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章 拿起手中枪
    刘一民很快就被枪声和吵闹声惊醒了。他爬在地上向下一看,那十几个红军马上就要跑到他跟前了。后面追击的**小头目急了,大喊:“弟兄们,快打,共匪没有子弹了,打死一个赏两块大洋,活捉一个赏五块大洋!”**士兵象吃了兴奋剂一样,嗷嗷叫着向上冲来。一会功夫,双方就战到了一起。红军战士们好像真的没有子弹了,用枪又砸又打,但是人数太少,很快就被**打败了。一群**士兵把红军按到在地,就要捆绑,山坡上江西方言、福建方言、广西方言骂声响成一片。

    “妈的!”刘一民骂了一声,跳起来就冲了下去。**士兵正忙着抓人,枪都放在地上,只有两个警戒的士兵端着枪嘻嘻哈哈的看热闹,谁也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刘一民冲下去,一脚踢飞了一个拿枪警戒的士兵,另一个一看不对,拉动枪栓就要开枪,刘一民抓住枪一拉,把枪夺到了手里,那个士兵一愣怔,刘一民一拳打去,喀喇一声响,那士兵的脸整个凹了进去,仰面就倒。刘一民一把抓过正在殴打红军的**小头目,踩在脚下,掏出他的驳壳枪,往腿上一蹭,子弹上膛,“砰砰”朝天开了两枪,枪声惊醒了其他**士兵,他们扭头一看,一个身材高达的的叫花子一手拿着步枪、一手拿着驳壳枪,脚下踩着自己的排长,驳壳枪的枪口冒着青烟,就一下楞了,站着的,爬着的,都不出声了。

    一个红军爬了起来,顺手拿起了**的一支枪,砰的一声就把刚才正捆绑他的**士兵打了个脑浆四散。这下乱了,**小头目大喊:“弟兄们,上啊,他只有一个人,抓住他有赏。”其他士兵马上就去拣地上的枪,刘一民一看不对,脚稍微一用力,咔嚓一声,**小头目的胸骨就全碎了。手中的驳壳枪砰砰砰连续射击,把抢先拣枪的几个**全部打的脑袋开花。四周一下就静了,花白的脑浆混合着鲜血,吓得剩下的**士兵站在哪里直哆嗦。刘一民用眼扫了一圈,说:“我不想多杀人,别逼我杀你们,双手抱头站在一起!”这时,那个率先拿枪的红军战士喊道:“同志们,快把白狗子的枪拣起来,看住俘虏!”红军战士们拣起地下的枪,把**士兵围成了一圈。直到这时,刘一民才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领头的红军战士走过来问道:“你是什么人?是第一次杀人吧?”刘一民看了看他,八角帽、红五星、红领章、灰军装,年纪也就2o来岁,是红军确定无疑。就反问道:“你们是红军么?”红军战士一口浓重的福建闽西口音:“是,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谢谢你救了我们。你是什么人啊?”刘一民心里想,这就是电影电视上演的红军啊,是世界上最英雄、最传奇的红军啊,老天对自己也不错,让穿越到红军时代,总比穿越到什么汉末、唐末、宋末、明末、清末的好。跟着这支队伍,只要运气好,不死的话,自己就是以后繁荣富强的新中国的创建者一分子了,男子汉建功立业的机会就在眼前,以自己的学识和身手,说不定建国后授衔的将军中就有自己呢。到那个时候,还可以见到自己的爷爷、奶奶甚至父母呢。可是怎么回答呢?要知道红军部队最注重纯洁,**最喜欢查祖宗三代,要是不把出身来历说清楚,以后什么时候查起来都要纠缠不清。他想起父亲说过,他之所以叫刘一民,是爷爷为了纪念他老家的亲人。他们老家在河南豫西山区,有一年跑刀客,他爷爷小,和大人跑散了,被刀客抓住,幸亏被村里教书先生的儿子刘一民救了。后来回到村里,才知道全村就他们两个活着,其他人全被刀客杀了。这个刘一民可不简单,从小跟父亲读书,还跟着村里一个受伤回家的老兵练枪法,十里八村的都说是出了个能文能武的秀才,后来到河南省会开封读书,听说上过机汴中学,考上河南大学后回家休假,结果就遇上了刀客。刘一民把刘一民的爷爷送到亲戚家,然后就去找刀客报仇了,听说和刀客头子同归于尽,以后再没有音信。为了纪念救命恩人,爷爷给自己唯一的孙子起名叫刘一民。想到这里,刘一民回答到:“我叫刘一民,是河南人。”红军战士又问:“看你的枪打的很好,从哪里学的?”刘一民说是跟村里一个猎户学的,说那个猎户是个老兵,参加过北伐战争,负伤后回家做猎户,教了刘一民枪法。然后又把自己编的找刀客报仇的经历说了一遍。红军战士说:“干脆你和我们一起当红军吧,红军是穷人的队伍”。刘一民说:“你先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今天是什么日子?”红军战士说:“今天是1934年12月1日。”刘一民一听,这不是湘江战役军委纵队渡过湘江的时间么?忙问:“我们现在是在什么位置?”红军战士说,这里是广西灌阳县的新圩。刘一民心想,这就是湘江战役的新圩阻击战啊,正在作战的不知道是红六师18团还是红34师了。想想红18团和34师几千将士全军覆没在这片土地上,再想想桂军民团在红军重伤员脑袋上补枪的的惨状,刘一民就感到热血上涌,既然穿越到这里,就绝对不能眼看着红军先烈的悲剧重演,就应该拿起手中枪,去勇敢战斗。想到这里,刘一民郑重地说:“我愿意当红军。”红军战士马上握住刘一民的手说:“欢迎你,刘一民同志。”

    很快,刘一民就清楚了这1o几个红军的身份,他们是红34师殿后部队的,红34师自长征以来,一直担任后卫,与中央军一路厮杀,伤亡很大,为了掩护红八军团转移而与尾随追击的中央军激战数日后,部队已经不足4ooo人了,接到上级命令撤到新圩接防,他们连负责殿后掩护,一路激战,一百多人就剩下他们十几个了,子弹也没有了,现在就是要去和师主力汇合,谁知道差一点被白狗子俘虏。和刘一民说话的就是排长王大湖,是一个14岁就参加红军的老红军了。其他十几个红军战士也都是军龄比较长的老战士。刘一民想,能从枪林弹雨中杀出来的,都是红军中的精英,如果能活到长征结束,那就是未来的八路军、解放军的骨干,能活到解放后,最起码也是个副师级待遇。正在这时,一个红军战士过来报告说已经审问俘虏了,他们是桂军第七军44师的,和他们配合进攻的还有桂军24师和许多民团,桂军的目的是攻下新圩,直插界渡口,与中央军和湘军一起围歼红军。王大湖挥挥手说把这些白狗子放了,留下他们的武器和弹药。刘一民忙说不能放。王大湖说为什么不能放?留下他们有什么用处啊?刘一民说:“王排长,你看,现在敌情已经很清楚,桂军疯狂的进攻我们,是为了抢占界渡口,配合湘军和中央军围歼我们大部队。从目前态势看,新圩阵地已被突破,红34师主力在观音山上,已陷入桂军重重包围,为了掩护红军主力过江,师主力一定会坚守等待新的命令。但是现在桂军武器精良、弹药充足,硬顶我们一定吃亏,说不定就是全军覆没,必须出奇招。”王大湖眼睛直往刘一民脸上瞅,刘一民说:“你看什么,我又不是女的,脸上又没有长花。”王大湖说嘿嘿一笑,说道:“你要是女的,老子才不看呢。我奇怪的是你这个新兵蛋子,怎么就知道这么多啊,快赶上师、团长了!最起码也象是红军学校毕业的。”刘一民说:“这有什么啊,我从小跟父亲读过许多书,后来村里的老猎户给我讲了许多行军打仗的事,所以刚才俘虏交待的敌情,我一听就明白了啊,要知道,世界上的道理都是相通的。”王大湖说:“行,听你的,反正我们的命都是你救的,你说怎么办吧”。刘一民说:“我刚才观察了,这个山头下面就是桂军的炮兵阵地,我们去把它摸掉怎么样?”

    王大湖一下就来劲了,扯着刘一民的手就往山头的另一边跑。两个人爬在那里向下一看,敌人的炮兵阵地确实就在半山腰,这会功夫正好来了运送弹药的辎重队,好像还带来了几门山炮,炮兵正在安装山炮、卸炮弹。在炮兵阵地的前沿,有一个掩护阵地,大约一个连的步兵守在那里。王大湖砸吧砸吧嘴,说:“可惜了,我们人太少,要是有一个连,我们就可以搞掉它。”

    刘一民笑了笑,问道:“那咋办,难道不搞了?”

    王大湖想了想,坚决的说:“搞!我们已经死过一次了,再死一次不要紧。这样,你看见对面正在激战的山头了吧?我看你身手很好,你想法摸上去,报告我们的长,就说红第1o1团后卫连排长王大湖报告,我们已经完成阻击任务,全连阵亡。我带着同志们想法用手榴弹把把白狗子的炮弹引爆。”

    刘一民看了看一脸决绝的王大湖,说:“我可以让我们没有伤亡就搞掉敌人的炮兵阵地。”

    王大湖说:“那不可能。白狗子是一个炮营,还有一个连步兵保护,我们人太少,就是全死了,都不一定能摸到跟前。你刚参加红军,是新兵,不知道厉害,别瞎吹。”

    刘一民说:“我原来是想俘虏敌人的炮兵营,作为我参加红军的见面礼。看来是我托大了。我们的人确实太少。这样,我们把俘虏杀了,穿上俘虏的军服,问清他们的口令,冒充桂军进入炮兵阵地,把他们的炮炸了。然后迅脱离,和主力汇合。”

    王大湖说:“就这么搞,但是不能杀俘虏,我们不能违反红军的纪律。”

    刘一民说:“我们现在是处于敌人包围中的小部队,隐蔽是第一位的,如果不杀掉这些俘虏,我们很快就暴露了,等待我们的就是死亡。优待俘虏是我们战胜时候的政策,现在敌人占优势,我们是被追击者,对俘虏优待就是对我们战士的不负责任。”

    王大湖说:“你说的道理我也明白,我说不过你,可是不管你怎么说,就是不能杀俘虏!”

    刘一民叹了一口气,说:“算了,不杀就不杀。你去安排,把俘虏的衣服全部脱光,问清口令,捆起来,敲晕。看看能从俘虏身上搜点干粮不能,让战士们吃一点,休息1o分钟,恢复一下体力。1o分钟后换上桂军服装,补充武器弹药,把多余的枪支砸了,然后出。”

    1o分钟后,红军战士已排成一排。刘一民自己也挑了一个身材比较高大的桂军俘虏的衣服和鞋子换上,往手榴弹袋里装了8个手榴弹,装了5o步枪子弹,又把桂军头目身上的驳壳枪弹夹塞进口袋里,站在队伍的最后。至于他原来的衣服、皮鞋和手机,被他偷偷地埋了。

    刘一民扫了一眼,战士们都换上了桂军的衣服,手拿着崭新的七九步枪,腰里挂满了手榴弹。再看王大湖,扛着一挺捷克式轻机枪,衣服兜里插着几个弹夹,站在队伍前面。刘一民想,毕竟是老红军,1o分钟时间就能恢复一定的战斗力,厉害。

    王大湖那一口浓重的闽西口音开始了:“同志们,山下就是敌人的炮兵阵地,白狗子正在炮击我们大部队。我们去搞了他***。同志们敢去不敢?”

    “敢!”人数不多的红军回答的很整齐。

    “刘一民,出列!”

    刘一民忙以标准军姿跑出队列,来到王大湖面前,立定敬礼:“报告,红军战士刘一民向你报到,请指示!”王大湖吃了一惊,“刷”地一下回了个军礼,吼道:“稍息!”刘一民稍息后又转身立定向红军战士敬礼,然后站在王大湖身边。红军战士都以讶异的神色看着刘一民,王大湖心想,这家伙绝对不是一般人,单这军姿,就太标准了,看来我们是捡到宝了。

    “同志们,这是我们的新战士刘一民,也是我们十几个人的救命恩人。袭击敌人炮兵阵地的主意就是刘一民同志出的。现在我宣布,这次袭击行动由刘一民指挥。”刘一民想,时间紧迫,不能谦虚,就大声说到:“我观察了,这里到山腰,距离很近,又处于敌人的后方,树木和灌木都很茂密,便于隐蔽,我们很容易接近。炸毁敌人炮兵阵地后,我带同志们找大部队去。大家由信心没有?”

    “有!”

    刘一民喊了声出,就带头向山下走去。
读趣网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重生之红星传奇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