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十九章 三战小水(一)
    贺兴华又来报告,说敌48旅来电报,报告正在以急行军度追赶师部。刘一民说好,让他们加快度,特别是辎重营,要快点,就说前方正和红军激战,急需补充手榴弹和机枪子弹。

    贺兴华走后,刘一民就带着18团各部按战前部署进入阵地。为了全部缴获敌辎重物资,防敌破坏物资,刘一民特意命令新兵营抽调一个连,加强到四营。万事俱备,就等46旅上菜了。

    一个小时后,敌46旅沿着公路奔来。

    敌46旅从旅长到士兵没有一个人想到,那封由师座来催促加前进的电报是一张催命符。

    要知道,当时的军阀部队中,能和湘军在战斗力上一比高低的,少之又少,也就是广西的桂军和青海的回回骑兵还可以与何健的湘军相提并论,在湘军官兵甚至普通老百姓眼里,其他军阀部队那是不值一提的。一句“无湘不成军”道尽了当时的风评舆情。

    而16师又是何健的看家部队之一,中原大战、争霸湖南等历次战役中都有上乘表现,鲜尝败绩。中央苏区建立后,湘16师多次参与围剿红军,说来也奇怪,在和红军交锋中,湘16师几乎没有受过多少大的打击。红军两次围攻长沙,湘十六师一次是何健收复长沙的主力,一次是坚守的主力,两次任务都完成的可圈可点。

    红军长征开始后,湘16师再次踏上何健围剿红军的战车,堵截、追击,无役不与,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几次拼杀下来,特别是湘江一战下来,湘十六师的自信心极度膨胀,中下级军官们都把追击红军看成是升官财的通天大道,争先恐后,趋之若鹜。特别是这个46旅,由于旅长章亮基荣升师座,别说是中下级军官了,连普通小兵平时走路都恨不得把两个鼻孔一直朝到天上去,仿佛自己也成了师座一样,骄狂不可一世。

    今天早上,师座命令全师出动截击红军,46旅的任务是全师后卫,保护辎重。许多军官心里老大不情愿,明明是红军已经跑了,这个时候应该追上去狠狠咬他一口,捉住一个至少也是两块大洋啊!要是运气好的话,能捉住**、朱德等脑人物,那可是把子子孙孙多少代的荣华富贵都挣下了啊!弄了半天却让担任后卫,这活是46旅干的么?再说,辎重营这帮家伙,干活磨磨唧唧,又是骡马,又是大车,又是挑夫。好不容易收拾上路了,行军度却上不来,害的46旅主力行军也跟着变得慢腾腾的。

    终于等来了师座命令加前进的电报。敌旅长心头一阵轻松,直接对参谋长命令道:“传令全旅急行军,尽快赶上师主力。告诉弟兄们,红匪就在前面,功劳就在前面,大洋就在前面,女人就在前面。去晚了,别人吃肉我们连汤也喝不着。你亲自去督促辎重营,胆敢拖全旅后退,军法从事!”

    看着旅座命令传达后,全旅迅变成三路纵队,嗷嗷叫着跑步前进,敌参谋长拍马就来到了慢腾腾的辎重营。

    不等辎重营长解释,敌参谋长的马鞭就劈头盖脸地抽了上来:“王八盖子滴,你想拖全旅后腿么?旅座命令,全旅急行军追赶师主力,违令者军法从事。”

    敌辎重营长一边躲闪着皮鞭,一边掏出手枪,“砰砰”两声,朝天就是两枪:“弟兄们,都给我听好喽,让骡马跑起来,全营急行军。谁敢磨蹭,别怪老子的枪子不认人。”

    敌辎重营马上就行动起来,骡马嘶叫声,士兵呵斥声、民夫的叫骂声交织一起,人慌马乱的,好不热闹。

    忙乱中,一个挑夫的挑子被碰的东倒西歪,挑夫一急,索性撂下挑子,跳脚大骂:“王八盖子滴,挤什么挤,急着赶去吃枪子么?”

    敌营长冲过来对着挑夫就是砰砰两枪,队伍一下子就静了下来。敌营长阴森森的说道:“都给我听好了,哪个不执行命令,老子的枪子就找他算账。”

    就这样,敌46旅紧赶慢赶,一头撞进了红18团的伏击圈。

    没有任何悬念,敌46旅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在狭窄的谷地公路上,再度加强了火力的18团各营,用子弹和手榴弹给46旅上了一堂什么叫攻敌不备、什么叫火力突击的课,短短5分钟,46旅这支在追击红军方面从不落人后的湘军主力旅就被十八团用密集机枪火力和手榴弹群构成的烈火神鞭打得瘫痪在地。

    也许有读者会质问,你也忽悠的太邪乎了吧,一个旅几千人呢,别说是打仗了,就是杀猪也不会那么顺利。

    其实,还真的就那么顺利。你想一想,那条公路是靠山修建的,一面是山崖爬不上去,遇到伏击的时候,只能向前冲、向后退、向对面冲锋或就地卧倒。向前?机枪封锁。向后?机枪打的刮风一样。向对面冲锋?一溜3o挺重机枪和1oo多挺轻机枪正在喷吐着火舌,那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火网,何况还有两个主力营战士手中的步枪、冲锋枪呢。咋整也不行,卧倒总可以吧?不行啊,老兄,头顶上落下的可是**自己造的手榴弹啊,那质量,比红军苏区造的草绳手榴弹的质量可是高多了。

    还有读者会问,那你怎么在第一波伏击的时候,还写到了湘军士兵向前冲锋和就地抵抗的情景啊,而且也没有说这么快结束战斗啊。

    晕,第一波伏击的时候,18团只有六挺重机枪、27挺轻机枪,那么长的行军队伍,机枪火力不可能一下子覆盖的,总有湘军士兵有时间作反应动作的。要不是有头顶落下的成群的手榴弹配合,说不定湘军还可以把战斗打成个胶着状态呢,甚至使战局翻转。难道读者大大忘了红军最年轻的军团长寻淮州率领红十军团一个师伏击王耀武的独立旅、结果反被王耀武击败的往事了么?第三波伏击的时候和第一波大不一样啊,那么多的机枪早就把行军队伍覆盖的严严实实。别说是一个2团制的旅,就是一个师又能怎么样啊?

    另一个读者说,那是一个旅,而且是战斗力强劲的旅,你怎么忽悠的啊,红军竟然没有一个阵亡,天上的神仙都不信。

    很简单,敌人是一个旅不假,战斗力强劲也不假,但是行军的时候连步枪都是关着保险的,何况机枪大炮呢?问题是刘一民就不给他们组织射击的机会啊!其实,红军战史上消灭敌人而自己没有伤亡的战例还有,读者留意去看就知道了。

    有个读者不愿意了,上来就砸砖头,你净瞎忽悠。明明红军长征时候是被**追着屁股打的,你倒好,把**变成了待宰的羔羊,排着队让红军屠杀。

    豫西山人只好呆呆的站着挨砖头,头破血流的时候忽然想起,追着打的一方也要防着对方布下的死劫啊。君不见,红25军3ooo疲兵袁家沟伏击杨虎城一个旅,中央红军二占遵义后歼灭敌中央军吴奇伟一个师和王家烈黔军主力。那可都是追击的**变成了待宰的羔羊啊。

    豫西山人想了半天才整明白一件事,那就是红军是一支创造奇迹的部队,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谁要是认为红军已经被打的无还手之力,那他就离覆灭不远了。骄狂的湘16师就是个明证。

    不忽悠了,书归正传。此役,全歼敌46旅旅部和两个团又一个师属辎重营。击毙敌人245o人,打伤45o人,俘虏7oo人。这次俘虏敌人之所以比前两次伏击多,主要是战士们不舍得击毁敌辎重营车辆,让辎重营的大部分士兵有了投降机会。缴获电台一部,6o迫击炮12门,重机枪12挺,轻机枪72挺,冲锋枪146枝,各类手枪14o枝,步枪215o枝,从46旅士兵身上搜缴手榴弹2万枚,缴获山炮弹、迫击炮弹、重机枪弹、步枪弹、手榴弹、干粮、药品等物资76大车,银元5万块,金条6o根。

    刘一民和团、营领导们站在公路上,看着战士们押送俘虏和搬运物资。

    公路上横七竖八到处都是湘军的尸体,满地血污。

    一个红军战士身上背了5、6枝枪,手里还端着枪在尸体中间翻动,检查是不是有装死的敌人。

    还真被他找到了,一个军官脸朝下爬在死人堆里,但抖动的屁股还是暴露了他。红军战士走上去恨恨的说道:“***,你们也有今天,学会装死了啊!你们不是很能打么?起来吧!”

    那军官只好爬了起来,悻悻地看了一眼红军战士。红军战士马上喝道:“看什么看?不服气啊?”那军官只好乖乖地向俘虏队伍走去。

    红军战士们兴高采烈的精神面貌深深地感染了干部们。一营长高原喃喃自语:“胜利了,我们终于胜利了,苏区保卫战以来我们被敌人撵兔子一样追着打,牺牲了那么多战友,今天总算是痛快淋漓的打胜了。老郭、老张,你们看见了么,我们胜利了!”说着说着,泪水就流了出来。干部们也唏嘘一片。

    蔡中告诉刘一民,高原说的老郭、老张,是他的两任政委,全部牺牲在苏区保卫战中。

    刘一民知道,大战过后人心激动是正常的,再一想,曾经不可一世的湘16师就这样被消灭了,何健这个老牌反革命知道后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说不定会嚎啕大哭、抚胸顿足吧,便忍不住豪气大,套用后世陈毅元帅名诗的格律,曼声吟道:

    小水村前鬼神嚎,湘十六师无处逃。

    手榴弹落烟似海,机枪声起弹如潮。

    拦头击尾敌丧胆,中锋突击匪魄摇。

    山色日光相映处,红军个个逞英豪。

    李清默默地念了一遍,击掌说道:“好诗,此情、此景,和我们的空前胜利,这诗全部描摹出来了,英雄气概,战意滔天。我要用电报把这诗往《红星》报,鼓舞我们红军去取得更大胜利。”

    刘一民说:“你就别出我洋相了”。

    蔡中插话道:“确实是写的好,我同意往《红星报》。”

    刘建立问这么多物资怎么办?刘一民考虑了一下,说只能全部带上。刘建立又说,实在是太多了,恐怕带不了。刘一民说带不了也得带,不能留给敌人。然后刘一民就问蔡中转化俘虏的工作做的怎么样。蔡中说困难很大,前两批俘虏72o人,经过做工作,只有1oo人愿意参加红军,大部分人都说要回家种地。个别顽固的还骂我们就会偷袭,有种就摆开阵势好好打。刘一民笑了笑说:“摆开阵势打?老子没那兴趣。参谋长,向**、朱总司令和中革军委电报捷。走,我们去看看那些俘虏。”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