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天才相师 > 天才相师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章 受伤
    道观外的电闪雷鸣,映照的观内的光线也是忽明忽暗。

    在距离叶天头部不远的地方,一个原本黑黝黝巴掌大小的泥塑碎片,在被叶天鲜血沾染后,忽然散发出了幽幽荧光。

    如果此时观中有人的话,就能发现,这个发出荧光的物件,并非是泥塑的,而是一个色泽黝黑的龟壳,上面密密麻麻的刻满了复杂的纹线,有点像是风水师所用的罗盘。

    不过和常见的罗盘不同,这个龟壳并没有内盘,而是被一个太极阴阳图案所替代了,外面对应着“乾坤震艮离坎兑巽”八卦图案,显得异常的古朴神秘。

    原本龟壳是黯淡无色的,但是当沾染到叶天的鲜血后,整个龟壳像是活过来了一般,鲜血渗透到龟壳背上,一个个神秘的图案显示了出来。

    突然,外面一声炸雷响起,整个道观内的光线猛地亮了一下,在龟壳的上方,隐约出现了一个太极图案,化作一股青烟,钻入到了叶天的眉心之中,而地上的龟壳,却是随着那声响雷消失不见了。

    一道闪电从天际亮起,撕开墨黑的天幕,如蛇如龙一般蜿蜒而下,借着闪电的光亮,可以看到地上叶天的小身体在微微颤抖着。

    ……

    夏天的雷雨来得快去的也快,随着雷雨的停歇,寺庙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有屋檐上下滴着水珠发出清脆的响声。

    第二天早上,雨后初晴,山林滴翠,草木芬芳,薄雾轻如纱,但见一丝薄云在深谷幽林间缭绕,此时山上的树木闪烁着犹如水晶般晶莹的绿。

    一道身影穿行在山林之间,虽然道路泥水湿滑,但那身影却是毫无一丝停滞,不多时,已经来到了道观门口。

    这是一个中等身材的道士,身上的道袍就犹如这道观一般,也是破旧不堪了,头上的顶髻由于赶路有些散乱,面色微微红润,但却没有一丝皱纹。

    单看面相肤色,这道士不过就是四五十岁的样子,不过从他那深邃如海的眼眸里,却是能看出一丝沧桑,让人不敢小觑。

    “无量那个天尊,还好祖师爷的基业没毁掉啊……”

    看着破败的道观,老道士单手在胸前作了个揖,不过当他透过四面漏风的大门和窗户看到前殿里的情形后,不禁叫了声苦,快步走了进去。

    “祖师爷,小道前几日就算出您当次一劫,过几日一定给您重塑金身……”

    看着空空无也的供台,老道士装模作样的掐着右手几个指头,却是一时没有发现在满是泥浆的地上,还有个小小的身体。

    “师傅,您就没算出我也有一劫难啊?”

    悠悠从晕迷中醒来的叶天,听到老道士的话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老家伙平时自诩为麻衣一脉的五十代传人,却好像从来没算准过什么。

    “师……师傅,我脑袋都被祖师爷给打破了……”

    刚刚醒转过来的叶天,感觉脑袋有些昏沉,伸手在头上摸了一把,却发现满手都是血迹,叶天再聪明也只不过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当下惊叫了起来。

    “哎呦,我的宝贝徒弟,你……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地上满脸鲜血的叶天,老道士大吃一惊,连忙将叶天抱了起来,上上下下的在叶天身上检查了一下,这才松了口气。

    跑到外面打了点井水,帮叶天清洗了下伤口后,老道士从那满是油腻的道袍里翻出了个盒子,用小指从里面挑出一点黑色的药膏,擦在了叶天的额头处,说道:“没事,只是皮外伤,失血有点多,修养几日也就好了……”

    感到额头传来一阵清凉,叶天也清醒了几分,面色不善的看着老道士,说道:“老家伙,你让我放假就来找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应劫啊?”

    术法里虽然有逆天改命,趋吉避凶之说,但天数已定,想要偷天换日,却是必须要有应劫之人,也就是俗话说的替死鬼。

    叶天年龄虽小,但是对《麻衣相法》以及《术藏》等书背的滚瓜烂熟,眼下遭受了莫名之灾,当然怀疑是这老不修的师傅算计他了。

    “哪有啊,你小子龙年二月二生人,老道我根本就推算不出你的命理……”

    听得叶天的话后,老道士叫起了撞天屈,他之所以收叶天为徒,一来是深山空寂想找个伴儿。

    二来就是因为叶天的命格奇特,让老道心中生出几分探究的心思,不过和叶天相处了五六年,他始终无法断出叶天的命理。

    叶天倒是没在这事情上纠缠,不过对老道士昨天的去向却有几分好奇,开口问道:“那你下山干嘛去了?”

    “徒儿,你看,咱们这道观年久失修,我不是下山想去化点善缘,请人翻修一下嘛……”

    说到这事,老道士一脸的不忿,“凭什么茅山主峰的修缮就由国家负责,咱们这就是游魂野鬼,没人过问啊?”

    就在去年的时候,国家拨款三千万,对茅山主峰的九霄万福宫和元符万宁宫进行了大规模的修复。

    当时老道士想去沾点便宜,让施工队顺便帮他修缮下这麻衣道观,没想到却被那主峰上的道士给赶了回来,这心里一直都憋着气呢。

    叶天摸了摸头上已经结成了一块血疤的伤口,没好气的说道:“师傅,人家那是宗教文化,你这是封建迷信,能一样吗?”

    “屁的封建迷信,相术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三皇五帝,衍生出来的术数更是包括了天文、历法、数学、命理、堪舆、符咒、择吉、杂占、房中术等杂术,这可是自然科学啊……”

    听到叶天的话后,老道士顿时跳起了脚,在经历了那十年浩劫后,日子刚刚好过了一点,他正准备重振麻衣一脉呢,却没成想被徒弟给说成封建迷信了。

    “好吧,师傅,您这不是封建迷信,不过您能不能帮我打点水来?我嘴渴的厉害……”

    叶天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他现在可没精神和老家伙斗嘴,看着地上的一滩血迹,叶天就有点后怕,这要是整尊泥塑都砸到身上,估计自个儿这会已经是小命不保了吧?

    “屁大点伤口,还学娇气了,想当年老道我可使得带着好几百小鬼子在山里转悠,身上枪眼都好几个……”

    老道对叶天的态度很是不满,自从收了这徒弟后,用教授功夫作为条件,烧水做饭的活计,可都是当时才几岁大的叶天干的。

    不过嘴里虽然嘟囔着,老道还是从院中的井里打了水,拿到后面去烧开了,叶天身上有伤,却是喝不得凉水。

    “小子,你躺床上睡会,我去给你搞点吃的去……”

    见到叶天萎靡不振的可怜样,老道士把他抱进了里面厢房的床上,昨儿那么大的雨,被子什么的是不用指望了,就连竹床上,也满是雨水。

    “老道我都100多岁了,还要伺候你这个小娃娃,这徒弟收的亏啊……”

    好在这是夏天,倒也不会着凉,安顿好叶天之后,老道士返身又下了山,当然,嘴里的牢骚话是少不了的。

    过了一个多小时,老道手里拎着条鱼和一只母鸡,回到了道观,见到小叶天睡的正香,也没叫醒他,自个儿杀鱼宰鸡,给叶天做起饭来。

    “师傅,您烧的什么啊?这么香?”

    原本睡的正酣的叶天,被鼻端的那股子浓香给引了起来,这小孩子就是火气旺,虽然昨儿失了不少血,睡了几个时辰后,精神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哇,老母鸡,还有鱼汤,师父,您对我真好……”

    掀开锅后,叶天顿时叫了起来,和老道认识了差不多五六年了,叶天还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

    “看你小子受伤了,老道我下山给你买了条鱼……”

    听到叶天的话后,老道的脸上红了一下,鱼的确是买的,不过那老母鸡却是上山的时候顺手从一柴垛上捉来的。

    倒不是不是老道士不舍得买,只是一来囊中羞涩,二来在农村,也没人愿意卖下蛋的母鸡的。

    俗话说人老成精,老道不会的事情还真不多,虽然缺少调料,但是配上几位山中草药,这鸡汤烧的是香味四溢。

    喝了鸡汤后,叶天那煞白的小脸,总算是有了一丝血色,眼睛滴溜溜转了下之后,看向老道士,问道:“师傅,您下山化到善缘没有?这道观要是再不修,我怕您到时候连棺材都省了……”

    “臭小子,会不会说人话啊?”

    老道士被叶天说的脸色有些发绿,有心想教训他一番,却看在叶天受伤的份上收住了手,脸一绷说道:“把《麻衣相法》的眼相篇背背,我看你小子偷懒没有……”

    “哦,眼如日月要分明,凤目龙睛切要清,最怕黄晴兼赤脉,一生凶害活无成……”

    叶天看见老道面色不善,当下乖乖的背诵了起来,一边背一边看向老道士的眼睛,脑子里却是想着这老家伙怎么就没长个黄睛赤脉啊?

    “嗯?这……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叶天看向老道的时候,脑袋忽然感觉到一阵眩晕,这个时间只持续了几秒钟,不过当回复正常之后,叶天却发现,脑子里似乎多了什么东西。

    ********

    PS:新书需要收藏推荐票支持,走过路过的新老朋友,把推荐票都给咱吧,先谢谢大家了。
读趣网 > 天才相师 > 天才相师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