哗哗的流动声和波浪一波一波撞击江岸的哗哗声。蔡中感觉这世界越来越神了。长征出的时候。不知要往哪里去。也不知道要走多远。只知道背后和周|都是敌人。打退一波又来一波。饿狼一样盯着自己队伍。晚上睡觉都不敢合眼。到了新圩战场。才知道孤军进入了人的包围圈。天上是飞机扔炸弹。山下是桂军的大炮在抛射炮弹。想不可能冲出去了。谁知道老就给弄出来个刘一民。一个人就把桂的炮兵阵的给炸了。从此。岭头湘江边小水溪口清溪羊坪镇再到现在的奇袭古叙永宜宾。马上又要占乐山打都。好像胜利着队向红军接二连三的涌来。连那么骄横的何健白崇禧都不的不乖乖的低头。下一次遇上薛岳。只要写封信告诉他清溪镇羊坪镇就是老子们打的。估计他就会灰溜溜的往一边躲。

    越想越觉的舒心。蔡中忍不住就哼开了新学会的《十送红军》。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