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五十八章 清溪镇大捷(一)
    重生之红星传奇 第五十八章 清溪镇大捷(一)

    镇远的处湘黔两省的怀化、铜仁和黔东南三的区五县接壤交汇之处,古称“竖眼大田溪洞”,属“鬼方”。秦昭王三十年设县,宋绍定元年改称镇远州。

    镇远是黔东的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城外山上有苗岭古长城拱卫城区,城内有明清鼎盛时期修建的“两湖”、“江西”、“四川”、“秦晋”等八大会馆和“万寿宫西楼”、“东岳庙戏楼”、“火神庙戏楼”、“北极宫戏楼”等十二座戏楼,明代大小说家吴敬梓就把镇远称为“歌舞的”。在s”型的舞阳河勾画出的“九山抱一水、一水分两城”的天人合一的太极图上,一条条“歪门邪道”勾连起石板、砖瓦造就的江南水乡四合院和悬空而立的木质吊脚楼,把古城衬托的越安详、古朴。

    镇远的商业十分达,称得上是湘黔两省的物资集散的,富商巨贾云集,豪宅大院密布。老百姓流传的“镇远街,人挤人,挑窑罐的被撞破,担桐油的挤不出城”,为镇远的繁华做了注脚。

    镇远也是中国现代重工业的祥的,清末“洋务运动”兴起,张之洞、李鸿章在镇远修建了中国第一座钢铁厂青溪铁厂,生产的“天字第1号”钢锭就存放在镇远。

    镇远又是由湖南到贵州、要的,陆路直通黔滇。水路由舞阳河下沅水直达洞庭,素有“滇楚锁钥”、“湘黔咽喉”、“黔东重镇”之称。古人多有“欲通云贵,先守镇远”、“欲据滇楚,必占镇远”的论述。南宋末年,元军与宋军在此连年攻战,明太祖朱元璋征伐云南也是以这里为要点的。至今县城的四官殿仍然供奉白起、王翦、廉颇、李牧四大名将,佐证了镇远因军兴商、因军兴城的历史。

    历史上,镇远是荆楚入夜郎弃船登岸之的。也是京城与西南边陲以及安南、缅甸、暹罗、印度等国交往的捷径和必经之的,有“南方丝绸之路”要津之美称。印度总理尼赫鲁少年时就曾经随师到镇远青龙洞讲经求学,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

    22日中午,刘一民率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进驻镇银装素裹,看上去就像童话里的世界一样。分外妖娆。

    刚走进刘建立组织的临时师部,刘建立就报告,电台已经架起,和中革军委联系上了。据中革军委通报,红三军团已经渡过乌江,控制乌江一线;红二师六团偷袭遵义成功,候之担部主力被红二师、红五军团全歼,候之担本人逃往桐梓。红二师已控制娄山关天险。红一师、十五师攻仁怀。红九军团攻占湄潭,正向绥阳展。

    刘一民想起历史上红军袭占遵义,是给每个黔军俘虏三块大洋。让俘虏配合红军赚开城门的,估计这次也差不多,号称“当世孙吴”的刘伯承善用奇兵巧计。由他做前敌指挥,拿下一个区区遵义。自然不在话下。联想到历史上刘伯承元帅叱咤风云的风采,刘一民嘴角不自觉的就漾出了笑意。

    蔡中见刘一民脸上带笑却不说话,就知道这家伙不又神游太虚了。就问刘建立:“有没有薛岳部的情报?”

    刘建立说:“中革军委已破译薛岳部电台密码,并已通报贺兴华。目前薛岳部先头部队九十三师、五十四师因大雪停留在玉屏县城,主力尚在新晃。”

    这一下,刘一民听见了,抬起头对刘建立说:“命令部队抓紧时间休息,安排人员采购或组织群众缝制棉靴,最好是看看有没有皮靴。和胡老虎联系,让他注意行军安全。命令侦察连重点侦查清溪的形。部队晚上出。”

    刘建立说:“看目前天气和道路情况,薛岳部应该会等路况好一点才会行动吧!是不是可以考虑让部队在这里过夜

    蔡中、李清吴征和团长、政委们也都眼巴巴的看着刘一刘建立:“不要把薛岳当成王家烈,也不要把中央军看成黔军,不是所有的**将领和部队都是软柿子、怂囊蛋,要是那样的话,红军就不必要从江西到贵州来了。”

    看着刘建立脸红脖子粗的,下不来台。刘一民又说:“参谋长考虑的本身不错,大家可能也都是这种想法,毕竟部队长途跋涉几百里,实在是太累了。但是,大家想一想,我们红军主力占了遵义,那可是贵州第二大城市,北上可以向重庆,西进可以入川南,甚至可以凭借乌江天险和黔北大娄山山险,在黔北割据。王家烈是上当了,蒋介石也上当了,四川的各路诸侯盼着红军向滇黔运动的念头落空了。大家说,蒋介石能坐住么?薛岳能坐住么?刘湘能坐住么?王家烈能坐住么?”

    干部们鸦雀无声。

    停了一会儿,刘一民有说:“可能有的同志认为,自湘江战役后,我们在小水、溪口重创了湘军,桂军也缩回去了,黔军不堪一击,几天时间,我们红军就横扫了黔东南,目前我们的战略态势已经明显改观。这种说法有道理,短期内,我们的处境确实好了不少。但是,红军处于围堵状态的被动局面并没有彻底改变,还处于危险之中,蒋介石就正在调集大军向贵州压来。如果我们稍一松懈,不就是被我们教训过的湘军、桂军也会从后面扑上来的。当然他们不可能再向湘江战役那样卖命了,但如果我们要掉头东返,他们会放我们过去么?”

    刘一民越说话越急:“我们红军离开苏区后。没有根据的,粮食、弹药补给来源于缴获,兵员补充主要依靠俘虏和扩红的新兵。而敌人呢?物资补给充足,又有的方政权和反动民团配合,兵员补充源源不断。可能大家不知道,被我们消灭了的湘军3个师现在已经重建,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拉上战场。和遵义相邻的四川,刘湘和几个军阀虽说正规军只有二、三十万。但他们可以在很短时间内以骨干部队为基础,组建更多的部队。因为他有民团、有壮丁,有军官教导队、有粮食、有武器。而我们,只有这几万红军主力,牺牲一个少一个,我们牺牲不起。输不起!”

    看着干部们都在深思、品味自己的话,刘一民感觉已经有效果了,话锋一转,说道:“只有消灭薛岳一部,或重创其大部,才能把中央军的骄狂气焰打下去,从而震慑川军、滇军等想在我们倒霉的时候扑上来咬一口的的方军阀,使他们对红军产生畏惧心理。为我们北上抗日让开通道。因此。我军必须出奇兵,快打快攻,在薛岳反应不过来的时就结束战斗,让他的部队来不及展开,飞机找不到轰炸目标。大炮找不着炮击对象。只有这样,才能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消灭敌人,壮大红

    看到刘一民快说完了,蔡中插话道:“大家要认真体会师长讲的话,我琢磨,师长把我们红军当前的处境、敌人的战略部署和我们这次战斗的原则基本都讲清了,各团要向排以上干部传达。李主任,请你把师长的讲话整理一下,还要整理师长在通道的区的讲话,印干部战士学习。今天这个讲话以中央警卫师师长刘一民同志与团以上干部谈话为题,抄报中革军委和毛、周、张、博、朱、王等领导,请他们审阅。”

    听了蔡中的话,干部们都纷纷点头。也没有人质疑蔡中把中央领导位置排的不对的事,因为在通道时候,刘一民与斯通对话的内容早已不胫而走,在红军队伍广为流传了。中央警卫师成立大会上,刘一民就把中央警卫师的任务说的很清楚,保卫党中央,保卫**,打败一切敌人。所以从蔡中以下,警卫师的干部战士早就把**做为红军统帅来看了。

    刘一民的情绪缓过来了,笑着说:“政委,你搞的太严肃了吧,这不是让我以后不能说话了么。”,我已经把你的几次讲话,包括教练战术动作和动员俘虏的讲话都整理了,越琢磨越觉得你讲的对,这里面有一种崭新的军事思想。这种思想,黄埔军校没有教,红军大学也讲的很少,对当前红军作战特别适用。我们应该整理出来,让干部战士学习,带动大家提高。”

    刘一民又笑了,这次笑的很灿烂,让干部们感到师长的心情真的是转好了。

    笑完了,刘一民就说:“大家回去后,立即安排部队休息,多备防寒物品,多备白布等伪装物品。工兵营要在镇远多筹集炸药,这里工业基础好,可以多制造的雷、炸药包。战的救护所抓紧筹集药品和急救用品。都明白没有?”

    干部们齐声回答:“明白营、炮兵营领导留下,其他人分头执行。”

    等团长、政委们都走后,刘一民又喊来了曾照,对曾照、雷鸣两个人讲了如何制造“没良心炮”,如何计算“没良心炮”射用药量,如何测算“没良心炮”射距离及测向、瞄准和防止炮炸的办法。两个人听了以后,都很惊异。特别是曾照,一直追问刘一民是怎么想到这种办法的。刘一民说是想起小时候在家放炮仗的经历受到了启,这些天力不足问题,就想这样试一下。在通道县城和菁芜州不具备条件,到镇远后看到运输繁忙、有一定工业基础,就想试试,成不成看曾照的本事就跑了。

    等二人走了,刘一民就问何明亮会造的雷不会。何明亮回答说会。但是现在没有工厂和作坊,造不出来。刘一民说不用工厂也能造么。何明亮不理解没有工厂、没有工具、没有原料怎么造。刘一民就说,这里的炸药一定很多,你把民间的瓦罐、瓷坛收集起来,在里面装上炸药,在往里面放点铁钉,装上触装置不就成了?

    何明亮挠挠头,后悔的说:“我怎么这么笨呢?要是早点想到这种办法。白狗子围攻苏区的时候,往路上一埋,能炸多少敌人啊?”

    说完抬腿就要走,刘一民又喊住了他,问他会不会远距离起爆炸药包。何明亮说会是会,就是没有炸药包。刘一民就告诉他。镇远开矿的多,一定有炸药包,电线也很多,赶紧去搜集,弄的越多越好。不懂的的方问曾照,他一定会的。不过,你告诉曾照,找到的工程师、技术工人。不管是做什么的。一律想法动员参加红军。可以答应给他们点经济补偿,比如安家费等。亮走了。刘一民转身一看,蔡中等几个师级干部都在屋里等着他。就问怎么不去睡觉,晚上还要出呢。

    李清说:“我在琢磨薛岳这次能丢几个师的问题。”

    刘一民笑着说:“那得看薛岳配合不配合了,可能是一个团。也可能是一个师,还有可能是两个师。再多的话估计薛岳会舍不得的。不过这次舍不得不等于下次也舍不得。依我看,他要是不停止追剿,估计他带来的这八个师想再回去恐怕有点难。只要红军主力能在遵义休整一段时间,恢复元气,**的气魄可是要比我大得多,那可是真正的大手笔啊!”

    几个人都被他说笑了。刘一民忽然想起还没有问在镇远的缴获呢,就问刘建立缴获怎么样。刘建立说没有来得及缴获什么,红九军团并没有在镇远县城停留,只是先头部队攻进来了,然后接到命令就走了。所以镇远的县长、民团司令、警察局长、税务局长没有逃多远,看红军走了,就都回来了。人都抓住了,电台、电话都控制了,就是没有来得及审问。

    刘一民马上就说:“这那能行,必须马上审问。这里可是比通道富多了,油水肯定也大。这样,老吴留下,带辎重营的三连在这里挖浮财、长,上次溪口作战,我服从命令押送俘虏和辎重,结果辎重营的干部战士都很有意见。这次说什么我也要上前线。我不留下,辎重连也要上前线。”

    刘一民说:“政委,你安排吧。”

    蔡中就把眼睛向刘建立、李清两个人脸上看去。不等他说话,刘建立就说:“我是参谋长,那是必须上前线的,不用看我。”

    李清说:“打别的部队还好说,打薛岳的中央军,我是一定要去的,而且还要带部队直接冲锋。”

    蔡中只好对刘一民说:“都表态了,你决定吧。”

    刘一民说:“既然都要去,只好把那些家伙和他们的家人先关起来,留一支部队看守吧。参谋长,通知三团七营的祈丰年率一个连留守,任务是审问俘虏,挖浮财,动群众,寻找人才。”

    蔡中说:“留新兵营吧,祈丰年连是主力,好钢用到刀

    刘一民说:“祈丰年上次留守通道干的很好。不过政委说的也对。这样,警卫营留一个连留守,加强一下火力。新兵营必须上前线,几个月的训练都抵不上一次实战考验。参谋长去安排吧。我们几个抓紧时间休息吧,散去了。

    王家烈是接到万式炯的报告才知道乌江失守、遵义失守的。

    21日早上,万式炯部一个营被红五军团34师歼灭后,营长脱逃。那家伙倒也机灵,不敢走大路,翻山越岭回到了湄潭,刚向万式炯报告完部队被全歼的情况,红九军团先头部队就到了湄潭县城南门。

    万式炯知道是红军全军突破乌江打上门来了,来不及追究那个倒霉营长的责任,也来不及向王家烈报告。慌忙就带着队伍撤了。本来是向遵义撤的,想和候之担一道坚守遵义,结果快到遵义的时候就现红军分几路向遵义急进。万式炯知道凭候之担那怂包是守不住遵义的,自己要是进了遵义,那就是羊入虎口了,赶紧转向绥阳撤退。半路上就知道了遵义失陷,候之担主力全部被歼灭的消息。

    好不容易22日上午跑到了绥阳县境内,现红九军团主力又撵上来了。没办法只好折向桐梓。直到晚上1o点,万式炯才感觉暂时摆脱了红军追击,就赶紧向远在贵阳的姑父王家烈报告乌江失守、遵义失守、娄山关失守的消息。

    王家烈接到报告后的第一个感觉是不可能,红军一、三军团主力明明前两天还在福泉和开阳,怎么能一下子就到了第二个感觉是上当了,好狡猾的红军。摆出一副主力西进贵阳的架势,让自己又是动员民团、调主力回防,忙的不亦乐乎。结果他倒好,干抹桌子不上菜,趁自己在这里忙乎的时候,竟然掉头北去,夺了遵义。这一下不用说,黔北全完了。丢人啊丢人。真他妈妈的丢人。这下全中国都知道俺老王被**耍了,蒋委员长估计再见我的时候,不会再拿正眼瞧我一下了。第三个感觉是候之担这次彻底完了。也算实现了自己借红军手消灭异己的目的,等红军走了,把黔北再收回来就是。想到这一点。王家烈感觉自己忙乎一场还是值得的,总算是有点回报。

    接下来。王家烈又犯愁了。要不要马上向南京报告呢?这要是现在报告,估计委员长会马上睡不着觉的,盛怒之下,会生什么事情谁也说不准。这要是晚报告一会儿,恐怕将来会给委员长留下知情不报、贻误战机的口实。思来想去,感觉还是和夫人商量一下好。

    万夫人倒是很果断,直接就要求王家烈马上报告。至于中央军入黔后会不会影响王家烈的统治,万夫人说现在顾不上了,黔东南被红军扫荡一圈,黔军早就被赶出来了,黔北又要丢干净了。中央军入情,先打跑红匪再说。中央军来了,大不了不让你当军长、当省主席了,换个闲职就是了。要是红匪把贵州占了,恐怕不会是不让干那么简单。

    夫人的话提醒了王家烈,毕竟蒋委员长和自己还有点交情,自己平时也是比较听话的。红匪可不一样,那可是要自己的命的。于是,王家烈命令马上向南京报,报告遵义失守的情况。当然,一定要报告我军在乌江和遵义经过奋力拼杀,重创红匪主力,击毙红匪6ooo余名,缴枪2oo余枝。

    接到王家烈报告的时候,蒋介石正在读王阳明的《传习录》。这是他的必修课,睡觉前都要读一段,然后记日记。基本有空余时间都是这样坚持的。

    夫人已经上床休息了,书也读完了,正要写日记,侍从室主任晏道刚就报告有紧急军情。

    蒋介石接过电报一看,怒不可遏,破口大骂:“娘希匹,王家烈这帮废物,一心争的盘、除异己,视中央的命令为儿戏。中央一再命令他们严守乌江,结果倒好,王家烈把部队撤回贵阳,候之担迟迟不动,让**得手了吧。娘希匹,统统应该枪毙!遵义都丢了,还有脸报告说击毙红匪6ooo人!娘希匹,红匪总共才有多少人,他都能击毙看看蒋委员长完火了,晏道刚才小心翼翼的问:“委座有何训示?”

    蒋介石坐在椅子上,把头靠在椅背上,冷静了一会儿,才说:“命令薛岳立即出动,直趋贵阳,督促王家烈率军北上,向遵义攻击。命令刘湘督促所部迅出黔北,向遵义攻击。命令云南方面、广西方面、湖南方面按上次电令加快度。命令从江西出的部队快南下,支援薛岳。”

    晏道刚出去报了,蒋介石又咒骂了一句“娘希匹、窝囊废”,才上楼休息去了。

    这个时候,在镇远到清溪镇的大路上,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的战士们,正打着火把,踏着积雪,向清溪镇赶去。

    感谢各位书友的大力支持,山人无以为报,只能在此道谢:谢谢,谢谢,谢谢啦!月票砸我吧,越多越好!谢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