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四十九章 席卷黔东南(二)
    重生之红星传奇 第四十九章 席卷黔东南(二)

    12月16日上午,远在广西桂林的李宗仁、白崇禧,也接到了桂北前线十五军军长夏威用电报形式来的中央红军警卫师师长刘一民的信。

    信是这样写的:

    “德邻将军、健生将军鉴:

    二位将军当年高举义旗,收容散兵弱旅,与军阀对抗,在先总理中山先生创建的广州革命政府大力支持下,完成统一广西大业。后又两次出兵北伐,直至山海关下。勋功伟业,彪炳史册。

    北伐中,**人与二位将军合作无间,冲锋陷阵,流血牺牲,想来二位将军至今难忘。

    然蒋介石背叛革命后,二位将军亦步亦趋,完全忘记了当初革命初衷,与蒋某一起向**人挥起屠刀,由当初的革命军中马前卒堕落为谋一己私利之军阀,遂有后来的蒋桂战争、中原大战之败。往事已矣,至今思来,令人不胜唏嘘!

    今日寇占我东北,三千万人民沦入敌手,正当英雄奋、抗日御侮之时。我红军主力顺应民族独立之大势,北上抗日。二位将军手握精锐,不思驱驰抗日战场、救民族于危亡,反而以飞机大炮围攻我北上抗日之红军志士,湘江一战,使我民族精英之红军抗日志士血染流水。此等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岂是智者所为?我不知后世子孙论及二位今日所为作何评价。汉奸乎?帮凶乎?亦或是其他乎?

    新圩、古岭头之战,贵部第七军之炮兵和24师两个团丧于我手,想必二位将军对我军之战力应有较深刻体会。日寇侵略之下,我军实不愿见此同室操戈、同根相煎之事再次生。故。本人代表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与二位将军商榷以下三事:

    一、贵军不得再追击我军。若二位将军执意进入黔境结盟以自保,前锋不得进入我军后卫2oo里以内。否则,一切后果由二位将军自负。

    二、贵军于湘江战役所俘之我红军战士,是为全民族做牺牲的

    抗日将士,望交与我军。

    我军北上抗日,是为全民族争自由、争独立。我军所需经费、武器弹药自当全民族一体负担。广西属中华版图一部分,自应率先响应。可先提供3o万元,重机枪5o挺,轻机枪1oo挺。七九步枪3ooo枝,75山炮弹5ooo,6迫击炮弹1oooo,重机枪弹万。七九子弹1o万,鞍鞯齐全之骡马5oo匹。二位将军于害国害民之鸦片税收上多有获益,想来不会穷财难舍

    若二位将军同意以上三事,务于17日下午5时前,将我方人员和钱款、弹药运抵贵领之通道县牙头堡。我军派员欢迎并点收,过时不候。

    若二位将军不同意以上三事。执意追击,请三思24师前车之鉴。

    我师现担任红军主力全军后卫,有红军总部赋予的机动作战之权。路闻白大公子之母温婉秀雅,颇精厨艺。本人常思,若得健生将军于南宁赐宴,也算满足平生一大夙愿。但由此引的中央军为追击我军大举入桂等事由,本人概不负责。

    常闻邻将军、健生将军乃当世军事大家。窃以为,打内战是打不出什么当世孙吴的,只有上了抗日战场,令日寇闻风丧胆,方能称得上诸葛再生、猛将奇才。

    非常渴望与二位将军携手抗日,为民族争独立,为华夏争解放。

    顺颂

    冬安!

    中国工农红军中央独立师师长刘一民

    西元1o34年12月14日”

    信读完了,房间里一片死寂,李宗仁、白崇禧、刘斐无一言语。

    半晌,白崇禧才怒极而笑:“哈哈。从哪里冒出的不知死活的东西。敲竹杠竟然敲到我们头上来了,真把我八桂子弟当成软柿子捏了!”

    李宗仁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慢悠悠的说:“健生,你还别说,这家伙虽然幼完全是没有道理,有点我们当年天不怕、的不怕的架势

    桂系智囊刘斐接到:“德公、健功,蒋介石搞的是一石三鸟之计,我们只有与黔、滇、川、粤联合起来,才能与蒋抗衡。如果红军真的是北上抗日,什么都好说。但是万一红军向省内流窜,那可真的会给蒋介石提供入桂剿匪的借口的,到时候,恐怕局势就更复杂了。”

    白崇禧沉思一会,说:“红军主力是不会来的,入桂是死路一条。但是象这样一个莫名其妙、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会不会入桂,到是很难说。如果追剿军逼的过急的话,很难说这家伙会不会搞一个祸水东移之计。毕竟我军人数有限,再严密的防线也会出现空隙的。不过,如果这家伙胆敢入桂,凭我们广西严密的民团体系,就可以让他无所遁形,插翅难逃。”

    李宗仁忽然问道:“健生,这家伙怎么知道你的夫人厨艺不错啊?”

    白崇禧面色有点扭捏,说:“他信上不是说了么,是路闻,就是道听途说。”

    李宗仁感叹的说:“我们对对手一无所知,而对手似乎对我们了如指掌,这样的敌人最危险。幸亏健生见机快,动作迅。不然的话,我看韦云淞的43师恐怕已经羊入虎口了。奇怪,红军什么时候这样一个人物啊?刘一民,你们听说过这个人么?”

    白崇禧、刘斐都摇摇头。李宗仁又说:“此人持论还算公道,对我们北伐伟业也评价甚高。想想当年跟着老蒋搞清党之举确实有欠光明,对不起朋友。和**人相比,蒋某人实在是要阴险的多

    三个人再次陷入了沉思。

    刘斐看一直下去也不是办法。就大胆的问:“德公、健公,这封信如何处理?”

    白崇禧眉毛一扬:“怎么处理?置之不理!笑话,我数万精兵岂能受红匪一个小小师长的讹诈?”

    刘斐又问一句:“那我军部署还需要调整不要?假如红军进入贵州,中央军也入黔追剿,我们先前计划是否执行?”

    白崇禧叹了口气:“请邻定夺吧!”

    李宗仁品了口茶,在屋子里开始慢慢踱步,最后站定。开口说到:“健生啊,我提个想法,你斟酌一下。不妥的话,咱们再议。从这封信里,透露了这样一个信息,那就是红军主力已经入黔了。估计很快我们就会收到王家烈的求援电报的。但是。我们入黔须有中央明令,蒋委员长那里恐怕不会随便让我们进入黔境的,他会驱动中央军迅入黔,以剿匪之名行夺贵州政权之实。为了防止出现这,我们又必须入黔声援王家烈。这个疙瘩怎么解开呢?刚才我突然有个想法。这个刘一民敢讹诈我们,我们为什么不能把他当枪使呢?你们两个想一下。何健是不出头了,我们收缩防线了,那么在背后追击红军的就只有中央军了。这种局面**、朱德不会看不到。假如中央军冒进的话,会不会成为红军打的那只出头鸟呢?加入红军能使中央军吃个大亏,老蒋无奈之下就只好让我们出兵支援,那我们入黔不就顺理成章了么?你们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白崇禧微微颌,刘斐说:“德公的推论确实高妙。”

    李宗仁接着说:“再说一下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警卫师。应该是红军新成立部队,估计是作为红军偏师来使用的,目的就是牵制各路追剿大军。很可能何健的三个师就是先后被该部吃掉的。所以这个刘一民很狂,字里行间,指点江山,臧否人物。不过从中也可以看出,此子不是池中之物,会不甘寂寞的,我们对他不能轻视。那么,他下一步会干什么呢?我不认为他现在会入桂。因为我军收缩至桂北布防后。基本无懈可击,他不会来触霉头的。但是假如我们现在全军入黔积极追剿红军的话。他一定会乘虚而吃大亏,甚至让老蒋也跟着乘虚而入,造成不可想象之局面。我们是这样,何健呢,估计也是紧守门户,甚至与红军达成秘密协定。要知道,这个刘一民能讹诈我们,恐怕已经讹诈过何健了。除去我们和何健,那只有中央军了,这个刘一民一定会设陷阱让中央军跳的。”

    看白崇禧和刘斐都听的都很认真,李宗仁抿口茶,继续说道:“与其我们和老蒋对抗,不如让红军把老蒋打疼,削弱老蒋就等于帮我们。因此,钱和武器弹药都不算什么,甚至可以多给点,让红军打起来底气更足,攻势更猛,才能让老蒋损失更大。至于那些红军俘虏,基本都是刚放下锄头的农民,是名副其实的新兵,派不上什么大用场。他要,就挑点身体好的给他,其余老弱交给委员长交差。”

    李宗仁说完了,又端起茶杯品茶了。

    白崇禧想了一会儿,说到:“邻分析的有道理,无论是红军打老蒋,还是老蒋打红军,我们都乐见其成。最好是两败俱伤,我们就可以出面收拾残局。唯一不痛快的是,刘一民这个家伙竟然敢上门讹诈,什么时候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上门欺负人的报应!”

    看见李宗仁已经在抿嘴微笑,白崇禧也感觉说气话很好对刘斐说道:“为章,辛苦你一下,遵照邻的布置办。”

    刘斐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李、白二人。副官添茶后知趣的退了下去,房间里似乎只剩下了喝茶声和笑谈声。

    剑河县原名清江县,民国二年改称剑河县,位于黔东南中部,东邻天柱、锦屏县,南连黎平、榕江县。西接雷山、台江县,北靠施秉、镇远、三穗县,是从黎平到贵州腹的的必由之路。县城治所柳川镇,依山傍水而建。

    12月16日下午,红一军团前锋一师一团到达了县城东边的五里桥。

    一路穿越苗岭、一路击溃敌反动民团的红一团团长杨得志、政委黎林现,五里桥竟然有正规黔军驻守,看旗号应该是黔军周芳仁旅第七团。再一侦查,现附近竟然没有其他黔军部队。好机会啊!就拿黔军来试试刀吧!看看在黎平得到武器弹药补充的红一团是否刀锋更加犀利吧。于是,杨得志决心歼灭该敌。

    作战命令下达了。红一团17oo名战士在机枪掩护下,分三路向敌进攻。令杨得志想不到的是,冲锋的部队刚和敌人接触,敌人就垮了。而且是溃逃,根本谈不上什么战斗意志,简直和民团差不多。这让一心拿黔军试刀的杨得志,有力使不出,浑身不舒服。

    一营长孙继先带这战士们押着俘虏过来了。看见团长、政委。孙继先跑过来报告了:“报告团长、政委,我们起进攻后。敌人就开始溃逃,幸亏我们动作快,抓了7oo多俘虏,缴获了8oo多条枪。这仗打得简直是太轻松

    杨得志问审问俘虏没有?剑河敌情如何?

    孙继先说:“刚刚审问过一个营长,据他说,剑河城里只有一个团和一些民团。”

    杨得志说:“你把那个营长押来,我要问问他。”

    孙继先扭身就喊:“一连长。把刚才审问的那个黔军营长押来,团长要亲自审问。”

    不一会儿,敌营长被押来

    那家伙倒也聪明,一见杨得志和黎林站在那里,脖子上都挂着望远镜,就知道是红军大官,扑通一声就跪到了的上,边磕头边喊长官饶命。

    杨得志看着好笑,就说道:“起来吧,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敌营长不敢起来。还在捣蒜一样的磕头。孙继先气的一把把他提溜起来。吼道:“叫你起来就起来,没蛋子儿的货!老实回答问题。敢不老实,就的枪毙!”

    敌营长站好后,忙说:“红军长官请问,我一定老实的只剩骨头了,脸皮黑黄黑黄的,估计是个烟鬼。就说道:“报上你的部队番号!”

    敌营长忙打个立正:“报告红军长官,我部属**二十五军第四旅周芳仁部第七

    杨得志问:“剑河守军是那个部队?有多少人?”

    敌营长回答:“报告红军长官,是周旅的第八团,约2ooo人左右。还有些民团,人数大约5oo左右。不过,长官要打剑河得快点去,晚了,我估计他们就跑了。”

    杨得志笑了,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要跑?”

    敌营长回答说:“报告红军长官,榕江、剑河、台江、三穗、黎平几个县总共就这两个团的兵力驻守,我们团就是前几天从黎平逃到这里的。刚才我们团的逃兵一到剑河县城,他们一定会一起跑的。”

    杨得志感觉很奇怪,怎么会只有这么一点兵力呢?就问:“王家烈的主力呢?”

    敌营长这下卖弄开了:“报告红军长官,王主席主力15个团还在铜仁呢,听说是准备奉蒋委员长的命令到锦屏、黎平去堵截红军的,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快。听说王军长命令侯之担部在乌江沿线的黄平、施秉一线布防,命令犹国材出六个团在乌江南岸的东侧只愿意出两个团,现在也还没有到位。王军长自己的主力计划在乌江南岸西侧布防,现在都晚了,你们来的太快,王军长的主力回不来了。”

    正说着,敌营长的鼻涕涎水一起往外流,原来是烟瘾犯了:“报、报告红军长官,我知道的都说完了,求求你,开开恩,让我抽一口,过过瘾。”

    杨得志厌恶的一挥手,孙继先就把那家伙提溜走了。

    杨得志对黎林说:“政委,兵贵神,我们马上带部队攻占剑河县城,留一个连押送俘虏和缴获的武器,你看怎么样。”

    黎林就说了两个字:“同意。”

    部队很快集合起来,直奔县城而去。

    顾名思义,五里桥就是距离县城五里远。距离很短,红军战士的铁脚板很快。但再快也赶不上黔军逃跑的度快。等红一团跑步赶到县城边的时候,从望远镜里就看到城里的黔军已经开始出西门逃跑了。

    杨得志急令攻城,结果城东门的黔军没放几枪叫跑了。等红军战士进入县城,里面几乎就是空城了。

    坐在剑河县长的椅子上,回想起参加红军以来与中央军、赣军、粤军、湘军、桂军的历次恶仗、硬仗,杨得志就授电报:

    “师长:我部于1第四旅周芳仁部第七团遭遇,遂击溃该敌,俘7oo余人,缴枪8oo余枝。经审问俘虏,得知剑河县城有黔军第八团和反动民团驻守,我团当即急行军,准备强攻剑河县城。不料等我部到达县城,敌已开始溃逃,我团即占领剑河县城。”

    “从俘虏交待得知,王家烈二十五军主力尚在铜仁、锦屏一线,台前、三穗、榕江几乎无兵把守。据交战观察,黔军战斗意志薄弱,与湘军、桂军无法相提并论。红一团团长杨得志、黎林。”(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