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六十六章 血战羊坪镇(五)
    阳建见到李清的时候,李清正在准备带队出。

    李清倒是态度很好,询问了欧阳建的来意,听说欧阳健是来谈战俘释放的事情的,李清就摇头了,连说不可能。

    欧阳建耐心地说:“战斗结束释放俘虏,自古以来就有。你们红军不是也有这个政策么?”

    李清说:“我们红军是有释放俘虏的政策,但那是针对一般士兵。对那些罪大恶极的白匪头目,是要公审枪毙的。你们抓住我们的红军干部和战士是怎么做的啊!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么!”

    欧阳建说:“那是上面的政策,兄弟我无力改变啊!”

    李清笑了:“公审枪毙俘虏的白匪军官,也是我们上面的政策,兄弟我也无力改变啊!”

    看看谈不下去,欧阳建有点急躁了。点了根香烟,吸了口,两眼直盯盯地盯着李清说:“兄弟,一口价,两个师长每人两万大洋,团长,每人一万大洋,营长每人2ooo大洋,其他连长、排长每人2oo大洋,士兵每人5大洋。”

    说完,热切地看着李清。

    李清不屑地说:“你打叫花子呢?告诉你,排长以上一律枪毙,明天就召开公审大会,大会名字就叫镇压白匪军官大会。公审完后,拉到舞阳河边,排成排,到时候我一声令下,砰、砰砰,砰砰砰砰砰,打得他们一个个脑袋开花,掉到舞阳河里喂鱼。”

    李清边说边比划,吓得欧阳建脑袋转来转去,东摇西晃,好像李清比划的手指就是枪口,在顶着自己的脑门子一样。

    等到李清比划完了,欧阳建脑门子上的汗珠子也出来了,忙掏出手绢擦了擦汗。

    汗擦完了。心里也有谱了。对方一句“你打叫花子呢”就说明是有谈判余地地。欧阳建不慌不忙地说:“老弟。你开个价吧!不然我回去交不了差地。老哥哥跑前跑后地。不就是不忍心看他们地家人肝肠寸断么?行行好吧。兄弟!”

    李清现在干这活越来越有经验了。头摇得拨浪鼓一样。“不行。说什么都不行。他们地家人肝肠寸断。我们地家人早就被他们杀了。我们找谁去啊?”

    说实话。欧阳建骨子里也是一个嗜杀成性地家伙。只不过手里没有兵。就只好给别人当参议拿干薪了。薛岳给他交待任务地时候。他想地是怎么样才能从这笔交易中落上一笔。弥补一下宦囊羞涩地生活。让太太和两个姨太太看自己鄙夷地眼神里稍稍添上那么一丝光彩。因此。他是非常希望达成交易地。至于谁地家人肝肠寸断、谁地家人被杀光。他是不关心地。

    看看谈不下去。欧阳建很焦急。就说:“老弟。你看我年龄这么大了。跑这一趟也不容易。别地话不说了。你看这样怎么样。我再涨涨。两个师长每人5。团长、营长、连长和士兵价目不变。

    ”

    李清说:“一个师长才值5。亏你想得出来。”

    欧阳建一听,忙说:“老弟,你说个数,我看看。”

    李清说:“我可以给你透露个信息,但是你得保密。”

    欧阳建忙说:“一定、一定。”

    李清说:“何健的两个师长是付了1oo大洋和其他东西才回去的。”

    欧阳建一听,吓得目瞪口呆,我说何健的师长们是怎么回去的,原来是这样啊。1oo大洋啊,那能办多少事情啊,天啊,这帮红军也太能要了啊!看来,自己这趟差事不好办了。

    欧阳建定定神,说道:“老弟,我们和何健比不起,这事情又不敢让南京知道,你看这样行不行,先让我把两个师长带回去,其他人等我回去请示后再说。开个价吧,如果太多的话,我也做不了主。”

    两个人开始讨价还价了,你来我往,简直就象菜市场上的小贩,商品就是**的两个师长。最后,以每人1o万银元的价钱成交。4团长、5营长折价1o元,其他人因为欧阳建没钱了,就只好留下了。最后,李清把重伤员全部免费赠送了。

    谈完后就开始交钱领人了,李清安排警卫营长张海涛带欧阳建去领人。

    欧阳建在出门的时候,看见进来几个红军军官,其中一个人手上还拿着电报。欧阳建故意装着鞋子掉了,弯腰提鞋,隐隐约约就听到里面的人在说一军团、三军团、五军团正准备从两翼运动,计划天明打响,询问警卫师何时到达指定位置,能否准时占领玉屏县城。这下欧阳建急了,赶紧跟着张海涛去领人,见了韩汉英和唐云山来不急寒暄,慌忙就让上马,带着骑兵连迅赶回新店去了。

    李清见欧阳建离开了羊坪镇,就赶紧找刘一民汇报。刘一民听说只换了三十万元,只说了一句话:“薛岳也是个穷鬼!”然后就带着部队向镇远县城转移了。

    欧阳建回到新店后,忙向薛岳报告在羊坪镇的见闻,特别把最后偷听到的情况详细报告了一遍。薛岳听后赶到很怀疑,担心是红匪的疑兵计,可是又一想,部队损失这么大,经不起大战了,还是稳妥一点好,就下令部队连夜返回玉屏县城,严密防守。

    这个时候,假如飞机能够夜里出动侦查,就会看到一幕奇景:夜晚的群山中,一支

    着火把向西前进,另外许多支队伍打着火把向东前进T道而驰。两个方向的队伍越离越远,把中间露出的真空地带抛给了无边无际的夜色。

    远在南京的蒋委员长接到了薛岳的电报,电报上是这样说的:“今日午时,陆军第五十九师、九十三师在镇远清溪镇遭遇红匪主力伏击,接报后职令吴奇伟率陆军九十师、九十二师、第一支队前往增援,并令13师从新店进山,迂回包抄。战斗先后在清溪镇、羊坪镇、羊坪镇后山三处展开,我军将士用命,上下一心,努力向前。经激战,匪不支,向镇远、石迁分路逃窜。此战击毙匪4ooo余名,缴枪22oo枝。经审问俘虏,我部遭遇之匪,确系红匪主力一、三、五军团,由乌江北岸南下截击我军,意图图谋我军一部。战后,经检点,我部伤亡甚巨,陆军五十九师师长韩汉英、九十三师师长唐云山力战突围,该两师减员几近七成,九十师遇敌激战,损失约两成,13师损失约一成。加上长期追剿作战,因疾病、掉队、逃散等原因,部队减员甚大,武器弹药亏缺严重,急需补充兵员和武器弹药。现我军固守玉屏一线,明日将令骑兵扩大侦查搜索范围,若敌主力退回乌江北岸,则我军急趋贵阳;若敌仍在镇远、施秉一带徘徊,则需令湘何部、桂白部合力进剿。”

    放下电报,蒋介石揉了揉太阳穴,然后又端起桌子上的白开水喝了一口,站起来,在房间里踱步。

    看来,红匪不可轻视啊,在小水、溪口打了何健、刘建绪个伏击,今天又在镇远打薛岳一个伏击。从电报上看,薛岳的部队是吃了大亏,不然不会说部队减员这么厉害,要求补充。不过还算好,中午接到空军报告时,以为五十九师、九十三师全军覆没了,现在看,师长都出来了,说明残部还在。只要迅补充,还是可以继续使用的。

    想到这里,蒋介石按下了桌上的小铃,准备喊侍从室主任进来作新的部署。

    这天夜里,遵义城柏辉章公馆红军总部里,也是一片繁忙,人人脸上都是一片喜色,连门口站岗的红军战士都自觉地按标准站军姿。

    中央警卫师的战报早都到了,**、周恩来、朱德、博古、张闻天、王稼祥都围在办公室,人人脸上都是笑意。

    歼敌中央军精锐三万多人,缴获无数,真的是大捷啊!甚至连两个俘虏的师长都换了三十万大洋,好!

    王稼祥终于说话了。谁也想不到他会这样说:“想不到战果这么大,蒋介石一着急,说不定光头上会长出几根毛的!”

    会议室马上就是一片笑声。

    等大家笑完了,周恩来说:“我看是不是马上把清溪镇、羊坪镇大捷的消息通告全军啊?”

    几个人都说应该马上通知。

    **说:“我补充一下,命令警卫师全部撤回遵义休整,同意他们扩编计划,剩下的俘虏和轻伤员回遵义后,全部补充一、三、五、九军团。这下我们可以放心壮大红军队伍了,枪多的很啊!”

    朱老总喜气洋洋,连说:“我这就去下命令。”

    刘一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24日中午了。

    昨天晚上,部队一路行军,到了镇远县城。警卫营留守的那个连,早已得到主力大捷的消息,在城里安排的停停当当的。大部队已回城,就引导部队宿营。刘一民交待刘建立安排防务后,倒头就睡,这一下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见刘一民起床了,李成毅就报告说政委他们都在等着呢。刘一民就奇怪,这几个家伙为什么每次都比自己起的早呢?

    见了蔡中和师、团领导,刘一民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头说:“大家早!”

    蔡中笑着说:“我的大师长,不早了。你看看都中午几点了?这里有中革军委的电报,我们几个正在商量呢,你赶紧看看。”

    刘一民接过电报一看,电报上写的是“部队迅撤回遵义休整、扩编,已派三军团在菁口迎接,渡口浮桥完好。”落款是中革军委主席朱德。

    看完电报,刘一民说:“不用商量了,遵照命令执行。全军晚上6点出,明天上午赶到余庆宿营,明天晚上渡江。”

    吴征提出这么多物资和俘虏,行军度上不去,能不能考虑在施秉宿营。

    刘一民说:“敌人的飞机不会放过蛛丝马迹的,一旦现我军,就会轰炸。

    兵贵神,给你一下午时间,征集大车、骡马和劳力,部队必须赶到余庆才能宿营。”

    蔡中说:“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俘虏问题,就是迅扩编,将俘虏容纳到部队中去,这样可以提高行军度。”

    几个团长都眼巴巴地看着刘一民。

    刘一民思考了一下说:“我们部队俘虏战士已经很多了,部队一直扩大不是好事。原计划到遵义休整期间再扩编,既然政委提出现在扩编,我看也行,不过,这新战士的思想工作就看各部队的本事了。”

    炮兵营长李昌双脚一并,大声说道:“报告师长,炮兵团已做好接受新兵准备,我们坚决不给师领导添麻烦,思想政治工作自己做,保证不拖全团后腿!”

    气的笑了,指着李昌说:“是谁告诉你炮兵营要扩编tT的啊?你这营长才当了几天,屁股坐热没有啊?”

    李昌大声回答:“报告师长,是师长告诉我的。在小水战斗时,师长已经说了,有一个炮团就让我当红军历史上第一个炮兵团长。至于我的营长当的时间太短的问题,那没办法,是当时师长没有缴获那么多炮,也没有俘虏那么多炮兵,不是我干不了团长。”

    刘一民真是无语了,这家伙,真是想当炮兵团长想疯了。

    蔡中看刘一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知道刘一民很欣赏李昌这样求战意识强、战功显著的干部。就说:“李团长,你的炮团准备怎么设置啊?”

    李昌对着蔡中又是一个敬礼:“报告政委,我准备成立一个75击炮营,把税警团迫击炮营的36门炮和炮手全用上。那可是中型迫击炮,家伙好使着呢。然后把现有的六门山炮和两个6o迫击炮连编为一个营,在成立五个6o迫击炮营。”

    这下其他人不干了,高原说:“我的一团需要建立火力支援营,最少得有36门6o迫击炮,你把我的炮留下,再说你的炮团的事情。”

    二团长张洪涛马上说:“二团的炮营已经是干部、装备全到位了,现在就差战士了,我团政工人员最善于做思想工作。师长放心,我们会把分给我们的俘虏教育成合格的炮兵战士的。”

    三团长陈大勇接着就说:“三团不要求太高,一切都向一团、二团看齐就行了。凡是一团、二团有的,我们一样都不能少。要不,战士们会看不起我这个团长的。”

    洪远和赵山也提出建炮营或火力支援营,并说要不是活力支援部到位,羊坪镇后山主峰阻击战也不会有那么大损失。

    李昌急了,直喊他们几个不够意思,是不是不想让他当团长。

    辎重营长曹胜利说:“成立了炮团,那就是红军的第一个炮团了,战斗时肯定是归军委直属,还不如把辎重营多添点装备和人员,平时管辎重,战斗时上战场。”

    何明亮看大家都张嘴了,就不好意思地说:“我觉着工兵营最需要加强。”

    刘一民气的把眼泪都笑出来了,连说:“好!好!好!我怎么感觉大家象是在分赃啊?”

    李清也笑着说:“我纠正一下师长的话,我们不是分赃,是在分享胜利果实。”

    高原说:“就是,在湘江突围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就革命到底了,谁想到遇见师长,能打这么大的胜仗。我要把一团建成成国内装备最好、训练最好、战斗力最强的团,跟着师长去战胜一切敌人。师长不会不满足我的这点心愿吧。”

    其他几个人也纷纷附和。

    听着干部们的话,刘一民感觉这些同志已经树立了强大的自信心,再大的困难估计他们都不会后缩的,这已经达到了自己练兵的基本目标了。再说这次俘虏的基本都是中央军士兵,比湘军、桂军的转化难度要小的多。于是,就把脸一板,说到:“命令:一、以一团三营、二团六营为基础,补充1ooo名俘虏,成立警卫六团,雷鸣任团长,李清兼任团政委。二、以三团九营、新兵营为基础,补充12oo名俘虏,成立警卫七团,刘建立兼任团长,常化雨任政委。三、一团、二团各补充12oo名俘虏,三团补充16oo名俘虏,成立新的三营、六营、九营。四团、五团各补充15oo名俘虏,弥补战斗损失。四、七个警卫团一律增设迫击炮连、重机枪连、工兵连、侦查排、狙击排、警卫排。炮连配备12门6o迫击炮,重机枪连配备12门重机枪,各战斗营原有的火力支援连保留,按每连4迫击炮、九挺重机枪配备。各连轻机枪配备到班,重机枪配备到排。五、成立中央警卫师炮兵团,设三个炮兵营、一个步兵营。六、成立中央警卫师重机枪团,设四个重机枪营。七、成立中央警卫师工兵团,设三个工兵营。八、成立中央警卫师辎重团,设三个辎重营。

    九、团狙击连一分为二,二排、三排升格为特种作战大队,李凌风任大队长。一排升格为狙击大队,设三个中队王同生,任大队长。对外通称中央警卫师特务营。两个大队优先在全师挑选干部战士,无论涉及到哪个单位,必须无条件放人。十、成立新兵训练团,吴征兼任团长、张逸程兼任政委。重点整训俘虏。”

    说完后,看了看满脸激动的干部们,刘一民继续说道:“部队扩大了,这是好事,但也是压力,特别是一团、二团、三团,骨干营连续抽走,思想政治工作任务特别重,主要领导对此一定要有清醒认识,确保部队战斗力不下滑,忠诚度不降低。你们有信心没有?”

    干部喊了声:“有!”

    刘一民又说道:“剩下的俘虏押送到遵义,补充各主力军团。蔡中政委具体负责全师整编工作,今天先把人拉开,渡过乌江后从严整训。”

    刘一民讲完后,干部们鱼贯而出,中央警卫师新一轮扩军热潮开始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