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六十五章 血战羊坪镇(四)
    溪镇战斗和羊坪镇战斗战果是极其辉煌的。

    回到羊坪镇的刘一民看着吴征送来的各部统计的战果:清溪镇战斗全歼敌五十九师、九十三师,,毙敌352o,重伤126o,轻伤275o名,俘虏敌师长韩汉英、唐云山以下7472名。羊坪镇伏击战重创敌九十师,击溃敌九十二师、第一支队、第五师,毙426o,重伤154o,轻伤237o名,俘虏8532。羊坪镇后山主峰阻击战消灭敌1373,重创74团,击溃75团,毙敌73团团长刘锐以7o。总计毙敌名,重伤敌28oo名,轻伤敌512o,俘虏16474,几项合计,共消灭敌人3429o,相当于薛岳部三个半师的兵力了。

    缴获就更丰富了,其中缴获电台15部,75击炮36门,6o击炮2o8门,轻重机枪、步枪、冲锋枪、手枪和弹药堆积如山。

    刘一民心想,很多**士兵都是空着手跑回去的,这下,薛岳的后勤补给又要忙活了。联想到历史上红军二渡赤水击垮薛岳五十九师、九十三师时,缴获了一个武器弹药仓库,许多战士都换了新枪的事情,刘一民感叹,中央军的装备比湘军、桂军强多了,湘军一个旅才有一个迫击炮连,一个团只有一个重机枪连,而中央军重机枪配属到连,迫击炮配属到团,还是红军战士说的好,要打就打中央军,打中央军实惠啊。

    但是自身伤亡也太大了,伤亡2ooo其中牺牲就94o人。虽然和敌人的损失相比,小的可以忽略不计,但红军人少啊,而且补充困难。相反,敌人可以迅补充,双方的战争资源不成比例啊。据战士们反映,伤亡主要是十三师和九十师两支部队造成的。看来自己还是太小看**的战斗力了。只看到了**的土匪作风,没有想到一旦面对面厮杀,**的战斗力还是很强的。特别是万耀煌十三师,本来是一支杂牌军,四团、五团、警卫营、工兵营竟然吃不掉他,幸亏自己率一团、二团及时赶到,否则的话,恐怕不是消灭敌人了,反而有可能被敌人击溃甚至包饺子。

    这么多武器弹药和俘虏怎么办?**重伤员可以按照小水战斗办法处理,包扎救治后留羊坪镇,轻伤员呢?这可都是老兵啊,遵义有医院,恢复应该很快的,还是带上吧。俘虏太多了,可以以新兵营为骨干成立一个团,以雷鸣营为骨干成立一个团,辎重营、炮兵营、骑兵营、工兵营都可以扩大为团,战斗团全部增设火力支援营,营配设火力支援连。剩下的俘虏就交给主力消化吧!

    想清楚了,刘一民就命令李清在羊坪镇后面选一块风水好一点的山地,安葬牺牲的烈士。部队在羊坪镇抓紧时间吃晚饭,等烈士安葬好后,全部撤回镇远县城。

    此时的薛岳,已经在新店建立了司令部。

    十三师回来了,万耀煌安置好部队就去向薛岳报告。走进薛岳的司令部时,看见几个师长和吴奇伟、周浑元都无精打采地陪着薛岳干坐,仔细一看,少了五十九师师长韩汉英和九十三师师长唐云山,心里就咯噔一下,莫不是这两个师长成了红匪俘虏吧?

    看见万耀煌进来,不等他敬礼,薛岳就站起来说:“武樵兄,辛苦了!”然后就伸出双手和万耀煌握手。

    万耀煌心想,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一向严厉的薛岳会主动和自己握手,看来中央军的损失比自己想象的要大啊。

    想归想。万耀煌看见薛岳伸出手来。忙上前双手紧握薛岳地手。笑道:“多谢司令官关心!”然后又打了个立正。敬礼后报告到:“报告司令官。我部在羊坪镇后山主峰遭遇红匪伏击。73团团长刘锐等3ooo人战死。部队损失很大。幸亏司令官下令撤退。不然卑职可能就以身殉国了。”

    一听十三师损失也很大。屋子里地几个人登时情绪就来了。纷纷过来打招呼。询问战况。

    薛岳也很想知道。就说到:“武樵兄不妨把战况详细说一下。大家互相研究一下情况。”

    万耀煌就把战况详细汇报了一遍。末了。还心有余悸地说:“感谢司令官下令十三师撤退。要是命令晚下一个小时。估计十三师地番号就要取消了。”

    薛岳问道:“伏击先头团地红匪到底有多少兵力?”

    万耀煌说:“报告司令官。约6ooo。应该是三个团。一个团守正面。两个团从两翼包抄。敌人战斗力很强。我地先头团和74团、75团都是身经百战地老兵。竟然伤亡这么大。不过。红匪也没有讨了好去。从战场情况看。他们地伤亡和我军差不多。也有3ooo下。司令官。这次十三师可是亏了老本了。你可得给十三师做主啊!”说着说着就掉泪了。

    梁华盛不耐烦地说:“行了,老万,你算幸运的了,五十九师和九十三师都全军覆没了,你那点损失还值当哭一声?”

    万耀煌一听,果然如此,马上就止住了眼泪。

    又问:“敌增援主力呢?”

    万耀煌回答道:“敌增援主力多少人不清楚,但是看的很清,敌主力上山后分两路包抄我师主力,想全部吃掉我们的意图很明显。另外敌增援部队炮火很猛,试射一后,第一波射击就是几十炮弹,幸亏我们撤的快,不然的话,后果不敢设想。”

    周浑元说道:“司令官,情况已经很清楚了,是红匪主力从遵义秘密南下截击我军。一定是红匪破译了我军电台密码,知道了我军行军路线,这才孤注一掷伏击我军。什么红匪在攻击北各县?看来都是红匪的障眼法。我说红匪一军团、三军团在福泉、开阳突然消失,红匪五军团占领遵义后不见动静,原来他们都到这里来了,看来在北活动的一定是红匪的九军团了。”

    吴奇伟忧心忡忡地说:“以后的仗不好打了,红匪吃掉湘军三个师后,实力大涨,现在又取得了这么大的胜利,武器装备大更新,弹药充足。加上**诡计多端,以后我们要小心了。”

    薛岳的参谋长说:“从今天红匪的战术手法看,是步兵伏击,火力杀敌,非常重视挥火力作用。这和红匪一贯的作战方式大不相同。过去红匪作战,都非常注意节省子弹,靠人海战术取胜,宁伤一个人,不丢一支枪。现在的红匪鸟枪换炮了,舍得用炮弹和子弹取胜了。不过,我在想,红匪是从哪里来的那么多的重机枪和炮呢?难道都是湘军的?”

    谢福接道:“刘建绪28军有个山炮营,据说是12崭新的福卜斯山炮,我记得战报上曾经说过,湘江激战后,何健、刘建绪为了表彰16师章亮基部在湘江战役中的战功,除了补充人员装备外,还将山炮营交给他指挥,加上湘军三个师原有的迫击炮,红匪炮火猛烈的奥秘就解开了。”

    梁华盛说:“章亮基他们不是突围出来了么?现在不是已经换防了么?”

    谢福冷笑一声:“屁,什么突围,一定是何健这王八蛋害怕委员长撤销他三个师的编制,和红匪秘密交易,赎回了他的几个师长、旅长,可能还有些中下级军官和伤兵。说不定打我们的炮弹和机枪子弹都是这老王八蛋给红匪的。”

    万耀煌想了想,说:“谢师长说的有道理,何健有地盘、有人、有枪、有粮,只要人回来,自然可以向中央报告部队突围成功。不过损失较大,拉到后方迅组建就行了。我琢磨,为了换回陶广、章亮基他们,何健是会出血本的。”

    惠济马上说:“司令官,我还是刚才的意见,应该立即电告委座,让戴笠他们去查查,总不能中央军在前线卖命,何健这帮军阀在后面支持红匪吧?这仗还怎么打啊?”

    薛岳一听,几个军长、师长又开始寻找开脱理由了,就说:“诸位,还是商量一下怎么向委员长报告的事情吧!”

    这下几个人都不说话了,仗打成这样怎么报告啊?

    等了好半响,梁华盛试探着说:“司令官,我有个主意,不知当讲不当讲?”

    薛岳说:“说来听听。”

    梁华盛这才说道:“五十九师的韩师长和九十三师的唐师长现在不回来,估计已经陷入敌手了。既然何健的师长、旅长能回去,为什么我们中央军的不能回来呢?无非是交易而已。大家都是奉令行事,红匪和这两个师长个人也不见得有什么深仇大恨。要是他们能回来,再带回来点军官和轻伤员,那岂不是还算得上建制尚在啊?这样,委座的脸面有了,报告自然就好写了。我们再想办法搞点民团补充一下,打仗的时候让这两个师在后面看守辎重,时间稍长一点,相信凭韩、唐二人的能力,部队很快会形成战斗力的。”

    薛岳心里暗自惊讶,没有想到这兄弟还有这种见识。这个办法确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是真的能换回两个师长,估计委座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总比让红匪把两个师长枪毙了要好的多。想着想着,就把目光投向了吴奇伟。

    吴奇伟一听梁华盛的办法,心里就直叫好。这家伙够哥们、够意思,关键时候还能拉弟兄们一把。见薛岳目光投过来,吴奇伟就直接说:“就这么办,什么都比不上把人救回来重要。如果日后委座怪罪,司令官直接把我交出去就是了。”

    周浑元知道该自己表态了,就说:“我看可行。关键是要快,要是等红匪转移了,或者外界知道了,事情就不好办了。”

    薛岳想了想,决定就这样办。可是拿什么和红匪交换呢?武器弹药不行,现在许多士兵都是空手跑回来的,库存的武器不知道够自己部队用不够。再说,要是委座知道自己用武器弹药和红匪换人,无论什么理由都会要自己好看的。用俘虏交换吧,在江西抓的都枪毙的枪毙,关押的关押。一路追剿俘虏的,也都留在当地监狱了,远水不解近渴。

    看来只能用钱了。

    决心一定,就是让谁去担当交易重任了。此人必须是亲信,而且职务不能太高,要是职务过高,万一红匪翻脸扣人,那玩笑就开大了

    。

    吴奇伟看薛岳踌躇不语,知道是在选人,就说:“司令官,司令部的高级参议欧阳先生近日比较清闲。”

    薛岳一听,直接就拍板了,命令九十二师派个骑兵连护送欧阳参议前往洋坪镇或清溪镇找红匪谈判。

    于是,在洋坪镇战斗结束后,中央军薛岳部的谈判代表就往洋坪镇赶来了。

    晚上8钟,羊坪镇后一处向阳的山坡上,火把通明。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正在举行牺牲烈士安葬仪式。

    山坡上已挖好了墓穴,一个个排列的整整齐齐的,犹如烈士生前列队接受检阅一般。

    刘一民和蔡中、刘建立、李清、吴征,率领这各团团长、政委,挨个检查每个烈士军装穿的是否整齐,遗容是否干净端正。每检查完一个就盖上一块白布。

    牺牲的人太多了,时间也不允许准备棺材,烈士们都放在木板上。刘一民特意交待,在木板上刻上每个烈士的姓名、籍贯、部队番号,以便将来亲属想挖遗骨的时候对照辨认。

    检查完后,就开始安葬。等安葬结束,又在每个墓堆上插上刻有名字、部队番号的木板标牌。

    刘一民开始致辞了:

    “公元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与敌中央军薛岳所率8一个支队共十万人,战于贵州省镇远县清溪镇、羊坪镇。是日中午,敌先头五十九师、九十三师进入我伏击圈,被全歼。

    我军遂前出居清溪镇2o里之羊坪镇,沿湘大道设伏。下午,敌主力大举来援,我军对敌先头九十师进行阻击,待敌主力群集公路时,实施火力急袭,尔后精锐尽出,对敌实施突击,敌遂溃败。后又在洋坪镇后山主峰对意图迂回包抄之敌十三师实施阻击,消灭敌先头73,重创敌37旅。此战消灭敌3429o,缴获大批武器弹药,极大地打击了敌中央军嚣张气焰。我中央警卫师伤亡2ooo人,牺牲94o人。激战中,红军勇士与敌短兵相接,白刃相向,抱着与敌同归于尽的必死信念,大破强敌,创造了以少胜多、以弱击强的奇迹,谱写了一曲天地为之变色的英雄壮歌!

    先烈已去,我们活着的人当继承其革命遗志,弘扬其奋斗精神,消灭一切反动派,建立一个繁荣富强、民主自由、文明幸福的新中国。

    后世子孙到此,当思先烈创业艰难、奋斗不易,莫忘培土植树,佑我烈士英魂,传我牺牲精神,护我红旗飘扬!”

    寒冷的冬夜里,刘一民的声音悲伤、低沉、有力,一字字、一句句,扣动这每个人的心弦。

    刘建立满眼泪水,大声命令道:“全体都有,为烈士送行。举枪,放!”

    枪声传的很远,吓得正骑马往洋坪镇赶的中央军代表一行打个哆嗦,以为又中埋伏了。

    安葬仪式结束后,刘一民命令二团为先头,部队连夜出,押着俘虏和缴获的武器弹药,向镇远县城转移,自己率一团殿后掩护。

    等中央军代表赶到时,二团已经出了。

    刘一民在镇子里一座民房中接待了薛岳的代表欧阳建。

    看见刘一民,欧阳建心里异常吃惊,他没有想到这个红军师长是这样年轻。害怕完不成任务,欧阳建委婉地提出,能否见见润之先生或恩来先生、朱总司令。

    刘一民因为部队牺牲较大,心情不好,一句话就把他堵了回去:“你以为你是谁?别说你,就是蒋介石要见**,也要看**心情好不好。直接说你的来意吧,我没有时间和你啰嗦!”

    噎得欧阳建半天喘不过气儿。

    欧阳建嗫嚅着说:“我奉薛总司令命令,来和贵军谈判俘虏释放事宜。请贵师长谅解!”

    刘一民冷冷一笑:“怎么,打完了就想花点钱把人赎回去啊?想得美!我要开公审大会,把这些反革命统统枪毙!”

    欧阳建是个老油条了,看刘一民心情不好,就说:“贵师长心情不好,能不能安排个人和我谈谈啊!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伸手不打笑面人么!”

    刘一民心想自己习惯敲这些家伙的竹杠,对付何健和白崇禧的时候还写了好长时间的信呢!人家自动找上门了,还是谈谈吧。不过薛岳不是何健和李、白,没有财权,估计轧不出多少油水,就吩咐李成毅带这家伙去见李清。

    欧阳建跟着李成毅去见李清去了。刘一民找来高原,要他过一会儿去找李清报告,就说一军团和三军团、五军团来电联系我部何时出,何时抵达玉屏,何时起攻击,并带几个营长装成团长去请战,吓一吓中央军的代表,让他们知道红军主力隐蔽在附近,撤回玉屏固守。

    高原问是不是想玩周瑜戏蒋干的把戏啊?

    刘一民说只是吓吓他们而已。

    今天在办公室加班,郁闷。祝各位书友下周工作顺利、生意财、中大奖、撞大运。山人谢谢各位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