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四十八章 席卷黔东南(一)
    就在中央警卫师举行成立大会的同时,经过一天一夜休整,吃饱了饭、睡足了觉、补充了武器弹药、被红十八团小水、溪口之战刺激得嗷嗷叫的中央红军主力,兵分五路,犹如一阵红色旋风,向黔东南席卷而去。

    历史上,红军通道转兵后,来到了黎平。在黎平休整了数日,召开了著名的黎平会议,解决了是北上湘西还是西进贵州的问题。当时的中央红军,战略思想不明确,在黎平休整时间过长,给敌留下了部署时间。加上敌追兵云集,部队急于奔命,一路走、一路留下掩护断后部队,损失不断增大。所以黎平会议后,红一军团出剑河,红三军团向北攻击,在老锦平遇敌阻拦后折向剑河,与红一军团一起经剑河占黄平、施秉,指向乌江。

    由于刘一民的出现,现在在黎平的中央红军和历史上到达黎平的中央红军相比,无论是指挥、士气,还是装备、补给,都不可同日而语。因为,红军在通道已解决了转向贵州的战略思想问题,不再一味被动转移。加上18团上缴的武器弹药,使红军部队在湘江战役中损失的重武器得到了一定补充,战士们的枪里也压满了子弹、身上挂满了手榴弹。既然尾随追击的桂军15军、7军缩回去了,侧击的湘军被打击后也缩回去了,薛岳的中央军还在遂宁、靖县一带犹豫不前,前面拦截的黔军又没有做好防守准备,那红军还客气什么?

    于是,红一军团一师、十五师在左,三军团在右,中间是一军团二师、干部团和五军团、九军团,中央纵队随二师行动,五路大军齐头并进,向剑河压去。

    听说红军要去打王家烈、侯之担、犹国材,黎平各族群众喜出望外,纷纷给部队带路、挑给养。红军每个团都能分到几个向导。

    苗岭逶迤,丛林如海,在黎平贫苦百姓引导下,红军在崇山峻岭中穿行而去。

    此时的贵州生主席、国民革命军二十五军军长王家烈正处于左右为难之中。

    王家烈字绍武,是贵州省桐梓县新站区小水乡人,18岁时高小毕业,因家庭生活贫困,曾经在松坎到遵义间背盐,人称王大个。19岁时去遵义,在遵义干过很短一段时间的私塾先生。21岁到贵阳参军,一年后入贵州陆军讲武堂学习,先后随黔军参加“护国战争”和“护法战争”。

    此时,王家烈遇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就是他的夫人万淑芬。

    万淑芬出身铜仁名门之后,喜读兵书,又颇有文采。她嫁给王家烈时候,王只是个连长。在夫人指挥和帮助下,加上王家烈本人在那个年代也算是知识分子,基础好,王家烈提升很快。据说,王家烈每次作战,万夫人都坐小轿随行指挥。

    1925年,黔军周西成部在连年征战中壮大,形成了以周西成为领、以桐梓人为骨干的桐梓系,控制了贵州政权。广州国民政府委任周西成为贵州省主席,二十五军军长,王家烈也升任师长。

    1927年4月蒋介石动“四一二”政变后,周西成为了多占几个县抽税、多养一些兵,奉蒋命令出湘讨共。不料想,那边刚在湖南站稳脚跟,这边蒋介石就授意四十三军去抢占贵州政权,1929年,二十五军与四十三军一战下来,黔军领袖周西成竟然中弹身亡。蒋介石当即任命四十三军军长李某为贵州省主席。

    这下惹恼了桐梓系,其核心人物齐聚遵义,推举毛光翔代理二十五军军长,驱除四十三军。从此又开始了贵州城头变换大王旗的军阀混战时期。

    先是黔军反攻取胜,蒋介石任命毛光翔为二十五军军长、省主席。不等毛光翔屁股坐热,蒋介石就支持王家烈赶走毛光翔,让王家烈任二十五军军长、省主席。结果,桐梓系元老认为王家烈背叛,公开宣战,使黔军另一个师师长犹国材袭占贵阳,蒋介石忙任命犹国材任二十五军军长、省主席。等王家烈赶走犹国材,蒋介石又马上任命王家烈为二十五军军长、省主席。桐梓系怕继续争斗下去会危及根本利益,就鼓动王家烈与其他几个实力派谈判,最后形成了其他人名义上服从王家烈的局面。别人不说,看把蒋介石和南京国民政府累的吧!光是任命省主席的文告就了好几次,弄得当时一般人都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国民政府任命的贵州省主席。

    熟悉王家烈的人都知道,他喜欢穿军装,扎一条宽皮带,皮带上挂一枝小手枪。

    现在,一身戎装的王家烈正在思考如何应对目前局势。

    前天,也就是12月13日,中央红军占领黎平的那天,王家烈赶到了马场坪督战。他让犹国材担任贵州剿匪总指挥,让自己的嫡系何知重任副总指挥,把二十五军主力部署到黔东各县,让犹国材把他的六个团交给自己指挥,让侯之担在黄平、施秉沿乌江布防。总体防御计划是防堵红军进入贵州腹地。不想,到了马场坪以后,王家烈就感到头疼。

    让王家烈头疼的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个是贵州并没有真正统一到他的手里。二十五军副军长侯之担割据了黔北赤水、仁怀、习水、绥阳等县,副军长犹国才盘踞黔西南的盘江八属,副军长蒋在珍投靠刘湘,盘踞在綦江和东溪,随时准备杀回黔北割据。这三个人表面上说服从指挥,实际上和土皇帝没有区别,自己能指挥的也就是何知重、柏辉章两个嫡系师。这不,让犹国材把六个团交给自己指挥,却迟迟不见动静。可以想象,侯之担的乌江防线估计也没有出全力。

    第二个是红军,哪里不好去,偏偏要往湘黔边界走,而且还进入了贵州。贵州有啥好的啊,九山半水半分田,到处都是刁民穷鬼,我老王的部队就是靠烟税养活的,难道你们不知道我的政策就是禁嫖赌不禁烟么?你这一来不要紧,可是给我老王惹祸了。因为你们引来了蒋介石和他的中央军。

    第三个就是蒋委员长了。王家烈自己觉得还是听蒋委员长招呼的,基本上蒋委员长让打谁自己就打谁,拜见委座的时候,委座的态度也很好,又是给钱,又是给枪、给炮的。但是,王家烈总觉得蒋委员长的那双眼睛如一汪深水潭,黑幽幽的,根本就看不到底,上次犹国材一占领贵阳,蒋委员长就亟不可待地表任命省主席公告,那不是明摆着随时都可能抛弃、吞并自己么?这红军一进入贵州,蒋委员长的中央军必定尾随而来,他是来打红军呢还是来打自己的?恐怕三分打红军,七分打自己啊。毕竟贵州地处西南六省中心的战略位置重要啊,我王家烈作省主席,哪有蒋委员长的学生来作更让他放心啊。

    想想这三个问题的关键是红军问题,要是红军不来,蒋委员长一会儿半会儿怕是不好意思直接动手占贵州吧,自己也可以腾出时间和兵力慢慢收拾那三个不听话的家伙么。

    怕什么来什么,怕红军进入贵州,红军就真的进入贵州了。原计划按蒋委员长的命令办,在锦屏、黎平一线阻击红军,堵截红军进入贵州。结果不等自己的五个团去黎平,红军已经占领了黎平。幸亏自己在老锦屏一线建有碉堡,碉堡外面密布竹签,希望能让红军知难而退,继续向湘西前进。

    等等,要是红军不去湘西,而是进入贵州腹地,自己该怎么办呢?硬打是不行的,自己的双枪兵估计不是红军的对手。再说和红军硬拼只能便宜老蒋和那三个不听话的家伙。但是又一想,如果能借红军的手把犹国材、侯之担、蒋在珍这三个家伙收拾了,自己再和桂系联手,把中央军堵在贵州以东,岂不是更好?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切以保存实力为上,把红军堵在黔东或者进行送客式追击都行,千万别让红军进入黔中啊!

    这边是贵州王王家烈在左思右想,那边是湖南王何健正在暴跳如雷。

    令何健暴跳如雷的,是他手上拿的那封电报。

    14日下午,刘一民写了封信,让李清找人送给了杉木桥乡的乡长。这个乡长一看信是写给何主席的,不敢怠慢,马上骑上骡子赶到了遂宁,交给了县长,县长感觉事情重大,就向上峰请示,上峰指示,送信往长沙太慢,将信直接送靖县刘建绪长官处。刘建绪接信后,阅读了一遍,交代用电报给何主席酌出。

    这不,15日的上午,何健在长沙就接到了这封通过电报来的信。

    信是这样写的:

    “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师长刘一民致国民政府湖南省主席何健的信

    何健先生:

    你追随蒋介石,率部多次围剿红军,屠杀我革命志士和无辜民众,穷凶极恶,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今我工农红军北上抗日,你身为陆军上将、省主席,拥兵1o万众,不思抗日救国,反而于湘江围攻我北上抗日之红军主力,屠杀抗日将士,形同汉奸,对国家和民族又犯下了新的罄竹难书的罪恶。若不及早悬崖勒马,则后世史书,必将对你口诛笔伐,让你遗臭万年、子孙蒙羞。

    12日小水一战,你部16师全军覆没;再战溪口,你部62师、63师再次全军覆没。

    本人受红军总部委托,现与你洽谈你部被俘官兵移交事宜。

    一:你部被俘之16师师长章亮基、62师师长陶广及六个旅长(含63师旅长李伯蛟等8个将官,折银4o万元,捷克式轻机枪5o挺,七九步枪2ooo枝,新式驳壳枪1oo枝,75山炮弹1ooo,6o迫击炮弹2ooo,手榴弹3万枚,重机枪弹1o万,轻机枪弹2o万,步枪弹6万,手枪弹1万,骡马2oo匹。

    你部被俘之中下级军官1o5名,折银6o万元,捷克式轻机枪6o挺,七九步枪2oo枝,新式驳壳枪2oo枝,75山炮弹15oo,6o迫击炮弹3ooo,手榴弹4万枚,重机枪弹1o万,轻机枪弹2o万,七九子弹1o万,手枪弹2万,骡马3oo匹。

    三、你部被俘之13oo名轻伤士兵,以你部所关押之红军战士和人交换,每一名你部士兵,换两名红军战士。少一人,赔偿大洋5oo元。

    若你不愿遵照执行,我部当直接面告陶广、章亮基等将官和士兵,并通过电台告知全国,让你抛弃部属的恶名传之四海。同时,我部将动员陶广、章亮基等军官和轻伤士兵加入红军。据说,陶广、章亮基都有很高的军事素养,你部士兵更是训练有素,红军北上抗日正需此类人才。将来,红军打败日本侵略者后,必令陶广、章亮基率部队解放湖南,生擒你于长沙。

    若你同意交换,本月17日前,将前述各项款物运抵通道溪口,过时不候。

    若你在交换时想制造伏兵四起的效果,我不介意请刘建绪将军、李觉将军和其他湘系军官到我的师部做客,到时候,我们可以继续接洽关于他们的交换问题。

    不要指望将情报透露给中央军,本人正有意请他们来做客。

    另:你部之63师中将师长陈光中,以屠杀无辜民众为乐事,作恶多端,人神共愤,我部已将其击毙。前车之鉴,何健先生三思。

    听说长沙大厨做的湘菜味道独特,我很想亲自去品尝一下。无奈北上抗日乃军人本分,无暇分身。若何健先生不同意此次接洽事宜,到时我率师返湘,与贺龙将军、肖克将军漫步橘子洲头,估计我党中央和红军总部就不会追究我违背军令的责任了。万望何健先生成全。万分期盼!

    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师长刘一民

    西元1934年12月14日”

    看完电报的何健,自然是暴跳如雷了!长沙何健官邸里,到处都回响着他气急败坏的声音:“这纯粹是讹诈,裸的讹诈!卑鄙之极!无耻之极!红军不是号称仁义之师么?什么时候出了个这种家伙。无名鼠辈,欺我太甚!”

    骂完了,咆哮完了,何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这事该咋办呢?陶广和章亮基还是要回来的好。只要他们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回来,再带上1oo多的中下级军官和13oo名的士兵,自己就可以向南京报告16师、62师、63师损失惨重,但骨干部队仍在,可以迅抽调部队组建这三个师。

    可是让他们回来,代价也太大了吧,钱还好说,多收点税就是了。武器弹药可不是小事,让蒋委员长知道了,还不把自己弄个通匪论处啊?再说,给红军这么多弹药,那不是助纣为虐么?他们拿这么多的弹药去打谁呢,会不会再回过头来打老子啊?但是再一想,如果自己的实力能尽快恢复,委员长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如果实力受损过大,就是自己天天打红军,委员长也会想个罪名把自己关起来的。何况从信上情况看,这些红军可能真的是想北上了,至少是西窜贵州,说打湖南等等,只是逼自己就范。

    如果不让他们回来,也不成啊。到时候事情一泄露,丢人事小,会不会让部下心寒啊,那样子蒋委员长一拉拢分化,恐怕自己很快就成孤家寡人了吧。再说,委员长接到刘建绪的电报后,只字不提三个师的组建问题,只是给了2o万元让抚恤战死的士兵,摆明了不想让恢复16、62、63三个师的编制了么!可笑啊,2o万元,我何健缺这2o万元么?我要的是我的三个精锐师的编制啊,可是委员长估计是不会给了。

    思前想后,何健觉得还是要尽快要回陶广、章亮基等俘虏。至于武器弹药和钱,可以派人和红军商量,既然是做生意,那就要讨价还价么。当务之急,是要快。如果让中央军和特务们知道了,这事就黄了,别说陶广、章亮基等人要不回来,估计三个师的编制想都不要想了。想到这里,何健直接命令参谋长:“给我接恢先电话!”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