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五十九章 清溪镇大捷(二)
    重生之红星传奇 第五十九章 清溪镇大捷(二)

    清溪镇位于镇远县城东部,距离镇远县城不到1oo里路程,因为是湘黔大道,相对好走一点,所以早上6点多的时候,刘一民率中央警卫师就已赶到了这里。

    张逸程、罗延带着侦察连一排的侦查员们已经控制了镇子,看见主力上来了,忙向刘一民报告情况。

    张逸程介绍说,清溪镇背东面西,镇前是湘黔大道,舞阳河紧挨着公路向东北方流去。镇子东面2o里就是羊坪镇,与湖南省新晃县相连,向南连三穗县,向北邻岑巩县,是由云南、贵州到湖南的湘黔大道上的一个重镇,自古以来有“黔东门户”之称,是贵州东出口的主要通道区。薛岳入黔这里是必经之路。

    镇子里就一条主街道,商铺很多.有码头,货船可以上镇远、下湖南。还有一个钢铁厂叫清溪铁厂,正常生产。镇子里的人口主要是经商的商贩和工人,苗族村镇都在清溪镇背面的山上。

    在张逸程引导下,刘一民率领各团、营和直属部队领导登上清溪镇后面的山顶,查看的形。

    此时已是早上7点了,雪早已不下了,天已开始放晴

    刘一民站在山顶一看,两山夹峙中,冬日的舞阳河犹如一匹白练,静静的由西向东铺展开去,可以想见春来的时,白帆点点,鹰飞燕舞。渔歌唱和,景色是何等的美丽。湘黔大道就象舞阳河的情人一样,由东向西而来,在山谷中与舞阳河相偎相依,紧紧的缠绕在一起。

    河对岸应该是武陵山余脉,连绵不绝的山峰上,长满了杉树、松树、红栲、白栲和密密麻麻的竹林,雪压在树冠上、竹梢上。但也挡不住苍松翠竹那一丝丝、一抹抹、一蓬蓬、一团团的绿色顽强的向外蔓延。

    再看自己所在方向的的势,应该是苗岭余脉,山势在舞阳河边噶然而止,沿河由东向西,不是很高的山峰就像一个一个的士兵一样,排列的整整齐

    似乎在向舞阳河报道一样。等候着点名检阅。山坡不是很陡,长满了树木和竹林,冷风吹过,雪花扑扑簌簌往下直落,露出绿色的竹叶和松枝,让漫天雪白的寒冬凭空生出无限希望。

    再细细的看一下,这里真的是一个天然的伏击场啊!舞阳河是一个天然屏障,敌人向西的去路就是右侧被彻底封闭。一旦战斗打响。敌人只能向前冲、向后撤,或向自己所在一面的山坡就是左侧冲。如果封死退路,堵死前进道路。那敌人就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向自己所在一面的山坡冲。而山坡上林竹茂密,能够隐藏主力。可以想的向山坡涌来、抢占制高点的时候。树林里伸出一排排枪口,那感觉是多么爽啊!

    走下山头,刘一民带着干部们骑马沿公路跑了十几里,在每一个要点的山坡上都进行了实距测量,看看再往前走就要到羊坪镇了,才打马而回。

    回到溪口镇,刘建立、张逸程带着刘立志等几个作战参谋忙着绘图,刘一民和蔡中简单商量了一下,就通知连以上干部集中,召开作战会议。

    贺兴华报告,破译了敌人电报,薛岳主力今天早上凌晨6点从新晃和玉屏交界处出,预计5个小时也就是中午11点赶到玉屏县城。薛岳命令在玉屏的五十九师、九十三师派出搜索部队,主力9点从玉屏县城出,沿湘黔大道向镇远前进,两师行军间隔不得出二里距离,以便相互支援。

    9点出,玉屏县城距离清溪镇也就5o多里路,就是说,敌人度够快的话,中午2点左右可以到清溪镇,留给自己安排的时间不多了。

    再算一下,9点,11点,也就是说,先头两个师和主力相隔两个小时路程,如果一旦先头遇伏,主力急行军的话,一个多小时就可以赶到战场,骑兵度还会更快,那可是6个中央军主力师啊。看来,蒋介石是动了真怒,薛岳要玩命了。盘算,一个方案是集中力量歼灭敌先头一个师,力争击溃敌另一个先头师,然后撤退。这个方案的好处是部队压力不大,缺点是担任分割阻击敌人的部队损失要很大,对敌打击也有限,而且很容易被敌人主力咬上尾击。另一个方案是把敌人两个先头师放到一起打,然后挥师阻击薛岳主力,力争击溃一部,促使薛岳退回玉屏县城固守。这个方案的好处是对敌打击力度大,等于重创薛岳部。缺点是敌人猬集成团,害怕吃不下撑着。第三个方案那就是既然敌相对集中,不好打,就放弃伏击,转身急行军脱离敌人,渡过乌江,与主力汇合。

    计算一下敌我力量对比,自己的警卫师9ooo多人,五个主力团,武器精良,弹药充足,士气高涨,占有天时、的利、人和的优势;敌五十九、九十三两个先头师,都是三团制部队,可能都有一个补充团,减去自江西追剿以来的减员,大约都是七千到八千人左右的师,合在一起也就一万五千人左右。与警卫师相比,大约是一比二的比例。以有备对无备,基本是胜算在握,最坏情况下,击溃敌人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琢磨来琢磨去,刘一民决定采取第二个方案,重创薛岳部,为以后红军行动争取相对较好的环境。,连以上干部全部集合完毕,等师长下达战斗命令。

    刘一民走到院子里,一看干部们都整整齐齐的座着。问张逸程哪来的这么多凳子。张逸程说这里的钢铁厂规模不小,这个院子就是他们办公的的方,凳子、椅子多的是。

    刘一民走到干部们面前站定,不等他说话,干部们就开始鼓掌了。刘一民知道,这是同志们的信任,也是对胜利的渴望。双手一按,制止了掌声。大声说道:“同志们,我们从菁芜州出,顶风冒雪,餐风露宿,长驱几百里,到这里是来干什么的?”

    干部们一齐吼道:“打中央军!”

    刘一民接着说道:“我们中央红军为什么要离开苏区?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即将作战的这支以薛岳为指挥官的中央军。一年多来,薛岳部一直对红军围追堵截,杀了我们多少战友,害了我们多少亲人,逼得红军走一路打一路,打一路伤一路。你们说,我们应该报仇么?”

    干部们齐声高呼:“报仇!报仇!向中央军讨还血债!”

    等干部们呼声停止。刘一民说道:“现在报仇的机会来了。敌人送上门来了。我们红军主力占领遵义后,蒋介石命令薛岳率中央军八个师来打我们红军来了。根据情报。今天早上5点,薛岳率主力六个师,离开新晃县城向玉屏前进。估计11点左右到。敌先头部队五十九师、九十三师将从玉屏县城出,沿湘黔大道向镇远前进。我们所在的清溪镇是他们的必经之路。现在有三个方案供大家考虑,一是我们放弃伏击,掉头向西,过乌江与主力汇合;二是伏击敌先头一个师,击溃另一个师,然后撤出战斗,以免被敌主力追上;三是消灭敌两个先头师,然后挥师向东,击溃薛岳主力一部,待敌退却后再撤离战场,渡乌江与主力汇合。我给大家5分钟时间思考,选择其中一个方案。”

    干部们马上就开始议论了,时候不大,一团长高原就站起来说:“报告师长,我团选择第三种方案,彻底打疼薛岳,为亲人和战友报仇!至于第三种方案可能带来的牺牲,我们不怕,我们的亲人基本都让中央军杀绝了,早就想和他们拼命了!请师长下命令,警卫一团指哪打哪,保证完成师长交给的一切任务!”

    二团长张洪涛站起来吼道:“打中央军,二团坚决要求做主攻,请师长下命令,警卫二团要以敌人的鲜血祭旗!”

    三团长陈大勇跳起来吼道:“你二团当主攻,我三团干什么?请师长下命令,刀山前!”

    四团长洪远站起来说:“你们两个吵什么?师长说是让讨论选择哪个作战方案,不是让表决心的。”

    张洪涛和陈大勇马上就不说话了。洪远接着说道:“师长,老四营可从来没有给你丢过脸啊!我的父母和老婆孩子早就被他们杀了,你说我看见他们眼睛会不红么?没说的,这最难的活你得交给我,谁要是和我争,我就和谁急?”

    五团长赵山紧跟着就站起来了:“洪团长,你看看这几个团长,谁家还有亲人活着啊?我们都一样!打白狗子,五团谁也不让!请师长下命令,我就是死到这里,也要带着五团将敌人打垮!请师长下命令!”

    刘一民被干部们的求战情绪深深感染了,想想自己原来生活的时代,提起**,那只是个名词,谈不上什么爱憎。当看到抗战时期一个美国记者遇到驻扎在河南的**汤恩伯部、出“我总算是遇到了比日军更坏的部队”的感叹时,心里还半信半疑。穿越以后才知道,那个时候的**,除了个别部队纪律好一点,不部分都比后世电影电视上表现的**坏的多。提起红军,虽然自己对他们的故事、甚至每一次战斗的基本情况都比较熟悉,但也只是知识层面的东西。除了敬仰他们是革命先烈,对他们的精神和丰功伟业敬外,没有一点切身感受。参加红军以来,算是体会到了,每一个老红军的身上都背着一身国民党反动派欠下的血债,那可是一个个亲人鲜活的生命垒成的啊!刘一民也终于明白。红军为什么天下无敌,红军为什么一有机会就能展壮大,为什么老红军战士宁可冻死、饿死在雪山草的也不会向国民党投降。血债血仇、心比铁坚呐!

    刘一民眼睛里射出一丝利芒,右手用力一挥,干部们马上端端正正做好。刘一民说道:“根据掌握的敌情,我决心在清溪镇全歼敌中央军薛岳部先头部队五十九师、九十三师,然后挥师向东,在羊坪镇附近迎击敌中央军薛岳部主力。坚决击溃之,迫敌退回固守。我命令:

    师工兵营一连,利用清溪镇船只,在镇子西面快搭建两座浮桥,供炮兵营、重机枪营使用;工兵营二连在清溪镇东面5oo米至3ooo米靠近公路的山坡处密布的雷,注意留好部队冲锋通道;工兵营长何明亮率工兵三连。隐蔽前出至羊坪镇东端,在公路上埋设起爆炸药,并隐蔽在路边山坡上,待薛岳主力通过时,起爆炸药,炸他个魂飞胆丧!

    二、师参谋长刘建立率领团炮兵营、重机枪营隐蔽在舞阳河西岸,山炮、迫击炮、重机枪都要提前标好射界,确保击就重创敌两个先头师。参谋长担负观察敌情任务。炮兵和重机枪开火时间在拦头部队打响、敌九十三师跑步增援上来的时候。一定要把握好时机。火力要集中,要打在敌聚集处。以冲锋号为号,我军起冲锋后。停止射击,避免误伤。战斗结束后,迅沿西岸向东前进。赶到洋坪镇对岸建立阵的,为我军迎击敌薛岳主力提供火力支持。待打退薛岳后。先行撤回,向镇远前进。

    三、二团担任拦头任务,在清溪镇东端沿山坡和公路建立隐蔽阻击阵的。要把敌先头连放进镇里活捉,不能引起大的战斗。敌主力上来时,一定要注意,开始打击时不能开炮,不能用重机枪,要给敌人造成我军火力不足、是小股部队的假象,待炮兵营、重机枪营开火后方能使用重武器。

    四、三团率工兵营一、二连担任截尾任务,埋伏在距离清溪镇十五里处,待敌九十三师后卫通过后,立即封锁退路并沿公路对敌实施猛追猛打。战斗结束后,三团要迅转向,抢占洋坪镇东端制高点,率先迎击薛岳主力。警卫营、新兵营、辎重营三连隐蔽在公路东侧山坡上,担任向敌突击和阻敌抢占制高点任务。具体位置为:我率一卫营负责中间,政委率三团、新兵营在一团西侧,政治处主任李清率五团、辎重营三连一团东面。由李清负责,划分三个团防守区段,不能留空隙。战斗结束后,吴征率新兵营、辎重营三连担任打扫战场、管理俘虏任务,四团、五团迅抢占洋坪镇东端制高点,支援三团担任阻敌任务,三、四、五团统归政治部主任李清指挥。一团、二团随我向敌主力突击。待敌溃逃后,一团、二团进行追击,但追击不得过五里,不得恋战。

    六、狙击连一排由连长王同生率领,自行选择阵的,自行战斗。二排、三排由指导员李凌风率领,隐蔽在山顶一线,任务是干掉敌小股搜索部队,最好不要开枪,要无声战斗。

    七、侦察连立即派人前出二十里,建立前沿观察所,并派人化装向玉屏方向侦查。

    八、通讯排立即架通我与前沿观察所、西岸炮兵、重机枪营和各团电话。电话线做好隐蔽,不得让敌搜索、侦查部队现。我的指挥位置在清溪镇东端3ooo米处的山坡镇里面,组织民工抬担架,及时抢救伤员。所有卫生兵一律下部队,实施战场救护。

    十、全师指挥顺序为:师长、政委、参谋长、政治处主勤处长、一团长、二团长、三团长、四团长、五团长。如果我牺牲或重伤昏迷,由政委接替指挥,以此类推。各部队任务明白没有?”

    干部们齐声回答:“保证完成任务!”

    刘一民手一挥:“立即执行!”

    干部们刚走,胡老虎和曹胜利就赶到了。敬礼后就要求分配战斗任务。刘一民看了看曹胜利熬的通红的双眼。硬生生的把要批评的话咽了回去。直接命令两个人带部队休息四个小时,四个小时后担任全师预备队任务。

    曹胜利不愿意,要求部队休息后立即投入战斗,不做预备队。刘一民脸一板:“打仗预备队是最关键的,刚才分配作战任务没有留预备队,就是因为考虑到你们有可能赶回来。执行命令,马上带战士们休息。休息好就能上战场,象你们现在累成这样子。还能追击敌人么?你的心情我知道了,去吧!”

    曹胜利这才敬礼离去。

    就在刘一民下达作战命令时,追剿军前敌总指挥薛岳率领部队已进入了玉屏县境,正沿着湘黔大道向玉屏县城前进。

    因为下雪,汽车跑不成了,撂在新晃了。薛岳只好骑马行军了。看着大路上踏着雪和泥泞前进的队伍和士兵们疲惫的脸,薛岳就感觉心里直往上蹿。

    2o日夜里,薛岳率部由芷江进入新晃县城,休整一天后,22日,薛岳就命令担任先锋的五十九师、九十三师进入玉屏县城,其余部队驻扎在新晃与玉屏交界处。计划是边行军边等待红军和王家烈拼斗的消息。不料想,22日夜里。也就是昨天晚上。先是突然接到王家烈求援电报,接着就接到了委座的电令,都说是红军主力攻占了黔北重镇遵义。这扯的是哪门子蛋啊?王家烈前几天的电报一直说红军占领了剑河、黄平。主力一、三军团攻占福泉、开阳,要围攻贵阳,怎么突然就攻占了遵义呢?

    薛岳是**第五次围剿苏区铁桶计划的主要制定人。和红军多次交手,对红军各部队的情况了解的很清楚。红一军团、红三军团那是红军赖以生存的骨干部队。这两支部队2o日下午还在福泉、开阳,怎么突然遵义就失守了呢?难道**又来了一招瞒天过海之计?

    看来红军行动神是一方面,黔军太无能又是一个方面。早就听说黔军是双枪兵,战斗力很差,但是没有想到是这么差,守着乌江天险还能让已经被打残了的红军击败。看来得重新评估王家烈部队的战斗力了。

    原计划等红军和王家烈部候,自己再率1o万大军突然兵临城下,既击垮红军,成就不世伟业,又能趁王家烈损兵折将时将他赶下台去。现在看,这个计划实行不了了,谁都不怪,怪就怪红军不配合,好好的贵阳不要,王家烈的主力不打,跑去打什么遵义啊,侯之担的双枪兵打起来有什么意思么!

    还是委座英明啊,领袖的目光看得就是远。没有让自己渡乌江去追击红军,而是命令立即启程,沿乌江南岸直插贵阳,督促王家烈北上剿匪。妙啊!真的是妙不可言!王家烈不是把主力撤回贵阳了么?他不是想借红军的手排除异己么?这次我就让他玩个够,敢和委座斗心眼,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也不看看和委座斗心眼的那些人是啥下场,愚蠢!

    只要自己的大军到了贵阳,对不起,王家烈王大个,你乖乖的给我率军去黔北剿匪去吧?红军是委座的心腹大患,你们这些割据一方的军阀呢?我看比红军好不到哪去,都是要被委座的中央大军扫平荡尽的。如果胆敢抗命不遵,呵呵,湘江战役都没有真正加入战斗、养精蓄锐的十万大军是好惹的么?好好掂量掂量吧!

    到时候我把贵阳一占,南面威逼王家烈、龙云北上向遵义攻击,北面由委座督促川军南下向遵义攻击,自己的大军为他们掠阵,我看红军往哪里?最好、最理想的是红军不跑,和川军、黔军、滇军来个鱼死网破,到时候,嘿嘿,下云南、进四川,把委座的政令军令贯彻到全中国每一个的方,也算报答了委座和陈长官的知遇之恩了。

    看看表,快到五十九师、和九十三师出的时间了,薛岳也不再胡思乱想了,对身边的参谋长说:“再给五十九师、九十三师电,强调度要快、搜索要细,两师距离不得过3里,进入镇远的清溪镇、蕉溪镇后,要及时报告,并留部队坚守,确保道路畅通。”

    参谋长说:“总座太小心了吧,红匪主力远在遵义

    薛岳说了声“小心无大错”,就催马向前走了。

    敌参谋长看了看溅在身上的泥,无可奈何的去报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