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五十七章 雪夜苗岭道
    重生之红星传奇 第五十七章 雪夜苗岭道

    从剑河到镇远,山路都是在苗岭山脉中穿行,过河越涧,爬顶下坡,其间苦不是现代都市人能够想象的。

    两个小时后,刘一民和警卫营终于赶上了李清率领的三

    三团的基础部队是七营,是原来湘江边整编时候的老三营改称的,底子是红一、三、五军团滞留在湘江东岸的干部战士。这些干部战士都是从中央苏区一直打到湘江边的红军精锐,什么恶仗、硬仗没见过啊?所以湘江整编后能迅形成战斗力。用老红军战士的说法就是在湘江边已经死过一次了,还怕什么千难万险呢?加上历经西延整训、占领通道、小水、溪口战斗的考验,部队的凝聚力、战斗意志、战术水平都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新水平。如果说原十八团的六个战斗营是这支部队由团到师、到军团一直到后来解放战争的百万大军的骨干的话,那么现在警卫师一团的一营、二团的四营、三团的七营,也就是后世俗称的老一营、老二营、老三营,就是骨干中的骨干。这三个营在湘江边整编时候的每一个战士,只要活到新中国成立的,没有一个不是团以上干部的。所以,后世军史谈及这三个营,都是与中央红军的红一团、红四团等骨干部队并称,谓之我军的种子部队。,是小水战斗后组建的五营。也就是后世军事史上常说的老五营,虽然组建的比老一营、老二营、老三营、老四营晚了一点,但底子是老红军连队,加入的新战士也是湘军精锐,训练有素,经过刘一民崭新的从军理念和战术思想的熏陶,进步很快,在溪口战斗中打出了自己的威风。现在虽然改称十三营。但干部战士都习惯称自己是老五营。

    刘一民赶上三团、五团的时候,见到部队行军井然有序,尖兵、两翼、连队间衔接都安排的很周密,随时可以投入战斗,就感到穿越以来2o天的心血没有白费。在自己的影响和带领下,这支部队已经脱胎换骨。早已不是湘江边被敌人追击得精疲力尽、弹尽粮绝的样子了,而是成了张开利口的下山猛虎,随时准备去战斗、去拼杀,去吞噬敌人的生命。

    看见师长带警卫营上来,战士们自的让开道路,让刘一民他们先过。

    当走到七营行军行列前时,三团长兼七营长陈大勇一声口令,全营立即停止前进。战士们齐刷刷的向左转。持枪齐胸,行注目礼。

    看的刘一民心里一阵恍惚,似乎回到了后世电视上国庆阅兵的场景中。

    望着七营战士们渴望的眼神。刘一民停止脚步,来到排头到排尾。给第一排的每一个战士重新整了整军装,然后站到队伍中间。大声说道:“同志们:中央军薛岳八个师参与围剿中央苏区,又一路追剿红军主力,血债累累,我们有数不清的亲人、战友倒在他们的枪口下。现在他们又追到贵州来了,我们报仇的机会也来了!我要率领你们去给他来个迎头痛击,看看是我们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的刀锋快,还是号称**精锐的中央军拳头硬。你们有信心没有?”

    战士们齐声吼道:“有!”

    陈大勇马上振臂高呼:“打垮中央军,为苏区乡亲们报仇!”

    战士们马上齐声呼喊:“打垮中央军,为苏区乡亲们报仇!”

    等战士们喊声停止,刘一民又吼道:“七营是一支光荣的部队,是全师主力中的主力。战小水、战溪口,提起老三营,湘军闻风丧胆。战友们哪个不夸、哪个不赞?我们要继续扬老红军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把老三营的传统扬光大,敢于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百万军中取敌上将级,以一当十,以一敌百,把所有敢于阻挡我们前进的敌人踩在脚下。大家回答我,你们能做到么?”

    战士们的情绪已经被煽动的到了白热化的程度,齐声吼道:“能!”目标:打垮敌中央军薛岳部。出!”

    若干年后,身为共和国开国上将的陈大勇撰写了一篇回忆文章,题目是《刘帅带我去战斗》,对这次行军路上刘一民即兴鼓动演讲的情况做了非常真实、非常精彩的描述。文章最后是这样说的:“刘帅、刘一民同志带着警卫营走了,全团干部战士凝望着他那高大挺拔的背影久久不能平静。是的,刘帅说的对,薛岳中央军攻苏区、追红军,欠下了累累血债,现在该是我们去和他们算账的时候了。战士们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枪,嘴里念着牺牲了的战友、亲人的名字,泪流满面,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拼杀。我知道,战士们心中已充满了怒火,斗志高涨。在这样的部队面前,任何敌人的结局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消灭!”

    刘一民率领警卫营打着火把快前进,身后是后卫的三团、五团行军行列,火把在夜色中的山道上蜿蜒曲折,远远望去,就象是一条奔腾翻滚的火龙,很是好看。

    下雪了,寒风舞动着雪花,在空中飘飘扬扬的。很快满山遍野一片雪白。

    刘一民心道,这雪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增加了行军难度,战士们更辛苦了。

    果然,在一个山坡下,遇见了几个掉队的战士。刘一涛去问一下是怎么回事,张海涛回来报告说是一个女战士走不动了,在歇脚,其他几个是保护她的

    刘一民感觉很奇怪。全师总共五个女战士,两个是在新圩救下来的护士,一个是吴征的老婆,她们都在战的救护所,应该有骡马的。另两个是枪械修理所所长曾照的夫人和女儿,更是优先配备骡马。怎么会走不动呢?

    走过去一问,才知道自己太官僚了。原来,胡老虎和王同生第二次去通道给步枪加装望远镜时。不但带回来了工程师曾照一家,还带回来个叫唐星樱的姑娘。她不愿意去战的救护所,暂时分配在后勤处。因为是一般战士,没有配备骡马。

    看见惊动了师长,红军女战士唐星樱不好意思了,挣扎着站起来继续走。刚走几步就不得不停下喘口气。旁边几个保护他的战士急得手足无措。毕竟她是女的,红军队伍战友间虽然亲如兄弟姐妹,但男战士背女战士,那只有在女战士负伤的情况下才会生,现在的情况让男战士们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只好眼巴巴看着着急。

    刘一民让李成毅把他的枣红马牵过来,上前抱起唐星樱就放到了马上,羞得唐星樱眼泪都快出来了。低着头一声不吭。

    刘一民交待李成毅照顾好。警卫营带上那几个保护唐星樱的战士就继续行军了。

    骑在马上,不,准确说是坐在马上的唐星樱。怎么说呢?说心如鹿撞吧,有些读者就会说豫西山人净瞎说,黑天雪的的。冻都冻死了,那还有其他心情。说感到很羞愧吧。豫西山人自己都觉得说不通,长征年代,环境残酷,如果掉队,结局可想而知。骑一下长的战马又怎么了,只要能跟上队伍就可以活命,谈不上什么羞愧不羞愧。总之,坐在马上的唐星樱心情是很复杂的。

    唐星樱出生在广西桂林一个书香门第,父亲在当的颇有声望。所以,唐星樱从小就受到了在那个时代来说称得上良好的教育了。特别是民国后风气大变,唐星樱的父亲也就不象过去一般读书人那么保守,只让孩子们学《四书五经》,而是把她送到了新式学校读书,接受了新思想的熏陶。所以,年满16岁的唐星樱,不但长的亭亭玉立、花容月貌,而且思想进步,精于待人接物,一副大家闺秀的风

    那个年代,女孩子都出嫁早,如此出众的唐星樱自然是许多人追逐的对象。最后,他父母决定将她嫁给桂系一个高级军官的儿子。要是别人,唐星樱说不定就答应了,女孩子总是要嫁人的么,况且是精心挑选、一心一意替自己考虑的。但是这个人不行,唐星樱对他太了解了,外表上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内里却是狠毒无比,唐星樱曾经亲眼看见他打死过一个家里的丫鬟。那恶狠狠的眼神,那挥拳猛击的姿势,还有小丫鬟临死时凄惨的呼叫,曾经让唐星樱多次从睡梦中惊醒。因此,眼见怎么说父母也不相信,婚期也越来越近,一气之下,唐星樱便将随身衣服包了个包裹,离家出走了。

    唐星樱原想去长沙,结果到处打仗,东躲西藏的,就到了通道,遇见胡老虎的骑兵,跟着就来当红军了。

    参军这几天,唐星樱感觉一切都很新鲜,红军部队和她家门口住的桂军相比,别的不说,单是不欺负新兵、不欺负女人这两点,就让唐星樱感觉自己当红军当对了。因此,积极性很高,每天和男战士一样训练,一样忙活。后勤处长吴征几乎每天表扬一次,乐的小姑娘脸上的酒窝每天都盛满了笑意。谁知道这一长途行军,才知道当红军这么受苦,那要是打起仗来,岂不是更苦更累么?越想越怕,越怕腿就越软,走着走着就走不动

    结果自然是掉队了,战士们没办法,只好留下几个人保护她。幸亏遇见了师长,骑上了他的战马,这下好了,不伍了。

    再看看旁边的红军战士,都是冒着风雪前进,根本就没有人叫苦叫累,唐星樱感觉还是自己不争气,拖累部队。要是自己从小多吃点苦,走这么远的路也就不算什么了。看来,当红军,闹革命,可不是嘴上说说、喊喊口号、在街上游行游行就行的。是需要吃苦受累、流血牺牲的。自己需要磨练,需要经过战火考验,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红军战士啊。

    想通了,腿也不软了,但是忍不住就想用眼睛看看师长。

    唐星樱是第二次见到刘一民了。头一次是在菁芜州警卫师成立大会上,干部们给所有的新兵戴红花的时候,唐星樱在很近的距离上观察了一下被战士们传的神乎其神的师长。是不错,英俊挺拔。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不过看年龄也就2o多一点,不像是冲锋陷阵、决胜千里的将军啊,倒像是一个留学回来的洋学生啊!这一次见面虽说是零距离接触,但刘一民抱她上马的时候,她羞得眼睛都闭上了,只感觉刘一民身上的热气吹到了自己脸上。暖洋洋的、麻酥酥的,很舒服。现在骑在马上,腿脚闲了,脑子却忙乎开了,总是想看一眼走在队伍前面那个高大的背影。

    他好有劲啊,刚才轻轻一。要是没有战马,他会不会一把把自己撂上肩膀。扛着行军呢?自己会不会在他背上睡着呢?

    也不知道他是哪里人。家里给他定亲没有。不知道谁家闺女会有那么好的福气能让他看上。

    想着想着,唐星樱就觉得自己的心在嗵嗵乱跳,脸也有点烧。四下看了一眼,还好,大家都在行军。没有人注意自己。

    唐星樱心里骂了一声傻丫头,想什么呢?就开始集中精力骑马了。走了一会儿。就感觉有点冷,好像雪花净往自己的脖子里钻。再抬头往前面一看,那个人还是走在队伍最前面,步伐依然那么有力,嘴里就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死人,也不知道来问问我冷不冷。”嘀咕完,马上就羞得把眼睛又闭上了。

    这个初雪的晚上,在黔东南苗岭的山道上,雪夜行军的红军战士们,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的新战友,那个漂亮得近乎于天仙的红军女战士唐星樱,把自己的心给放飞了,再也收不回来了。

    此刻的刘一民,越走越感到问题的严重:寒冷不说了,关键是大雪越下越大,掩埋了道路,前面一片白茫茫的,看一会儿眼睛都会看花,一不小心就可能滑入深涧,摔得粉碎。可是也不敢让队伍停下来,一旦停下来,这么大的风,战士们肯定会被冻僵的,甚至身体素质差一点的都有可能被冻死。没办法,他只好自己走在前面,不停的折些树枝,插在路两边,给后续部队引路。

    不知道前面的部队怎么样了,但愿先出的部队已经走出了这该死的山道。

    好像要回答他的问题似的,又走了约十里远,在一道峡谷里,就遇见了蔡中率领的师直属部队。

    蔡中告诉他,摔死了三头骡子,还有两个战士也牺牲

    刘一民想想这样硬走也不是办法,就下令就的休息,以排为单位,燃起篝火,烧雪水让战士们喝,恢复体力。

    很快,四团、五团也赶上来了,峡谷里顿时热闹起来,战士们围着火堆,边烧水边吃干粮。如果哪个战士睡着了,干部们就会揪着耳朵把他喊醒,怕冻着了。

    唐星樱终于从马上下来了,小脸红扑扑的,在火光和雪色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美

    吴征感觉战士们太累,需要提提精神,鼓舞士气,就说:“小唐,你给大家唱段你们广西桂林的的方戏吧。”

    唐星樱的小脸更红了,小声说:“处长,我不会唱戏。”

    吴征说:“可惜了,多好的机会啊,让战士们娱乐一下,提提神么。哎,师长倒让他唱。”

    唐星樱扑闪着眼睛:“师长还会唱戏?”

    吴征说:“不是会唱戏,是会唱歌,而且唱的很好。我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比师长唱的更好的了。我们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十送红军》都是他教的。”

    唐星樱说:“要是战士们会唱,那我们指挥战士们以排为单位拉歌吧?”

    吴征说:“好啊。就从我们后勤处开始,我来指挥。”

    很快,后勤处的干部战士集合起来,随着吴征的手势,唱开了《十送红军》。

    后勤处唱完,其他连队接着就唱开了,一个比一个唱的精神,歌声飞出了峡谷。在寂静的冬夜里传的很远很远。

    唐星樱听着听着就掉泪了,这就是自己的战友,在这样的大雪天还能放歌高唱,这样的部队天下谁人能敌?以后这支部队就是自己的家了,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雪下小了。看看也休息了1个多小时了。刘一民下令继续前进,让狙击连指导员李凌风带着赵治宇、王老虎、何峰、李红军四个班、排长手持木棍在前面探路,引导部队前进。

    李凌风是东北哈尔滨人,在清*大学上学时加入党组织,后被叛徒出卖被捕入狱,被营救出来后到江西苏区参加江战役时腿部中弹,落在了后面。刘一民湘江整编时,他被编在了三营当战士。后来在菁芜州和刘一民认真交谈了一次。刘一民现他不但是知识分子。老党员,心思缜密,而且有一身内外兼修的武功。尤其擅长近身格斗和轻身术。刘一民大喜,马上就指点了一下他的武功,让李凌风佩服的五体投的。

    刘一民感觉李凌风就是自己要建立的特种部队的主官。让他到狙击连当指导员,把部队会武功、枪法好、有特长的干部、战士找出来。单独组建两个排。然后自己又辛苦了一个晚上,写了十几页的特种作战简单教程,让李凌风组织训练。

    这一组织,还真是现了许多人才。赵治宇、王老虎、何峰、李红军等都被挖了出来,两个排很快组建完成。在菁芜州的几天时间里,刘一民有空就泡在狙击连,指导训练。全新的战术让这些身怀绝技的老红军大开眼界,没明没夜的学习、训练,虽然还称不上合格的特种兵,但在长征时候,这已经是级战士了。

    有了他们带路,部队行动自然就快了。战士们看的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都说红军是铁脚板,自己已经是很能走了,没想到这几个人比自己厉害多了,走路简直是在跑,而费劲。厉害啊!

    唐星樱自觉的就又骑上了师长的枣红马。

    后来,李成毅感到师长的马简直就成了唐星樱的坐骑,一行军,这丫头就自觉的站到他面前,等着上马,好像自己这个警卫营一连长就是她的警卫员一样。气的不行,找吴征让他管管后勤处的这个丫头,别一行军就去霸占师长的马。虽然师长不骑,但那毕竟是师长的战马,除了那丫头,全师谁敢动一下啊?再说,万一耽误事怎么办?

    吴征想了半天,慢条斯理的告诉他,那丫头爱骑就让她骑吧,女同志体力弱,她又是个大家闺秀出身,从小没吃过苦,行军的时候容易拖部队后腿。有了枣红马,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么?至于师长坐骑问题,干脆再给你一匹马,两匹马都归你管,这样总行了吧?气的李成毅扭头就走。

    天明的时候,部队总算是遇到了几个比较大的村子。

    先行出的一团和刘建立率领的二团、四团早就在村子里休息了两个小时了,见师长、政委率部队赶到,刘建立和几个团长、政委都迎了出来,村子里也烧好了热水、做好了饭菜。

    刘一民命令部队分别进村休息、吃饭,转身就问刘建立有没有侦察连的消息,镇远县城有没有敌军,薛岳部队到了什么位置。刘建立报告说侦察连已经回电报,他们分四路抵达镇远和玉屏、镇远和石迁交界处侦查,还没有现敌人。镇远县城没有敌人,据老乡说,我红军攻占镇远县城的九军团已经渡过乌江了。

    刘一民思考了一会儿,说:“我军长途行军太疲劳了,必须找个的方好好休息一下,恢复战斗力。一团、二团、四团立即出,占领镇远县城,派出小部队控制县城周围村镇,进行管制,人员一律准进不准出,主力在县城休整。行军过程中不准打红旗,不准喊口号,不准贴标语。其他部队休息一个小时出,到镇远县城休整。这么大的雪,薛岳部不知道会不会连夜行军。到县城后,电台立即开机,尽量破译侦听中央军电台信号。”

    刘建立和几个团长、政委接受任务后立即率领部队出了。刘一民和蔡中、李清进村吃饭,部队开始在几个村子里短暂休息。

    此时,胡老虎率领的骑兵营护送辎重营两个连终于抵达了黄平县城,与前来迎接的红二师的两个营接上了头。

    二师的部队早已到了黄平,在这里等了很久了。所以,胡老虎他们一到,现成的热茶、热饭,连牲口草料都准备好了。胡老虎感动的不行,直拉着二师的两个营长说的干部不愿意了,一个营长说警卫师的人看不起红二师,这么客气。另一个营长说,啥时间咱也调到警卫师去,多打几个胜仗,等见了一师、二师的伙计们的时候,啥也不说,光说谢谢。慌得胡老虎急忙从马背上拿出两瓶酒,倒开四碗,和曹胜利一起,与二师的两个营长来了个一饮而尽。

    等部队吃好饭,办好移交,二师的部队就要走了,他们要去追赶主力渡过乌江。

    这个时候辎重营出问题了,干部战士都要求和骑兵营一起返回部队。胡老虎找着曹胜利说:“老曹,师长的命令很清楚,你们随二师渡江,我们直插镇远。难道你们要违令么?”

    曹胜利说:“我没办法,全师要打大仗,辎重营属于警卫师序列,自然要参战。我不能违背战士们请战的决心。”

    胡老虎耐心的说:“二师的部队是战斗部队,对照顾骡马不在行,你们随他们行动,可以加快他们的行军度的。再说,一路上你们太辛苦了,战士们需要休息,还是执行命令,和二师部队一起走吧。打仗的机会多的是。到了遵义见了长们,莫要忘了替咱老胡问个好。”

    曹胜利坚决的说:“你小子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的骑兵连原来只有几十号人,溪口子就给你划拉了几百号人,而且基本上都是救回来的红军战士。战马由你挑,武器由你选。你自然体会不到我辎重营的苦楚。小水战斗结束,让我们押送俘虏和辎重去临口,溪口之战连看一眼都没有看上。这次打中央军,我要是再赶不上,以后我和我的辎重营就成了中央警卫师的马夫了,在师长心目中恐怕就和通讯排、战的救护所是一个级别了。你说,换作是你和你的骑兵营,你怎么办?”

    胡老虎理解曹胜利和辎重营干部战士的心情,在中央警卫师战斗序列里,还真的是论战功说话,哪个部队打的好,装备配备、干部提拔那就是不一样。特别是师长的心头肉一营一连,不说每人都是一枝长枪、一枝可以连的驳壳枪,连战术动作都是师长手把手的教。没办法啊,谁让无论战斗还是行军,一连总是走在最前面呢?

    既然说服不了曹胜利,胡老虎就只好跟二师的两个营长告别了。两支部队在黄平城门口分手,二师的部队向乌江边前进,胡老虎、鲍文和曹胜利率领骑兵营、辎重营沿湘黔大道向镇远前进。

    各位书友大大,月票啊,帮助山人冲榜啊!谢谢,谢谢,谢谢啦!(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