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六十四章 血战羊坪镇(三)
    重生之红星传奇 第六十四章 血战羊坪镇(三)

    薛岳看见部队打成这样,怒火中烧,瞪着恶狼一样的眼睛在吴奇伟和几个师长的脸上看来看去,似乎要择人而噬。

    几个师长吓得禁口无言,生害怕一不小心说错了话,让盛怒中的司令官给执行战场纪律了。

    吴奇伟想来想去,总感觉需要一个人做替罪羊,这么大的败仗,司令官不追究,委座那里也交待不过去。想起委座的那双眼睛,吴奇伟就感觉脊背上凉嗖嗖的,很快,就感觉凉意沁入了心脾,慢慢的渗入了骨髓,直到每一根神经末梢。

    吴奇伟说话了:“司令官,千错万错都是卑职的错,部队损失这么大,总要有人负责的,我愿意以死谢罪。请司令官把我押到委员长行营,我愿意当面向委座谢罪,请他枪毙我。”说完,难过的哽咽起来。

    欧震自从战场脱离部队逃跑后,心里一直颤颤惊惊的,生怕吴奇伟治他临阵脱逃之罪,那样的话不说师长保住保不住,枪毙都是有可能的。现在看吴奇伟一力承担,把责任全部揽走,心里总算松了口气。但是还害怕万一薛岳真的要吴奇伟当替罪羊,送到南京委座那里,吴奇伟说出自己脱逃的真相,就完了。花花轿子大家抬,可不能让吴奇伟一个人扛罪,那样的话,麻烦在后面。想清楚了,欧震就:“报告司令官,此战我军虽然失利。但吴副长官决断迅,令我军主力快撤退,避免被红匪围歼,此功不能不说,请司令长官明鉴。”

    几个师长一听欧震这样说,自然知道此时不能落井下石,毕竟吴奇伟是薛岳的左膀右臂,也是中央军中广东小团体的大将。可是不能让委座随便治罪,要是治了吴奇伟的罪,下来岂不是就轮到我们这几个师长了么?于是,几个师长马上就都开口了。

    梁华盛说:“报告司令官,我们计划抢占羊坪镇,然后再分兵迂回包抄清溪镇。不料想红匪主力已提前赶到羊坪镇设伏,在河对岸架设山炮、迫击炮和重机枪,将我军置于火力覆盖之下。如果不是吴军座当机立断,下令撤退,司令官就见不到我们几个了。想想真是后怕,红匪怎么就算的那么准呢?”

    惠济说:“报告司令官,我军的伤亡主要来自敌火力。我判断红匪消灭湘军三个师后,火力得到了加强。可恨何健、刘建绪这两个王八蛋不向我军通报实情。致使我军上当中伏。应该上报委座,治何健、刘建绪资敌之罪。”

    谢溥福接着说:“空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司令官命令他们轰炸红匪。这些家伙飞了一圈,说是没有现红匪,我***就不相信。河对岸红匪那么多的大炮,难道就一点也现不了么?我军的损失都是这些王八蛋侦查不细致造成的。应该上报委座。治空军的罪。”

    薛岳简直是哭笑不得,这些家伙不思如何报复红匪,反倒是忙着推卸责任。其实,自己何尝想追究吴奇伟的责任啊,他可是自己的左右手、得力干将。不过得想个办法向委座交待啊,这么大的损失,让委座的脸往哪里搁啊?

    看薛岳脸色阴晴不定,参谋长凑上来说:“当务之急,不是追究责任,而是赶紧和1师联系,看他们到了什么的方,如果他们迂回得手,占据清溪镇、羊坪镇背后制高点,我军就可以整军再战;如果他们攻击不顺,就赶紧命令撤下来,以免孤军深入,遭敌围

    薛岳镇定了,说道:“命令13师撤回,红匪非常狡猾,刚刚在羊坪镇重创我军,很可能主力就要转向迎击13师。如果13师能够建立稳固阵的还好,不然的话,就是一时攻击得手,也可能陷入重围,我们损失不起了。天快黑了,空军也不可能出动助战了,黑夜一般都是红匪的天下。我们不能再冒险了。”

    好像要印证参谋长的话,此时在羊坪镇背后群山中,正在进行着激战。五团和配属部队到达预设阵的、做好隐蔽后,就听到山下羊坪镇方向传来了枪炮声,知道主力已和敌接火了。后来听到枪炮声逐渐东移,就明白主力已击垮敌人,实现了战前师长提出的战斗目标。但是,自己这边却一直不见敌人的影子,好像敌十三师万耀煌部没有出动似的。

    等待是最熬人的。

    万耀煌的第十三师是二旅六团编制,一万二千人左右,是夏斗寅一手拉起来的鄂军骨干部队。历史上,13师最自豪的战绩是蒋冯阎中原大战时,坚守曲阜,以一师兵力对抗阎锡山部8个师的轮番进攻,最后与援军里应外合,击垮阎军,缴获火炮数十门,汽车上百辆。最光荣的战绩是抗战时淞沪战场,全师十三个营长战死一半。最窝囊的战绩是徐州会战受命防守郯城,遇日军猛烈进攻溃散,将不得人心的师长吴良琛抛弃在敌后,差点成了日军俘虏。1师最后的结局是解放战争时期,在羊山集被刘邓大军消灭。

    第五次围剿时,夏斗寅已经失势,被蒋介石免去了湖北省主席职务,挂着总参议的头衔跑到成都做寓公去了。万耀煌为了维护部队,主动请缨,率13师到江西参加围剿,被编入周浑元纵队。

    此时的13师,虽然骨子里经以中央军自居了。加上建师以来,硬仗、恶仗打了不少,没有遭遇过致命打击,士气是比较高的。

    接到沿山路向羊坪镇前进的命令后。万耀煌命令师特务营立即出,侦查道路,留下路标,引导部队前进。命令37旅73团团长刘锐为全师先头,紧随特务营出。命令37旅旅长潘祖信率领余振华第二梯队,自己率师直属部队居中,38旅旅长夏鼎新率王亚翘第三梯队,38旅张亚一的78团担任后卫。

    敌十三师师长万耀煌越走越郁闷。说是让十三师走山路抢占羊坪镇背后山峰。掩护主力通过,然后向清溪镇进攻,实际上这任务不好完成。刚下过大雪,山路都被积雪覆盖,部队行军困难很大,别说重武器不好办。就是空手走都不容易。再说,五十九师、九十三师已经完了,现在赶上去,要么红匪已经撤退,劳而无功;要么对方已经严阵以待,等着自己送上门去。不知道司令官是怎么想的,弄出这样的进攻计划,还自以为得意。娘的。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郁闷归郁闷,命令还是要坚决执行的,既然进了中央军的门。可不能让人家隔着门缝看扁了。再说,薛岳、周元现在的风头正健,不是自己一个杂牌军师长能够抗衡的。千万不能给对方留下吞并自己的口实。不能步夏长官的后尘。

    路虽然难走,但距离并不远。经过三个小时行军。终于爬上了山峰。37旅旅长潘祖信见他上来了,边报告说1个多小时前,羊坪镇方向有剧烈枪炮声,估计是友军在和红匪主力激战。万耀煌询问炮多不多,炮击时间长不长?

    潘祖信报告说,他上来的时候已经枪炮声已经停止了,是先头团报告的。据先头团说炮火很猛、很密集。光是迫击炮最少就有一个营。

    万耀煌想了想说:“一定是中央军的炮火,他们自己的火力本身就很强,还带有税警团的一个迫击炮营。红匪不可能有那么多炮的。命令部队加前进。”

    潘祖信有点犹豫,想了想还是说到:“有个不好的消息,我们失去了和特务营派出去的搜索队的联系。”

    万耀煌一听就警觉了,忙问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潘祖信说一个多小时前就失去联系四下观察起来。这一观察,吓了一跳,四周都是静悄悄的,好像没有一丝人烟。历经战阵的万耀煌知道,太静了就容易出危险。马上就命令进,先头团迅回撤,向主力靠拢。命令潘祖信率两个团接应先头团,命令跟上来的夏鼎新指挥部队迅占领附近山头,做固守准备。命令电台开机,和周长官、薛长官联系,询问刚才羊坪镇的战况。

    天已经不早了,落日的余晖照在雪白的山峰上,让人很容易产生身在画中的感觉。

    万耀煌站在一个小山头上,焦急的等着先头团撤回的消息。风夹着雪花,打在他的身上、脸上,冰湿的感觉掩不住他内心的焦虑。

    万耀煌没有等回他的先头团,而是等来了激烈的枪声。

    就在李清等的着急的时候,狙击连指导员李凌风带着二排、三排的战士们、押着敌13师特务营的俘虏回来了。

    李清一问,原来李凌风早就过来了,隐蔽在上山的路旁,敌特务营的几支搜索队都被他们抓了。

    看着李凌风一脸喜悦,李清就知道坏事了,搜索队一被抓,必然引起敌人警觉,想再打敌人一个冷不防就困难了。弄不好,这将是部队自十八团组建以来最艰难的一次恶战硬战。忙命令向师长报告情况。请求指示。

    接到报告,刘一民立即命令三团坚守羊坪镇,防敌偷袭,待天黑后保护炮兵营、重机枪营和俘虏、辎重向镇远县令一团、二团的火力支援连迅从缴获中补充迫击炮和重机枪,将轻机枪交给战斗连,然后就带着一团、二团迅出动,增援李清。

    十三师先头团长刘锐上山后就感觉不对头,师特务营的几支搜索队都不见踪影,命令弟兄们仔细搜索都没有现有他们的尸体或伤兵,真他娘的奇怪了。特务营的弟兄们可都是好手,怎么能无缘无故失踪呢?这里面一定有名堂。

    派人向旅长报告后,刘锐硬着头皮,带着先头团继续前进。前面不远就是主峰了,看样子高度也不是很高,刘锐就打算先占领主峰,然后等旅长带部队上来后再说。

    那个年代的军人,基本上都是在战火中打滚打出来的。刘锐能当13师主力团长。自然是有道理的。这不,到了主峰脚下,刘锐就多了个心眼,命令一营抢占主峰,二营、三营在山脚下待命。

    李清爬在主峰的一块岩石后面,举着望远镜观察。敌人终于来了,看样子是先头团,队伍很整齐,没有出现因爬山造成的队伍散乱现象,心里暗自佩服十三师战斗力还是蛮强的。在这个团后面约六、七里,跟有敌人大部队。看架势,敌人警惕性很高,不象小水战斗、溪口战斗和清溪镇战斗那样没有一点防备。好打了。

    叫过洪远和赵山一商量。三个人都认为既然不能打敌人主力一个措手不及。那就先吃掉这个先头团再说。六、七里的距离,又是山路,足够敌人走上一个小时的。等敌人主力上来,估计战斗就已经结束了,到时候再阻击敌主力就是了。

    有了警觉的敌人自然很滑头。这不,敌先头团也分兵了。只用一个营来攻山头,另两个营在下面做战斗警戒。这样的话,原来的布置就不起作用了,看来敌人除了凶残外还有狡猾的一面啊。

    李清、洪远、赵山当即变更作战部署,决定李清率警卫营、新兵营和工兵营围歼敌进攻主峰的一个营。洪远四团出左翼,赵山五团除右翼,合力围歼山下的两个营,然后迅返回山头隐蔽待机,迎候敌主力到来。两个团配属的迫击炮集中使用,暂不开火,等敌主力到达时对敌实行火力急袭。

    变更部署后,部队借助山林掩蔽,迅分头行动。

    敌进攻山头的那个营解决的非常顺利,有了李凌风他们帮助和山林掩护,几乎没有生什么战斗。当十三师先头团一营长爬上山头的时候,忽然现自己的营被截成了几段,周围都是黑洞洞的枪口,只好放下武器做俘虏了。五团的行动却不是很顺利。

    刘锐眼看着一营攻上了主峰,身影也隐入了山林,感觉大功告成,正要命令两个营跟进的时候,骑兵通讯员传来了师长的命令:先头团迅撤

    刘锐忙命令信号兵和一营联系,谁知道一营好像看不见旗语一样,没有回答。刘锐无奈,命令号兵吹号联系,一营还是没有应答。刘锐知道麻烦了,一营恐怕是回不来了。再看主峰和山林的时候,就感觉那里好像有一张看不见的巨口,随时准备吞噬生命。吓得慌忙命令二营、三营交替掩护,迅后撤。

    这个时候,四团、五团刚刚赶到。

    洪远和赵山几乎是同时现敌人要跑,一声令下,战士们就开火了。刘锐的二营、三营马上就笼罩在手榴弹和子弹中。

    打击来的太突然了,绕是刘锐已做了安排,两个营的兵力也架不住两个主力团的进攻,部队很快就开始溃逃了。这一溃逃,就把后背卖给了追击的红军战士,结果可想而知。

    正在等着先头团撤回来的万耀煌听到枪声,就知道坏了,一面命令号兵联系潘祖信加快度,增援接应先头团,一面命令师属迫击炮连快推进,建立阵的,掩护先头团后撤。

    洪远和赵山追的兴起的了空中炮弹飞过的声音,知道敌人主力到了,只好一边恨恨的看着敌先头团残部与主力汇合,一边命令部队停止追击,迅返回山林隐蔽。

    谁知道四团、五团这一撤,让赶上来救援的潘祖信看出了破绽,原来红匪没有多少兵力啊,也没有重武器啊,可能是提前布置在这里阻击自己的打援部队。再一看自己的先头团基本可以取消建制了,恼怒之下,把师长命令后撤的话跑到一边去了,挥动自己的两个团穷追不舍的咬了上来。

    潘祖信这一追击。就把这场阻击战打成了血战。

    十三师起家的时候,仅仅是夏斗寅的一个工兵连,期间历经三次北伐和中原大战的考验,士兵基本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加上经历过部队分裂失败的痛苦教训,非常注意官兵的凝聚力,这一和红军面对面交手,老兵的战场经验和部队凝聚力强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洪远和赵山在潘祖信开始挥兵追击的时候。还是非常高兴的。娘的,就怕你跑,结果你不但不跑,还送上来了。到了阎王那里不要告老子们,是你们要死的,不是老子硬要杀你的。

    慢慢的就高兴不起来了。敌人的炮兵一直在打*炮。而自己的炮兵还在主峰上,射程追击的敌人单兵战斗素养很高,滑的象泥鳅一样,躲的远远的和红军对射,战士们开几枪都不一定能打中一个。真怀念李昌的山炮啊!

    在山头上观战的李清,感觉战斗有可能打成胶着状态,就留下新兵营坚守主峰。带警卫营和工兵营赶了下来。

    找到洪远和赵山后。三人一商量,决定警卫营和工兵营坚持正面阻击,四团、五团迂回两翼包抄敌人。坚决将敌人打垮。

    洪远和赵山率四团、五团向两翼隐蔽运动了,李清命令警卫营和工兵营暂不射击,等敌人攻近了再打。

    潘祖信一看红军的枪声停止了。以为红军主力撤了,有点得意洋洋了。大声喊着:“弟兄们,红匪打不过我们,他们要跑了,追上去,死死的咬住他们,为先头团的弟兄们报仇,抓住一个赏5块大洋,追啊!”

    李清眼看敌人追的很凶,就把部队集中起来,把轻机枪和冲锋枪也集中起来,命令战士们把手榴弹拧开盖,待敌逼近时,只攻其一点,力争把敌人攻势打散。

    万耀煌不见先头团回来,却听见主峰那边枪声越来越激烈,开始的时候是枪声往自己这边追着打响的,那一定是红匪在追击先头团,接着就是枪声往主峰那边追着打响,一定反击红匪去了。前来报告的骑兵通讯员证实了他的判断,说是潘旅长看红匪人不是很多,而且先头团伤亡太大,就带两个团追上去了。

    万耀煌不是潘祖信,他不会轻易的头脑热的。他不停的催促电台和薛岳、周浑元联系,报告战斗进展,询问羊坪镇战斗结果。终于电台联系上了,薛岳的命令简单明了:撤回新店镇待命。

    万耀煌一看薛岳的命令,就知道羊坪镇战斗是中央军败了,估计败的还很惨。那么,接下来红匪主力就有可能加入这边的战斗,自己的13师很可能就危险了。一面急令骑兵通讯员去向潘祖信传令撤退,一面亲率跟上来的后卫团前去接应。想想还怕出乱子,就严令夏鼎新率两个团坚守阵的,随时准备接应自己。

    在潘祖信鼓动下,13师两个团几千人密密麻麻的向山上攻来。73团残部,也就是先头团,在刘锐带领下,一马当先冲在最前。

    刘锐的眼都红了,历次大战73团都是13师的先头,啥时间吃过这么大的亏啊!自己的部队完了,前程也没有了,活着还有啥劲啊!和红匪拼了,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于是,刘锐甩掉了上衣,手持冲锋枪,领着他的残部在前面开路。,不怕你疯狂,就怕你不疯狂。近了,近了,再近点。看看刘锐他们已经到3o米以内了,李清喊声“打”,刘锐就被打成了马蜂窝。密集的子弹将正在冲锋的先头团残部打了个精光,压得后面正在进攻的13师部队登时一窒。

    后面的潘祖信看红军火力很密集,明白自己上当了,红匪这是诱自己攻到跟前扬火力的。不过,听枪声红匪不到一千人,拿下他们不成问煌派的骑兵通讯员到了,严令他撤退,并说师长亲自率后卫团来接应。

    潘祖信也是很机警的,刚才是看到红匪兵力不是很多,又看先头团伤亡惨重,怒火上涌,才挥兵追击的。万耀煌的命令让他一下就清醒了。

    娘的,自己这是打红了眼啊!万一红匪是布局让自己跳呢?师长的命令是让自己接应先头团后撤的,不是让追击的,万一出现意外,这战场抗命的罪名可不是耍的。想到这里,潘祖信忙命令部队停止追击,75团迅后撤,74团掩护,边打边撤。

    他的命令下的快,比不上警卫四团、五团战士们的脚步快。四团在左,五团在右,从两边包抄上来了。

    潘祖信一看,红匪这是想包饺子啊!娘的,太看不起人山血海中杀出来的,还怕你这个?大喝一声74团跟我来,就操起一把冲锋枪,带头向红军包抄队伍杀去。

    李清一看,敌人不退反进,就命令吹响冲锋号,率领警卫营和工兵营杀了出来当头向敌人压去。

    先行撤退的敌75团一看旅长和74团陷入重围,马上返身攻击,接应旅长和74团突围。

    山坡上枪声打成一片,包围的和突围的杀成一团,红军和**难解难分,你刚打死我一个,我就打死你一个,简直是血肉模糊。

    警卫营长张海涛杀的兴起,抽出背上的大刀,大喝一声:“警卫营给我上,把敌人打下去!”就杀入了敌阵,一手驳壳枪,一手大刀,远了用枪打,近了用刀砍,挡者披靡。

    这个时候,万耀煌率领后卫团赶到了,迅架起重机枪向红军射击,打得包抄的红军闪开了一个缺口,潘祖信率领74团终于突出了包围圈,与7团和万耀煌率领的后卫团汇合。

    潘祖信喊了一声“师座”,万耀煌看都不看他,只说了一个字:“撤!”

    话音刚落,就听见“轰”的一声响,有炮弹在身边爆炸了。万耀煌一看,红匪的增援上来了,这一炮弹是试射,马上就是正式炮击了。再也顾不得其他了,慌忙掉头乎是一路狂跑,一直跑到夏鼎新接应的的方,才算是歇了口气。然后命令后卫团改为先头团,夏鼎新殿后,全师急行军,撤回新店。

    刘一民站在山坡上,脸色冷峻。

    李清、洪远、赵山几个吓得一声不吭。

    就刚才那一阵混战,四团、五团、警卫营、工兵营竟然伤亡了12oo来人,其中牺牲52o人。这个数字是刘一民领兵以来最大的伤亡了。小水战斗、溪口战斗、清溪镇战斗,那么丰硕的战果,伤亡都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这场战斗,仅仅是消灭一个先头团、重创一个团,就造成这么大的伤亡,难怪刘一民震怒了。加上三团与九十师缠斗时的伤亡,警卫师这次伤亡2ooo人,基本上等于丧失了一个主力团。血的代价啊!

    天黑了,战士们也打扫完了战场,烈士的遗体也已经抬上了担架,部队列队候命。

    夜风刮起来了,山上的气温越来越冷了,但刘一民的声音更冷:“记住这个13师,我要生擒他们的师长万耀煌来向烈士们跪拜致礼!”

    各位书友大大,投出你手上的月票,支持刘一民去战斗!谢谢,谢谢!真诚的谢谢各位朋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