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四十六章 中央警卫师
    吴征万万没有想到,等他和蔡中押运物资回来,媳妇和孩子会出现在面前。

    媳妇和孩子已经脱掉了破烂不堪的衣服,换上了干净衣服,一家人见了面,知道了爹娘的情况,抱头痛苦一场,就休息了。

    第二天中午睡醒后,吴征愁了,怎么安置这娘们两个呢?随队伍走?不可能,红军纪律是不允许的。要知道,离开苏区时,多少女战士,多少领导人的家属都被留在了苏区。再说,现在是转移时期,带上他们,只能拖累部队。就地安置?恐怕部队走后,此生就再无相见之日了。思来想去,没有办法。后来心一横,还是留下吧。

    吃饭的时候,吴征端着碗,边吃边想着如何开口。媳妇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已猜了个七七八八,边吃饭边落泪,泪珠掉到碗里,再咽到肚里。

    伢子不知道父母的心事,只觉得红军的饭真香,哧哧溜溜的吃个不停,一会儿功夫就把一大碗饭吃了个底朝天。吃完了,还拍着肚皮直嚷好吃。

    吴征还是开口了:“伢子他妈,吃完饭,你带着伢子走吧,我这里有上次上级奖励的几块银元,你拿上。”

    媳妇一听,扔下碗,抱着孩子嚎啕大哭。

    伢子现在明白了,原来爹是要赶自己和娘走啊!马上瞪着乌溜溜的眼睛对吴征说:“爹,我们不走,我们要当红军,你给我支枪,我要打白狗子,给爷爷、奶奶和村里的人报仇!”

    吴征心疼地摸着伢子的头说:“傻孩子,你还没有枪高呢,怎么能当红军?等你长大了,再当红军,好不好?”

    “不好!我和娘都要当红军!离开红军,我们会被白狗子抓去杀了的!”伢子大声直喊。

    吴征叹了口气:“伢子他妈,我也知道,让你们走,恐怕我们一家一辈子就再也见不到了,死了都埋不到一起。可是部队正在转移中,随时都要打仗,我们不能拖累部队啊!”

    媳妇抹了一把脸:“我不拖累部队,我会打枪,也会照顾伤员,你去给领导说,我要当红军,我和伢子保证不拖累你们!”然后又哭开了:“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娘俩这两个月,就今天算是睡了个安稳觉。一路上,我们都是钻在乱坟堆里睡,啥时间敢睡死啊!”

    吴征还要劝,媳妇哭着说:“我想好了,就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反正我们娘俩离开部队,下场你也清楚。”

    吴征是团领导,辎重营是直属部队,宿营的地方和刘一民不远。吴征老婆的哭声早就惊动了刘一民和蔡中。刘一民以为这一家人一定是说起了死去的亲人,所以没有理会。蔡中坐不住了,在一边直叹气。刘一民问他为什么一直叹气,蔡中说不知道多少红军战士的家属都被敌**害了,惨啊。最惨的恐怕是那些留在苏区打游击的女战士了,想都不敢想啊。

    这下刘一民明白了,吴征一定是在撵媳妇离开部队,媳妇才一直在哭。就对蔡中说:“走,我们看看去。”

    吴征一看团长、政委来了,忙起身敬礼。媳妇也不再哭了,站起来低着头用手捏弄着衣角不说话。伢子躲在吴征背后乌溜溜的眼睛在刘一民和蔡中脸上转来转去。

    刘一民说:“嫂子来了?咦!怎么哭上了?是不是老吴欺负你了?”

    一句话刚说完,吴征媳妇“哇”地一声就又哭开了。

    刘一民心说,真是越活越笨了,怎么说话呢!就赶紧说:“嫂子别哭了,有什么事和我说,我和政委给你做主。”

    伢子从吴征背后伸出头说:“红军叔叔,我和娘要当红军,爹说怕我们拖累部队,要撵我们走。”

    刘一民拉过伢子问:“几岁了?叫什么名字?”

    伢子回答说:“红军叔叔,我8岁了,小名叫伢子,大名叫吴锋。”

    刘一民又问:“能给叔叔说说为什么要当红军么?”

    伢子瞪着眼说:“白狗子把我爷爷、奶奶、姥爷、婆婆都杀了,我要当红军为他们报仇!”

    刘一民摸着伢子的头说:“当红军是要流血牺牲的,你怕不怕?”

    伢子马上说:“不怕,狗熊才怕呢!”

    刘一民又问:“那要是白狗子抓住你了呢?”

    伢子恨恨地说:“我咬死他们!”想了想又说:“他们抓不住我的,我会上树、翻墙、钻狗洞,我能跑了的。”

    几个人都哈哈大笑。末了,刘一民说:“这个兵我收了,就留给老吴当通讯员吧。还有上次胡老虎救回来的红小鬼潘明亮,就给政委当通讯员。嫂子去卫生队。不过,都要学会打枪,要有自保能力。这事就由老吴负责教。”

    吴征忙说:“使不得,使不得,这样会拖累红军的。”

    刘一民说:“不要再争了,我们红军革命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建立新中国,让下一代过上幸福日子么?革命来革命去,连老婆孩子都保护不了,还闹什么革命啊!”

    后来,李英,也就是吴征媳妇跟随红军走完了长征,成为众多走完长征的女红军之一。年老的时候,总是有记者采访,问她当年为什么参加红军,长征中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李英的回答是不参加红军就会被还乡团杀死,长征中最难忘的事情就是在通道找到了红军。一辈子最感激两个人,一是胡老虎将军,二是刘一民同志。

    从吴征那里出来,王同生和胡老虎就找来了。原来,王同生找的那个工匠不简单,叫曾照,原是汉阳兵工厂的工程师,早年受我国著名化学家、兵工事业先驱之一的许建寅保荐留学美国,学的就是枪械制造。不想厂里高层有人垂涎妻子的美色,只好举家逃离汉阳,准备去美国或香港。由于是高级技术人才,离开汉阳后就被通缉,美国是不用想了,香港也不用想了,连上海、广州都不敢去。无奈之下只好往偏僻的西南走,到了通道没有钱了,不得不隐姓埋名,靠干一些铁器修理的小活过日子。他说可以帮助红军修理、改造甚至制造武器,但是希望红军能帮他全家逃出国去。

    刘一民一想,好像历史上没有这个人物啊,难道又是一个被历史淹没的人才?不管他,先见见再说。

    见到曾照,刘一民就知道这是个真正的人才。

    曾照留个分头,高高瘦瘦的,白白净净的,戴着一副近视镜,看上去细皮嫩肉,很像个钢琴演奏家。

    刘一民拿了张纸,随意画了一枝看似猎枪的枪,对曾照说,他师傅有一种这样的猎枪,能不能仿制。曾照看了就说,你这不是猎枪,而是霰弹枪,又叫散弹枪,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就已经装备部队,优点是杀伤面大,缺点是射程太近。

    刘一民又问能不能把这种枪改装成象花机关一样的自动枪。曾照说理论上所有的武器都是为了战争需要而产生的,也就是说所有的枪都可以改装成自动枪或半自动枪,但是对机械、钢材要求标准就高。国际上还没有人研制可以连的霰弹枪,但是步枪自动供弹早就在研制中。国内原东北军的兵工厂就曾经研制过自动供弹的半自动步枪,具体结果不清楚。

    刘一民就随意说,如果让你研制,不知道行不行?曾照说只要有设备、有材料、有时间和环境,可以一试。

    刘一民心里想,人才啊人才,估计将来到延安后只要自己画个大致图纸、提供个思路,什么火箭筒、高射机枪、反坦克炮都可以自己制造。当然,前提是自己得想法给他弄设备、材料和配套的技术人员、技术工人。刘一民就突奇想,把王家烈或刘湘的兵工厂搬走怎么样?想想长征路上搬这些重家伙不容易,但是要是到延安后,去把阎锡山的设备搬走,那不是就近多了么?那岂不是枪、炮、子弹都可以造了么?哈哈,我看可行。

    阎老西做梦都想不到,在遥远的湘西南,有个叫刘一民的家伙惦记上自己的宝贝了,而且后来还真的被他弄走了。当然,这是后话。

    刘一民有点担心的问曾照:“我听说国外有种枪,叫狙击步枪,可以打很远,精确度很高。不知道你帮我们在枪上安装的望远镜,能不能保证射击效果啊?”

    曾照回答说:“不是专业的瞄准镜,效果自然不好。但是如果射手水平高,还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安装专业瞄准镜的作用,就是提高射手的观测距离,从而提高射击精度。我在美国留学时,到几家大的兵工企业实习,就曾经组装过狙击枪,技术没问题。要是将来有机会,搞一些专业的瞄准镜,就可以组装高质量的狙击步枪。可惜这种机会很少。刘团长还是考虑一下,如何帮助我们出国吧。”

    刘一民字斟句酌地说:“曾先生学成归国不就是为了报效国家么?现在日本入侵,先生应该以自己所学为全民族抗日建功立业。何必出国呢?参加红军吧,把你的本事拿出来,制造优良武器,帮助我们打败日本侵略者,建立新中国。将来,你就是我们新中**工事业的重要创始人,男子汉大丈夫,机会就在眼前啊!”

    曾照说:“谁不想抗日啊,可是你看国民政府会抗日么?他们不是整天忙着打你们么?我估计,等他们把你们消灭了,日本人也就把中国占了。我算看透了,国民政府那帮渣滓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关于民生建设概不过问,指望他们早晚亡国灭种。再说了,我顶多能帮助你们修理一些打坏的武器,想制造太难,恕我直言,你们现在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何谈设备、材料和制造啊!”

    刘一民笑笑:“曾先生,眼光放长远一点,我们是有困难,而且是很困难,但困难是暂时的。相信我,设备材料都会有的,稳定的环境也会有的,只要有了人,什么奇迹不能创造啊?来吧,加入红军吧,我们一起创造奇迹!”

    曾照有点心动。刘一民看火候差不多了,就趁热打铁:“曾先生,一个是去美国、香港当个一般的工程师,终生默默无闻;一个是做未来强大的新中国的军工事业的泰山北斗,名垂青史。你会选哪个呢?叫我选,我一定选后者。男人么,谁不想青史留名呢?”

    曾照忽然提了个很书呆子的问题:“刘团长,你也知道我太太很漂亮,你能保证你们红军的大官不会见色起意么?”

    刘一民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弄得曾照很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刘一民拍拍曾照的肩膀:“情人眼里出西施,你是太喜欢你太太了,才觉得她特别漂亮,别人不一定也认为她很漂亮。放心吧,等你见了我们的长们,你就知道他们是一群这个民族、这个时代的知识精英,你想的事情,是绝对不会生的。”

    就这样,曾照带着他的太太和一双儿女参加了红军,当了红18团枪械修理所所长,当然是光杆儿所长。许多年后,为人民兵工事业鞠躬尽瘁的曾照将军、曾照院士去世了。人们在他简短的遗嘱中现这样一句话:“终生感激刘一民同志,他是我一生的导师。在他面前,我愿执弟子礼。”

    刚送走曾照,蔡中、刘建立、李清、吴征就一起进来了,脸上都有一种隐隐约约压抑不住的兴奋。

    刘一民笑着说:“没有说开党委会啊,怎么来的这么齐啊?”

    蔡中说:“刚才你和人谈话时,中革军委来电报了,怕影响你谈话,没有打扰你。恭贺你,刘师长!”

    刘一民说:“什么刘师长,开什么玩笑?”

    蔡中拿出电报说:“你自己看吧。”

    刘一民一看,电报内容有四点:一是通报红军黎平整编情况,撤销红八军团建制,部队分别编入红一军团、红三军团;中央红星纵队、红章纵队合并为一个纵队,充实战斗部队力量;干部团加入一军团序列,与红二师一起,归总参谋长刘伯承直接指挥。二是红18团不再回归三军团建制,改称“中央警卫师”,下设警卫一、二、三团。师长、党委书记刘一民,政委、党委副书记蔡中,党委委员、参谋长刘建立,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李清,党委委员、后勤处长吴征。各团领导由师党委研究报红军总政治部任命。三是中央警卫师任务与原红18团任务同,迟滞牵制敌追剿军主力,掩护红军主力行动。具体作战时间、作战区域由师领导视敌情变化决定。四是前18团电报提出派人与何健谈判一事,委托警卫师代表中央实施,可谈可不谈,但陶广、章亮基须释放,不宜枪毙。电报签人是中革军委主席、红军总司令朱德。

    刘一民心里纳闷,怎么给个中央警卫师的番号啊,原来的中央警卫师不是已经划归红8军团了么?看来,历史真的是由于自己的到来生明显变化了啊。历史上,红8军团撤销建制后1ooo人并入了红五军团,现在人多了,分别并入了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加上自己送去的湘军俘虏,这两个军团从人数上已经大大加强了。看来,自己已经在改变历史了。

    想到这里,刘一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各位领导,我们是不是升官升的太快了啊!”

    蔡中说:“不是我们升的快,是你升的快。这是中革军委对你的能力和贡献的肯定。师长,我们是不是尽快研究一下三个团的干部,上报中央批准啊?”

    李清说:“还要搞一个隆重的中央警卫师成立大会,鼓舞士气。”

    吴征说:“我们现在物资充足,可以搞的热闹点。”

    刘建立说:“成立大会要搞授旗仪式,体现我们中央警卫师军威庄严、不可侵犯。”

    刘一民想了一下,说:“这昨天刚成立三个营,干部调整一遍,今天又调整,度有点太快。我提个方案,大家议议,看行不行。师直属部队不动,一、四、六营编为警卫一团,高原任团长,洪远任政委、雷鸣任参谋长;二、五、七营编为警卫二团,张洪涛任团长,赵山任政委,李亦默任参谋长;三、八、九营编为警卫三团,陈大勇任团长,史然任政委,陈大中任参谋长。为了确保部队战斗力,这些团领导所兼营长职务一律不免,再打几仗,让下面的干部再锻炼锻炼,提拔的太快不好。”

    蔡中考虑一会儿,说到:“这个方案我看基本可以,建议调整一下史然和陈大中的位置,陈大中善于做思想工作,在新兵营干的很好。史然比较擅长军事指挥和参谋,在教导队是副队长,教导队长李亦默任二团参谋长,史然不应该过他。建议陈大中任三团政委,史然任参谋长。”

    刘建立、李清、吴征都认为可以。

    刘一民说:“还是政委心细,调整一下更合适。其实,这几次战斗下来,干部们的表现我很满意。几个团长人选不说了,原来都是主力团长出身。洪远也是主力团长出身,赵山、雷鸣都是合适的主力团团长人选。不急,部队还要扩大的,只要我们打得好。就按政委调整的意见上报中革军委。政委和老吴筹备一下,明天早上7点举行中央警卫师成立大会,然后就要准备打大仗了。我写封信,李清负责派人与何健联系,怎么着也得让这老混蛋出点血。参谋长抓紧部队整训,特别是三个新成立的营,要蹲下去,一个连一个连的检查,确保拉上去的时候不拉稀。”

    刘建立说:“放心吧,我现在就去。”

    看几个人分头忙活去了,刘一民喃喃自语:“薛岳将军啊,你的中央军现在到了哪里呢?好期盼啊!”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