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六十三章 血战羊坪镇(二)
    重生之红星传奇 第六十三章 血战羊坪镇(二)

    向欧震开枪的自然是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警卫三团团长陈大勇了。

    陈大勇见敌人已到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此时不打更待何时?抬起自己的手枪对着敌军队伍中的一个骑马的军官就是一枪,没想到那家伙正好要下马,身子一伏,躲过了子弹。陈大勇心里懊恼不已,想不到自己也有放空枪的时候,看来还需要再练练枪法已蓄势待的战士们在第一时间就击了扳机,重机枪、轻机枪、冲锋枪、步枪全部在喷射着子弹。迫击炮也开始了射击,随着一声声“嗵、轰”的响声,把炮弹砸到了九十师已经开始混乱的行军队伍里。

    丁卓东的战士们开始威了,有了清溪镇的战斗经验,操作起来更熟练了。

    在三团打响的时候,战士们就已经推开了掩蔽物,丁卓东手里小旗一挥,各炮就完成了装填。小旗再一挥,射火药的导火索就被点燃了。很快。十几个炸药包被射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落入敌群中爆炸。一炸一大片,十几个炸药包炸下去,方圆几十米就很少有人能站着了。

    应该说,在中央军将领里面,九十师师长欧震算是对红军比较了解的。他原是国民一个营长,这个团也就是人们所熟悉的叶挺独立团。后欧震升任71团团长。参加了南昌起义,但是在南昌起义部队南下广州途中,欧震率部阵前倒戈,给起义部队造成了重大损失。所以,欧震不但对**人和红军的英勇无畏很了解,而且也清楚如果他一旦落入红军手中会是啥下场,他的那些战友们是不会忘记他的名字的。

    枪声响起的时候,欧震就伏在了战马身上。脑子急转圈,红匪这是打阻击呢还是伏击包围啊?是想阻挡自己前进还是想吃掉自己啊?很快,迫击炮声惊醒了他,这绝对是红匪主力,重机枪那麽多,而且有迫击炮。一定是在清溪镇伏击五十九师、九十三师的红匪主力故技重施,把自己的九十师当成又一锅香喷喷的肉菜了!

    偷偷的抬头一看,一会儿功夫,自己的先头团就已经稀里哗啦了。再往后瞅一眼,乖乖,红匪用的不知道是什么武器,一炸一大片。现在欧震总算明白湘军三个师和五十九师、九十三师是怎么完蛋的了,在这样的火力打击下。能活着逃出去简直就是奇迹。如果选择就的抵抗或攻击,恐怕对手的后手就施展出来了,到时候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歼灭。

    欧震忙命令先头部队组织玉屏方向快撤退。

    等下达命令的时候。欧震才现,没有人接令。自己的军官死的奇快,而且都是脑门子上一个血洞,鲜血混着脑浆,说不出的恶心、残忍、狰狞。刚让副官传令,副官就死翘翘了。没有办法,还是自己先撤吧!希望士兵们看见师长撤了,都跟着撤。

    欧震一拔马头,来了个镫里藏身,转身就向后跑。边跑边喊:“快撤,快撤,向后撤退!”

    这话写书的时候好长一段,实际上时间很短,欧震基本上是在警卫三团第一波射击时就往回跑了,让阵的上打的兴起的陈大勇大跌眼镜,直骂***中央军比泥鳅还滑。

    你别说,这中央军撤退的时候,还真的是有一套。士兵们弯着腰,闷着头跑路,根本就不理会身后的子弹。时间不长,九十师硬是从弹雨中撤了下来。

    等部队后撤了5oo米,离开了红军的步枪射程,欧震才停住了马。一看部队,心疼的差点掉泪,就这一会儿功夫,自己的九十师就损失了三分之一。士兵们都象霜打了的茄子一样,三、五个一堆,爬在公路上、山坡上冰冷的雪的上。

    现在九十师的位置就在工兵三连埋炸药的的方,何明亮急的不能行,几次请示要起陈大勇一看中央军撤了,师长率的一团、二团也没有出击,就命令留下观察哨,部队悄悄的撤到山背后的树林里隐蔽待命,等候中央军动攻击。

    部队就是这样,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按照红军过去的作战习惯,九十师撤退的时候,正是战士们跳出战壕追击的时候。但自从刘一民到来后,从34师尖兵连到红18团,再到今天的中央警卫师,干部们从刘一民身上学到了许多新的战斗方法和指挥技巧。上次溪口战斗时,胡老虎第一波阻击后,果断命令停止射击,部队转移到山头背后,就让湘军陶广62师上了大当,胡老虎因此立了特等功。陈大勇是主力团长,战斗经验非常丰富,一眼就能看出师长为什么定胡老虎特等功的奥秘。因此,他没有命令部队追击,避免将战士们暴露在敌人枪口下,而是依样学样,下令部队后撤。

    按照欧震的原意,是将部队彻底撤回,脱离危险区域。但是,他的愿望落空了,吴奇伟率着梁华盛九十二师和惠济的第一支队上来了,后面还跟着谢溥福第五师和周雁宾的税警团迫击炮营。

    吴奇伟一见九十师的士兵都撅着屁股爬在雪的上一动不动,再好的脾气也变坏了,质问欧震为什么不攻击前进。说:“军座,我师中了红匪伏击,损失惨重。红匪火力太猛,冲不过去。”

    吴奇伟气的哈哈大笑,笑完了才说:“欧师长。睁开你的眼睛看看,哪里有什么红

    欧震这才觉红匪已经停止了射击,不但山坡上静悄悄的,连公路上都很安静,难道红匪打了一阵就撤了?不可能啊,刚才火力还那么猛,摆出一副要一口吞下自己的架势,怎么这么快就不见踪影了呢?

    拿起望远镜。欧震仔细的观察山坡。确实没有红匪啊,也不见有构建阵的的样子。这群该死的红匪,永远都是这样,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一见自己主力上来。就夹着尾巴溜了。

    叹了口气,欧震硬着头皮对吴奇伟说:“军座,刚才红匪的火力确实很猛,我师损失三分之一,几个团长都阵亡了。我担心红匪会向清溪镇战斗一样,包围我师,才下令撤退的。”

    吴奇伟摇了摇头,说道:“什么时候我的第四军变成了缩头乌龟了啊?敌人一阻击。就赶紧撤退。幸亏人家没有衔尾追击。不然,恐怕你的九十师已经不存在了吧!”

    这话说的太重了,欧震只觉得自己脸上“腾”的一下就燃起了熊熊大火。大声吼道:“请军座放心,九十师不还打先锋!”转身就对部队紧急编组成两个团。指派了代理团长,决心以一个团的兵力打头阵占领山头。一个团作第二梯队,坚决拿下山头。

    看着欧震部署的中规中矩,吴奇伟就命令自己的炮兵和税警团的炮营建立阵的,为九十师提供火力掩护。

    周雁宾指挥自己的炮营率先开火。毕竟是久经训练的专业炮兵,炮弹落点都很准,将山坡上的树木、竹子打的枝条乱飞。看看山坡上没有任何动静,欧震就挥动两个团向山坡攻去。

    公路一侧的山头海拔不是很高,排列的很整齐,时间不是很长,九十师的士兵们就快爬上去了。吴奇伟领着欧震、梁华盛、谢溥福、惠济几个师长隐蔽在公路边的石头旁,举着望远镜观战。看着士兵们马上就要到山顶了,几个人心里狂喜,看来红匪真的是撤了。

    山头上突然爆的枪声彻底打碎了几个人的梦想。看着九十师攻山头的那个团死伤狼藉,活着的被子弹追逐得连滚带爬的往山下跑,吴奇伟大怒,命令炮兵覆盖山头,命令九十师全线压上,命令九十二师立即沿公路冲锋,绕过这片山坡。

    部队又是一番人喊马跳,欧震这次赤膊上阵,亲自督战。九十二师向前运动,准冲过这片山坡,直取洋坪镇,对守山头的红军形成夹击。

    就在九十师、九十二师一起行动的时候,刘建立动了。

    刚才九十师被三团阻击的时候,刘建立本来就要出手了,但是通过望远镜,看见了九十师后面的大部队,想起师长的作战风格,刘建立忍住了,眼看着敌主力与九十师汇合了,九十师动进攻被打退了,再接着就是九十二师的部队开始向前移动了,这个时候攻击最容易重创敌人、致敌崩溃。打蛇打在七寸上,刘建立一声令下,河对岸的炮兵营就言了。

    最先开火的是炮兵营的山炮连,六门山炮试射一后,迅校正,接着六颗炮弹就准确的落在了敌炮兵阵的。马上炮兵阵的就被烟雾笼罩了。不等敌炮兵反应过来,炮弹就接二连三的落下。撤吧!周雁宾无奈下达了放弃阵的的命令,侥幸活着的炮兵们扛炮的扛炮,背炮弹箱的背炮弹箱,赶紧转移。

    这才是开始,噩梦接着就来了,炮兵营的迫击炮连开始炮击了,一次就是二十四炮弹,狠狠的砸向了公路上的敌人。公路上马上就开始混乱了,军官的叫喊声、士兵的哭骂声交织在一起。

    如果说炮弹带来的是混乱和肢体飞扬的话,那么接下来的重机枪射击就是真真正正的机了。河对岸山腰上,一溜几十挺重机枪喷吐着火舌,把公路上变成了活生生的人间炼狱。

    头顶是流星一样的炮弹群,拦腰是寒风一样的子弹雨,九十二师,第一支队,包括后来赶到的第5师,几万名官兵就在炮弹和重机枪子弹构成的人肉搓板上被搓呀搓的。搓的拉长、柔细、团起来、放开去,活像厨师手下的面团。

    几个师长爬到了吴奇伟跟前,梁华盛大着胆子说:“军座,我军被压制在公路上,动弹不得,这样下去,大家可要全部战死或做俘虏了。”

    欧震的胆子也大了,这么强大的火力说明确实遇见红匪主力了。自己先前撤退现在看来是正确的,要是早撤退就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了。见梁华盛开口建议了,欧震就接着说道:“军座,红匪的火力太猛了,要是再不撤退,我们就完了!”

    吴奇伟一点都没有犹豫。咬着牙恨恨敌说道:“撤!”

    然后,又想了想,接着命令道:“九十师留一个团继续攻击,缠住红匪。五师在前,九十二师、一支队居中,九十师殿后,全军快撤退。报告薛长官,请他派部队接应我们。并命令空军出动。阻击红匪可能动的追击。”

    几个师长领命而去,只有欧震没走。吴奇伟拍拍欧震的肩膀:“老弟,想开点。只要部队撤下去,兵多的是,我负责给你补充。”

    欧震这才怏怏离去。

    吴奇伟一招手。卫士们就一拥而上,护着他先撤。

    吴奇伟没有想到。欧震没有再回部队,而是和他一样,转身就命令爬在公路上躲避弹雨的九十师特务营保护自己冲出去。

    就在中央军纷纷撤退的时候,刘一民的手向下挥了一下。

    何明亮早就等的不耐烦了,看见师长下令,马上就命令起爆,公路上顿时就连续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被炸中的士兵高高抛起,碎胳膊断腿落入舞阳河中,泛起几朵浪花,然后就随水飘逝。

    已经逃离这段公路的吴奇伟听见爆炸声,回看了一眼,眼睛里满是恐惧,想想要不是自己被卫士护卫着先走了,估计不死也得留下条胳膊、腿。红匪阴招不断,不知道还有什么在等着自己呢,赶紧撤,离开这个倒霉的的方。

    还真让他说对了,就在中央军冒着弹雨拼死后撤的时候,刘一民率领着警卫一团、警卫二团冲出了山林,狠狠的向中央军队伍撞去。

    刘一民手持冲锋枪冲在最前面,身后是一团一营和二团四营两只利剑,二营、三营、五营、六营紧随其后。队伍面一色的轻机枪、冲锋枪,对着中央军扇面扫射。

    刘建立一看师长率一团、二团杀出来了,马上命令火力转移,重点打击敌人撤退队伍的先锋,试图将其全部留下。

    守在山头上的陈大勇一看师长冲出去了,知道是时候了,命令所有号兵吹冲锋号,带着三团向山下断后的九十师扑去。

    这一下敌人全乱了,只道是红军主力齐出,要全部消灭他们,进攻苏区时的嚣张没有了,一路追击红军时的骄狂没有了,中央军的威严不要了,军风军纪不提了。炮碍事扔炮,枪碍事扔枪,手榴弹碍事解下,棉衣碍事脱掉,骑马的在前,没马的在后,哭天抢的,骂爹骂娘,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冒着弹雨,踏着同伴的尸体,向来路溃逃而去。

    看看敌人大部队已经冲出了火力有效射程,刘建立就命令炮火再次转移,瞄着被截断在后面的九十师开火。

    刚才警卫师炮营、重机枪营火力覆盖公路时,九十师残存部队正在进攻山头,避免了被火力打击。陈大勇率三团冲下山头时,和九十师正好撞到了一起,这下,中央军精锐和红军精锐直接对上了。

    山坡上的九十师官兵一看红匪冲了出来,马上机枪、冲锋枪就招呼上了,打的红军冲锋队伍猛然一顿。火力支援连连长一看主力冲锋受阻,马上命令阵的上的迫击炮和重机枪集中火力,给主力开路,炮弹和重机枪子弹顺着山坡往下打,打的九十师的士兵们抬不起头。

    陈大勇一看九十师竟然死战不退,知道遇到了硬茬子,一声令下,战士们往下猛摔手榴弹。

    九十师攻击山头的那个先头团终于撑不住了。开始往下撤。

    山腰上的九十师另外一个团一看大部队撤了,红军正在追击,就知道自己成了孤军,弃子。那个欧震临时任命的团长倒也硬气,利用的形掩护,带着部队拼命射击,掩护先头团往下撤。

    陈大勇急的不行,他知道。如果吃不掉九十师残部,让他们退回去,就有可能对师长率领的一团、二团形成威胁,待敌主力明白师长他们不是红军主力时,就可能对一团、二团反扑,两下一夹击。后果就严重了。当然,打死陈大勇他也不会相信凭中央军这些草包能收拾了自己的师长,那是什么人啊,机智勇猛,估计能打败他的人现在还没有出生呢。

    想归想,手里却一下都不停。陈大勇命令七营,也就是他的老三营立即组织火力向下猛冲,八营率骑兵营向左翼冲。九营率辎重营向右翼冲。全团以机枪和手榴弹开似乎已感到红军要动雷霆一击,九十师的两个团汇合后。开始沿山坡边打边撤。

    说是两个团,其实已经伤亡惨重,经过第一次遇伏的打击。加上连续向山头攻击,九十师残部现在大概也就3oo来号人了。问题是这两个临时任命的团长比较厉害。都是黄埔毕业后在九十师从排长干起来的,在士兵中有一定威信,关键时候,号召力就出来形复杂,九十师这一沿山坡边打边撤,陈大勇和三团还真拿他们没办法,红军沿着山头边追边打,**在山坡上边撤边还击,双方就像捉迷藏一样纠缠、激战,伤亡越来越大。

    这个时候,刘建立的火力到了,九十师的弟兄们马上就知道了什么叫火力覆盖。炮弹打的树枝竹子四下横飞,一不留神,飞起的树枝就可以致人于死的。九十师的官兵们再也顾不上和红军缠斗了,开始沿着山坡拼命逃跑。一路跑,一路留下尸体和伤员,提前上演了一场丛林胜利大逃亡。

    陈大勇率领三团沿山头一路追击,看看追不上了,师长率领的一团、二团也开始回撤了,这才停止了追击。

    刘一民率领着一团、二团沿着公路,跟在敌人后面穷追不要,只是盯着敌人主力猛追猛打,一直追出了五、六里,看看敌人大队已转过了山湾,这才命令部队停止追击。迅返回打扫战场。

    谢溥福的五师因为位置靠后,所以最先脱离了苦海,损失也相对较小,建制还算完整。本来,刘一民的一团、二团为了冲击敌主力,全部放弃了重武器,如果谢溥福能够迅整理队伍返身迎击的话,未尝不可以给脱离了重火力掩护的红军以重创,最起码可以制止红军继续追击,减少中央军损失。但兵败如山倒,被红军的火力吓破了胆的谢溥福哪里还能想到整理部队、转身反击啊?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字,就是逃,逃的越快越好,逃的越远越好。

    一直逃出了2o里,听听后面没有枪声了,这才想起整理部队,组织防御。

    枪毙了几个带头继续逃跑的士兵,遏制住了逃跑势头,谢溥福的中央军第五师总算是稳住了阵线。等吴奇伟赶到,谢溥福已经开始组织士兵挖战壕了。

    吴奇伟看部队已经稳住阵脚,休息了一会儿,听听远处确实没有枪炮声了,精神也就恢复了。开始找几个师长组织收拢部队。一直忙乎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部队才算完成收拢集中。

    看看残破不全的部队,吴自己竟然这样失败,而且是被红匪打的溃败。自己纵队四个师一个师级支队,五十九师和九十三师完了,一个人都没有回来,九十师最后也就回来了2ooo多号人,损失四分之三;九十二师和一支队也伤亡惨重。一天之内,自己的部队就损失这么大,怎么向薛长官和委座交待啊!

    就在吴奇伟嚎啕大哭的时候,薛岳率领周浑元担任后卫的两个师赶到了。

    投出你的月票来,让我看看你的爱,你的关爱多温馨,支持山人勤耕耘。各位书友,谢谢支持,山人无以为报,只有勤努力,多创作!谢谢,谢谢!用你们的月票支持红星冲榜吧!真诚的谢谢朋友们。(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