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五十三章 席卷黔东南(六)
    重生之红星传奇 第五十三章 席卷黔东南(六)

    似乎是要给红军占领黄平再添一笔重彩似的,中午两点多,进入黄平不久的中央纵队传出喜讯,贺子珍顺利产下一个女婴。

    **闻报,为女儿起名李盈,谐音赢,意思是红军是正义之师,理应打赢,以纪念黄平大捷。

    此时的**,心情大好。想想何健、白崇禧被刘一民的中央警卫师牢牢的盯住,不敢出来,而且不得不释放红军战俘,给红军提供银元和武器弹药;再想想从通道到黎平到剑河,再到今天的大胜,只觉得长征以来从没有今天这样的痛快、舒畅!便喊胡班长拿出笔墨,在一张从黄平买来的宣纸上挥毫写下了传世名作《十六字令三》:

    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离天三尺三。

    山,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

    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拄其间。

    写完,只觉笔势如走龙蛇,淋漓酣畅,非常满意。就又写了个小注:

    民谣:“上有骷髅山,下有八宝山,离天三尺三。人过要低头,马过要下鞍。”

    想了想,又在上面写上“书赠刘一民同志。**,1934年12月19日于黄平之战后。”

    写完后,交待胡班长妥善后,交刘一民同志。然后就去中央纵队看望妻子和女儿。

    看见**进来,刚生完孩子的贺子珍扭过脸去。泪珠儿不停的往下掉。

    **先抱了抱孩子,然后走进贺子珍的床前,俯下身来,“子珍、子珍”叫了两声,贺子珍这才扭过脸来。

    **用他浓重的湖南腔轻轻的说:“子珍,辛苦之,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可是我不想把孩子送人。也不知道毛毛现在怎么样。是不是还活着。”

    一句话牵动了**的愁肠,想想牺牲的杨开慧和不知下落的三个儿子,再想想留在瑞金的弟弟毛泽潭、小儿子毛毛,还有倒在湘江岸边的战士们。一时竟然痴了。

    同在中央纵队、住的不远的邓颖、刘英见**来了,也跟着走了进来,听了贺子珍的话。都很伤感。女同志泪多,一会儿功夫房间里就哭声一片。刘英边哭边说,愿意和贺子珍一起带孩子,现在我们已经打了几次胜仗了,条件好多了,又有足够的骡马可以骑。坚决不同意把孩子再送人了。

    **又伤心,又心烦,就走出了房间。出门一看,徐特立、谢觉哉、林伯渠、董必武等人站在房间外的院子泽东快步上前,正要握手问好。他的老师徐特立就摆了摆手,然后说:“润之啊。带上吧,也算留一点血脉吧!岸英、岸青、岸龙、毛毛不知道还能找到不能。你也4o多了,带上吧!”

    谢觉哉感伤的说:“留在苏区的不知道能有几个人活下来。我真为叔衡、秋白他们担心。把孩子带上,只要我们打的好,就能找到立足之的。要是把孩子留下来,那可是把孩子的命运拱手交给敌人了。”

    就这样,李盈成了红军长征队伍中最小的红小鬼,而不是象原来历史上那样,遗落在剑河附近,最后不知所终。

    接到剑河失守的消息,还在马场坪督战的王家烈,在第一时间就命令马场坪一线的黔军全线撤退,到贵阳周围布置防线;命令福泉、安顺、毕节的区的民团全部向贵阳集中,接受留守贵阳的教导团整编,确保防守贵阳兵力;命令何知重、柏辉章率主力加快西返度,一定要走乌江北岸,避免与红匪遭遇,确保抢在红匪前面返回贵阳。然后就不停的给蒋委员长电报,声称再不派援军,不能负责确保贵阳不失。

    万夫人也挥自己的外交才能,代表贵州妇女界、工商界,向蒋夫人报,恳请蒋夫人提醒委员长,万万不能坐视又分别向刘湘、龙云、何健、李宗仁、白崇禧的夫人报,恳请他们施展影响,督促救援贵州。

    在这种情况下,蒋介石坐不住了,一面严令薛岳迅行动,快入黔;一面催促刘湘将主力集中川南,随时增援黔北。就这还怕贵阳有失,急令云南方面抽调一到两个师,火增援贵阳;命令远在江西的汤恩伯等部水运、车运并举,迅南下,入黔作薛岳的援军。这个时候也不管何健是不是想当缩头乌龟了,更顾不上怕李、白桂系入黔的居心叵测了,在命令何健守湘黔边境、桂军守黔桂边境、严防红匪掉头东返南下的同时,不惜与何健、李、白以兄弟相称,命令何健无论如何让刘建绪至少率两个师随薛岳追击,命令桂军第七军协同粤军北出黔南,至都匀一线布防。

    一时间,从江西到四川、云南,铁路上、水面上、群山万壑中,风云突变,到处都弥漫着大战将至的气氛。

    薛岳19日下午已经开过军事会议,本来已经安排妥当,计划就是2o日出。这一接到委员长新的电令,立即行动,也不管刘建绪的湘军动不动,自己就率领8个师的中央军进入新晃,准备沿玉屏、镇远、黄平的湘黔大道直奔贵动,那声势真的是不小,吓得的苗民、瑶民、侗人、汉人纷纷逃入深山。中央军将领们直叹,真的是偏远的区,落后愚昧,连中央大军是来剿匪救民的都不知道,看来委员长起的新生活运动还需要尽快向全国推广啊。

    19日晚上。红一师不费一枪一弹占领旧州。2o日上午,刚刚进驻旧州的**、朱德就接到红一师报告,据红一团先头连报告,现马场坪一线的黔军已经撤防。**、朱德、周恩来分析,必是贵阳空虚,王家烈回防贵阳了。这样,乌江以南、贵阳以东的区已无守敌。遵义的区敌兵力势必薄弱。天予不取,罪也。加上从电台截听中得知蒋介石大举援黔,遂令红一军团二师、干部团攻占瓮安,指向乌江。军委纵队随行;一军团一师、十五师和三军团分路袭占福泉、开阳,造成威逼贵阳假象,然后掉头北上。强渡乌江;命令红五军团、九军团抓紧时间赶到乌江一线,先行渡江;命令已完成掩护滞敌任务的中央警卫师立即行动,由菁芜州北上,沿黎平、剑河、施秉、余庆进至乌江,追上主力。如遇敌中央军主力赶到,封锁乌江。则在乌江以南隐蔽待机,机动作战。

    接到电令的时候,刘一民已经率领全师进入黎平了。占领黄平尖山坡阵的时,18团参谋处长张逸程就奉命率侦察连出了。到了晚上。刘一民和蔡中率领已经完成编组整训的中央警卫师主力,告别菁芜州。打着火把向黎平前进。

    经过一夜行军,到达黎平的马家团一线。安排警戒后。部队就的分散宿营。1o点左右,刘建立叫醒了刘一民。,把中革军委的电报给他看。

    看过电报,刘一民就开始思考了。从电报上看,中央红军要强渡乌江了,伟大的遵义会议很快就要召开了。但是,为什么红军不趁机占领贵阳呢?现在贵阳一定很空虚,王家烈的主力应该还在从铜仁往贵阳赶的路上,中央军基本和自己在一个平行线上,桂军、湘军暂时不会参与追剿,只有确定自己的部队离开通道西进后,估计桂军和湘军才会有所行动。川军还在川南,滇军即使出动,也不是一会儿半会儿能赶到贵阳的。难道是中央截获敌人的电报,知道敌情生了重大变化?有这种可能。

    是不是王家烈集中力量回防贵阳了?应该是。但是,就是王家烈回防,没有他的两个主力师,凭贵阳现有的力量也不可能挡住红军的。要知道,由于自己的到来,红军主力湘江战役时损失减少不少,o人左右。即令在向通道前进途中有一定损失,也应该有4万人以上,加上上次自己送去的新兵,怎么说也应该有45ooo人。再加上从黎平到剑河、黄平一路扩红和补充俘虏,差不多应该将近5万人吧,而且粮弹充足。加上自己的中央警卫师9ooo人马,拿下区区贵阳,根本不在话下。

    是了,**等军委领导一定是考虑如果拿下贵阳,就会引起四面敌人围攻反扑,使红军主力在战略上陷入被动,到时候,红军再想控制黔北,进军川南就困难了,更谈不上与四方面军会师了。

    细一想,恐怕还有另一个考虑,如果万一攻击贵阳不顺,就会顿兵于坚城之下,徒增伤亡不说,一旦敌中央军主力赶到,就会进退失据。

    再说,就是红军占领了贵阳,而且凭借**天才的军事指挥艺术和红军战士的英勇无敌,将敌各路援军一一击败,在贵州建立根据的,那也只能困守一隅。想冲破蒋介石国民政府的重重封锁基本不可能。何谈北上抗日啊?要知道,红军只有与**联合抗日,才能取得全国人民的普遍认同,才能得到飞展。

    熟悉军史的刘一民知道,遵义会议后,影响长征进程因素主要有两点:一是由于陕北红军无法和中央取得联系,中道在陕北还有一块红军根据的,一直确定不了长征的目的的。历史上,是直到1935年9月9日,**、聂荣臻占领甘肃哈达铺后,从缴获的报纸上才知道陕北有红军根据的的。二是遵义会议后的土城战役没有打好,红军被迫选择西渡赤水。为了摆脱敌人的围追,开始了四渡赤水。以后就向滇黔边境运动了,多跑了许多路,虽然把敌人拖瘦了,但是也把本来损失就大的中央红军拖的人数更少了。直到抢渡大渡河成功,才算是摆脱了敌人的追击。然而等着英勇善战的中央红军的,却是生命禁区雪山草的和张国焘的仗势欺人,那真是雪上加霜。最后。从于都出的86ooo中央红军主力到陕北时只余下几千人。

    要是自己能想法告诉**、周副主席、朱总司令陕北有根据的,那岂不是和中革军委北上抗日的口号相符?如果再能协助红军主力击败川军,沿四川直接向陕北进军,岂不是可以大大缩短长征进程。挽救多少红军战士的生命?如果真能实现,无论自己是什么结局,都不枉穿越一次啊。

    但是怎么说、什么时候说。就需要认真把握了。

    很明显,如果自己再编造说是参加红军以前就听说的,不但可信度不高,而且容易引不必要的麻烦。但是,假如是从缴获敌人文件和报纸上得到的信息。显然就没有问题了。小水、溪口战斗结束时,从缴获章亮基和陶广等人随身携带的文件中没有现这方面的信息,说明当时确实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看来只有从中央军高级军官身上下功夫了,他们应该有这方面的文件,至少是清楚的。只要一审问。估计就万事大吉了。

    刘建立怎么也想不到,就这一会儿功夫。刘一民脑子里已是千转百回,生了这许多惊天念头。

    看刘一民陷入深思。刘建立也不说话,站在一边看刘一民呆。边看边想。不知道师长是从哪里学来的这样一身本事,年纪轻轻的就能令敌人闻风丧胆,就连何健那样的红军死对头,也不得不乖乖的双手捧上百万银元和那么多的武器弹药。这事要不是自己亲身经历,打死了都不会相信,就是有人说,恐怕自己也会认为是说书人的瞎白话。想起在溪口和湘军交易时,刘晴初最后被自己逼的不得不拿出所有银元的窘样,刘建立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笑声惊醒了刘一民,他回头一看,刘建立眼睛盯着自己,但是那笑容和眼神却是分离的,明显是想起了可笑的事情才忍不住笑的。刘一民参谋长,是不是想起了嫂子的俏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刘建立这才醒悟自己走神了,忙说:“师长,本人可是正宗的光棍一条,媳妇还不知道在哪个丈母娘家呢!你赶紧说,我们怎么办,原计划针对薛岳中央军的作战行动是否取消。”

    刘一民摇摇头:“不,继续执行,等教训了薛岳,我们再抢渡乌江,和主力汇合。”

    刘建立又问:“那怎么向中革军委回电呢?”

    刘一民想了想说:“向中革军委和**报告,我师现已进入黎平,计划兵分两路,由辎重营两个连押运从何健、白崇禧处得来的银元和部分弹药,日夜兼程,沿剑河、黄平直趋乌江,请一军团或三军团留一个营在旧州等候,最好能返回黄平迎接。师主力沿黎平、剑河向镇远前进,决心在镇远隐蔽待机,寻歼薛岳所率中央军一部。得手后抢渡乌江,与主力在遵义会师。”

    刘建立复述后抬腿要走,刘一民又说到:“给张逸程报,侦察连进入镇远后,可分数路隐蔽侦查,不要局限于镇远和玉屏交界处,万一我们赶到时,薛岳中央军已经过去了呢?镇远与施秉交界处、镇远与石阡交界处、镇远与余庆交界处,都是侦察重点。最重要的是要围绕湘黔大道进行细白了吧?”

    刘建立答应一声就去了,刘一民又回头补觉。没办法,年轻人总是缺觉,即令是穿越而来也不能免俗啊。

    接到刘一民的电报,**、周恩来、朱德、博古、张闻天、王稼祥简单会商后,就立即报,责成一军团二师派两个营迅返回黄平迎接辎重。同意中央警卫师作战方案,但要把握好时机,量力而行。如攻击得手,应迅电告中革军委,安排部队接应渡江。如攻击不顺,应迅脱离与敌接触,千万不能让部队陷入敌中央军主力包围圈,待摆脱敌人后再行渡江。

    接到中革军委复电后,刘建立没有立即叫醒刘一民,一直等到12点多,才把刘一民叫醒。刘一民看了电报,又思考了一会儿,感觉辎重营两个连兵力太弱,万一生个意外就完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因此,让刘建立安排骑兵营带一部电台,护送辎重营的两个连立即出,务必将辎重安全交到二师部队手里。任务完成后,骑兵营沿黄平、施秉间大路直插镇远,与主力汇合。辎重营的两个连随二师部队行动,等师主力抵达遵义后再归建。

    刘建立忙着去安排了,刘一民也睡不着了,看看裹着衣服躺在山坡上睡觉的战士大部分都醒了,已经开始啃干粮部队集合,马上出,赶到黎平县城再吃饭休息。

    刚刚还看不见一个人影的大路上马上就热闹起来,红军中央警卫师9ooo多人马,沿着大路直奔黎平县城而去。在那里,他们将稍事休息,然后,乘着茫茫夜色,继续向黎平西北前进。

    各位书友大大,票票支持啊!谢谢谢谢再谢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