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七十七章 鹬蚌(一)
    岳带着九十师残部进了贵阳后,直接就将自己的司令T(阳城内。然后就是不停地催促王家烈率军主力出征。

    王家烈本来计划是自己的主力守贵阳城,让中央军和军、川军替他夺回北,不料想薛岳打着参观贵阳城的名义,让自己领着进了城。一进城又借口人困马乏,就在贵阳城建起了司令部,开始休整了。

    王家烈毕竟是贵州的地头蛇,虽然薛岳没有说,南京方面也没有通报,但他还是知道了中央军在清溪镇和羊坪镇大败的消息,毕竟那么多的尸体总是需要掩埋的。

    看来红匪的实力不容轻视,单凭自己的军是万万不敢招惹的,必须和中央军、军、川军、桂军、湘军抱成团,才有可能击败红匪。再说,薛岳新败,未必现在就敢向自己下手。

    抱着一丝侥幸、一丝对红军的畏惧,王家烈打消了凭自己手中1o团的力量把薛岳挤出贵阳的念头,留下两个团和众多集中在贵阳的民团,率领8团的黔军,开始向遵义方向前进。

    出贵阳不久,就和军孙渡部相遇,两军会商后,决定沿乌江北岸进军,乌江南岸交给已经进入东南的中央军后续部队。

    部队到达乌江边正要渡江的时候,王家烈接到了来自贵阳的密报,薛岳在贵阳城对军下手了,采取的办法是用中央军军饷高的条件,吸引黔军士兵和军官加入中央军,留守的两个团基本都快跑光了,民团中的精壮团丁也被拉走了许多。

    王家烈也是读书人,又久历战阵,对部队相互吞并的事情见的多了,哪里能不知道薛岳心里的小九九?娘的,看来蒋光头和中央军真的是比红匪更可怕,枉自己从战局考虑对他们一片信任,这刚离开贵阳,薛岳就开始动刀子了。

    王家烈不往前走了,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就地组织防御,自己带了一个最嫡系的团匆匆赶回贵阳,要当面向薛岳问个究竟。

    一进贵阳,王家烈的心就哇凉哇凉了。自己的卫戍部队不见了踪影,城门口的哨兵都换成了中央军士兵。最气人的是,中央军的哨兵竟然不让自己进城,非要有薛长官的手令才准许他进城。娘的,什么时候老子浴血奋战争来的贵阳城成了薛岳的了?气的王家烈只想掏出手枪将那小哨兵毙了!

    看了看城门口沙袋堆起来的工事后面黑洞洞的机枪口,王家烈制止了自己部下的喧哗,忍住气,给薛岳打了个电话。

    薛岳一听是王家烈。没有客气。直接就质问他为什么临阵脱逃?

    王家烈打了个激灵。这薛岳语气不善。上来就给自己扣了个临阵脱逃地罪名。难道自己堂堂地贵州省主席、二十五军军长就不能回贵阳处理军务政务么?等等。现在不是和薛岳争义气地时候。莫要中了这家伙地奸计。让他以莫须有地罪名将自己给办了。就委曲求全地说:“报告薛长官。卑职有重要军情向您报告。”

    薛岳一听。王家烈服软了。就同意他进城了。部队也让他带了进来。

    王家烈最怕地是薛岳让他一个人进城。那样可就是任人宰割了。与其进城看薛岳地脸色。还不如返回乌江边。率自己地主力南下南。依靠桂系。另谋展。李宗仁、白崇禧已经派人和自己联系过。提地就是这个方案。不过。自己考虑中央军忙着对付红军。一时半会儿顾不上和自己纠缠。才没有果断采取行动。

    见薛岳同意他带部队进城。王家烈就放心了。直接带着部队进了贵阳。

    进了城。先回公馆见夫人。万夫人一见丈夫回来。平时地镇定自若没有了。鼻子一把泪一把地诉说薛岳不算人。背后下刀子。那边王家烈率军刚走。这边薛岳就开始拉拢分化军留守部队。现在贵阳卫戍司令部已经成了空架子。不抽大烟地、身体好地军官和士兵都被编入了薛岳地九十师。连各地抽来地民团、保安团薛岳都不放过。把精壮都抽完了。短短一天多时间。就把九十师变得齐装满员了。

    两口子你说我哭、我说你哭,最后也没有拿出什么好主意。无奈,王家烈只好硬着头皮去见薛岳,试探一下薛岳的态度。如果薛岳态度好,这口气先忍了,等把红匪赶走再计较;如果薛岳态度不好,马上以上前线为借口,把夫人接出去,率领部队南下南另做打算。

    薛岳看见王家烈的时候,一脸阴沉,冷冷地目光在王家烈脸上扫来扫去。

    看见薛岳脸色不善,王家烈有点后悔,自己真***犯浑,何必回贵阳呢?直接带着部队离开是非之地,撤到南多好,与桂系互为奥援,坐等中央军、川军、军与红匪拼斗,只要自己部队在手,管***蒋光头如何耍滑使奸,到最后还不是需要拉拢安抚自己?这倒好,老窝被占,自己这条在外的游鱼有主动送上门来了!一招错、满盘输啊!

    薛岳此时也在犹豫,是直接将王家烈拿下好呢,还是让他继续率军去攻击红匪好呢?直接将他拿下,好处是一劳永逸地解决贵州问题,缺点是大敌当前,自己先拿地方实力派开刀,容易引起地方势力反弹,有点操之过急。如果放他一马,让他继续率军进攻红匪,好处是可以让军给自己当炮灰、打头阵,让红匪和地方杂牌军拼消耗,缺点是错过机会后不知道王家烈会不会变得聪明起来,万一他把部队拉走,跑去依靠李宗仁、白崇禧,那就麻烦了。到时候,就会给委座削平西南军阀政权的大计平添许多变数。要是真的出现这种情况,加上清溪镇、羊坪镇的惨败,估计即令委座不追究自己,自己也要羞得去跳乌江了。

    两个人都在想心事,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说话。

    王家烈终于说话了:“薛长官,我军已与云南的孙渡汇合,计划沿乌江北岸前进,乌江南岸由**后援部队负责,形成对红匪的两线攻势,不知薛长官认为这样处置是否妥当?”

    薛岳放下心思,走到地图跟前,深思了一会儿,说道:“绍武兄这

    很好,你部和孙渡部到了乌江北岸后,兵分两路,你+)军主力沿乌江北岸直取遵义,孙渡部担任你的左翼,迂回攻击遵义,委座已电令川军潘文华部出川南,分路向赤水、桐梓、正安一线压来,我十万后援部队由黎平、剑河、黄平、施秉向余庆前进,封锁乌江南岸。待我部休整后,即可向东追击,作你和孙渡的后援。几路大军四面围困,将红匪挤压在北遵义地区,一举全歼。”

    薛岳说完,右手用力挥下,好像这一挥就可以将红匪劈的粉碎似的。

    此时的王家烈已经不是两天前初见薛岳时候的王家烈了,那个时候的王家烈见了薛岳如见甘霖,虽然心里担心薛岳秉承蒋介石旨意吞并自己,但总的说是以盼望援军的心态来迎接薛岳的。短短的两天时间,王家烈再看薛岳的眼神就大不一样了。在他看来,薛岳纯粹是一个大尾巴狼,装什么名将风范,吹什么大气,还不是让红匪揍得差一点全军覆没?要是老子听你的。率军北上,不是被红匪消灭就是被你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想归想,王家烈还是说薛长官英明,按这样的部署,剿灭红匪指日可待。

    薛岳听着王家烈说的很诚恳,马屁拍的也很到位,就想着可能是自己太多心了,这个王大个可能真的如委座说的那样,本质不坏,是被别人挑拨得不服从中央命令。既然这样,得饶人处且饶人,反正自己已经把贵阳占了,谅他也反不到天上。正要说那就有劳邵武兄督促部队快北上,就听王家烈又说话了:

    “不过,长官所部远来辛苦,估计得休整几天。而云南方面孙渡只有一个师,我的二十五军能出动的只有八个团,这样看,兵力稍显单薄,稍有不慎,很容易为红匪所趁。”

    薛岳一听,心里就来气,绕来绕去还是想顿兵不前么,搞什么搞!不急,让他把话说完,看看他葫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药?就问:“那绍武兄的意思呢?”

    王家烈看了看薛岳,见薛岳不惊不怒,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是不是可以让我部留守贵阳的部队随主力行动,加强一下我部兵力呢?”

    薛岳心里大怒娘的,刚才还想着暂时放你一马,让你领兵剿匪,保存点实力,将来委座处置你的时候,你也有点讲价钱的资本,弄个实惠点的位子坐坐。想不到给脸不要脸,绕来绕去,向老子要你的那两个团来了。不知道背后还有什么鬼把戏呢?既然如此,莫怪我姓薛的翻脸不认人,让你见识一下老子的手段!

    心里计较一定,薛岳脸上如沐春风,一边让勤务兵给王家烈上茶,一边笑吟吟地说:“绍武兄的担心也有一定道理,红匪确实狡猾,小心无大差。这样,邵武兄一路奔波,鞍马劳顿,先回公馆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再率军出。剿匪是党国头等大事,万万马虎不得。如果违令不遵,委座追究下来,邵武兄一方诸侯,肩膀宽,兄弟我可没有你的面子,是吃罪不起的。至于你说的留守部队,本来就是你二十五军的兵,邵武兄想带上前线,杀敌立功,我自然是万分赞同。来,喝茶。这可是我从福建带来的铁观音,邵武兄品一下,看看和贵州茶有没有区别。”

    王家烈哪里知道薛岳决心一定,还以为强龙不压地头蛇,自己试探成功,薛岳并无马上解决自己的准备,可能是清溪镇和羊坪镇之战损失太大,饥不择食,拿着自己的两个团和民团做补充了。想透了,心也宽了,王家烈边喝茶边问一些薛岳家乡的风土人情,一时间,两个人之间的戒心烟消云散,俨然一对老友在品茗聊天。

    宾主尽欢而散。

    王家烈回到家里,对万夫人一说,万夫人也感觉正常情况下薛岳不可能这么快翻脸,不过,拉拢分化军的行为实在可耻,欺人太甚。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报复一下薛岳,以雪今日之恨。至于那两个团和民团,薛岳补充就补充了,吃到嘴里的肉很难再吐出来的。算了不和他计较了,明天带上自己的这个嫡系团赶快返回乌江边,什么都没有掌握部队重要。

    第二天一大早,王家烈就起床了,万夫人也已准备停当,想随王家烈上前线。

    不等王家烈下令出,他带回来的那个团的团长就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报告,部队完了。

    王家烈一听,摸不着头脑,忙问什么部队完了?

    那团长就说:“报告王主席,我的团全完了,2ooo人现在只剩2oo多号烟鬼了。”

    王家烈问其他人呢?

    那团长说:“报告王主席,昨天晚上吹熄灯号的时候,人还都在。早上我起床后,怕王主席提前出,就命令部队做准备。谁知道一看,部队没有人了。我问了一下,留下的烟鬼士兵说,昨天晚上中央军的九十师把兵营悄悄包围了,剔除了吸大烟的,剩下的都带去编入中央军了。”

    王家烈气得破口大骂:“薛岳这个王八蛋,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吃肉不吐骨头。这是要把老子置于死地!”

    那团长问:“王主席,我们现在怎么办?”

    王家烈咬牙切齿地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走,回部队,晚了就来不及了。”

    确实来不及了。不等王家烈领着夫人跑路,九十师师长欧震就领着士兵找上门了。

    欧震现在心情极好。王家烈刚离开贵阳,薛长官就命令梁华盛九十二师入城协助九十师布防。等九十二师一入城,薛长官就命令自己动手,用王家烈的两个团和民团、保安团的士兵对部队进行补充。还别说,这招真他娘的管用,很快,就把自己的九十师补充完毕。梁华盛一看自己的九十师补充满员了,哪里还忍得住,也开始行动,什么王家烈的教导队、军官学校、民团、保安团、警察,只要不抽大烟、身体好,就全部拉走,结果也补充了一部分。薛长官正愁怎么样才能给损失大点的13师和惠济支队补充呢,王家烈就带着一个团回来了。薛长官和王家烈商谈的时候,

    万耀煌都给自己打电话,无论如何想法让薛长官把王团留下,补充他们。不等自己对薛长官说,薛长官就已经作了决断,昨天晚上,自己奉薛长官命令把王家烈的这个团吃了,只给王大个留下了2o来个烟鬼。想想就觉得这事办得真他娘的漂亮,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的部队就可以恢复战斗力了!

    心情极好的欧震奉令来请王家烈,自然不会让王家烈从自己手里溜走,早就把王公馆围起来了。等王家烈的团长前脚进去报告,欧震后脚就跟着走进了王家。

    王家烈一见欧震进来,就知道自己走不了了。既然中了奸计,输也要输得光棍一点。就对欧震说:“欧师长这么早就来看望王某,愧不敢当啊!”

    欧震也笑着说:“这么早打扰王主席,实在是抱歉!卑职奉薛长官命令,请王主席前往长官部商量军情,请王主席移驾。卑职负责保护你和家人的安全。”

    王家烈笑嘻嘻地问:“不会是一去不复返吧?”

    欧震忙说:“王主席说笑了,你是贵州省主席、二十五军军长,是党国要员,谁敢把你怎么样啊?你放心,绝对是商量军情,不存在别的问题。”

    王家烈这才交待万夫人在家等候,自己随欧震去见薛岳。

    到了薛岳司令部,不等王家烈开口,薛岳就说:“绍武兄,贵州局势烂,红匪横扫东南,又进占北名城遵义,举国震动。国民政府和军事委员会来电令,免去你的贵州省主席、二十五军军长职务,调任军事委员会高级参议,回去收拾一下,去南京上任吧。今日就有飞机前来接你。”

    说完,薛岳就把电令摔到了王家烈面前。

    虽然心里已经做了千种打算万种准备,但当薛岳说完的时候,王家烈还是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

    接过电令,王家烈看都不看,如今自己已是案上鱼、砧上肉,看那电令有什么用?怪只怪自己对老蒋的手段估计不足,要是听李宗仁、白崇禧的话就好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想不到自己使心机、下狠手,好不容易坐上了贵州王的宝座,这么快就让薛岳这家伙给撵了下来。厉害,还是老蒋厉害,竟然不顾红匪而先拿自己开刀,这胆色、这手段,比***杀人越货的土匪厉害多了。算了,认命吧,薛岳敢这么干,自己依为干城的主力恐怕已经落入薛岳毂中,不是被收买就是被缴械,估计收买的可能性比较大。

    想到这里,王家烈也不啰嗦,对薛岳拱拱手,说道:“薛将军,是非曲直自有委座明断,我在家里恭候,飞机到了请通知我,我会到南京报到的。”说完,头也不回一下,昂走出了薛岳的司令部。

    薛岳想不到王家烈竟然这样光棍,心里有点歉意,追上去对王家烈说:“绍武兄,对不住,军国大事不是兄弟可以专断的。你尽管放心去南京上任,家里一切我自会照应。有什么你不好处理的事情可以告诉我,我尽量帮你处理。”

    王家烈此时心情已经有所缓和,知道此时不能说狠话往死里得罪薛岳,毕竟自己的一切都已掌握在人家手里,就说:“多谢薛将军美意。此去南京,能当面聆听委座教诲也是我的福分。家里的事情就有劳将军照看了。谢谢了!”

    薛岳说:“绍武兄言重了,你我都是革命军人,谊属战友,彼此照应是应该的。不用客气。

    ”

    等王家烈走后,薛岳一面向南京报,请派飞机来接王家烈赴任,一面命令欧震严密保护王公馆,防止王家烈溜走。接着又命令吴奇伟、周浑元加紧工作,尽快完成王家烈部剩余部队的整编任务。

    原来,昨天王家烈离开薛岳司令部后,薛岳就给蒋介石报,密报王家烈部畏敌如虎、迟疑不前的情况,提出王家烈及其部队已在控制之中,解决贵州政局的良机不能错失。蒋介石接报后,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命令薛岳行动,并任命薛岳为贵州绥靖公署主任,通管贵州剿匪事宜。

    薛岳接令后,命令欧震九十师解决王家烈带回贵阳一个团的武装,直接编入惠济第一支队。命令梁华盛九十二师迅出城,归吴奇伟指挥,配合吴奇伟、周浑元迅包围王家烈留在乌江边的部队,然后由吴奇伟负责,整编军。先接受整编的师长给5元,后接受整编的给3万元。如果胆敢不听命令,就地缴械。

    吴奇伟、周浑元行动迅,一大早就回报告,王家烈两个师长何知重、柏辉章同意整编为中央军,没有生任何武力冲突,似乎军将领很欢迎中央改编,两个师长每人只要了3元。

    薛岳接报大喜,下令欧震请王家烈来议事,直接摊牌。没想到,一切顺利,一时间,薛岳有点飘飘然,感觉这些军阀都是这样,中央大军不到的时候,企图和中央对抗,等中央大军一到,很快就土崩瓦解。既然这样,云南、四川、广西等等不服委座命令的军阀们,是不是也需要自己率大军前去整理一番呢?越想越美,薛岳忍不住心里笑。

    历史上,薛岳解决王家烈还是费了一番手脚的,先是占贵阳,然后是威逼王家烈在省主席和二十五军军长两个职位中任选一个,在王家烈选中军长职务后,薛岳又费心费力卡断王家烈部队的军饷,用大洋收买何知重、柏辉章,鼓动士兵向王家烈闹饷,逼得王家烈无路可走,最后让张学良骗上飞机,到南京任参议去了。这个过程时间相对较长,费时费力。

    由于刘一民到来产生的蝴蝶效应,薛岳部损失过大,急需补充,薛岳也就顾不得西南其他地方势力的反应了,手段也就更加激烈,这样王家烈只好提前被赶下台了。

    弟兄们,国庆阅兵的气势够威够猛吧?看看我军的装备,看看我军的军容,大国威严啊!弟兄们,投出你手中的月票,支持红星冲榜!(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