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七十五章 磨合(二)
    重生之红星传奇第七十五章磨合(二

    务营也就是特种作战大队和狙击大队对外的统称。驻忠庄镇里。

    刘一民和胡底来的候。已经快吃中午饭的时候了。正好。和战士们一起吃饭了。

    胡底一看。每个战士都是一碗米饭一碗菜。菜里还有肉。就问刘一民。是不是全师都能吃上肉。

    刘一民回答说这是遵义。条件好一点。可以杀猪吃肉。要是在行军路上。那也是一口干一口水。警卫师供应顺序是先满足伤员。然后作战部队。再然后师直属单位。等到轮到师长。委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能赶上喝口汤了。

    胡底是红色特工出。在国民党特务机构工作时候。周旋于上流社会。那个时候。生活平还是可以。长征以来。随军远行。自然是和其他红军战士一样。尽了苦头。见惯了红军战忍饥挨饿的场面。乍一见这么好的伙食和特务营战士健壮的身影。就有点不适应。感觉警卫师的部队在红军中有点另类。

    看胡底边吃饭边沉思的样子。刘一民就说:“知道我为什么要配备保卫部长么?”

    胡底说:“说来听听。”

    刘一民说:“红军士可以倒在敌人冲锋中。但是不能倒在敌人的阴谋中。尤其是不能倒在自己人的阴谋中。所以。你这个保卫部长有两重任务。一是反特锄奸。二是提防内部暗伤。我的话你明白么?”

    胡底说:“明白。你的意思是既要防国民党特务日本特务的渗透。又要提防出现类似于夏曦那样的人和制止那样的事。是吧?”

    刘一民笑着说:“聪明人说话是爽!”

    胡底问爽是什么意刘一民说是特别舒服别美的意思。

    胡底啊了一声就又开始沉思了。

    刘一民感觉干特工出身的人大概都是这种德性。惜言如金。喜欢默默沉思。就不打扰胡底。吃完后一洗碗。拉着王同生李凌风就去检查训练情况了。

    等胡底吃完饭。现只剩他和他来的警卫班战士了。其他人都不见踪影。

    胡底问警卫班长师去哪里了警卫班长回答说长和王队长李队长一起走了。

    胡底说走吧。我们一去看看特务营战士训练去。

    警卫班长说不行。没有师长的命令谁都不准去看特务营的训练。

    胡底心道。还这么神秘啊!就说。那我们走吧。回师部去。

    正要出门走李毅跑来说师长让胡部长过去。胡底想不错。没有把我当外人。跟着李成毅就走了。警卫班战士只好就的休息候命。

    特务营的训练场的在一个比较陡峭的山崖下。胡和李成毅赶到的时候。战士们正在练习攀登悬崖。只见一排6个人-人手里一个绳子连着的小铁抓。一声口令。六个铁抓齐出。战士们着绳子。揉身而上。时间不长就攀爬到了崖顶。看的胡底目瞪口呆。工训练才有的东西。怎么警卫师的特务营练的是如此纯熟啊?

    看见胡底来了。刘一民交待李凌风继续练习后。就走过来问胡底感觉怎么样。

    胡底说:“这样的攀爬技能高级特工训练时才有师长怎么把它运用到作战上了?”

    刘一民问:“老胡。你说的特工训练都有什么科目啊。介绍一下。我们互相学习。”

    胡底说:“特工训练科目很多。主要是枪械使用。辆使用格斗术爆破收电报侦查与反侦查用毒等。”

    刘一民说:“你都练过什么?”

    胡低说:“只有负责行动的特工才能练行动科目。我对侦查与反侦察和使用密码联系比较有心其他不行。”

    刘一民有点失望原以为被周副主席誉为龙潭三杰之一的胡底应该有一身过人本领。现在|来他是凭己的智慧与敌周旋的。就说:“没关系。以后多留心现一些政治过硬身手好的干部战士。选调到你的保卫部。配合你的工作。”

    胡底这下对刘一民那是从心底里佩服。这个娃娃师长。处处留心啊!我说怎么带我到特务营来。原来是想帮我选人啊!这年轻长关心体贴人不动声色。看来警卫师来是来对了啊!

    胡底很庄重的给刘一民敬礼:“报告师长。谢谢你对我工作的支持。我会尽快提个保卫组成方案和作准则。请你审批。”

    刘一民知道。胡底个敬礼是自内心的。是从心里认可他接受他指的表现。所以。还礼后。刘

    就说:“走吧。我们一起到各团去看看。”

    和特务营住的最近的。是六团。刘一民和胡底来的时候。各营都在组织战士训练。到了团部。现团长雷鸣和新来的政委王三两个正在喝酒。一人手里一只腿。嘴上油烘烘的。

    看见师长和新任保部长进来。|'鸣和王三两急的象偷嘴的孩子被大人抓住一样。急的把手里的鸡腿没的方塞。

    看看躲不过去。雷鸣干脆三下五除二把鸡腿啃完。这才擦了擦手。立正敬礼。报告道:“报告师长。警卫六团正在整训。一切正常。请指示!”

    刘一民看着雷鸣的尬样。笑着问:“雷团长。你就是这样整训部队的么?”

    雷鸣又是一个敬礼:“报告团长。我团各营连白天练战术动作和拼刺投弹射击。晚上开诉苦会。整训效果很好。现在我正在和政委进行思想沟通。”

    刘一民经过小水战斗后。对雷鸣已经很了解了。这是个有点象李云龙的家伙。勇猛机智不吃亏。逮着便宜就上。就说:“我说雷团长你不用说一句话就是一个报告师长。我你。和新来的委认识了。怎么样。能合的来不能?”

    雷鸣又是一个敬礼:“报告师长。这个政委合我心意。是主力部队老团长出身。会打仗。会做思想工作。我们两个-档师长就心装肚子里面去吧。六团不会给师长脸的!”

    刘一民转向王三:“王政委。六团刚组建不久。骨干是

    |团时候的老六营。是在小水战斗结束后组建成营的了溪口战斗清溪镇羊坪镇战斗考验。老六营的战斗力是很不错的。团长雷鸣是从五师调来的。仗行为人耿直。你们两个要好好配合把训练水平搞上去。不要让其他团给比下去了。”

    王炳三敬礼后大声吼道:“请师长放心。六团绝对不含糊!”

    刘一民感觉这政委么和雷鸣一个脾气啊。不像是政委倒象是团长。仔细一想也就释然了。红军时代政工人员和后世耍嘴皮子的政工人不一样。都是能能武的。职务高的象罗帅聂帅陈帅。那都是既能掌军又能主政的。就是团一的。比如一军|的杨的志杨成武耿彪等。哪一个是政委团长都能干啊!

    想到这里。刘一民就说:“走吧。我们去看看部去。”

    雷鸣和王炳三领着刘一民胡底。到了十六营也就是原来的老六营。

    见团长陪着师长来了。部队停止了训练。迅集合。

    刘一民走到队伍前面。给战士们整整军装。拍拍尘土。不时的问一声累不累能吃饱不能然后要求一连出两个班做拼刺对抗。

    一连长立即喊道:“排一班二排四班出列!”

    两个班迅跨出队。

    一连长喊道:“换木棍。以组为单位拼刺对抗。”

    等战士们换上木棍。开始拼杀后。胡底感觉出战术的不同了。别的部队都是一对一捉对厮杀。警卫师的战士却是三个人一组。组成一个个三角形。或一人突刺两人掩护。或两人正面突刺一人保护后背。一个班组成四个组。让对手无:下手。

    战士们拼刺对抗结了。刘一民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和日本鬼子的拼刺技术相比。可能还有差距。但是对上的方军阀部队。那绝对是胜算在握。看来自己传授的战术动作领。基干部队已初步掌握了转身就对雷鸣说:“老六营的拼刺不错。但还要加强训练。特别要注意训练拼刺中利用手枪冲锋杀伤敌人。你好好琢磨琢磨。多试验。成型了。向全团推广。”

    雷鸣说:“师长笑话我的吧。一团一营一连早就进行过这个训练了。我们也练过了。要不再来一次让师长检查一下?”

    刘一民说:“不用了。我还要到七团去。你要特别注意一点。目光不要老是盯在老六营上。要狠抓其他两个营的训练。要让部队战斗力均衡提高。不能一个营是铁拳。另外两个是软蛋。打仗的时候。敌人都是专拣软蛋捏的。”

    雷鸣说:“师长放心。现在副团长和参谋长一人包了一个战斗营。政治处主任去了火力支营。都正在训练。我和政委说好了。明天让三个战斗营在一起搞小部对抗演习。是骡子是马。拉出来一溜就知道了。”

    刘一民点点头。就和胡底七团去了。

    刘一民到七团的时|。李清正领着七团新任团长陈锦秀和政委常化雨在编组部队。

    七团是以三团九营和新兵营为主补充俘虏兵组建的。九营也算是经历战火考验的战斗营了。新兵营除了在通道招收的新兵。还有一部分从湘军手里营救回的老红军战士。这部分红军战士是因为身上带伤在新兵营边养伤变行军的。自从被营救后。伤员都到了救治。身体虚弱的也慢慢恢复了。考虑到他们是战斗骨干。所以成立七团的时候。就把他们都编入了七团。

    应该说。七团目前最困难。因为通道招收的新兵虽然也参加了几次战斗。但战术素养不一天两天就可以上来的。的日积月累刻苦训练并且历经战火锤炼才行。加上充的俘虏兵需要时间来进行思想教育。七团的干部压力很大。好在次九军团支援的3o名干部全部留在七团这次总部派来的干部又充实各营连领导。所以。李清领着陈锦秀和常化雨从上午忙到现在。总算是完成了部队编组。把那些营长连长排长和教导员导员赶上了架。

    看见师长和新任的保卫部长来了。李清领着陈锦秀常化雨和七团的副团长参谋长政处主任赶忙汇报情况。刘

    听了汇报后。觉情况比他预计的要好一些对七团的工作给予了肯定。然后要团领导包营营领导包连。连包排排包班。老红军战士包新战士。不留空白。所有干部全部下部队。进行格整训。一定要把俘虏兵的思想转变过来把新战士的战斗技能提升上去。

    胡底跟着刘一民走一路看一路。新鲜一路。感觉师长太厉害了。新招不断。而且招切中要害。对特务营是一种求六团又是一种要求。对七团是一种要求。那要到了号称警师主力中的主力一二三团呢?算了。还是跟着看跟着学吧。

    看着几个团领导都在深思自己的话。刘一民又说:“管理新组建部队很难。这一点我清楚。但是我相信们能把部队带好。把战斗力带上去。想想我们红军千难万险都过来了。这点破事算什?陈团长常政委不会让警卫七团拖全师后腿吧!”

    陈锦秀一把抓下帽子。往桌上一摔:“他。老子喜欢的就是难打硬仗和难带的兵就像啃骨头一样。有嚼头!师长请放心。我们按你的办法办。

    三天后。七团随主力出征。保证成战斗任务。不给警卫师丢脸!”

    刘一民哈哈大笑:好这才是警卫师主力团的风采。我走了七团就交给你们了。我先给你们一声遇到斗的时候。我考虑让七团挑大梁的!说完。也不等七团干部有啥反应。抬腿就走了。

    刘一民和胡底回到师部的时候。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已经在等他了。

    刘一民赶紧跑上前去。恭恭敬敬的敬礼。然后拉着刘伯承的手说:“欢迎刘参谋长到警卫师检查指导。你可是来警卫师指导的第一个总部长了。”

    刘伯承笑了笑:“你这个娃娃师长。说话就象唱歌

    真想不到看上去长的这么文静秀气的一个人。谈笑间|让蒋光头何混蛋几个师灰飞烟灭。三国候的周瑜陆逊应该就是这样的风采吧!”

    刘一民也笑了。说:“参谋长说笑了。别说周瑜陆逊那样的英雄我比不上。就是我们红军部队的英雄。我也比不上。远的不说。参谋长在江界河渡口全歼林秀生旅和诈开遵义城门的事。我都听说了。大智大勇。我的好好学习才行。”

    刘伯承说:“行了。拍马屁了。再搞一会儿。不喝酒都晕了。我们还是说正事吧。”

    刘伯承取出了总部的战斗命令命令要求警卫师完成整训后。迅出兵。秘密占领古。随后占领宜宾。在宜宾渡过长江。隐蔽前进。奔袭都。主力部队随后跟进。

    刘一民看完命令。感叹道:“真是大手笔啊!”

    刘伯承说:“这个计划我们已经反复研究。现在湘的主力分南路北路两块。与我中央红军和四方面军对垒。成都空虚。我军深入程度平原后。能获的极大补充。部队实力会明显增长。怎么样。有挑战吧!够刺激吧!”

    刘一民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参谋长。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够刺激啊?”

    刘伯承说:“都是跟你学的。现在你的许多话都成了红军的流行语。见到敌人晕头晕脑时就骂傻逼。走人的时候就说闪。反正好多了。我学的还算少的。战士们学的比我多!”

    刘一民心里狂喊晕。谁能想到号称当代孙吴的刘伯承会这么风趣啊。神啊。真是混乱的世界啊!

    刘一民平息了自己繁杂的想法。问道:“总部有没有具体的行动计划?”

    刘伯承说:“很具体的没有。但是大致行动路线和各部队配合方案有。你看看吧!”

    刘一民接过战斗预案一看一军团三军团九军团中央纵队的行军路线行动时间相互配合都说的清清楚楚。

    唯独没有警卫师的便问刘伯承:“参谋长。上怎么没有我们的行动计划啊?”

    刘伯承说:“**周副主席朱总司令商量的意思是。警卫师的任务绝密。不在作战划上列明。警卫师占领宜宾后。一军团随即跟进。然后由你根据占领宜宾后的情况。选择向成都进军路线和行动时间。期间你部可以实行无线电静默。直到占领成都为止。一旦占领成都。要立即报告。此战关键是四个:隐蔽神。要是能做到这两点。就大功告成。”

    刘一民说:“明白了。这是总部高度放权。”

    刘伯承问:“你有什么具体构想有。”

    刘一民说:“有个设想。部队在遵义整训三天然后秘密开抵茅台镇五日后。也就是1935年元月3日。袭占古。留小部队守迎接主力。尔后奔袭宜宾。占领后休整一天。一军团先头到达后。我师主力渡江北上。取到乐山眉山直扑成都。估计12后。也就是元月15日。能到达成都。”

    刘伯承说:“路线以。但是长途行军又是这么大规模的部队。很难不被敌人现。怎么样才能隐蔽行动呢?”

    刘一民说:“我已经想好了。以特务营开道。骑兵营一团二团三团炮团一个迫炮营重机枪团一个营。编成快纵队。由我率领伪装川军奔袭成都。其余部由政委和副师长率领跟在纵队后面行军。快纵队一路上走大路。有船坐船。车坐车。大摇大摆向成都急进。参谋长是四川人。不知道宜宾到乐山成都有没有小火轮和汽船啊?”

    刘伯承说:“应该有。宜宾有到重庆的轮船。只要截住就可以使用。”

    刘一民说:“等占了宜宾就清楚了。如果有轮船当然好。如果没有轮船就走大路。”

    刘伯承说:“部队船风险太大。要是被敌人现。就没有还手之力。你要慎重考虑。”

    刘一民说:“撑

    大的。饿死胆小的。没有轮便罢。要是有轮船。我是不会跑路的。反正我们是**。怕什么啊?”

    刘伯承说:“伪装也不容易。一是我们的战士都不会说四川话。张嘴就露馅。二是没有川军的军服。”

    刘一民说:“这个问题我想过了。部队里有少量的四川籍干部战士。路上打交道有他们办。军服确实没有。但是我'|有桂军中央军的军服。差距不大。一般老百姓没有人问的。只要进了古和宜宾。就可以缴获川军军装和民团服装。至少可以让一部分战士换装。”

    刘伯承想了想说:“虽然风险很大。但值的尝试。走大路的话度要快许多。要不然就只能绕路钻大山了。那样度和时间都是问题。建议你考虑两个办法。一个是伪装敌军。走大路。直趋成都;一个是走山间。绕远一点。部队于隐蔽。”

    刘一民说:“不用再考虑了。我师擅长伪装偷袭。是一定要走大路的。要光明正大的去都耍子哎。”

    刘伯承笑着说:“这家伙。连四川话都会说。这我就放心了。最起码你伪装个川军小马夫。别人看不破的。”

    送走了刘伯承。刘一民自己静下心来。坐在椅子上。把四川的图又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特别是宜宾到乐山的水路。他记世纪初的时候。就有外国人的轮船从重庆开到宜宾。抗战时期。四川的水运更是繁忙。应该有轮船的。如果没有的话。这次就要走上千里的路了。关键是时间问题。要和川军打时间差。在他们现红军意图时。就要兵临成都。那样。即令是偷袭不成。也可以强攻成都。

    明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6o周年大庆。各位书友。节日快乐!让我们一起为祖国祝福:繁荣昌盛文明和!请投出你手中的月票。随刘一民去为建设梦想中的新中国而战斗吧!祖国万岁!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