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七十八掌 鹬蚌(二)
    家烈回到家里,见了夫人,把情况一说,两口子就忙)t然命运已经无法改变,哭闹和再做其他的抵抗也是无谓的,有“宋美龄第二”称号的万夫人还是很明白的,稍微骂了几句后,就赶紧收拾财物,能带走的都带走,这贵州恐怕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

    南京派来接王家烈的飞机很快就到了,随机而来的是南京国民政府任命的贵州省主席吴忠信和一帮随行官员。

    薛岳安排好吴忠信一行的吃住,就令欧震促请王家烈快上飞机。王家烈无奈,只好带着他的万夫人、小老婆梁氏等家眷上飞机去南京了。

    直到看到飞机飞上天空,薛岳的一颗心才算彻底落地。王家烈走了,桐梓系军阀统治贵州的历史也应该结束了,候之担已经完蛋了,他跑到成都后已经被囚禁了,接下来是不是该收拾犹国材和蒋在珍了呢?

    薛岳虽然在围剿红军上欠下了累累血债,但公平的说,在那个时代的**将领中,薛岳还算是一个比较正直的有作为的杰出将领。在他眼里,王家烈这样的军阀枪毙1o次都不过分,看看王家烈把贵州搞成啥样子了,这一路走来,就没有看见一个老百姓穿着棉衣,男的都是穿着补丁摞补丁的单衣,女的基本都没有衣服,躲在家里不敢出门。**想买点粮食都买不到,好不容易找到一点粮食,老百姓都是把粮食一放就跑,连钱都不敢要,一问才知道,王家烈、犹国材、候之担、蒋在珍的黔军拿老百姓东西从来不掏钱,老百姓跑的慢了就会被吊起来毒打。这些家伙,就知道逼着老百姓种鸦片,从鸦片上抽去税收拿去购买武器弹药和挥霍。

    等到回到司令部,吴忠信就告诉他,刚才已经接管了财政厅等几个要害部门,头头们暂时关了起来,下面的官员们说王家烈已经把3o以后的税都收了,贵州人恨不得吃王家烈的肉、喝王家烈的血。

    薛岳听了后,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这帮军阀杂碎!”

    令薛岳没有想到的是,王家烈此人虽然当贵州王的时候坏事做绝,但后来却转性了。历史上,新中国成立后,回贵阳隐居的王家烈参政议政,真心实意地关心贵州的展和建设,还把自己在贵阳的别墅捐出来,并由于对浮夸风提出批评意见而被打成右派。当然,这是后话。

    王家烈走后,整编王家烈两个师的工作进行的也很顺利,柏辉章师被整编为独立1o2,何知重师被整编为1o3。

    王家烈下台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有心人的耳朵里。

    桂军第四集团军司令部,李宗仁、白崇禧默默对坐。良久,李宗仁才说了句:“红匪南蹿,没有进入广西,反而帮助蒋某人收拾了王家烈,真是笑话!”

    白崇禧说:“谁都不怪。烂泥扶不上墙。王大个这是咎由自取。我们让他把主力集中到南。与我军结成防线。并答应每月给他3o大洋地军费。这家伙犹豫不决。反而听从薛岳地欺哄。这种下场是他自找地。活该倒霉!”

    李宗仁说:“问题是王家烈这一垮台。军就会被蒋某人收编。我们原先考虑地西南联防地阵营不攻自破。以后。我们地日子不好过了。”

    白崇禧叹了口气:“没办法。竖子不足与谋!王家烈不提了。已经是昨日黄花了。倒是云南方面。龙云地心思捉摸不透。不知他做何打算。”

    李宗仁一声笑:“那也是个不足为谋地家伙。是靠不住地。莫忘了当年他从背后捅我们一刀地往事。不过。我估计。一时半会儿蒋某人还顾不上收拾他。关键是看红匪地动向。”

    白崇禧遗憾地说:“我就不明白了。前几天红匪在镇远附近伏击薛岳。明明已经重创了薛岳。为什么不乘胜追击。彻底把薛岳打败呢?”

    李宗仁摇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看情况。应该是红匪主力没有参战。是那个敲诈威胁我们地小家伙率领他地警卫师干地。这下有好看地了。红匪在遵义得到了休整。又得到了薛岳部那么多地武器弹药和兵员补充。战斗力不减反增。其主力部队恐怕比在江西地时候还难对付。无论是蒋某人还是其他人。估计谁先撞上去都会崩掉几颗大牙地。

    就看谁先倒霉了。”

    白崇禧说:“不是蒋某人就是刘湘,或者是云南的龙云,反正不管他们谁倒霉我们都乐见其成。现在我军已进至都匀一线,不能再往前走了,必须停下来,就地布防,一有风吹草动,就赶紧回撤,免得落入红匪圈套或蒋某人的圈套。”

    “按你的意见做部署吧,现在贵州的情况太复杂了,我军兵力有限,稍有闪失,我们就成了王家烈第二了”。李宗仁说完,想了想,又说:“还得加强对中央军动向的侦查,现在从江西调过来的十万中央军是个大变数,一旦薛岳整编完军部队,中央军的动向就值得玩味了。”

    白崇禧一咬牙:“蒋某人不惹我们便吧,一旦惹到我们头上,我们就实行全省总动员,与其决一死战。我就不信

    光头那几下子,能把我们怎么样。”

    李宗仁说:“不管怎么样,都要提前布置,现在局势转变太快,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们得多准备几手,免得被蒋某人算计了。对了,陈济棠那边怎么样了?”

    白崇禧喝口茶,回答说:“陈济棠倒是没有任何问题,他现在实力比我们强大,只要我们两家联盟能够稳定,蒋光头就拿我们没办法。”

    李宗仁慢悠悠地说:“看看再说吧,我总觉得现在世事变化太快,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到最后还是得凭我们的八桂子弟兵说话。”

    白崇禧说:“那是啊,没有我们一手训练的子弟兵,恐怕蒋某人早就喊我们几个去问话了。

    德邻,你看是不是把王家烈的情况向广东、四川、湖南、云南几个方面通报一下啊?”

    李宗仁说:“这事让刘斐他们去办,你专心考虑战事方面的事情。我越想越觉得蒋某人这次来势不小,千万不敢大意。宁可把事情往坏处多想一点,也不能抱任何侥幸。”

    白崇禧喃喃自语:“一叶落而知秋,山雨欲来啊!”

    两人不再说话,房间里一片静谧。只有墙角摆放的西洋座钟滴答、滴答响个不停,敲击着主人内心的烦躁和不安。

    接到孙渡来的王家烈部被改编的电报,坐在昆明五华山上省政府办公楼办公室里的云南王龙云大吃一惊,这红匪还占着遵义呢,蒋委员长和薛岳怎么先把王家烈给收拾了啊?这不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么,身为国家领袖的委员长怎么就这样干了啊?

    此时的龙云已经5o岁了,早已过了当年跃上擂台击败法国拳击手的漏*点澎湃的年龄了,连年争霸混战积累的经验教训,让他脸上的独眼里闪烁着说不清是智慧还是狡猾的复杂的光。

    又看了一遍孙渡的电报,龙云感觉这事复杂了,自己的部队这些年也不顺,3o年中原大战的时候,奉蒋委员长的命令去抄桂军的老窝,结果被从湖南撤军的桂军主力打的大败。这几年好不容易恢复了元气,蒋委员长就命令出兵去贵州追剿红匪,孙渡带了一个师去了,刚和王家烈汇合,薛岳就把王家烈收拾了,这***干的是什么事啊?

    看来,孙渡现在心情很急躁。得赶紧告诉他,好好掌握部队,离中央军远点,能有多远就离多远,千万别让薛岳分化瓦解。也别当出头椽子,孤军冒进去追击红匪,小心被红匪反咬一口。还得时时警惕中央军的动向,如果薛岳有向云南进军的动向,要及时报告并坚决顶住。可别剿匪剿了半天,连红匪的面都没见到,反而被委员长的中央军给收拾了,那可就成王家烈第二了,就让天下人笑话死了。

    想到这里,龙云起身亲自去给孙渡报了。

    广西方面拍来的电报让何健大吃一惊,娘的,委座的手好黑啊,说动手就动手,薛岳进贵州才几天啊,就把王大个收拾了。想想就后怕,上次小水、溪口惨败后,幸亏自己见机快,马上和红匪交易,赎回了那几个师长、旅长,还有伤员,趁机补充重建了那三个师。要是动作慢一点,恐怕委员长就会明令取消三个师的编制。不管了,委座要是再让去追击红匪,死活都不能去,还是把部队全部抽回来对付贺龙、肖克吧,只要能赶离湖南就行,管他们去哪里呢?反正不能剿来剿去,把自己剿成王家烈第二。看来得给恢先提个醒,千万要守好自己的地盘,莫要被委座钻了空子。

    接到王家烈垮台的消息,二十五军第三师师长蒋在珍和别的军阀的想法不一样,而是开怀大笑,老天终于开眼了,让王家烈这个叛徒、小人倒霉了。他马上给薛岳报,感谢委座英明,为贵州人民除去一害。第三师所属官兵愿意接受中央整编,并接受委座和薛长官调遣。完了,还觉得兴劲无处泄,打开一瓶茅台烧一口气喝了半瓶,踉踉跄跄地向小老婆的房间摸去,边走边唱“说起花灯有名声”。

    刘一民知道王家烈被薛岳赶下台的时候,部队已经快要出了。

    看着贺兴华送来的破译出来的电报,刘一民心想,薛岳动作好快啊,按照原来的历史,王家烈应该是在红军二渡赤水消灭它的主力后,薛岳才把他拉下台的。想不到,薛岳胆子这么大,根本就不怕王家烈势力的反抗。这说明三个问题,一是薛岳继续从军中补充损失的兵力,等不及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二是蒋介石的分化瓦解工作见成效了,估计王家烈嫡系何知重、柏辉章都已经和中央军暗送秋波了。三是薛岳也看出来王家烈在贵州搞得天怒人怨,罪不可恕,搞掉他没有什么后遗症。

    这样一来,会给红军即将展开的军事行动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刘一民的脑子急运转。各路军阀的态度不用说了,估计对蒋介石和中央军的警惕性更高了,象桂军、湘军,应该是坚决不出头了。军呢?龙云没有受到过红军沉重打击,对红军战力不了解,估计会与中央军虚与委蛇,一方面紧守

    一方面会令派出的孙渡部小心从事。川军不好琢磨)3任凭刘湘奸似鬼、最后还是喝了老蒋的洗脚水,现在也不好说。从总部转来的情报看,九军团已经分路向赤水进军了,估计川军各部很快就会有反应了。黔军各路军阀呢?候之担完了,而且是彻底完了,王家烈不说了,剩下的犹国材和蒋在珍倒是变数,犹国材还可能稍微和薛岳讲讲价钱,蒋在珍就不一样了,一个能主动献计扒开花园口的人,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啊,估计会很快投入薛岳怀抱的。这样的话,薛岳很快就会把黔军整编结束的,加上增援上来的中央军1o万大军,敌人的实力比历史上红军在贵州时增加的太多了。如果红军一进入四川,估计中央军很快就会跟随进入四川的。这样的话,向不在成都平原和中央军打仗都难。

    没办法,眼下的敌人势力太强大了。只有快进入四川,拿下成都平原,迅壮大红军,才能让蒋介石心有顾忌,与我军谈判。

    刘一民不再犹豫,对贺兴华说:“把电报转总部,并向总部报告,我师决于今天晚上出,向仁怀前进,执行总部交给任务。

    ”

    接到刘一民的电报,**、周恩来、朱德、张闻天、王稼祥和总参谋长刘伯承紧急会商,研判当前局势。

    **诙谐地说:“蒋介石这次又检了个大便宜,这么快就把贵州政权收入囊中,王家烈搞来搞去,把自己搞了个灰头土脸啊。看来上次刘一民同志报告的蒋介石一石三鸟的政策是真实的。”

    朱老总说:“这样展下去,我们岂不是成了蒋介石的开路先锋了?我们走到哪里,他就追到哪里。我们打那个军阀,他就搞掉哪个军阀。这可不是个办法。”

    张闻天说:“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他们狗咬狗也好,咬死一个少一个。”

    周恩来说:“有的军阀蒋介石也咬不动,王家烈实力太弱,蒋介石又提前布局,挑动他们内战,分化瓦解,自然是一出手就可以干净利落地收拾掉系军阀。不过这样一来,薛岳的中央军就可以弥补一部分清溪镇战斗的损失,恐怕他们又会追我们了。”

    **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随他去吧。关键是我们要按照确定了的战略计划加快行动,命令九军团收拢部队,形成拳头,出击动作要快、要猛,一旦达到调动敌人目的,回撤更要快,要能迅脱离敌人。命令一、三、五军团迅集结,边隐蔽休整边做战斗准备,如果敌中央军扑上来,时机成熟的话,可以先打掉他一部分。另外,命令警卫师出动时候,留下那个山炮和迫击炮混编的炮兵营,交一军团指挥,军委炮兵营配属三军团指挥。不管是中央军还是川军、军,哪个追的急,露出破绽,我们就消灭他一部分。他自然就老实了。”

    刘伯承说:“我同意主席的部署。现在我军休整后,得到了兵员补充,武器基本换了一茬,弹药充足,说句实在话,不计算警卫师,我们主力的战斗力比在苏区的时候都只强不弱。如果加上警卫师,那就明显出苏区时候的水平。薛岳已经吃过警卫师的大亏了,估计会很谨慎的。倒是新调来的中央军和川军,不知道我们的深浅,还以为我们是湘江惨败后的疲兵弱旅呢。这样我们就有机会可乘,看他们哪一家先撞上来吧。”

    朱老总说:“只要决心定了,打谁和在什么地方打,那就由我们说了算。不过,打一仗可以,不能影响我们的战略部署。一旦警卫师占领古和宜宾,我军必须迅跟上接应。不然的话,警卫师的作战意图就会暴露。一旦川军醒悟,再想占领成都就不可能了。那样,我们就是丢了西瓜拣了芝麻啊!”

    周恩来点了点头。

    **沉思了一会儿,说:“袭占成都的决心不能动摇。这一仗可以在黔北打,也可以在川南打,还可以在成都平原上打。还是那句话,谁追的急打谁。只要时机成熟,就打。时机不成熟,坚决不打。战斗的主动权必须牢牢控制在我们手里。”

    朱老总说:“对头,就是这样部署,只要哪个敢孤军冒进,我们就好不犹豫地消灭它,杀一儆百,威慑其他企图追击我军的敌人。”

    刘伯承看大家的意见统一了,说了句:“我去报了。”转身就走了。

    **对周恩来说:“恩来,警卫师马上就要出了,我们几个是不是去送一下?”

    周恩来说:“主席考虑的很周到。老总、洛甫,我们几个一起去吧。稼祥同志又伤,就不去了。”

    朱老总哈哈一笑:“好,我们去送送我们的英雄出征。走!”

    几个人出了总部,带上警卫,上马向警卫师驻地驰去。

    今天爆一下,祝各位书友节日愉快!月票支持山人,月票支持红星!我们一起往前冲。(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