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三十三章 溪口激战(二)
    红十八团骑兵连连长胡老虎现在算是找到点骑兵连长的感觉了。

    小水战斗结束后,胡老虎总算是凑齐了5o匹战马,虽然还没有专业的马枪,但是冲锋枪、轻机枪、步枪却是随便挑,也找到了几十把马刀,战士也有了近9o号人。

    本来,胡老虎还可以再多点马匹,但是炮兵营长李昌和辎重营的吴征都不好说话。李昌说他的山炮需要骡马,总不能老是把炮拆开让战士们扛吧?吴征是一声不吭,但他毕竟是团领导,胡老虎是老红军了,知道什么是上下级领导关系,见吴征没有让马的意思,胡老虎也不敢纠缠。好在他的骑兵连人数本来就少,在通道县城整编的时候只有2o来个战士,小水战斗后增加了4o个,加上干部,满打满算也就8o来号人。胡老虎从小水参军的新战士中挑了1o个人,加上干部和老战士,凑齐了5o人的小连队,剩下的新战士就只好让他们先跟着步兵行军了。

    自从在通道让刘一民给上了一堂骑兵要当马背上的神枪手、神炮手、投弹手的教育课后,这个去苏联学习过骑兵战术的老红军那是大开眼界,原来他非常羡慕布琼尼骑兵师冲锋时遮天蔽日的刀光,渴望着有朝一日率领整团、整师的骑兵呼啸着向敌人阵地扑去,让敌人在他海潮一般的刀山下屈服。现在看来,在强大的火力面前,骑兵冒然冲锋纯粹是送死,不说更强大的火力了,单是十八团消灭湘十六师时候的机枪火力,骑兵集团冲锋和送死就没有什么区别。看来还是团长的思维清晰,苏军的骑兵战术从战略层面看有点落后了。

    现在,胡老虎正带着他的骑兵连,身穿湘16师的服装,穿行在小水到溪口间的山路上。

    团长给他的任务很明确,伪装湘十六师,向溪口方向战斗警戒。如遇敌62师小股搜索部队,可以吃掉,但尽量不要开枪;如遇敌62师大部队,隐蔽监视,在主力到达前不准攻击,以免打草惊蛇。

    胡老虎不放心,临行前特意跑去问团长,要是敌62师主力向小水我军方向攻击前进怎么办?团长明确的告诉他,骑兵连沿原路快返回,不得与敌缠斗。

    胡老虎知道,团长一是怕暴露团主力意图,二是怕骑兵连对敌大部队起攻击的话,会损失殆尽的。

    山路很难走,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牵着马走,这让胡老虎很不爽,刚刚有了战马,却不能纵马驰骋一番,未免有点太不理解骑兵战士对那种如风一样的度的渴求了。胡老虎心里不停的祈求:快点,再快点,赶紧走出这该死的山道,上公路上去吧。

    转过了一道弯,前面有个山村,在群山中静静地伫立着。胡老虎本来想打马而过,但一想,自己的任务是战斗警戒,那就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以隐藏危险的角落,唿哨一声,便带着骑兵连向村子驰去。

    山村里这时已经是人声鼎沸了。

    村边一所房子的院墙外面,红军小战士潘明亮靠墙蜷伏着,周围是二、三十个围观的村民。

    潘明亮是瑞金人,长征前苏区扩红的时候参军的,是一军团少共国际师的一名战士。他的父母都是红军干部,留在苏区坚持斗争。

    长征开始后,潘明亮跟着队伍从于都河一路走来,连过敌人四道封锁线。前天一军团从长安营向临口转移的时候,他被编入侦察队,向小水方向侦查敌情。毕竟是个14岁的孩子,迷路了,掉队了。

    摸到这个小山村的时候,小红军潘明亮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两天两夜没有吃过一口饭了,浑身无力。他只想找个地方喘息一下,找点吃的。

    村民们围上来了,看着这个靠墙躺着的小红军,七嘴八舌的开始议论:有的说把他扔到山崖下喂狼吧。有的说打死了埋掉比较保险,红军和**都不会知道,不惹麻烦。也有的说还是交给**领赏,毕竟一个红军人头值两块大洋呢。也有的说算了吧,毕竟是个孩子,啥也不懂,怪可怜的,还是让他自己逃命吧。但是没有一个人去给小红军拿点吃的,哪怕是一碗水也好。几个顽皮的小孩子象看山里稀罕的动物一样,围着潘明亮嬉笑玩闹,还比赛着看谁能用小石子打中这个脏兮兮的红匪娃。

    有一个老汉嗫嗫嚅嚅地说,自己没有孩子,看这个孩子很可怜,不如让他领回家去,将来可以给他养老送终。马上就招来一片反对,大家都说领养谁都可以,就是不能领养红匪娃,小心自卫团知道了,全村人遭殃。

    潘明亮不知道,这个时候的湖南,在何健防共禁共的政策下,人人谈共色变。因为何健搞的是连坐法,一人通共,全家遭殃;一家通共,全村遭殃。所以,除非红军大部队占领了这个地方,正常情况下,没有人敢给他拿点吃的或喝的。

    好怀念红色的瑞金啊!那里的乡亲把红军当亲人,渴了有水,饿了有红米饭南瓜粥。红军战士空闲的时候帮乡亲们种地收庄稼,打仗的时候乡亲们帮红军运弹药、抬伤员、押俘虏。红军和乡亲,那是一家人啊。这里的乡亲怎么都这样啊,难道不知道红军是工农的队伍么?

    不知道留在苏区打游击的父母现在怎么样了,他们知道不知道他们的亮子再也走不动了?亮子想喝水,亮子想吃饭,亮子想在他们身边美美的睡一觉啊。

    慢慢地,潘明亮似乎看见身穿红军军装的父母向他走来,边走边喊着亮子。潘明亮困倦的眼睛慢慢地合上了。

    胡老虎率领骑兵连进村的时候,小红军潘明亮身上已经堆满了石子土块,只有依稀可见的红领章还能辨别出这是一个红军战士。

    看见**到来,几个贪图赏钱的村民忙上前争先恐后的报告现红匪娃的经过,个别机灵的已经开始说是他们在山里抓获的了。

    胡老虎上前把潘明亮拉起来,一看忍不住都想掉泪:军服破破烂烂,草鞋只剩一只,底子已经没有了,只剩几根草绳还绑在脚脖子上,脚上满是血迹,左腿浮肿的有碗口那么粗。胡老虎知道,这个小红军一定是一军团的红小鬼。

    胡老虎二话不说,抱起潘明亮就放到了战马上面。

    几个村民看**要把红匪娃带走,拦住胡老虎要赏钱。胡老虎提起皮鞭噼噼啪啪就是几鞭子:“王八盖子滴,敢和**要赏钱,老子抽你一顿要不要?”

    村民们这才知道**的赏钱就是皮鞭,顾不得纠正胡老虎那句“王八盖子滴”音不准确,就一哄而散。

    出了村口,胡老虎拿出水壶先给潘明亮灌了点水,看他醒来了,就让他吃了点干粮,然后又拿出一双刚从小水之战湘军尸体上扒掉的布鞋让他换上。鞋子太大,胡老虎又把潘明亮那只烂草鞋上的草绳解下来,搓的细细的,做成鞋带,算是勉强能穿了。潘明亮这才相信真的是遇见了伪装敌人的战友,把自己的情况向胡老虎报告了一遍。

    就这样,小红军潘明亮跟随胡老虎的骑兵连一路搜索前进,开始了他在红十八团序列里的传奇军事生涯。后世的家挖掘两位将军的传奇经历时,把这段故事演绎成老红军智救红小鬼,小说、戏曲、电影、电视一起上,很是火了一把。

    下午3点的时候,红18团骑兵连在连长胡老虎率领下,穿越小水、溪口间的山路,来到了从杉木桥到溪口的大路边。

    向导告诉胡老虎,这条大路是绥宁到通道直线距离最近的大道,沿大路向南转过一个弯就是溪口,北边路边的那个村子叫北山村。他们所在的位置正是从这条大路去小水的入口处,不是本地人,一般不知道。

    胡老虎安排战士们将战马隐蔽,占据有利地形,然后开始轮班休息,监视公路上的动静。

    4点半,罗延和侦察排前出溪口侦查的战士回来了,联系上胡老虎后,说情况已基本清楚,敌62师一个旅1点多进的溪口,两点向寨头堡、菁芜州一线开进。溪口的保长正带领老百姓杀猪做菜,说是敌先头旅到溪口的时候,把老百姓狠狠糟蹋了一番,一会儿敌62师师部和大部队还要到,赶紧准备迎接,免得62师长官不满意而纵兵抢掠。

    胡老虎安排罗延带向导向团长报告,自己和骑兵连继续监视敌人。

    这个时候,刘一民正率领红18团沿着胡老虎走过的山路急进。

    山路行军本来就慢,带上李昌的炮兵营,又是山炮,又是骡马、又是炮弹,度就更慢了。虽然两个山炮连求战心切,已经将山炮分解,尽量用骡马驮运,但是度还是上不来。刘一民很想让李昌留下3门山炮,将剩下的9门山炮掩埋,但是一看李昌肩膀上磨出的血痕,再联想到后世军博展出的那门红二方面军长征带到陕北的功勋炮,刘一民就什么都不想说了。

    刘一民心急如焚,这个时候正是和敌人抢时间的关键时候,如果追不上62师,让陶广率领的钟光仁旅和前卫王育英旅汇合,占住通道县城这个中心点,敌人一旦知道湘16师被消灭,而18团还在通道地区,南面的桂军两个军、北面的湘军剩余6个师和中央军7个师就会蜂拥而上,将包围圈缩小,18团的生存空间将会被大大压缩。牺牲是小事,掩护红军主力转兵贵州的任务恐怕就完不成了。那样,红军主力在贵州很快就会重新陷于敌重兵集团挤压之中,疲于奔命,长征必然会象原来的历史那样,在雪山草地上留下上万不屈的英灵。

    这种结局是刘一民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只有追上去,消灭湘62师全部或一个旅,逼湘军全线收缩,才能取得主动,集中精力迎战中央军或桂军,争取时间,完成任务。甚至,桂军和中央军都会暂时收缩,自己可以腾出时间,让部队休整后从容追上主力。

    和蔡中、刘建立简单商量一下,刘一民决定自己和刘建立率狙击排、6个战斗营、重机枪营、工兵营和炮兵营的两个迫击炮连以急行军度前进,蔡中率炮兵营的两个山炮连和新兵营随后跟上。

    命令下达后,炮兵营长李昌把山炮连交给教导员,自己带两个迫击炮连跟随团主力开始急行军。

    在曲折隐蔽的山路上,红18团主力犹如一支利箭,向溪口方向射去。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