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四章 初见陈树湘
    刘一民他们一路倒也有惊无险,由于炮兵阵地被炸,失去火力掩护,桂军暂时停止了攻击,红军也忙着休整,双方都在救治伤员,为下一波攻防做准备,阵地上出现了短暂的宁静。加上刘一民他们都穿着桂军服装,所以一路上基本没有人盘查,遇见落单的桂军散兵直接干掉,遇见成群的桂军打个招呼各走各的路,沿途还收容了一些红军伤员。

    看看已经摸到红军阵地的侧后方了,刘一民对王大湖说:“我们到了,让战士们脱下桂军服装,你去和部队联系。”

    王大湖爬到阵地边,“咕咕、咕咕”学了几声鸟叫,停了一小会,红军阵地爬出个战士也“咕咕、咕咕”的叫了几声,然后问道:“是哪个?”王大湖回答是1o1团的王大湖,阵地上马上就露出好几个脑袋,惊喜的喊道:“王排长回来了,快过来。”

    原来,王大湖他们正好摸到了1o1团的阵地。十几个红军战士搀扶着十几个沿途收容的红军伤员一下子就涌进了阵地。一个红军战士一边喊着终于找到部队了,一边就靠在战壕上,一会儿功夫就睡着了。

    看见以为已经牺牲了的战友归队,红军战壕里马上就充满了重逢的喜气,战士们聚到一起,问长问短。

    王大湖忙着去找团长汇报,刘一民知道暂时没自己什么事,坐在那里梳理着自己的记忆:按照记载,红五师是在11月27日下午4时占领新圩阵地,比桂军早到半个小时。28日上午8时,桂军出动6架飞机轰炸红军阵地,新圩阻击战打响。激战两日后,红五师伤亡惨重,三个团长一个牺牲、两个受伤,于3o日凌晨接到命令紧急驰援红四师光华埔阵地,新圩阵地交红六师18团接防。由于18团正在水车阻击敌人,直到3o日下午3时才赶到新圩,红五师于4时移交防务,赶往光华埔。

    红18团接防时,15oo名指战员已经四天四夜没有睡觉,战士们到阵地上就躺倒了,根本来不及加固工事。打退桂军8次进攻后,红18团伤亡过半,久等援军红34师不到,于12月1日上午向渡口方向撤退,全团在撤退过程中战斗不息,全部阵亡。红34师赶到观音山主阵地时,红18团已经撤退,新圩阵地被突破,34师陷入桂军重围。下午2时,中革军委电令34师“由板桥铺向白露源前进,或由杨柳井经大源转向白露源前进,然后由白露源再经全州向大塘圩前进,以后则由界之南的适当地域渡过湘水”。34师翻越宝界山,出灌阳,入全州,在文塘附近被桂军44师阻

    政委程翠林、师政治部主任蔡中阵亡。眼见不可能渡过湘江,陈树湘师长率余部沿原道准备东返湘南打游击。遇桂军袭击,被分割为几股。陈树湘率1ooo余人,重入灌阳,弹尽粮绝,屡遭民团包围、袭击。12月5日,34师重上观音山,又遭民团袭击。陈树湘紧急召集师、团干部,宣布两条决定:第一、寻找敌人兵力薄弱的地方突围出去,到湘南展游击战争。第二、万一突围不成,誓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陈树湘和师参谋长王光道率师直和1o1、1o2团余部共约四五百人向东突围,1oo团在团长韩伟指挥下负责掩护。经过激战,1oo团仅存3o余人。韩伟决定:分散突围。12月9日陈树湘在湘南抢渡牯子江时,被地方保安团伏击,陈树湘腹部负伤,最后只剩两个战士抬着陈树湘走,被敌俘虏,陈树湘伸手从腹部伤口处绞断肠子,敌人砍下陈树湘高贵的头颅,悬挂在他的老家长沙县小吴门的城头。至此,这支英雄的红军钢铁后卫基本全军覆没。余部几十人上山打游击,后来展到2oo多人,最后被国民党剿灭。全师除几个战士隐藏民间得以幸免外,仅有韩伟一人找到了中央红军,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看着战壕里的红军战士,刘一民禁不住泪如泉涌,这么好的战士最后就要葬送在李德的瞎指挥下,牺牲在形如土匪的广西民团手里,这种悲剧绝对不能生。可是又能怎么办呢,自己刚参加红军,34师的领导会听自己的么?自己怎么才能见到陈树湘师长和程翠林政委呢?无论如何,也要马上见到他们,说服他们。

    正在刘一民决定去找陈树湘师长的时候,王大湖跑来喊他,说1o1团苏达青团长要见他。

    刘一民跟随王大湖来到1o1团的临时团指挥所。王大湖报告后,苏达青团长看着还是一身桂军装束的刘一民问道:“你就是刘一民同志?”刘一民啪地一个立正:“报告团长,红军战士刘一民向你报告,请指示。”

    苏达青团长绕着刘一民转了两圈,然后问道:“你这个军礼是从哪里学的?”

    刘一民回答:“报告团长,是我参照北伐军军礼自己想的,现在还不知道对不对。”

    苏达青团长又问:“你怎么知道北伐军的军礼?”

    刘一民就把初见王大湖时候的话重复了一遍。

    苏达青团长高兴的说:“你很勇敢,把桂军的炮兵阵地炸了,刚参加红军就为革命立了一大功。师长都说要为你请功呢?”

    刘一民低下头稍微思索了一下,抬头说:“报告团长,我们回来的时候,现有桂军部队正沿着大路向界方向追击前进,经审问俘虏,他们是尾击红18团,赶往界渡口截击红军主力,估计我军大部队快渡过湘江了。我们如果不快行动,可能就要被围困在这里了。”

    苏达青团长想了想说:“这个情况很重要,你跟我去见师长。”

    红34师师部就设在观音山顶背面的一个临时搭建的掩体里。刘一民和王大湖跟着苏达青团长一会儿就走到了。哨兵看见是1o1团的团长,敬个礼让进去了。陈树湘师长正在地图上比划着,听到报告声,抬起头来,问1o1团团长:“有什么情况?”

    苏达青团长回答到:“报告师长,我团担任后卫的同志们回来了,全连只剩下十几个人,刚才桂军的炮兵阵地大爆炸就是他们干的。他们带回来了新情况,我认为必须立即向你报告,就带他们来了。”然后把刘一民报告的情况复述了一遍。

    陈树湘师长转向王大湖大声说道:“好,太好了,完成掩护任务,十几个人就炸了敌人的炮兵阵地,真是我们红军的英雄,王大湖,我要为你请功!”

    王大湖忙啪地一个敬礼,说道:“报告师长,掩护任务是我们连完成的,连长、指导员和大部分同志都牺牲了。炸敌人炮兵的是这个新参加我们红军的刘一民同志。”然后就把掩护部队转移时的战斗情况报告一遍,又把突围时怎么遇见桂军、怎么差点被俘,怎么遇见刘一民、刘一民怎么炸敌人炮兵阵地的情况叙述了一遍。

    陈树湘师长马上拉着刘一民的手说:“好样的,欢迎你参加红军,我要为你请功,好好干!”

    刘一民看见陈树湘,就想起了那些将帅回忆录里对他的记述,对党忠诚,精明能干,军事经验丰富,年富力强,是**一手培养的老井刚。想到这里,就想起自己见他的目的,忙敬礼报告说:“报告师长,从我们观察的情况和审问俘虏的情况分析,敌中央军追击部队可能已突破我红8军团阻击,正向界渡口急进;桂军一部分追击我红18团,也向界追击前进;湘军全力攻击界渡口西岸我军阵地。从目前态势看,敌军是想聚歼我军主力于界两岸。据我判断,目前我军湘江东岸各部队正在全力渡江,主力很快就会与敌脱离接触。湘江东岸的我军阻击部队如果能迅到达渡口,还能跟上主力转移,稍有迟延,估计就会被敌人包围在湘江东岸。现在,我师与主力的联系已被切断,处于敌人合围圈中,估计湘江很快被敌人封锁,如果我们还停留在这个地方,等界渡口的敌人追不上我军主力回过头来,我们就是他们报复的对象,到时候几十万敌军蜂拥而至,我军有极大危险。请师长迅决断。”

    陈树湘看了看刘一民,说:“你参军前是干什么的?”

    刘一民简要复述了一遍自己的简历。陈树湘又问:“你认为我军目前应该怎么办?”

    “三条路可供选择:一、甩掉一切辎重,马上向界渡口前进,救援红18团和其他阻击部队,然后迅过江。如果我军主力仍未完成渡江,我们可以集合湘江东岸阻击部队,增大阻击力量,在渡口附近边阻击,边分批渡江。如渡口浮桥炸毁,迅向下游前进,至凤凰嘴渡江;二、甩掉一切辎重,找向导,沿大路直接向界下游12公里处凤凰嘴快前进;三、甩掉一切辎重,快摆脱敌人,隐蔽返回湘南,然后回师苏区。无论走那条路,都要快。”

    陈树湘说:“我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

    刘一民正要敬礼告退,报务员报告说中革军委急电。陈树湘看完电报,签字后马上喊通讯员通知各团长到师部开会。刘一民心想这就是那封来自李德图上直线的“由板桥铺向白露源前进,或由杨柳井经大源转向白露源前进,然后由白露源再经全州向大塘圩前进,以后则由界之南的适当地域渡过湘水”的撤退路线电报,忙又说道:“报告师长,我军需要的是时间,无论往哪里走,都不能翻山越岭,那样,等我们走出大山的时候,会直接撞上敌人枪口的。因此,不能按照地图走直线,地图上的直线都是翻山越岭的。”

    陈树湘嗯了一声。

    王大湖一扯刘一民,说:“走!”两个人敬礼后,出了师部。

    其实,刘一民是非常不愿意离开的,他很想留下来参与师领导们的讨论,为他们出谋划策,可是他没有资格,作为新参军的战士,他说的已经很多了,很容易引起别人怀疑他的身份了。他知道,红军是一支非常忠诚、纪律非常严明的部队,靠他这个刚参军的新战士是不可能说服陈树湘改变行军路线的。但是,刘一民又不死心,他不能眼看着这支英雄的部队走向毁灭。他相信,以陈树湘的军事素质和红军打游击的本事,明白了面临的危险,一定能做出正确选择。如果还不行,那就是宿命了。

    ——————————————————————————

    本书周一至周五,每晚十点左右更新,一般不会延后。周六周日,中午、晚上双更。请各位读者关注!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