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神座 > 神座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章 祸事
    林熙毕竟以前是一个规矩严厉的,庞大家族的继承人。根本不用刻意,就自然而然的显露了这股上位者的气势。

    这是原来的“林熙”所不俱备的。

    李杰毕竟是个小厨子,地位低下。只是看到林熙性子怯懦、软弱可欺,才敢不把他放在眼里。这会儿见到林熙摆出那股少掌门人的气势,摆出宗规来,立即就就吓住了。脸色一变再变,再不复之前那么蛮横。

    不过,君子好斗,小人难缠,李杰心念一转,想起宗中的传闻,立即又生出三分心思来。

    “呸!我居然被这小子唬住了。宗里的长老,早就有心要除了他。哪里还会帮他说话。他只不过扯了一张虎皮罢了,居然就把我给吓住了!这事要传出去,派里的师兄弟,都要耻笑我了!”

    李杰这般想着,原来那股畏惧,就小了许多。反倒是眼里就生出几分凌厉的凶气。

    “好你个臭小子,居然敢唬我。我今天就让你好好吃点苦头,以后也好长长记性。”

    李杰大骂道。

    他心里是绝对不肯承认,自己被嘴里那个废物,几句话,就给镇住的。

    他两只拳头,捏得啪啪作响。眼中凶光四溢,缓缓的欺近林熙,打定主意,要好好教训林熙一顿。

    炊事弟子虽然地位低微,但是每日的武功,却是一样的教,一样的练。李杰因为会察颜观色,甚至还巴结了门里几位内门弟子,武功比一般弟子,还要强上几分。

    林熙看着李杰逼近,目中光芒闪了一下。

    “你敢对我动手,你这是自找苦吃!”

    林熙神色镇定、从容不迫,丝毫没有慌张的意思,只是定定的看着李杰,神色凛然。

    林熙这么镇定,李杰反而慌了。

    “这个小子,今天怎么这么反常。不会是有什么倚仗吧。”

    李杰心里打了个突,但转瞬一想:

    “这小子武道废荒多年,原来那点底子已经丢得差不多了。现在又受了伤,等于是大病一场。就是一阵风,都能把他掀翻了。我怎么还怕了他。”

    李杰是决计不肯相信,林熙能打得过自己的。

    林熙虽然以前达到过淬体期,但这么多年废荒下来,只怕是第二层还不到。而李杰早就是第三重淬体期的修为,双手拉开,能有一百多斤的力量。就是一头老虎,都能打得他趴下,更何况林熙。

    “嘿,臭小子,到现在还敢唬我。——这可是你自找的!”

    李杰阴笑一声,猛然一拳呼呼作响,砸向林熙胸口,同时脚下飞踢,顺势踹向林熙腰部。正是五雷派的一招拳法“猛虎掸腿”。

    老虎深居山上,遇上高涧的时侯,飞扑跳下,右腿一掸,就能把猎物踩在脚下。这一扑一掸之间,就能把猎物的骨头掸碎了,跑都跑不了。

    所以,老虎跳过飞涧,扑食猎物的时侯。往往就是一招得手,都没有什么追逐的过程。

    “猛虎掸腿”取的就是这个意思。李杰这一招要是落实,林熙恐怕十天都下不了床。

    “找死!”

    就在李杰的拳法,快要砸到身上的时侯,林熙突然出手了。身子往旁边一闪,就躲过了李杰的这一拳,同时一拳,闪电般递去。

    咔嚓嚓!

    林熙脊椎一缩,全身好像一张大弓崩紧,从尾椎到颈椎,全身骨骼啪啪作响,好像炒豆子一样。

    李杰一拳打空,耳朵里听到这股响声,只觉得全身寒毛竖起,毛骨悚然。还没反应过来,就是胸口一痛,如遭雷击,立即被一股可怕的力气,撞飞了出去。

    “椎击三连式”,这是林熙从另外一个世界,带过来的强大武学。讲究的,就是将借助脊椎这条大龙的力量,将全身其他地位的骨骼、肌肉的力量,传递到一个部位,然后猛然爆发出来。

    这一下的暴发力,猛烈无比,无人可挡!

    林熙力气不如李杰不假,但是借助椎击三连式。发出来的力量,要远远超过李杰。如果说李杰的力量,大到可以和一头猛虎搏半的话。那么林熙这一拳,已经大到可以直接把老虎打死。

    不论是武功、见识、以及搏斗的经验,李杰这种拳法只会死搬硬套、依葫芦画瓢的人,与林熙这种国术世家出身的实战武者,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哇!好大的力气!”

    李杰哇的大叫一声,立即就被狠狠的撞到了铁门上。一身骨头啪啪作响,早不知断了几根。然后,跌到了地上。嘴里血哗哗的流出,眼睛里满是惊恐。

    受伤还在其次,关键是心里的那股震撼。就好像蛇要吃蛤蟆,结果蛤蟆摇身一变,变成一头狮子,一脚把蛇踩死了。

    李杰现在的感觉,就是这样。

    “我说了,你是自找苦吃。可惜你不信。”

    林熙背着双手,走到铁门前,冷冷的看着李杰:

    “以往不跟你计较,那是我宽宏大量。你还真当我收拾不了你。这次就当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再有下次,你自己看着办吧。”

    林熙说着,立即跨了出去。理都没理他。

    李杰嘴巴张了张,想要问林熙刚刚用得是什么招式,那根本不是五雷派的功夫。但是看到林熙走出去的那个背景,心中一寒,哪里还敢问什么。

    …………

    五雷山上,人来人往。

    林熙走在山上的石道上,经过的时侯,看到这些弟子,对他指指点点点。他的耳朵灵敏,听到这些人都在暗暗耻笑道。都说他这个少掌门,做不几天了,很快就要被废黜。到时侯,就是名符其实的废物了。

    林熙听到这些,心中一哂,不以为然。他可不是以前的林熙,这些人想要看他的笑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林熙也没有兴趣反驳。事实胜于雄辨,这些人很快就会知道,他们错的有多么离谱。

    他低着头,脚步从容,暗暗想着自己的心事。

    李杰的事情,对于林熙来说,就是一个立威的机会。林熙知道,当李杰满口鲜血,重伤躺在门口,被人发现的时侯,对门中的那些耻笑他、嘲笑他,看不起他的人来说,肯定是一个震慑。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对付这些小人,就要双管齐下。拿身份压他们,拿实力敲打他们。然后,他们才会老实些。”

    林熙拥有五雷派的所有记忆,他一眼就看出来。原来的林熙处境这么差,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他的性格太过懦弱。明明是五雷派的少掌门,但却一点少掌门的样子都没有。

    儒家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就是说做君王的,要有君王的样。做臣子的要有臣子的样。这样才不会乱了套。

    林熙虽然也顶着个少掌门的名头,但这个少掌门过得太窝囊了。

    “祛毒的事不着急,先得把眼前的祸事解决了。”

    林熙走在五雷山的青石路上,脑海中闪过一个个念头。他这个少掌门,现在是名存实亡——身体里被人下了毒,门人瞧不起他,长老想废了他,连少掌门这位置也做不了几天了。而且还惹下了一桩祸事。

    翻看脑海中的记忆,林熙立即了解到这桩事情的经过:

    烈阳宗的圣女,在五雷派做客。而“林熙”却一头闯进了烈阳宗圣女的房间,偷窥她洗澡,当场被抓了个现形。

    林熙胸口受的伤,就是被愤怒的烈阳宗圣女,一脚踢出来的,差点没要了他的小命。

    堂堂烈阳派的圣女,圣洁高贵,尊崇无比。却被人侮了清白。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连五雷派上下,包括所有长老在内,都被惊动了。

    所以才有了要召开长老议会,废除林熙少掌门人身份的事情。

    这件事情早已闹得尽人皆知。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林熙这个少掌门,也做不了几天了。而没有了少掌门这个身份的庇佑,单凭了他偷窥圣女的那件事,立即就是个死罪!

    “本来还以为死后转生了一个不错的身份,现在看来,真是处境堪忧啊。如果这件事情不解决。恐怕很快又是死路一条。”

    林熙脑海中转过许多念头。

    五雷派有六大长老。二长老孟钧恨不得他死掉,其他长老也不喜欢他这么个“废物”。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那位身为三长老的姑姑。但就她一人,也是独木难支。而烈阳宗圣女,也不是五雷派可以轻易得罪的。

    林熙现在遇到的情况,几乎就是一个死结。连一个送饭的弟子都瞧不起他,更别说是派里的长老。

    在几天后即将召开的长老会议上,林熙的影响非常有限。

    完全可以想像得到,过了明天之后,林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只可惜,我可不是那个怯懦的林熙!这个世界,没人能陷害得了我!”

    林熙抬起头来,目中掠过一丝坚毅的神色。

    悲观等死,不是他的特色。要摆脱眼前的困境,他必须主动出击。

    “事情起于那个妖女身上。解铃还需系铃人,要解决这场危机。还必须得从她身上下手。”

    林熙又回忆了一遍脑海中的记忆。在他的记忆中,一名五雷派的弟子把他领到了烈阳圣女住的地方,说是圣女要接见他。

    等到了里面,又有一名烈阳圣女的侍女,把他接到那妖女洗澡的地方。但是到了被抓的时侯,烈阳圣女却厉声喝斥,根本没有召见过他。

    整个过程,林熙连烈阳圣女一根毛都没看到,就被重重的踢飞了。事实上,烈阳圣女踢飞林熙的时侯,全身穿戴的整整齐齐,身上连一滴水都没沾。

    如此拙劣的把戏,一眼就能拆穿。可惜,林熙怯懦的性格,在派里比“废物”还低的身份,却让这场拙劣的陷害,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

    林熙神色镇定,眼中闪过一丝睿智的神色。片刻后,就有了注意。

    勾心斗角、阴谋陷害,哪里都少不了。林熙在进入这个世界之前,能成为一个庞大家族的继承人,靠的并不只是长子的身份。

    对付这种阴谋诡计,林熙显得远比记忆中的另一个他,从容的多。

    “好!现在就去拜会一下那个妖女,——能不能解决这次危机,就看此行了。”

    林熙眼中迸射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明亮光芒。

    他身子一转,就向五雷山的西北方向走去,那里亭台楼阁,重重叠叠。
读趣网 > 神座 > 神座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