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十六章 初战小水(二)
    这会儿,红18团最忙的应该是政治部主任李清了。

    按照团长的命令,李清率四营11连、12连和新兵营、炮兵连、辎重队、工兵连、骑兵连隐蔽在公路一面山粱上的树林里,任务是等敌人到来时向公路上集中投弹。

    地形很好,山梁距离公路直线距离也就是二十米左右,而且崖壁陡峭,不易攀爬。

    李清把三营长陈大勇、副营长李德光、教导员胡雪融、新兵营长雷鸣、教导员常化雨、炮兵连长李昌、辎重队长吴征、工兵连长何明亮、骑兵连长胡老虎叫到一起,分配作战任务。

    按照李清的本意,是让三营的两个连和炮兵连、辎重队、炮兵连、工兵连、骑兵连的老兵布置在一线,新兵营和几个新成立单位的新兵布置在二线,如果一旦战场情况有变,新兵们撤起来也方便。谁知他把想法一说,就遭到了新兵营和几个新单位领导的一直反对。他们的理由只有一个,新兵们已经学会投弹,战场是最好的练兵场。

    新兵营长雷鸣最过分,说是新兵营没有武器,要是放在二线,等他们赶到战场时,好家伙早就让别人抢跑了。新兵营哪儿也不去,就守在一线。

    想想也是,新兵只有经过战火洗礼才能成为老兵。

    李清和几个干部商量的结果是兵力全部压上,分段把守,不留空缺,干部全部下到班,提前试投,确保投准。

    任务明确后,各营、连迅到位,以排为单位做了试投演练。李清还不放心,一个班一个班的挨个检查隐蔽伪装是否到位,直到感觉敌人搜索部队不近距离观察就不会现为止。

    好不容易布置停当,擦把汗,一看表,竟然过去了一个小时。再一看对面一营、二营伏击阵地,静悄悄的,不露一丝痕迹,李清不由嘟囔了一句:“新兵蛋子,麻烦!”

    狙击排的阵地设在距离公路5o米的平地上。按照刘一民在通道提出的做好伪装隐蔽的要求,王同生指挥战士们在平地上散散落落的挖坑,然后把新土运走,战士们爬在坑里,上面盖上树枝和谷草。看上去就像懒惰的庄稼人田里没有及时运回去的小柴草堆,别说一般人看不出什么,就是敌军也绝不会想到这一个个不起眼的小柴草堆下面有要命的枪口。

    敌48旅旅长刘济人心里很奇怪,昨天还和红匪保持战斗接触,一个晚上红匪就不见了。一大早师长就命令自己全旅向小水搜索前进,搜索了这么久,别说红匪主力部队了,一路上连个老百姓都没有见到。路上的山头搜索了,沟沟岔岔搜索了,尖兵不断报告没有现敌人,前卫部队的弟兄们爬山头钻山沟已经弄得筋疲力尽了,就是没有红匪的人影。难道红匪主力都跑到通道县城休整去了?如果红匪去通道县城怎么不留下掩护滞敌部队啊。难道是向贵州方向流窜了?对,一定是红匪向贵州逃跑了,只有向贵州逃跑才会跑的这样彻底,连小股掩护部队都不留。如果红匪向贵州方向流窜,那委员长花费那么大的人力、物力构筑的湘西防线不就失去作用了么?贵州王家烈的那些双枪兵不知道能不能挡住红匪呢。得加快追击度,红匪湘江战后已成疲兵,就是跑也跑不快、跑不远。

    想到这里,刘济人不再迟疑,立即命令部队停止搜索,整队沿公路向小水跑步前进。

    敌参谋长小心翼翼地建议是不是部队行军不要太快,拉开行军间距,提防红匪伏击。

    刘济人张口就说:“伏击个屁,我的大参谋长,你太小心了,现在的红匪可不是在苏区的时候了,他们士兵的枪里还有没有子弹都很难说。你忘了在脚山铺我们和他们的主力一军团交手时,他们丢下的枪都是空的么?现在是我们追得他们屁滚尿流的时候,打落水狗谁不打啊?放心吧,就是有伏击,我也不怕,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快走吧,去晚了,红匪就会跑到贵州去的,62师那帮家伙就会抢在我们前面光复通道的。驾!”

    红十八团的战士们在阵地上隐蔽已经2个小时了,初冬的天气已经有点冷了,不少战士的手脚都冻麻木了。偶尔有新战士想活动一下腿脚,出的声音立即就会招来干部和老战士制止的严厉眼神。

    刘一民自己都有点怀疑是不是历史生改变了,湘16师改变路线了,或者干脆就没有出来。

    罗延终于打来电话,前出侦查的侦查员报告,敌一个旅约4ooo人正向伏击方向搜索前进,刘一民立即命令旗语班旗语向各营通报敌情。

    第二次打来电话,观察哨现敌人,敌尖兵班在队伍前面5oo米,后面是3路纵队,奇怪的是敌人放弃了搜索,在跑步前进。

    第三次电话,确认敌人成三路纵队向伏击点跑步前进,刘一民立即命令旗语准备战斗。

    罗延第四次电话报告敌人尖兵通过观察哨位置不久,刘一民就看到了敌人尖兵班,9个人,枪都扛在肩上,什么也不看只管向前跑步。刘一民嘴里咕噜了一句21世纪的新国骂“傻逼!”

    很快,敌人尖兵班通过伏击圈向小水村西面跑去,大部队也进入了伏击圈,士兵们都把步枪扛在肩上、重机枪四个人抬着,迫击炮拆开在士兵肩上背着。

    看着敌人前锋就要到小水村口了,后尾也已进入伏击圈,刘一民感觉是时候了,用枪瞄准一个骑在马上的军官,“打”字出口的同时扣动了扳机,红军阵地上的枪声马上如惊天霹雳般响起。

    狙击排的神枪手们第一时间就干掉了自己瞄准的敌军官,湘军士兵听到枪响就看到军官头上在冒血,还没有反应过来,红十八团的六挺重机枪和21挺轻机枪构成的火网,就向镰刀一样向湘16师行军队伍中间拦腰挥去,血雨肉雾骤然迸,湘十六师这个正在行走的巨人被拦腰一刀截断。几乎是同时,公路一边山粱上下冰雹一样落下了1ooo多颗手榴弹,有凌空爆炸的,有落在湘军士兵身上爆炸的,有掉到地上打着滚冒白烟的,一点死角都不留,炸得湘军士兵鬼哭狼嚎。

    队伍前端比较剽悍的湘军士兵看着小水村就在眼前,想着只要冲进村里就有依托和掩蔽物,端起枪就往前冲,试图突出去,村口三挺轻机枪和步枪的齐射把他们打的转身就向后跑。没跑多远,一个反应过来的军官砰砰两声,将带头跑路的两个士兵打倒在地。军官狂喊:“跟老子上,冲过去,再退一律枪毙。”军官刚刚喊完,一颗子弹就钻进了他的脑壳,湘军士兵看见军官头上爆出的血雾,往后撒丫子就跑,迎接他们的依然是机枪、步枪子弹和头顶上落下的手榴弹。

    跑在行军队伍最后面的士兵们在稍微愣怔后就明白被伏击了,赶紧掉头,希望能够占领刚刚路过的小山包。谁知道不等他们掉头,背后就射来了密集的子弹。那么狭窄的公路,那么密集的队形,湘军士兵们就像后世高公路冰雪天汽车追尾一样,前赴后继地向前倒下。

    有几个湘军士兵动作很麻利,扑到地上就架起机枪向对面的红军阵地扫射,一个弹夹没打完,机枪手的脑袋就冒血了。副射手刚握住机枪,额头上就出现了个血洞。旁边的班长骂了一声“**”,拉过机枪想支到两个射手的尸体上射击,不等他开火,头一歪,机枪就滑落到了一边。剩下的两个湘军士兵吓得肝胆欲裂,爬起身就跑,两颗子弹飞来,这两个湘军士兵软绵绵的倒到了地上。

    十八团的机枪火力开始向队伍两端延伸射击了。子弹铸就的镰刀挥了一遍又一遍,哪里敌人扎堆就往哪里挥。山梁上落下的手榴弹也是哪里人多往哪里投。一会功夫,整个48旅就死伤大半,个别跳下公路的也被步枪子弹射倒,机灵一些的士兵已开始躺到地上装死。

    刘一民看到48旅已经垮了,抓起自己那把冲锋枪,喊了声同志们冲啊,就跳出阵地向公路冲去。一营、二营的战士立马跟随团长起了冲锋。

    虽然距离很短,虽然他们度很快,但等他们冲到公路上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抵抗了。到处是湘军的尸体,到处是枪支弹药,俘虏们自动的蹲在路边的地上举着双手等候收容。

    部队立即开始打扫战场、清点战果。此役共消灭敌军一个旅部两个团,击毙敌人262o人,击伤5oo人,俘虏4oo人,缴获电台一部,6o迫击炮12门,炮弹66o。重机枪12挺,轻机枪72挺,冲锋枪142枝,手枪144枝,步枪21oo多枝,手榴弹2oooo多枚,还有一些枪支被炸坏,子弹来不及统计。全团没有阵亡,轻伤21人。大部分是冲锋时候窝住了脚或被荆棘挂伤。

    红军战士们象过节一样,个个喜气洋洋,搜缴武器弹药,甄别押送俘虏,忙得不亦乐乎。最高兴的是那些新战士,每人都拿上了武器,把子弹、手榴弹可劲的往兜里揣,还不忘互相询问投了几个手榴弹、炸死了几个敌人。

    炮兵连长李昌激动的吆三喝四,指挥炮兵连的战士们扛炮背炮弹,还不忘跑到刘一民面前请示是不是立即构筑炮兵阵地用于下一波伏击。

    刘一民笑眯眯地说,可以构筑阵地,但没有命令不准开炮,这里地势狭窄,用机枪和手榴弹就够了,不用浪费炮弹,再说一会还有一个炮兵营的装备呢,那可是福卜斯山炮啊。听得李昌哈喇子直流,忙着去布置迫击炮阵地了。

    只有骑兵连长胡老虎不爽,一个旅的湘军只有3o匹战马,大部分还被打死了,连一只马枪和马刀都没有,直骂何健老王八蛋抠门。

    刘一民笑着告诉他,湘军可是有一个骑兵团,是何健的起家部队。刺激得胡老虎直问在什么地方,刘一民说总会遇到的。胡老虎这才骂骂咧咧的走了。

    看看阵地打扫差不多了,刘一民命令部队立即转移阵地,把重机枪全部加强到重机枪阵地,全团会使重机枪的干部和战士一律去重机枪阵地,轻机枪按照每班一挺标准配备,不够的下一次战斗后再补。全团恢复战斗准备,迎接敌47旅的到来。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